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七八八章 断线
    器云宗在修行界是出了名的不好惹。

    太叔家的血脉在修行界也是出了名的,所以出现适合修炼资质的概率奇高,整个器云宗基本上就是一个家族的人,外姓不多。

    这个家族不但对外人狠,对自己人也狠,生下的子嗣适合修炼的就纳入器云宗,不适合修炼的直接扔进晋**队中当兵,从普通士兵开始,没任何特殊待遇,有本事自己往上爬。

    至于不适合修炼的女性,不是安排嫁给朝中文官,就是嫁给军中武将。

    当然,晋国人的风气都以能娶到太叔家的女儿为荣。

    如此一来,整个晋国,简直就是太叔家族的家天下,排挤的其他修行势力根本无法与之竞争。

    另一个方面来说,也正因为如此,晋国上下很团结。

    家族的彪悍作风也在此时有了体现,哪怕天黑不方便搜寻,器云宗亦率领晋国修士摸黑扑向了季玉德指引的方向到处查找。

    ……

    “唉!这回算是被器云宗给坑惨了。”

    站在一座山巅的牛有道环顾四周,唉声叹气着。

    带着几人折返寻找灵宗,没找到。

    之前虽然是经由灵宗的人找到了晋国人员,可是为了安全起见,摸向晋国那边时让灵宗这边的人终止了留下路标的行为,等到发现晋国那边不好惹再返回,灵宗的人已经找不到了。

    到处找过,甚至找到了之前和灵宗人员分手的地方,顺着人家的去向去找了,也还是没找到。

    估计是由于什么原因,灵宗改变了行进方向。

    巫照行等人环顾四周,也意识到事情有点麻烦了。

    不比开始的时候,大家刚从古老森林出来,各方势力扩散的幅度不大,还能轻易碰上。

    如今大家都深入天都秘境三个来月了,各方势力之间扩散的幅度可想而知,从之前找到各方间隔的时间频率就能看出端倪。

    前面借着相关势力的人手众多还好衔接下一个目标,现在衔接一中断,的确麻烦了。

    就凭他们几个人,没有大范围拉网搜寻的能力,也许其他势力的人离他们不远,就在几里外的地方,也很容易错过。

    连距离较近的灵宗都不找不到了,时间过了那么久,再想找到其他势力更困难。

    本来一路接一路好好的,遇上器云宗搞断了线,对牛有道来说,可不是被器云宗给坑了么。

    “要不回去找器云宗?”云欢出了个主意。

    集思广益也是好事,难保自己会有考虑不周的地方,牛有道立问:“怎么讲?”

    云欢:“你说他们会搜寻对本派弟子动手的人,他们若在那一带搜索的话,我们返回去,还有可能遇见他们。你再想办法联系上你的人,咱们继续尾随在器云宗的后面,有器云宗开路,也比较安全,咱们这样乱跑乱撞被与你有仇的势力发现了都不知道,很有可能落入包围当中。”

    还当是什么好办法,这办法牛有道早想过,不合适。

    晓月阁进入天都秘境中的人员并不多,至少没有巫照行他们想象的那么多,若是各国推荐的名单中都能出现大量晓月阁人手的话,那晓月阁的势力得庞大到什么地步?个别国家甚至是一个都没有,这还是晓月阁将人员做了调整安排,才在各国都匀了两三个充当他牛有道的耳目,晋国那边也就两个散修。

    再以同样的办法去联系季玉德不行,事情又发生在季玉德身上,只怕器云宗想不怀疑季玉德都难。

    以同样的方法联系另一个也不行,每次都是散修没事,反倒是其他人都死了,不合常理,还敢在路上留记号?生怕没人盯还是怎的?

    花了这么多时间和精力布置的事情,他不想因为一个失误而鸡飞蛋打。

    所以牛有道一口拒绝了,“不行!”

    云欢:“怎么不行?”

    牛有道:“那你去试试。”

    云欢哭笑不得,“我承认我没那么本事,可你有啊,之前你每次都行,这次怎么就不行了?”

    “这事一时也解释不清,有合适的机会我再解释。”牛有道随口敷衍了过去,左看右看,“还是另想办法吧…若是有张地图就好了,起码便于判断!”

