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七九五章 凤求凰
    感觉尴尬,云欢有种热脸贴了别人冷屁股的感觉。

    这帮家伙还真有够现实的,牛有道心里叹了声,回头安慰云欢,“别往心里去。”

    云欢苦笑,“他们的身份地位觉得我没资格平起平坐也正常。”

    “就当是应付一下。”牛有道拍了拍他胳膊。

    “荒唐!”一旁的云姬斥责了一句,扔下话就走了,去了巫照行那边。

    牛有道和云欢双双回头看去,当局者迷的两人还有点没反应过来是什么状况。

    待两人也跟过去后,仰天长呼出一口气的巫照行回头了,朝牛有道啧啧道:“还是你厉害,杀人不见血!”

    牛有道不知话中深意,只知是指结拜的事,“这种情况,尽量加强关系吧。”

    巫照行摇头,“红盖天口无遮拦,确实嚣张,你不出手则以,一出手,四个妖魔鬼怪瞬间全败于你手,还败的没脾气!”

    牛有道狐疑,不知他想说什么。

    “云姬不得了……”巫照行遥指云姬,把几人的关系变化解释了一下。

    “荒唐!”云姬啐了声。

    牛有道和云欢瞬间恍然大悟,终于明白了那四个家伙为何突然跑光了,齐齐回头,目光四处寻找。

    稍候,牛有道也有些哭笑不得,他真不是有心的,之前鼓捣结拜的事压根就没往云姬母子的关系上去想。

    云欢回头看向自己母亲,表情略显精彩。

    巫照行想笑,但还是忍住了,也看出了牛有道是无心的,只是有点奇怪,“这样结拜有意义吗?你觉得他们会当真?”

    牛有道懂他的意思,可个人的想法不一样,回了句,“不必强求,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这话听着有些绕,但却颇有境界,三人若有所思。

    ……

    “先生,你说道爷回来的可能性有多大?”

    英武堂外,寻常守在外面的守卫都被屏退远了些,商淑清来到,听到里面的声音下意识停在了门外。

    英武堂乃军机重地,不是谁想进就能进的地方,能随意进出的人当中,商淑清是其一。

    商朝宗的声音之后,蓝若亭的声音又响起,“王爷,这事谁也说不好,但的确是危险。”

    商朝宗的声音,“虽说局面已经被茅庐山庄给稳住了,可这事我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蓝若亭:“又岂止是王爷心里没底,只怕连茅庐山庄自己心里也没底。据报,留仙宗、浮云宗、灵秀山的人最近和大禅山走的比较近,有讨好大禅山的嫌疑,怕是想给自己留点后路。王爷,说句不当说的,不管最后结果如何,咱们都要早作准备,不能等到事到临头闹出个手忙脚乱。”

    商朝宗:“我正有此意,就是不知蒙帅的态度如何,传去的密信也不见蒙帅回复。军情日报来往畅通,他不可能没有收到信,也不知蒙帅究竟是个什么意思。”

    蓝若亭:“王爷,蒙帅不表态就是态度,蒙帅此意是让王爷自己看着办,他不卷入此事就是在道爷那边给咱们留了一条退路,不至于无法收场。”

    屋内一静,五指握了又握的商淑清终于忍不住了,出现在了门口,直接跨过门槛走了过去。

    商朝宗和蓝若亭吓一跳,见是她,方松了口气。

    “郡主。”蓝若亭拱手见礼。

    商朝宗微笑:“清儿来了。”

    商淑清脸色不好看,“哥,我都听到了。”

    商朝宗和蓝若亭相视一眼,都有些尴尬,商朝宗徐徐道:“对你没什么不放心的,当做什么都没听到好了。”

    商淑清浮现悲愤声色,“哥,先生,你们怎么能这样?你们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这是过河拆桥!”

    蓝若亭沉默不语。

    商朝宗略皱眉,“清儿,事情没你说的那么严重。”

    商淑清痛声道:“怎么不严重?哥,别人不知道,难道你也不知道咱们这一路是怎么走过来的吗?咱们刚从京城逃离时是怎么打算的?担心朝廷随时会下杀手,是准备经由密径逃往海外的,如丧家之犬,惶惶不可终日!”

    “哥,先生,是谁帮我们在苍庐县立足的?又是谁去冒险说服金州支持我们拿下两郡之地的?是谁提供财力帮我们休养生息壮大自己的?是谁弄来大批战马帮我们扩充军力的?是谁在天玉门清洗之际力挽狂澜帮哥拿下南州掌控权的?是谁在南州面临内外威胁时帮助化险为夷的?又是谁为了哥保卫大燕的理想挫败万兽门奇兵的?”

    “哥,先生,还有其他林林总总,道爷呕心沥血,帮我们做了太多太多,也为我们付出了太多太多,可道爷从未向我们要过什么,也没有拿过南州一针一线,南州上下谁不知道自己欠了道爷的?连外面人都知道没有道爷就没有南州的今天,可我们是怎么报答的?难道要这样报答吗?”

