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七九四章 妖魔鬼怪惟一拜
    “此一时彼一时!”牛有道回敬了一句,手一拎,提了剑在手,在几人面前来回走动道:“我跟你们这些在海上混的人不一样,我手握南州,掌控着千军万马,武将能征善战,文官治理有方,文治武功皆一流,内平叛逆与燕国朝廷分庭抗礼,东败宋国,西压赵国,北拒韩国。”

    一番话虽是娓娓道来,却是气势磅礴,令人几人心头暗暗一凛。

    有些事情不是什么秘密,诸国大战,几人也有耳闻,稍一想便知,这厮的确没有妄言,说的是事实。

    牛有道忽又停步转身,又面对了众人,“对诸国势力来说,天都秘境内的这点打打杀杀与外界诸国争锋、事关门派生死存亡的利益来说,恩恩怨怨都可以暂时放下,甚至是可以不去计较。诸国在外面的情况,想必你们也有耳闻,今天你死我活,隔天就亲如兄弟,是很正常的事情。”

    “只有利益,不存在什么恩怨!有好处的事情,抢着干,没好处的事情没人去自找麻烦。”

    “只要我回去了,我便能左右燕赵之战,燕国三大派若没有十足的把握,不敢对我轻举妄动。我大军已攻入赵国境内,只需我一句话,赵国便自顾不暇,哪有闲心找你们麻烦?”

    “韩国正与宋国交战,只需我一句话,燕国北州人马便会攻入韩国境内,只要我开口了,为了稳住我,韩国也得给我几分面子。”

    “至于宋国,隔三差五求燕国出兵,不说敢不敢得罪我,他们现在自保还来不及,哪有工夫找你们麻烦。”

    “齐国和卫国,我左右着他们关心的战局,只要他们不怕我捣乱,我开口了,两国也得给我几分面子。”

    “晋国虽是个刺头,我的确影响不了他们,可只要其他诸国不动,晋国虎视眈眈着诸国战事,我不信晋国一家会在这个时候集中力量去和你们四海的人拼个你死我活!”

    “还是那句话,此一时彼一时,天都秘境内的情况和外面不一样,这也是我无奈的地方。”

    “我若死在了天都秘境,以上说的都可以不算,可只要我回去了,我便能左右外面的局面,天都秘境内你们把七国得罪的再狠,他们也没那闲心去找你们麻烦,尤其是因为你们帮我!退一步说,我才是罪魁祸首,是我纠集的你们,他们首要怪罪的也是我,你们海上的都是其次的。”

    “其实吧,你们跟我合作真的是个不错的选择,对大家都有好处,互惠互利。当然,若非要说是我求你们,那我就在这里求诸位帮帮我!”

    说罢,双手再次杵剑在身前,静静看着几人的反应。

    几人一个个神色各异,哪怕是刚才讥讽嘲笑的红盖天也沉默了。

    之前看牛有道还觉得是在看跳梁小丑似的,现在经这么一辩驳,大家忽然发现,这位看起来势单力薄,其实还是有和他们联合的资格的。

    好一会儿,芙花忽啪啪鼓掌道:“牛有道,好一张利嘴!”

    牛有道微笑回复,“难道我说的不是事实吗?”

    芙花:“假如真让你得逞了,真让你拿了第一,你获得了奖赏不给我们,或者你把刚才说的都忘记了,如何是好?”

    牛有道:“那我可真正是把四海的人往死里得罪了,天都秘境之会一结束,我还要忙着俗世战事,我犯得着招你们来找我算账吗?”

    几人想想也是。

    牛有道:“大家若是不放心,不妨多点牵绊。今天能见四位,也是牛某的荣幸,牛某与诸位一见如故,诸位若不嫌弃,牛某愿与诸位结拜为异姓兄弟!”

    结拜?几人同时一愣。

    牛有道笑道:“只要我能活着回去,别的不敢说话,以后在燕国地面上,起码在南州地面上,只要诸位开口了,有什么在下力所能及的事肯定不在话下。当然,以后若有机会出海,我也得向诸位讨个关照。对大家都有好处的事,不知诸位意下如何?”

    ……

    洞外,巫照行三人不时将目光投向洞内,极为担忧。

    正忧心之际,洞内的人出来了,有说有笑地出来了。令三人愕然的是,那个不好说话的红盖天居然是跟牛有道勾肩搭背出来的,一条胳膊搭在牛有道的肩头搂着走出来的。

    什么情况?三人面面相觑,谈个联合的事,就算谈妥了,至于亲成这个样子吗?

    人一出来,四海几位主事的便吆喝开了,招呼人手过来准备着什么。

    待牛有道走过来,云姬立问:“谈的怎么样?”

