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七八六章 事情搞砸了
    这一连串的人和事,吴老二听了都头皮发麻,“趟了这浑水,怕是很难脱身,那些人怕是不会放过我们。万一,我是说万一,到时候我们去哪?”

    管芳仪:“道爷已经帮我们安排好了后路,这个不用担心。”

    听她这样说,吴老二略放心,亦叹道:“也只有他才能镇的住,希望他能平安回来吧。”

    管芳仪没有回屋的意思,就像茅庐山庄的守夜人,吴老二陪着她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

    夜还是一样的夜,但是人心都不安,自从牛有道离开后,都不安心了。

    ……

    窗外蒙蒙亮,屋内的男女赤条条一身的汗水,男的失魂落魄般平躺着,女的蜷缩着身子。

    “放我走。”女的呢喃了一声。

    男的:“有人在酒菜里做了手脚。”

    女的茫然,两人相处久了,她对身边的男人没恶感,有种说不清的莫名感觉。

    她现在有点分不清是不是酒菜里做了手脚的原因,差点放纵至死,差点被身边的男人摧残至死。

    “我叫冯官儿,宋国大都督是我丈夫!”女的茫然中呢喃着,“我的身份你知道了,放我走!”

    袁罡如遭雷击,猛然坐起,看着她,满脸的难以置信,竟是宋国大都督罗照的夫人?

    然而对方那如象牙般雕琢的精美身子又令他迅速偏过头去,不敢多看。

    他仓惶爬起,手忙脚乱地穿戴后,落荒而逃般跑了……

    破晓晨光中,袁罡跑到了茅庐山庄最高的阁楼之上,与沐浴在晨风中的管芳仪面对面站在了一起。

    啪!袁罡挥手就是一记耳光。

    管芳仪没躲,任由他抽了自己一耳光,她也觉得自己该挨这一耳光。

    甚至身边的吴老二大惊之下欲出手,亦被她伸手推拦住了。

    吴老二怒道:“袁罡,别过分了!”

    袁罡没理会,只是满眼怒火地盯着管芳仪,对方的不反抗让他明白了,没猜错,在这茅庐山庄敢动他的人除了这女人也没别人,果然是这女人干的好事!怒斥:“贱人!”

    他出手很重,管芳仪口角被打出了血来。

    管芳仪抬手轻拭,看了看手上的血迹,冷笑道:“贱人?是,我本就是人尽皆知的贱人,你呢?你以为你又是什么好东西?我是做了手脚不错,可你若是不想做,发现不对完全可以跑出来,那点药不至于让你跑不出来,你何必还要继续?你自己非要做那禽兽事,你自己心里也想,你自己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

    “别人我不知道,这事若是换了牛有道,他绝对能控制住自己,他不想做绝对能跑出来,你摸摸自己的良心,问问你自己,你算什么正人君子?呵呵,是不是借口别人做了手脚,你就能心安理得?若是如此,好啊,我成全你,让你心安理得,责任可以全部推我身上来!”

    她一步步逼近,她一句句话,逼得袁罡呼吸急促着后退,满脸羞愧,不过他脸本就是红脸,别人也看不出来。

    诛心言论下逼急了的袁罡突然一把掐向她的脖子。

    吴老二岂能坐视,一把挥手拨开,拦在了两人中间,沉声道:“袁罡,我警告你,再乱来别怪我不客气!”

    袁罡隔着他,指着管芳仪,咬牙道:“她是宋国大都督罗照的夫人,这就是你们想要的答案,你满意了?”

    此话一出,管芳仪和吴老二同时傻眼,皆小汗一把。

    袁罡扭头走了。

    吴老二弱弱问了声,“罗照好像已经被打入了天牢吧?”

    管芳仪无言以对……

    天亮后,袁罡安排了一只飞禽坐骑,要送冯官儿离开,送她回宋国京城。

    他已无脸再勉强冯官儿留下。

    获悉动静的管芳仪拦下了两人,问袁罡:“你们要去哪?”

    冯官儿低头不语,袁罡沉声道:“我送她回去!”

    管芳仪:“她要回自己回,用不着你送。”

    袁罡:“好让你暗下杀手吗?”

    这是他一直担心的问题,牛有道还在这里时,他就担心这事。

    别人不清楚道爷是什么样的人,他太清楚了,那是曾经的黑道巨擘,是从腥风血雨中走出来的,手上的人命多到数不清。虽然之后的道爷在修身养性,磨去了表面的戾气,几乎不再干那打打杀杀的事情,但风风雨雨在其骨子里刻下的黑暗痕迹是难以磨灭的。

    别的不说,他刚潜入齐国卖豆腐之前,救下并秘密安置的那十几名边军,后来接应时发现全部死了。

    安置的地方隐秘,没几个人知道,他一查,从袁风嘴中得知道爷知情了,他立马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怕他顶替边军身份的秘密曝光,怕危及到他在齐京的安全,全部被道爷秘密处决了,全部灭口了!