    “哥,先生,你们想过没有,我们这样做的话,南州上下能答应吗?就算不敢说什么,今后让南州上下怎么看我们?”

    一番话说的两人心情沉重,商朝宗沉声道:“清儿,生怕别人听不到吗?声音小一点。”

    之所以把外面的守卫屏退远一点,就是怕人听到。

    茅庐山庄的一封信,捅破了这边和逍遥宫密会的事,这边已经意识到了身边有茅庐山庄的耳目。

    商淑清摇头,声音是小了点,但却是痛心疾首,“哥,先生,做事要讲良心!道爷生死未卜,我们却趁机拆他的台,这样的事情能做吗?我们若是这般无情无义,对予我们有大恩之人都如此,将来别人回馈我们的也必将是无情无义!”

    商朝宗:“清儿,那你告诉我,若是道爷不能回来怎么办?我们可以不顾惜自己的生死,可南州上下多少将士的身家性命怎么办?你能眼睁睁看着他们被血洗吗?你能眼睁睁看着他们家破人亡吗?”

    “我一声令下,那么多弟兄赴汤蹈火、浴血沙场,多少人马革裹尸,滚龙峡跳下去的人连具尸体都看不到!多少弟兄的家人成了孤儿寡母,你难道指望别人去抚恤那些孤儿寡母吗?你让那些老弱妇孺以后怎么活下去?”

    “他们为了我商朝宗、为了南州、为了大燕东征西战,远死他乡,那些孤儿寡母连尸体都见不到哭得死去活来的情形你见过的,他们保家卫国不惜一死,我却连他们的家小都不能照顾,你让我怎么对死去的弟兄们交代?”

    商淑清红了眼眶,咬唇不语。

    蓝若亭“唉”一声轻叹。

    商朝宗上前,双手扶了她肩膀,“清儿,真正做出决定的人是我,真正担负骂名的人也是我,我比谁都纠结,我比谁都难受,可哥身为统帅不能拿那么多人的身家性命去赌运气,必须要做道爷万一回不来的准备,否则我就不是一个合格的统帅。”

    “清儿,这不是拆道爷的台,最不想拆道爷台的人也是我,因为有些事情只有我的感受最深,遍观整个修行界,没人有道爷对我们这般宽容,也找不出第二个比道爷更在乎民生经营的修士,只有他才会真的把民生疾苦真正当回事,不会视南州百姓为蝼蚁。”

    “只有道爷在,只要有道爷镇着,南州才能在战后快速恢复元气。换了其他人不行的,其他人只会攫取,只会让战后的情况雪上加霜。也只有道爷在,我才能放开手脚施展,来经营这一切!”

    “清儿,我没有拆道爷的台,但必须要做变通,形势所迫,不能再和那些人死杠到底,要缓和双方关系。”

    话说到这种地步,商淑清还能说什么,沉默良久后,手上的一只匣子放在了案上,“这个,你帮我还给李将军。”

    她过来就是为这事来的,没想到会撞破商朝宗和蓝若亭的密谋。

    “什么?”商朝宗拿了匣子打开一看,只见绒布上躺着一只做工精美的金灿灿的金镯子,匣子合上,又塞回了她的手中,道:“李将军也是一片美意,你又何必拒绝。”

    匣子又放回了案上,商淑清反问:“我知道嫂子和他见过,这样做有意义吗?我再丑,也犯不着以势压人逼人娶我。”

    商朝宗忙摆手,“清儿,你误会了,你嫂子见他并非是为你说媒,也并没有任何强迫他的意思。是李夜主动找到我,希望我成全,这事我不好说什么,也不清楚他的用意,因此让你嫂子去了解一下情况,绝不是你想的那回事。”

    商淑清:“他如今的身份地位,还怕找不到良配?”

    言下之意是,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犯得着找我这样的丑女人?

    商朝宗再次摆手,“你真的想多了,你的心思我知道,我也不愿委屈你,若不是了解清楚了,我也不愿撮合你和他,他毕竟丧偶,我妹子再不济,我找谁也不能轻易让自己妹子嫁给一个再娶的男人,哥再不济也不至于让你这样委屈。”

    “你嫂子和他谈过后,他也吐露了实情,他虽然比你大个七八岁,可他还是个小伙子的时候就是父亲身边的亲卫,以前经常在咱们家,他可以说是看着你长大的。他说别人不清楚,他却知道你有多好,说世间难有比你更出色的女子,他说你是明珠蒙尘,之前觉得配不上你,不敢开口,这次立下战功获升才鼓起勇气开了口。”

    “你嫂子问及你面貌的事,他也敞开直说了,说你琴棋书画样样都通,人又聪慧,无论是身段还是内在,都少有人及。面貌的事他真的不在乎,他看中的是你面貌之外的好,说若能有幸,是他的福气,他说他会一辈子待你好的。李夜是什么样的人我清楚,你也清楚,他能说出这样的话,必不会有假,必是真的喜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