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七八三章 小伎俩而已
    这样追踪的目的何在不说,云姬等人渐渐明悟了牛有道的一层用意。

    前面有大势力的人开路,还有暗桩及时留下提醒信息,跟在后面相对是安全的,比到处乱跑安全多了,能最大可能避免撞见对牛有道不利的人。

    被燕国势力甩了后,他们至今为止一直很安全,和这个策略多少有关。

    他们也察觉到了,牛有道不会鲁莽乱来,头脑一直很冷静,不会带着他们轻易犯险。

    意识到了这一点,他们也渐渐心安了,牛有道再说怎么做、该往哪里走,他们也不会再有什么异议。

    当然,牛有道偶尔的不靠谱还是让他们有些抓狂,这厮老是想抓这个世界的动物当坐骑,屡教不改!

    时而沉稳老辣,时而又跳脱的让人猝不及防。

    云姬母子在南州也算呆了不久,也算是接触了牛有道相当一段时间,母子两个知道以前的牛有道不是这样的,来到这里后,偶尔就会‘变态’,偶尔就会放纵撒野的像个顽童似的。

    不过母子两个也感觉到了,牛有道不再像在南州时那样悠哉,整个人画风偏冷,深沉冷酷了许多,杀伐决断不留情,有点杀人不眨眼了……

    冤家路窄,跟在何心儒身后一段时日后,接到消息,卫国侧翼方向发现了赵国修士。

    与之前如出一辙,牛有道迅速终止了何心儒的动作,再次转变方向,向赵国人马的位置摸了过去。

    找到赵国修士后,没有再直接迎上去,牛有道抬手打住,几人就此潜伏躲藏,远远观察着搜寻中的几名赵国人员。

    隐藏在树丛中的云姬瞥了眼身旁的牛有道,摁住树枝观察的手放开了。

    知道牛有道没有直接迎上去的顾虑,不比其他势力,牛有道在天谷的所作所为,已经与赵国结下了死仇,除非这几人当中也有牛有道的人,否则之前的方法都没用,也不可能再用找姚先定的办法。

    巫照行显然也有这想法,问牛有道:“你现在怎么通过他们找到你的人?之前的方式怕是行不通了吧?”

    牛有道也不认为又能有那么好的运气,一见赵国人就能遇见类似许复华的自己人,观察之际淡淡回了句,“逢山开路遇水搭桥,不行也得行!”

    巫照行:“来硬的?就算他们能开口,赵国那么多人手散开了,他们也未必知道你要找的人的所在位置,扯谎说你认识‘姚先定’那套?你找到他们聚集地也没用,你一露面,他们肯定要跟你拼命!”

    “你们留在这里,等我回来,有事离开留下路标。”牛有道交代了一句,摁住树枝观察的手也轻轻松开了树枝,避免发出动静。

    云姬:“你去哪?”

    “这次我亲自出手解决!”牛有道扔下话,悄然闪身离去。

    躲藏的三人目送他的身影消失在了密林深处,之后面面相觑。

    巫照行:“他想干什么?”

    云姬:“我也想知道他要干什么。”

    云欢叹了声,“这家伙总给人云里雾里的感觉,鬼知道他想干什么,不过他既然这样说了,想必不是胡来,我们安心等着便可。”

    山势险峻,连绵起伏。

    四名赵国修士在山林中搜寻着,刚掠上一座山头,陡闻淡淡一喝,“什么人?”

    四人闻声警惕,抬头看向声音来处,只见山顶岩石上,负手站着一人,正冷冷盯着他们。

    一看穿着打扮,是缥缈阁的人,四人立刻闪身到了岩石下拱手见礼,自报身份……

    傍晚时分,赵国四散搜寻的人员再次聚集,有几人却悄悄脱离了聚集地。

    “几位,咱们这是要去哪啊?”被四名赵国门派修士带离的陈子飞惊疑不定询问。

    他是被赵国招揽的散修,不好拒绝。

    然而看看四周,发现自己被越带越远,这已经是他第三次问同样的问题,心绪明显渐有不安。

    一人安抚道:“陈兄稍安勿躁,好事,待会儿就知道了,我们…”话音戛然而止。

    五人齐齐刹停,只见前方出现了四个人拦路,正是牛有道等人。

    “牛有道!”几人迅速警戒。

    陈子飞之外的四人快速环顾四周,还没见到约定会面的缥缈阁人员,没想到却先遇见了牛有道。

    牛有道貌似头疼地抬手揉了下眼睛,见到陈飞给出的回应信号后,顺手打出手势,“利落点!”

