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七九零章 不如让他们求我们
    烤火聊天?红盖天那一双赤眉挑了挑,再次看了看来的方向,的确没见再有人追来,遂打了个手势,示意人手散开到四周戒备,之后冷眼斜睨向身旁贼眉鼠眼的汉子。

    那意思好像在说,你不是说有埋伏,让快逃吗?什么情况?

    贼眉鼠眼汉子懂他的意思,哪能轻易认怂,立马反驳牛有道,“烤火聊天?火堆旁连个人影都没有!”

    牛有道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云姬母子和巫照行,“我们不是人吗?”

    贼眉鼠眼汉子,“你少来这套,有烧那么大堆火烤火聊天的吗?烤火还是烤人?你那是烧山吧?”

    苦闷好久了,见到这些人,牛有道心情大好,语气也轻快了起来,拱手问道:“敢问兄弟尊姓大名?”

    贼眉鼠眼汉子挺胸抬头道:“苏公爷!”

    这是名字,还是想占人便宜?牛有道上下看他一眼,乐呵呵道:“好名字!”

    苏公爷手一摆,“别扯远了,你们根本就不是烤火聊天!”

    牛有道摇头,“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与诸位一见如故。”

    苏公爷:“怎么不重要?我怀疑你们图谋不轨!”

    他非要强调这一点,就是为了向红盖天证明,他并没有谎报军情吓得大家逃窜。

    “没那么严重!我们几个又不是木头,有人摸过来了自然有所察觉,自然要躲避到暗处查看一下,之前的确是在烤火聊天,并无歹意。”牛有道轻飘飘一句话带过,又满脸灿烂笑容地看向了红盖天。

    这个理由让苏公爷无语,不过倒也算是给他圆了场,是场误会,不是他谎报军情。

    红盖天目光闪烁一阵,“既然是误会,那就桥归桥、路归路,大家各走各路,告辞!”招手就要带一群人走人。

    好不容易遇见了,牛有道哪能放过他,忙喊道:“三当家,这大晚上的不歇歇脚,忙着去哪呢?莫非奔什么好处去,能否关照关照牛某?”带我一起发财的意思。

    红盖天不屑,“我去哪需要告诉你吗?”转身就要走人。

    见他不愿搭理自己,牛有道指了指四周,“乌漆墨黑的,找灵种不方便吧?看三当家这样子,莫非是在害怕什么,莫非在避难?”

    红盖天又转回了身,嘿了声,“牛有道,你自身难保,将死之人,我看该避难的人是你吧?不,你连避难的资格都没有,你还是操心操心你自己吧。”

    牛有道立即接话:“我们恐怕是同命相连,你以为你们又能活着离开天都秘境不成?若我没猜错的话,七国的人应该对你们痛下杀手了吧?现在只是开始,出口那一关你们是过不去的!”

    此话一出,对方一群人惊疑不定。

    苏公爷指着牛有道鼻子,“牛有道,少在这里信口雌黄!”

    目光闪烁的红盖天抬手止住了他,问牛有道:“你什么意思?”

    牛有道指了指自己鼻子,“我,本就是七国那边的人,他们打的什么主意,我可能比你们知道的多一点,兴许我能帮你们…不过看诸位的意思,好像不太待见牛某,既如此,我也没必要自找没趣,死前能拉一群人垫背,也算不冤。告辞!走,咱们继续烤火聊天去。”回头招呼了一声,二话不说,一个闪身而去。

    云姬和巫照行相视一眼,不知牛有道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苦哈哈的要找这些人,终于找到了,却摆这谱,究竟几个意思?

    虽不明白,却知道牛有道不是吃素的,这样做必然有原因,也没多说什么,亦闪身追了牛有道而去。

    “喂…”红盖天朝牛有道伸手一声,挽留的话却是难以说出口。

    夜幕低垂,繁星似乎触手可及,红胡子连摸了好几把,红盖天回头左右,问:“他这话什么意思?”

    左右皆摇头,苏公爷道:“三大王,听他话里的意思,七国的人对咱们发难,他似乎知道点什么。”

    红盖天琢磨着点了点头,“这厮是燕国那边的,之前还见燕国一群人护着他,知道点什么倒是完全有可能,只是这家伙能有这好心?会不会有什么陷阱等着咱们?”

    左右人员不知该如何回答。

    山顶上的火堆没有再添柴火,火势小了不少。

    这次不用再躲了,牛有道带着几人直接在火堆旁露面了,踩着火势缩小后的灰烬,杵剑站在了火堆旁。

    盯着那燃烧的火焰,目光深沉,身后是自己那随着火光摇曳的影子,四周是无尽黑暗,头顶是无尽星空。

    夜幕下人虽渺小,也显得孤独寂寥,却守着天地间的一团光明。

    云姬三人盯着他看了会儿,巫照行问道:“不是要联合他们吗?你摆这架子有必要吗?”