    奈何没有,主要是这鬼地方测绘出地图没什么作用,正常人无法在此地久呆,不值得投入太大人力,投入了也难把地图给画完整,修士每次进来触及的区域其实也有限。

    传说中有全图,这里是商颂开辟出来的,目前已知的几大秘境包括蝶梦幻界都是商颂开辟出后遗留下来的。

    传说每个秘境的全图商颂都制作出来过,只是早已不知下落。

    牛有道对此也很感慨,一个人的修为达到了破碎虚空能打开另一个世界通道的境界,仅凭这一点商颂的修为就可想而知有多可怕,难怪能力压天下修士。

    目前来说,上一届进入过天都秘境的门派,只要现在没灭亡还存在,所经历过的地形地势都会留注传承下来,也许对寻找灵种来说没什么作用,但是那些门派后辈对哪哪哪的多少知道一点。

    牛有道也知道一点,在上清宗的时候,《上清拾遗录》里面见到过描述,不过已经忘的差不多了。

    能记住也没什么作用,山无山名,地无地名,鬼知道自己一阵乱跑后离记载的地方有多远。

    但日起日落来去的方位还是留心牢记的,否则很容易找不到回去的路。

    琢磨了好一阵,牛有道抬手指向前方,“一直往前走,他们采集灵种应该没我们的速度快,我们赶到他们前面去,超过他们之后,再横向来回,运气再差,应该也能让我们碰上一伙。”

    云姬:“我们现在对周围的情况几乎是一无所知,不知道哪个地方有人,不知到了哪个地方该小心,这样大剌剌走着,很容易被人给发现。真要是遇上对你不利的人,稍作埋伏,那我们就麻烦了。”

    牛有道两手一摊,“除了这样,还能怎样?我倒是想找个地方自在,也想回古老深林去,可我没的选择,我必须拿第一,拿不到第一就得死,我能怎么办?”

    巫照行:“现在知道后悔了?在天谷的威风哪去了?灵种对你来说本不重要,你本来可以等到出口开启,再想办法混出去,偏偏图一时痛快,把自己给逼上了绝路,害得我们也跟着你东奔西跑。”

    牛有道唉声叹气道:“赵国一群人明摆着不会放过我,明摆着从出口回去时就是我的生死大劫,甚至有可能一进秘境就要对我展开追杀,我有机会省点麻烦岂能手软?可谁想莎如来那王八蛋根本就不讲道理…莎如来那孙子给我等着,我迟早收拾他!”

    巫照行嗤声道:“你收拾他?他一句话就把你给整趴下了,你还想收拾他?他站在那里让你动,借你一百个胆子,你敢动他吗?你还是想想他回头会怎么收拾你吧!”

    “争论这个没意思,总之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几位辛苦了,劳烦再继续辛苦一下,等我出去,只要我能活着出去,必不亏待诸位。”牛有道朝三人拱了拱手,算是赔罪,也算是请求。

    也的确是没了其他办法,一行只能是继续往前走。

    四周看不到人烟,天永远那么高,地永远看不到边,原始蛮荒之地漫无目的前行。

    突然失去了目的,这种行走方式变得极度枯燥无味,连人都有些麻木了,人的情绪是会受外在因素影响的。

    牛有道会自己找乐子,贼心不死想找坐骑。

    云姬三人会站远一点,避免被连累,站一排,像三尊面无表情的雕像,或背手,或抱臂,麻木不仁地看牛有道像个傻?逼一样追着乱七八糟的大家伙跑来跑去,自带哇哇叫的恐吓。

    等他玩砸了,大家见怪不怪理所当然的样子再继续前行。

    途中休息恢复法力时,巫照行三人都坐下了,却见牛有道放倒了一颗树拖来,劈砍堆积。

    打杂的事连云欢都不乐意干了,他只好亲自动手。

    巫照行翻了个白眼,“你这厮还真是停不下来,总能找到无聊的事干,消停一点行不行?”

    牛有道却把一堆柴火给点着了,闪身过来,招呼他们道:“别在这,躲远一点。”

    云姬也不耐烦他了,“你又在干嘛?”

    牛有道指了指升腾起的烟柱。

    三人盯着冒起的浓烟,似乎明白了点什么。

    牛有道解释:“这样干撞也不是个办法,只要视力能及范围内有人,看到了烟柱应该会过来查看,咱们躲远一点观察,守株待兔!”

    三人相视一眼,发现这的确是个不错的办法,遂听了他的,一起躲在了某处观察。

    有目的性了,大家的精气神又回来了些。

    然而运气似乎差了点,一堆东西烧完,烟也散去了,并未发现周围有任何人出现。

    继续前行,途中依旧采取这办法,每当休息的时候就烧出烟柱来,晚上则在山顶上烧上一堆火光,希望能让远处的人看到,把人给勾引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