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七九二章 数量并不重要
    这坑埋的那叫一个深!

    若不是红盖天自己说出遭遇来,只要牛有道继续不说,他们怀疑自己身为参与者也很有可能到死都不知道真相。

    前面说的一大堆情由居然是糊弄红盖天的鬼话,那条条理理的怎么可能是假的?

    三人到现在都难以相信,之前他们是真的相信了。

    前面见牛有道的企图被红盖天给戳破了,还在为牛有道担心,现在想来简直是笑话,你红盖天再不好糊弄,遇上这坑也得爬不出来。遇上这坑,一百个掉进去估计得有九十九个爬不出来。

    这那叫挖坑,挖的简直就是一处悬崖,别说坑个把人,千军万马都能给坑进去。

    三人今天算是见识了眼前这位,再也不觉得之前几个月瞎跑不值了!

    闻听咳嗽,牛有道斜睨了三人一眼,表面不露任何端倪,心里知道事情到这一步已经露馅了,三人又不是傻子,之前不知道只是因为他一直隐瞒着杀人后的栽赃行为。

    红盖天回头看了一眼咳嗽的云欢,也没当回事,因为丝毫不觉得牛有道的话有问题,反而认为真相就是如此,总算找到了被七国逮住搞的原因!

    也因此而气得够呛,自言自语了一顿愤恨的狠话后,还是得面对现实,现实问题很严重!

    还用多想么?真要被七国修士逮住往死里整的话,海域修士的实力压根不是七国势力的对手,等到出口开启的最后关头,那便是他们的生死大劫!

    他现在算是明白了牛有道前面为何会说大家同命相连,可不是同命相连么,都面临着七国的死亡威胁!

    他皱着眉头道:“看来你所谓的‘同命相连’有点道理。”心情相当沉重。

    牛有道明白他的意思,摇头道:“相对来说,我还要好一点,七国未必都会对我下手,但对你们…呵呵!”

    红盖天冷哼一声,“你得意个什么劲?就算不会都对你下手,就你们这几个人,谁更惨?你有什么好得意的?”

    牛有道苦笑:“我可没有得意,这不是求三当家的帮忙么?”

    红盖天一双赤眉略挑,有点怀疑这家伙脑子是不是有问题,帮你你也是死,不帮你你也是死,这边犯得着惹那麻烦吗?难道还指望这边帮你打打杀杀抵挡危险再帮你抢个第一来不成?

    事实上海外势力一贯不如陆地上的势力,也就是说历届天都秘境都未拿过第一,每次来都是逼不得已完成任务而已,怎么可能帮牛有道拿第一,更何况如今又面临这样的情况。

    当然,心里想是一回事,嘴上又是一回事,“想让我帮你也不是不行,总得给我个帮你的理由吧?”

    牛有道:“同仇敌忾!你我都有共同的敌人,双方联手,理所当然!”

    红盖天呵呵,不屑一顾道:“联手?就凭你这几个人也配说和我们联手?”

    一听这话,巫照行不高兴了,对方明显把他也给鄙视了,冷冷道:“红毛怪,口气不要太大!”

    红盖天斜眼,“哟!我道是谁,丹榜排名第六的巫照行嘛,怎么?觉得名号能挂在丹榜上很了不起吗?”

    巫照行:“丹榜不丹榜的不重要,你若是不服气,咱们可以试试看!”

    红盖天嗤笑,“打打杀杀,那是大老粗干的事,我是斯文人,你找错了对象。不过你若非要闹那犟脾气,我不介意教教你丹榜是怎么写的。”背在身后的手放了下来,十指微微动弹着,“区区一个散修,这里有你说话的地方吗?”

    巫照行勃然大怒。

    “正事要紧,正事要紧。”牛有道赶紧伸手拦住了他,劝他息怒,劝他忍一忍,小不忍则乱大谋!

    别人不知道巫照行的背景,他是知道的。

    巫照行扭头看向了一旁,看牛有道的面子,强忍下了这口怒气。

    “嗤,怂样!”红盖天一点情面都不给,难听话照样砸出来。

    敢这样说,自然有这样的底气,首先他能成为南海三当家的也不是摆设,动起手来未必会吃亏,其次对方只是个散修,没有势力背景。别说眼前身边带了一群南海的高手来,就算在外面,对方若敢惹他,南海那边的势力也不会放过。

    所以,他还真不会把巫照行给放在眼里。

    巫照行脸颊紧绷。

    云姬忽然出声了,“红盖天,做人太嚣张会遭报应的。”

    红盖天对她换了笑脸,“云姬,躲在渡云山小心度日有什么意思,早就说了让你来南海嫁给我,你偏不听,否则哪会落得个被人弄进这里的地步。当然,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只要你现在与我双宿双飞,我也不会置你的安危不顾,定然想尽办法保你安然离去。”

    云姬脸泛寒意,不等她开口,云欢已经先一步勃然大怒,“红毛,嘴巴放干净点!”

