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七八五章 干柴烈火
    道理商朝宗懂,可郭青空一行是秘密前来碰头的,很显然得到了大禅山的配合。

    这周围都是大禅山的修士守卫,没有大禅山的配合,郭青空是无法悄然见到他的。

    也必然是得到了大禅山的配合,大禅山若不配合,郭青空也不可能来密会他,毕竟还有灵剑山和紫金洞的人盯着。

    而这封信的到来,将事情给捅破了,说明机密隐瞒的密会没有瞒过茅庐山庄。

    此举无异于告诉了这边,南州刺史府内的异动瞒不过茅庐山庄的眼睛,明摆着告诉他商朝宗,你身边有我的人。

    然而目前的局势下,这已经不重要了,若他想清理的话,随时能把身边人全部整顿一遍,随时能清洗个干净。

    但是,在牛有道对他无害的情况下,不做亏心事就没必要这样干,牛有道平常并不干涉南州的军政事物,人家对这边表示关注可以理解,不可能丝毫不闻不问。

    所以正常情况下,哪怕他知道身边有茅庐山庄的人,也不会动,某种程度上来说,他自己就是茅庐山庄的人。

    反过来说,真要动了,真要那样干了,就意味着自己不想做茅庐山庄的人,要跟牛有道翻脸!

    只是,牛有道在的时候,从未对这边发出过这样的警告,如今牛有道不在。

    因此,商朝宗另有关心,问:“是谁在代表茅庐山庄那边表态?”

    蓝若亭沉吟道:“能对郭青空一行截杀的人,恐怕非同小可,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道爷不在的情况下,茅庐山庄的人谁敢跟逍遥宫对着干?谁敢对逍遥宫的长老一行大开杀戒?那个后果谁能承担?除了道爷,茅庐山庄没人敢做这个主!”

    商朝宗惊疑不定道:“是道爷的意思?”

    蓝若亭:“能做这主的人,除了道爷也没别人,应该是道爷进天都秘境前的布置。道爷那种人,深谋远虑,不可能什么都不做就走人。茅庐山庄那边,应该只是执行者!”

    商朝宗面色凝重,盯着手中信道:“茅庐山庄居然直接对逍遥宫出手了!”

    对此,蓝若亭也很意外,牛有道在的时候都不敢这样做,人走了,茅庐山庄反而露出了獠牙。

    也许獠牙粗壮,可他真的不认为茅庐山庄有实力和逍遥宫硬碰硬!

    殊不知,牛有道对全盘局势早有斟酌,一场战事令南州的影响力空前,有些事情他已无法回避,燕国三大派已经到了非面对不可的地步!

    进天都秘境前,他已作出重大决策,加入紫金洞!

    到时候对抗逍遥宫的就不是他牛有道,而是紫金洞,他没什么好怕的,逍遥宫威胁不了他!

    “王爷,这也不是什么坏事,有茅庐山庄挡在前面,正好省了你左右为难,不妨静观其变。”蓝若亭叹了声。

    商朝宗:“郭青空前来与我密会,突然死了,逍遥宫必找本王要交代!”

    蓝若亭指了指他手中信,“这就是交代!这也是茅庐山庄的意思,或者说是道爷的意思,让王爷置身事外。茅庐山庄既然出手了,他们自然会去应对!”

    商朝宗若有所思着微微颔首。

    正这时,有人来报,“王爷,大禅山皇掌门到了!”

    商朝宗与蓝若亭相视一眼,立刻快步离去迎接。

    稍后,两人返回内园,又多了一人,正是大禅山掌门皇烈。

    园中游逛,客套话免不了,客套之后皇烈话锋一转,“听说逍遥宫的郭长老来了,不知与王爷谈的怎样?”

    商、蓝相视一眼,已知对方来意,郭青空能来此密会,大禅山和逍遥宫背地里的勾当不用多说。

    两人算是看出来了,牛有道一走,没了能镇住南州局面的人,相关方皆蠢蠢欲动,牛有道在的时候,大禅山可不敢这样做。

    商朝宗的谋略是雄才大略,不是针锋相对的弯弯绕,既有决定的事情就不会再吞吞吐吐,直接说道:“郭长老出事了。”

    “呃…”皇烈一愣,忙问:“出什么事了?”

    蓝若亭袖子里掏出密信来,递给他。

    皇烈接信一看,大吃一惊,好大的胆子,茅庐山庄居然把郭青空一行全部给做掉了?

    当然,茅庐山庄也没说是自己干的,没落话柄。

    可只要不傻的,对南州情况有一定掌握的,都能看出这信是什么意思。

    皇烈来前酝酿好的一肚子说辞顿时化为乌有。

    茅庐山庄态度强势,已经开始和逍遥宫硬碰硬了,这底气,连逍遥宫的人都敢做掉,还会怕他大禅山?