    巫照行三人骤然闪身而出,迅捷出手。

    不消片刻,打斗声停歇,巫照行从远处闪来,一具尸体扔在了牛有道的脚下。

    三对四,多出的此人自知不敌,得空逃逸,被巫照行追杀击毙后带回。

    牛有道左右偏头示意了一下,巫照行三人又迅速闪开到四周戒备。

    “陈子飞?”牛有道问了声。

    陈子飞尚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回道:“是我,这是?”指了指地上的尸体,搞不懂什么意思。

    牛有道瞅了眼脚下的尸体,这四人毕竟是门派中人,有些秘密他们畏惧之下能保守一时,却未必能一直守口如瓶,有些秘密他是不会轻易泄露出去的,杀人灭口最稳妥。

    干这种事,他没什么心理负担,淡淡回道:“是我让他们带你来的。”

    “……”陈子飞愕然,满脸的难以自信,“他们会听你的?”

    逻辑思维上,他有点转不过弯来,若真能听你,你又何必杀他们?

    牛有道:“这不是你操心的,我让他们带你秘密前来,依你看,你们离开有没有被人发现?”

    陈子飞琢磨了一下,迟疑道:“我们散修负责外围戒备,我是其一,他们突然找到我。从我盯守的区域离开时,应该是没人发现的,至于他们找到我之前,有没有人知道我无法判断。”

    牛有道:“你回去后自然能得到验证,现在我想知道赵国人员的情况。”

    陈子飞:“哪方面的?”

    牛有道:“三派主事长老死后,对他们有没有影响?”

    陈子飞点头:“有!影响很大。你在天谷杀死的人当中不止三派的主事长老,还有一些主要骨干。目前的情况是,三派没了能真正做主的人,各派内部身份地位差不多的人,谁又能乖乖低头听谁的?没了能镇住他们的人!迫于形势,虽然遇事依旧团结商量着办,但重要的事情都不敢轻易拍板,不比那些长老在门派内部说的上话,有势力能扛事,如今的他们都怕出了问题担不起责任。”

    牛有道:“他们没想过联合其他势力?”

    陈子飞点头,“有!有人提议过,但没人敢做这主,被否掉了。首先是怕被其他势力当枪使,怕白白牺牲。其次是向别的势力低头了怕回去交不了差。他们似乎已经有了共识。”

    牛有道:“什么共识?”

    陈子飞:“虽然没有明着说出来,但是我能感受到。这次的天都秘境之行,他们已经不打算再争排名了,自保是首位的,只要凑合着能交差便行,因为他们有理由推卸责任。”目光盯着牛有道,似有所指。

    牛有道明白了,“推我头上,因为我的原因造成了他们失利?”

    陈子飞嗯了声,“估计也没别的,应该是这么个意思,也没有比这更好的理由了,还能让他们在这里少点纷争自保。”

    牛有道琢磨了一阵,事态和他预料的差不多,之前无法确认而已,不知赵国人员当中会不会出现个能强势整合的人物,如今确认了,没有那样的能人出现。

    心里有底了,他也就有了决定,“好,你也不宜在此久留,长话短说,我现在要启用你……”

    将跟踪标记之类的约定交代清楚后,他便放了陈子飞离去。

    这次他没有让陈子飞再搞什么栽赃陷害之类的,没有让陈子飞再往海外修士头上泼脏水,只是让陈子飞一路留下跟踪记号,借助赵国人马的势力帮忙寻找其他势力的存在方位。

    巫照行等人回来后,牛有道也没有再对尸体做什么掩饰,直接让云欢毁尸灭迹。

    之后也没有逃离躲避,反而是向赵国人员聚集地推进,远远留心观察着。

    观察间隙,有了闲心,云姬又忍不住问了句,“赵国的人怎么会听你的把人给带来?”

    这不但是陈子飞心中的疑团,也是三人百思不得其解的疑惑,怎么想都觉得不可能。

    牛有道没有说出真相,随口敷衍了一句,“小伎俩而已,上不了台面。”

    小伎俩?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点无语,他们很想知道是什么样的小伎俩能发挥这样的作用,未免也太神奇了点!

    然而相处了一段时间,都知道了牛有道的风格,牛有道不想吐露的事情问也没用,也不可能威胁牛有道吐露真相,只能是自己胡思乱想瞎猜。

    有一点他们也看出了,这次的行事手法明显和前两次不一样,有了变化。

    譬如这次的抵近观察。

    一夜过去,赵国人员那边并无太大动静,只是起了阵骚动,人手在附近搜查了一下,并未远离查探。

    若说晚上不便寻找也情有可原,可天亮后,赵国人手也没什么大动作,而是继续天都秘境之行。

    目送赵国人员离去,牛有道安安静静地给出了一句结论,“赵国这边,人心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