    红盖天呵呵冷笑,“小兔崽子,当年就看你老爹不顺眼,若不是你那死鬼老爹,你娘…”

    “都给我闭嘴!”牛有道陡然一声喝打断,这位嘴上没个把门的,再让他说下去,还不知道会说出什么话来,到时候非得闹得两边不干一架无法收场不可。

    他算是看出来了,这红毛怪是个典型的欺软怕硬的主,之前明显是被人给吓得落荒而逃,现在见这边好欺倒是嘴硬的不行。

    云姬母子也同样是看牛有道的面子忍了。

    红盖天却诧异着指了指自己,“小子,你在吼我?”

    牛有道:“别扯那么多,谈正事,大家都有共同的敌人,联手合作怎样?”

    红盖天双臂又抱在了胸前,鼻孔朝天,“合作?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你拿什么跟我谈合作?”

    牛有道好气又好笑,就凭这德性,真要是无心谈下去的话,哪会跟他磨下去,看似粗犷,内里倒是藏了几分心细。

    不过也能理解,能被南海那边派来天都秘境主事,再差也不至于差的离谱。

    牛有道叹了声,“三当家的,各大派的掌门我也算是见识过不少,哪个都不差于你,长老级别的我也宰过几个,在我面前摆这谱没必要,不就是想知道我能有什么办法帮你们么?大可以有话直说,没必要绕这弯子!”

    红盖天,“不是帮我们,而是我们帮你,是你在求我!”

    牛有道发现跟这位扯远了不是个事,扯不清楚,遂干脆道:“随你怎么说,只要你高兴就好,还是说正题吧!”

    红盖天这才露出舒坦了几分的样子,“好,你的想法先说来听听。”

    牛有道:“七国的能做初一,我们就能做十五,他们想弄死我们,我们也可以弄死他们,没什么好怕的,看谁笑到最后!”

    红盖天上下看了看他,一副你安的什么鬼心眼的样子,问:“你让我跟他们硬碰硬?”

    “硬的不行就来软的。”牛有道抬手点在自己胸口,“他们要杀我,但不管哪一方势力都不可能扔下其他事不顾,不可能集中全部力量来追杀区区一个我!只要我露面,就能将人一股股诱出来,你们张开口袋等着,集中优势力量,以强欺弱!一口吃不下,咱们就慢慢一口口的吃,三当家意下如何?”

    红盖天抬手摸着一脸的络腮红须,目光闪烁不定,似乎有些意动,最终徐徐道:“此事待我与另三家见面后商量商量。”

    牛有道:“没什么好商量的,要做趁早!”

    “现在动手?”红盖天揶揄道:“你千万别告诉我说,你不是为了他们手上的灵种,你难道不想多抢点灵种保命?否则你又何必去玩命冒险诱敌?”

    牛有道:“正因为是为了灵种,才要趁早下手。”

    红盖天有些不解,“那为何不等他们手上灵种多一点而急于现在?”

    牛有道:“灵种多少并不重要,对我来说,拿下第一才是最重要的。时间拖的越久,对我越不利,我们不可能同时对所有人出手,一口一口的吃需要时间,这么大的地方找人也不易,我需要足够的动手时间,否则一旦等到七国有过多的力量集结返回了出口地带,凭我们的实力很难再得手!”

    红盖天呵呵道:“你这样有捣乱的嫌疑,一旦搞得采集的灵种数量太少,你不怕缥缈阁找你麻烦?”

    牛有道:“我不在乎数量,缥缈阁也不会在乎数量,缥缈阁手上应该有足够自己用的存量,他们不会在乎下一个五十年天下修士够不够用,他们只在乎本届天都秘境的目的能不能达到,只要参加人员能消耗到他们满意,因为打打杀杀导致采集少了点对他们来说不是问题。”

    说的在理,红盖天却摇头,“不行,我手上人手不够。”

    牛有道:“你手上现在有多少人?”

    说到这个,红盖天就来气,“接连撞上几波王八蛋,害我折损了一百多个弟兄。”

    也就是说,还剩三百来号人,牛有道略作盘算,问道:“为了能对抗七国修士的威胁,据说海域修士进入天都秘境都是共进退的,其他三家呢,怎么没跟你们在一起?”

    这也是他敢直接栽赃的原因,在其他人眼里,海外修士就是一伙的。

    “妈的!”红盖天气不打一处来,“是共进退没错,共进退也是回去的时候,前期大家都要分散开搜寻灵种,谁能想到这回能碰上那帮家伙提前发难?”

    牛有道:“反正只是对他们一股股下手,我们可以边动手边找另几家。”

    红盖天嘿嘿道:“你倒是想的美?话全由你说了,事情真相究竟如何我还没有确认,不找到那几家先确认了你所说是否属实,我焉能轻举妄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