    茅庐山庄已经摆明了态度,谁敢动茅庐山庄的利益,茅庐山庄就要死磕,大禅山没必要为逍遥宫冲在前面!

    两边正面交锋了,大禅山也没必要再亲自出面争夺了,逍遥宫能扳倒牛有道,这南州依然离不开大禅山。

    若连逍遥宫都不是牛有道的对手,他大禅山跳出来不是找刺激吗?

    两不得罪,坐山观虎斗便可!

    信还给了蓝若亭,皇烈变脸也快,又乐呵呵扯到了别的话题上。

    既然已经决定退场观望,皇烈也就没有在此久留,在南州府城逛了一趟便走了……

    灯火朦胧,一桌酒菜,袁罡与‘苏照’对坐酌饮。

    她‘苏照’也算是出身富贵,什么样的酒菜没见识过,但不得不承认,这茅庐山庄的享受真乃世间一绝,美味佳肴除此别无二家。

    她陪饮之余,亦不时为袁罡斟酒。

    她看出来了,袁罡有心事,心情很不好。

    袁罡心情的确不好,因为南州府城那边。

    商朝宗令他很失望,道爷为之呕心沥血扶持,道爷一走,商朝宗居然背着这边与逍遥宫的人密会,还瞒了这边不报!

    虽然这边已经及时出手进行了扼制,但他很后悔,后悔自己当初不该把道爷给拖下水。

    若不是因为他,道爷就不会扶持商朝宗,道爷这次进天都秘境,间接来说,是被他给害了!

    他很自责,然而这是牛有道希望看到的。

    其实在牛有道看来,商朝宗并没有什么错,没点审时度势的能力如何能成事?商朝宗不是自己一个人,下面那么多人的身家性命,哪能一条道走到黑。

    他只是希望袁罡不要太一厢情愿,他很怕自己不在了袁罡会跑出去干抛头颅洒热血的事。

    商朝宗身边一直有他的眼线,他走之前安排了事情给管芳仪去做,商朝宗身边的耳目联系交给了管芳仪,也刻意安排了袁罡监督。

    他料定自己走后,必然有人会联系商朝宗,他就是想让袁罡看到现实是怎么样的。

    若自己不能活着回来,他能做的也就是这些,因为深知性格决定命运,他能拦一时,拦不了袁罡一世。

    孤男寡女的喝酒,喝着喝着就冲动了,喝出了事。

    朦胧灯光下,对方也朦胧,不知什么时候就搂在了一起,颈项相交,激烈索取。

    两人不知什么时候就滚到了榻上,赤条条着,激烈缠绵着……

    高阁上,管芳仪独自站立,仰望漫天繁星。

    战事冻结,南州如今的局势表面上看似平稳,但暗底下的云波诡谲已经在搅动,她有些心惊肉跳。

    许老六闪身上来,低声道:“**,成了!”

    “唉!”管芳仪苦笑着叹了声,她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行如此下作之事。

    她不想干这种事,玉苍的到来,察觉到了牛有道真的在安排后事后,她才下定了决心,也一直在寻找机会。

    ‘苏照’想打探外面的情况,刚好撞上心情不好警惕性下降的袁罡,两人居然要了酒菜,于是机会来了。

    其实她是想做掉‘苏照’的,一绝后患,可袁罡不给外人机会。

    许老六退下没一会儿,吴老二又来了,禀报道:“紫金洞和灵剑山接到了我们的消息,已经派人紧急赶往了府城对王爷进行保护,两家的人手也正在赶往这里护卫,逍遥宫应该不敢轻举妄动了!”

    管芳仪颔首:“但愿局面能稳定到道爷回来!”

    诸般事情都是牛有道走之前安排好的,牛有道料定自己走后有人会不甘心,也不指望某些人能老实,已经借用了晓月阁的人手做准备,再结合商朝宗身边的眼线,一旦发现情况不对,不管是哪家乱伸手,都要立刻动用晓月阁人手打击。

    局势注定了有人会搞事,但是不敢公然把事搞大,不符合各方的利益,燕国三大派的相互制衡给了牛有道走后安排后手维持住局面的机会,这也是牛有道敢留下痛下杀手后招的底气。

    牛有道不希望商朝宗走的太远。

    吴老二犹豫了一下,“若是道爷回不来呢?”

    管芳仪叹道:“他安排好的我还能撑一撑,他若是回不来,三大派、大禅山,这里的三派、五梁山,甚至是王爷,还有金州的万洞天府,统统都要有动作,或重新作出抉择,晓月阁也会立刻抛弃我们,到时候乱成一团,这局势我根本驾驭不住,这里也没人能再控制住局面。届时…也只能是大难临头各自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