    牛有道略颔首,“成了!”

    三人顿时松了口气。

    稍候,土石树木搭建的简易香案备好了,芙花朝这边招呼了一声,牛有道立刻过去了。

    只见两人二话不说,往香案前一站,接着一起跪下了,双双燃草为香,盟约誓词,就地结拜成了姐弟。

    条件有限,一切从简。

    什么情况?巫照行、云姬、云欢齐齐傻眼了。

    别说他们,四海聚过来观礼的人好多不知情,见此状况也傻眼了,纷纷你看我,我看你。

    还没完,与芙花结拜起身后,又换了红盖天过来继续。

    牛有道本意是大家一起结拜,可四海来此主事的四位不肯干。

    四海的人在这里共进退其实也是形势所迫,单干的话势单力薄吃不消,要联手对抗七国的压力。

    实际上没进天都秘境之前,四海的人在海域上也是相互对抗的,当然也是缥缈阁干的好事。

    进来之前,出去之后,都是对手,他们四个哪能结拜。

    之所以会跟牛有道结拜,也是冲了牛有道说的那点利益,反正当不当真全凭自己把握,又不损失什么,反而可能有方便和好处,何乐而不为?

    只见简易香案前,一个接一个轮流上,巫照行三人算是彻底傻眼了。

    云姬想到了鬼母,忍不住回头看了眼自己儿子。

    云欢神情抽搐,表情很精彩,对牛有道一言相合找到机会就结拜的行为,他是领教过的,他初次和牛有道见面就莫名其妙结拜了,现在这情况他自问觉得,好像也不应该意外才对。

    巫照行多少好一点,不过还是嘀咕了一声,“得,一下四个,妖魔鬼怪一次齐全了。”

    仪式完后,结拜的几个聚在了一起有说有笑,亲热的不行。

    巫照行看的直摇头,“这家伙,我真是服了他。”

    云姬母子也是如出,早先牛有道说要联合海外修士,他们还不信能成,结果这家伙不但办到了,居然还和四海此来的主事人成了结拜兄弟,简直是奇葩,他们真的是想不服都不行!

    不过云姬嘴上还是指责了一声,“这厮平常看着挺有城府的一个人,却时常干些荒谬不靠谱的事。”

    谁说不是?巫照行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牛有道这一路想弄坐骑的事,他是印象深刻的……

    热聊中的牛有道一回头,看到这边几位,想起什么,立刻朝这招了招手。

    三人走近,牛有道上前拉了云欢胳膊,对新结拜的几位介绍道:“云欢,渡云山当家的,也是我结拜大哥。当然,现在已经不在渡云山呆了……”

    浪惊空、芙花、红盖天、断无常的表情瞬间变得极度精彩,对牛有道后面说了什么那是一点都没听进去。

    也怪他们海外这些人平常对七国的关注程度不够深入,不知道牛有道还和云欢结拜过,真正对牛有道有相当关注程度的人是知道这事的。

    紧接着,四人又陆续慢慢看向了云姬,这位是云欢的母亲,牛有道和云欢是结拜兄弟,他们和牛有道又是结拜兄弟。

    关系有点复杂,但其实也不复杂,一捋就通。

    四人都想通了其中的关系,转眼间,云姬就成了他们老妈级别的人物。

    四人,或神情呆滞,或神态憨傻,或神情抽搐。

    红盖天慢慢抬头,无语问苍天。

    他之前还对云姬存了非分之想来着,结果这一结拜,这辈分瞬间让他不寒而栗,啥非分之想都没了,只想问候牛有道祖宗!

    若是早知道这事,牛有道嘴花花的那点好处,根本无法让他们同意这场结拜。

    现在做都做了,已经结拜了,后悔也晚了,以后该怎么称呼云姬?

    云姬也从他们的反应中看出了点什么,怪不好意思的,暗骂牛有道荒唐,给她整出几个这么大的小辈来。

    实在不好意思看几人,她偏头看向了一旁。

    看明白了尴尬情况的巫照行终于反应了过来,鼓着腮帮子,他实在是忍不住了,扭头就走,走到了一旁背对这边,表情极度扭曲,紧握双拳绷紧了胳膊忍住,差点没狂笑出声来。

    牛有道热情介绍之下,云欢拱手,还想客气着跟几位打个招呼。

    “下面人找我。”低眉垂眼的芙花扔下话,第一个扭头转身而去。

    “有点事。”红盖天也找了个理由,低着头背个手走了。

    浪惊空、断无常亦找了个理由赶紧闪人,怕牛有道再给他们介绍云姬,趁牛有道开这口之前赶紧走人,否则不知该如何称呼云姬。

    转眼走光了,云欢拱手招呼了个空,很是无语,身在其中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