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七九六章 总觉得他就是为我而来的
    “再说了,他说的也没错,我妹妹也的确不差,站在男人的角度来看,我妹妹真是一等一的顶尖好身段。连你嫂子也多次连连夸赞,羡慕的不行,说与你共浴时见过,说你的身段是绝世之姿,无人能及,女人见了都自惭形秽,说谁能娶到就是谁的福气,骂那些男人有眼无珠。你知道,你嫂子可不会说奉承话,一定是真的,你又何必妄自菲薄?”

    商淑清被他说的脸颊发烫,啐了声,“哥,你好没正经!”

    旁听的蓝若亭莞尔一笑。

    “唉!”商朝宗又抬双手扶了她肩,“清儿,李夜是真的不错!虽然比你大个七八岁,可男女之间这点差别不算什么。他虽然丧偶,可是你我都知道他丧偶的原因,那不是他的错。其实我之前也没想到他会开这个口,我也很意外。”

    “说实话,因为你的脸,你若嫁给别人,我还真的不放心那些以貌取人之人。但对李夜,咱们都是知根知底的人,必不会薄待你,他本就是自己人,也不会是因为看上了咱们家的权势而这般,他也不是那种花天酒地的人。你不要急着拒绝,趁着战事冻结,他也有空,你可以先接触一下,先看看能不能合你的意再说,好吗?”

    商淑清沉默了一阵,最终却摇头道:“哥,算了,我不想嫁人,这样也挺好的。李将军的美意,你帮我谢谢,就说是我配不上他。”

    “你说什么胡话呢?你怎么就配不上他了?”商朝宗急了,一把抓了她手腕,“哪有女儿家不嫁人的道理,你这样让我怎么跟死去的爹娘和大哥、二哥交代?”

    商淑清略显痛苦道:“哥,你就这样急着把我给嫁出去吗?是不是嫌我呆在家里碍眼?”

    “你…放肆!”商朝宗勃然大怒,一把拽起了她的胳膊。

    “王爷,王爷…”蓝若亭忙抢步上前,插入二人之间,拉开了商朝宗的手,将两人给分开了。

    商朝宗气得够呛,指着商淑清,“婚姻大事,当遵父母之命,父母不在,兄长可替你做主,今天这事,你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

    商淑清:“你说过这事你不逼迫我的,你说话不算话吗?”

    商朝宗:“我这是逼你吗?我这是为你好,李夜能开这口,你应该高兴才对,还能找到比李夜配你更合适的人吗?”

    商淑清:“哥,我说了我不想嫁,你不要再逼我,再逼我,我就走!”

    “你走?”商朝宗大怒瞪眼,“这乱世,你能走哪去?活得不耐烦了吗?”

    商淑清:“我去茅庐山庄!”

    “茅庐山庄?”商朝宗脸一沉,一把拨开劝阻的蓝若亭,指着商淑清的鼻子,“又是茅庐山庄!我知道,我就知道,你当我不知道你那点心思吗?牛有道!你喜欢他是不是?”

    话逼急了,商淑清直接顶了回去,“我是喜欢他,难道我连喜欢谁都不行吗?哥,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霸道了?”

    商朝宗指着自己鼻子,怒极反笑,“我霸道?我这是霸道吗?我这是为了你好,我是不愿看到我妹妹难过,我只想你这辈子好好的!妹子,不要再抱那不切实际的幻想了,我知道你喜欢他,可这种事情需要你情我愿,你喜欢他,他不喜欢你,你一厢情愿没用的!牛有道,道爷是什么样的人,你接触了这么多年,难道你还不清楚他吗?”

    “他手握风云,胸怀乾坤锦绣,放眼万里,耳畔尽是雷霆之声,这种人寻觅陪伴终身的眼光怎么可能将就?”

    “他太理智了,他眼里是没有男女之情的,就算是有,寻常女人也入不了他的法眼,更何况是你?你自己的脸你自己不知道吗?你为他梳了这么多年的头,我不信他不知你的心意,是块石头也捂热了,可他是怎么对你的?有丝毫那方面的意思吗?他不想把话说的太透伤了你,他想让你知难而退,你还不明白吗?”

    商淑清眼中浮现泪光,真正是被他这话给刺激了,秉性温柔的她,大声道:“这事不用你管!”

    商朝宗哆嗦着双手,似乎恨不得将自己的心给剖出来,“你的事,我不管谁管?清儿,你到底看上他哪一点了?你这样苦耗着,总得说出个理来吧?”