    牛有道虽然没说要把冯官儿给怎么样,但他已经猜到了牛有道会干什么,因此而小心保护。

    不说其他的保护原因,至少他不喜欢牛有道滥杀无辜!

    管芳仪双手摁了摁,“红脸猴子,我不想跟你吵,你放她走可以,我答应不动她,但你不能去宋京!”

    袁罡:“我用得着你管吗?”

    不少人闻讯跑了出来,看着争吵的两人。

    牛有道不在,矛盾立刻爆发了出来,谁又能管到谁,谁又能服谁?

    他管不到她,她也不会服他的管,三派也不会老老实实听他们的,五梁山也不会再对其他人惟命是从,他们号令不了商朝宗,大禅山也不会把他们放在眼里,万洞天府也不会跟他们谈什么合作。

    没有牛有道在这里镇着,许多事情都是个问题。

    吵急眼了,管芳仪怒了,“袁罡,道爷不在了,你是不是想把道爷的心血给毁了?你难道不知道宋国对道爷的态度吗?你此去一旦落在了宋国的手中,我救还是不救?让道爷回来后怎么办?”

    一句话令袁罡冷静了下来,他真要是落在了宋国手上的话,茅庐山庄有一帮人是站在他这边的,管芳仪若不救,茅庐山庄立马要分崩离析。

    若救,管芳仪又拿什么去救?怎么可能从宋国手上把他给救出来?

    目前的局势下,茅庐山庄实在是没能力再搅和到宋国那边去。

    “我可以不去宋国,你怎么保证你不会动她?”袁罡想逼管芳仪放冯官儿一马。

    管芳仪气得够呛,双手叉腰道:“不需要老娘的保证,你安排你的人将她送去就行!我告诉你,这是我做的最大的让步,你若非要把茅庐山庄给搞砸掉,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那就动手试试看,你们两个谁都别想离开!”

    袁罡略默,让其他人送冯官儿离去倒也是个办法,道爷不在了,有些人不会听管芳仪的。

    之后就这么办,他安排了段虎亲自送冯官儿回去,并再三叮嘱保护冯官儿的安全,同时控制了其他的大型飞禽,避免有人去追。

    目送了冯官儿腾空远去,许老六凑到了寒着一张脸的管芳仪身边,低声道:“大姐,就这样把人给放了?”

    “事情搞砸了,不放还能怎么办?”管芳仪没好气一声。

    她也没想到那女人居然是罗照的夫人,行了那下作手段估计也没用,白做了恶人。

    道理很简单,就袁罡那脾气,已经和袁罡发生了那种关系,袁罡铁了心要放人,若再杀那女人,袁罡不翻脸才怪了,搬出牛有道也未必有用,回头袁罡非跟她拼命不可。

    这种情况下还要让茅庐山庄发生内讧吗?她只能退而求其次,先稳住茅庐山庄的大局。

    许老六忧虑道:“听说这位是凌霄阁上任掌门的孙女,对她干了这种事,让凌霄阁知道了的话,凌霄阁岂能罢休?”

    “哪壶不开提哪壶,你是嫌我还不够心烦是不是?”管芳仪横眉竖眼怒斥。

    她能怎么办?牛有道不在了,袁罡那帮子人她根本约束不住。

    幸好灵剑山和紫金洞的护卫力量就要到来,倒也不怕凌霄阁大老远跑来闹事,希望局面能坚持到天都秘境之事结束。

    ……

    宋京天牢,牢门开启,蓬头垢面的罗照带着一身的酒气走了出来。

    眼前似乎有个熟悉的女人身影,黑暗中出来闭眼适应了一下阳光,看清来者是自己的夫人冯官儿后,罗照喜出望外,快步上前,一把将冯官儿搂入了怀中。

    冯官儿的笑容有些牵强,有些木讷地任由其搂着。

    许多事情都是她没有意料到的,失去自由一段时间后,她没想到宋国的局势居然糟糕到了如此地步,也没想到意气风发指挥千军万马的罗照居然会败的这么惨,更没想到会落魄到如此地步,这还是那个银枪白马藐视天下英雄的男人吗?

    获悉罗照身陷囹圄,她立刻去了凌霄阁,跑到凌霄阁大闹一场,搞的凌霄阁很尴尬。

    上任掌门的孙女跪在了凌霄阁外,让凌霄阁怎么办?

    人走茶凉的滋味不好受,现任掌权的都有那一天,谁还没个身后事需要后人关照?

    她这一闹,不管的话,门派内部上上下下的议论也让凌霄阁高层吃不消。

    被她找到的爷爷的徒子徒孙也很尴尬,最后的结果是,朝中许多人开始帮罗照说话了,最终一道旨意将罗照释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