    牛有道:“太上赶着了不好,我们求他们,不如让他们求我们。”

    三人不知他究竟想如何运作此事,但知道他不是嘴上无毛办事不牢的人,云姬问:“七国真的在对他们痛下杀手?你真的知道点什么?”

    杵剑安安静静站那的牛有道微微一笑,微微点了点头。

    见他的确知道点什么,三人相视一眼,倒是松了口气,真是这样的话,倒是不怕那些人不来。

    不一会儿,巫照行提醒了一声,“人来了。”

    几人回头看去,只见红盖天一群人果然找了过来,但并未全部集中过来,人员四散而去戒备。

    红盖天领着十几人腾空落在了火堆旁,背个手在火堆旁踱步来回走了几步,不疼不痒道:“大晚上的的确不便赶路,有堆火倒是看了舒服。牛有道,借你这火堆沾沾光,你没意见吧?”

    牛有道隔着火焰看着对面的人笑道:“没意见。”

    红盖天没让其他人跟着,独自背着个手绕了过来,也算是对这边表明了他过来没什么敌意。

    最终站在了牛有道的边上,问:“怎么就你们几个,你们不是和燕国那群人在一起吗?听说想要弄死你的人不少,你这样到处乱跑可不安全。”

    牛有道倒也坦诚,“我也不想到处乱跑,奈何燕国那群人不容在下,将我给驱逐了。”

    红盖天奇怪,“天谷进来时,还见燕国一群人护着你当宝似的,好好的甩了你干嘛?”

    牛有道:“这事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总之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你身上藏了什么宝贝?”红盖天讶异着上下打量他一番,问:“莫非是你身上的天剑符?”

    牛有道翻了个白眼,“比天剑符重要多了!”

    红盖天目光中闪过觊觎,试着问道:“什么东西?”

    牛有道:“我手上燕国南州的地盘,左右着燕国局势的人马!燕国三大派都想让我携手上势力投靠,我选谁都要得罪另两家,这不就给驱逐了。”

    “哦!”红盖天恍然大悟,还当是什么,原来是这个。

    他也顿时没了什么兴趣,那东西好倒是好,但是没他们什么事,插不上手,远远看个热闹就行。

    他关心的是另一件事,“你刚才说七国要搞我们是什么意思?”

    牛有道:“我有说过这样的话吗?”

    红盖天两眼一瞪,“你耍我?”

    牛有道:“三当家这话说的,你们的事又不关我什么事。起先我还想多嘴几句,可现在一想,觉得你们彼此打打杀杀多死点人,对我的威胁也能小上不少,回头我兴许还能沾点光有活着离开的机会。琢磨来,琢磨去,我好像没有帮你们的必要。”

    红盖天脸一沉,“牛有道,我亲自过来找你是给你面子,不要给脸不要脸,惹得我不高兴了…”

    “那又怎样?”牛有道随手一抖,一张天剑符夹在了指间威慑,“之前一路追杀我的人多了去,动辄上千,高手如云,也没能把我给怎样。三当家觉得牛某是怕事的人么?”

    巫照行三人无语,哪来的动辄上千的追杀?不过也知道牛有道是在展现强势,证明自己不惧威胁。

    红盖天瞅了眼他手上的天剑符,明显有了警惕反应,嘴角撇了撇,倒没有怀疑牛有道的话有假。

    谁都知道这秘境有许多人要弄死牛有道,被一大堆人追杀很正常。怕事?这位还真不是怕事的人,敢在天谷大开杀戒的主,能怕事么?

    可这并不代表他红盖天好耍,负手转身,正要开口说什么,谁知牛有道转瞬又松口了,“其实这事告诉你也没什么,七国现在要动你们的原因其实很简单,只能说你们运气不好。”

    这什么人呐?红盖天很是无语,到嘴的话又憋了回去,硬生生给搞了个没脾气,嘴里干咽了咽,语气也跟着放缓了请教,“此话怎讲?”

    牛有道:“这次天都秘境开启的时机不好。”

    红盖天皱眉:“五十年开启一次,很正常,有什么问题吗?”

    牛有道:“我是指外面,这次开启的时候正撞上诸国交战,影响之大你应该有所耳闻,先是参加的名单出了问题,之后又扯上了我们这些散修,后面又把战事给冻结了,影响深远呐!”

    红盖天愣了一下,事是这么个事,的确没撞上好时机,可不免奇了怪了,“七国战事又不关我们海外的事,和七国找我们麻烦有关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