    商淑清眼中的泪珠儿滑落了,“哥,不要逼我,你不要逼我了。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也说不清是怎么回事,第一次见他,就在那棵灿烂如霞的桃树下,他就睡在落英缤纷的花雨下,我有种莫名说不清的感觉。好像他就是在那等我的,他在那足足被囚禁了五年,好像就是在等我的到来,好像只有我来了他才会离开,好像我不出现,他就会永远在那等着我,好像除了我谁也带不走他,他一直在等我…”

    说到这已是泣不成声,哽咽摇头道:“我知道上清宗是在敷衍我,我不熟悉,也不了解他,可我还是把他带下了山。我虽有理由,可我心里明白,冥冥中似乎有什么促使我做出了那个决定,哪怕我知道他可能没什么用处,可莫名就是感觉他在等我。”

    “下山后,哪怕他没有展现出什么能耐,可我总是会下意识关注到他,时常会看着他,好像眼里只有他。此后,哪怕人再多的地方,我一回头,莫名的,总能第一眼准确找到他站在哪。”

    “男女授受不亲,以前我从未想过会和一个非己的男人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更未想过自己会去做给一个非己的男人梳头的事,我也不可能做这样的事,可是面对他,哪怕不是很熟悉,莫名的我就是去做了。”

    “每次给他梳头的时候,我总有种奇怪的感觉。他坐在那背对着我,不是他看不到我,而是因为他背对着我。他好像知道我一定会出现在他身边,他想看到我,可他睁开眼的时候,看到的我却在镜子里。他以为我在镜子里,其实我就在他身后。每次他睁眼看向镜子里的我的时候,我也看着镜子里的他,为什么要隔着一面镜子,我总有一种莫名的冲动,强烈的想让他回头看看我,想告诉他,我就在他身后,可我的脸很难看,我不敢说出口。”

    “你们都明里暗里劝我放弃,可我总觉得他是不会放弃我的,总觉得他就是为我而来的,这种感觉很强烈,强烈到我愿意无条件去相信他。哪怕我看到他和别的女人成双成对,可我依然相信他。”

    “哥,真的是一种莫名的感觉,我也不知道究竟是为什么,也说不清是怎么回事,也许是爹娘冥冥中派他来帮我们的。”

    蓝若亭听的有些傻眼,怎么感觉郡主脑子糊涂了,在说梦话似的。

    商朝宗神情抽搐,目瞪口呆着,从未见过妹妹这样,在说什么呢?疯了吗?感觉是不是为情所困魔怔了。

    缓了缓神后,苦口婆心道:“清儿,别做梦了,他看不上你的,你不要抱那个指望了,我也希望他能遂你愿,可是没有希望的,不要拖了,他拖的起,他哪怕拖到七老八十想找什么样年轻貌美的都没问题,你拖的起吗?清儿呀,你已经是老姑娘了,再拖下去,会毁了你这辈子的,你怎么就听不进去呢?好,我只问你一句,你摸摸自己的脸,你敢当他面亲口说出你喜欢他吗?”貌似恨不得喝醒她。

    商淑清被他最后一句话给刺激的不轻,大声道:“你不要说了,我谁也不嫁,我就这样过一辈子,你若是觉得我不该呆在这里,你是王爷,这里你说的算,你随时可以下令赶我出去!”

    “你…我今天就代爹娘给你点教训!”商朝宗冲动了,蓝若亭赶紧拦腰抱住了他,并喊,“郡主,你先回去!”

    商淑清提袖抹了把泪,转身就走,不过走到门口时又止步了,背对着给出了几句话,“哥,军政大事我掺和的少,知道的不多,你们的决定我不知道是对是错,事关太多人的生死我也不敢干预,不过我奉劝一句,不要把事情做绝了。别人的能耐我不清楚,道爷的本事…我相信他能回来,我坚信他一定能回来,你们好自为之,不要搞的自己收不了场!”

    说罢又抹着眼泪快步离去了。

    这么多年,今天是她第一次在情绪激动之下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商朝宗真的气坏了,气喘如牛,“怎么会这样?清儿一贯聪慧,怎么尽说胡话,好好的一个人,怎么会变成这样?”

    蓝若亭则拉着他一个劲地好言安抚,“王爷,不要生气,没必要的,姑娘家的,都有感情用事的时候,情窦初开都免不了,以后会好的,以后会好的。”

    商朝宗回头问他,“情窦初开?你看她这个样子像是在情窦初开吗?都已经在说胡话了!我现在担心她是不是因为自己的脸,令自己想不开了,陷入了某种情绪里逃避什么?下面的士兵中有因为杀戮的恐惧而出现过这种情况的人,我见过,症状很相似。”

    “呃…”蓝若亭愣住,想了想,发现还真有这个可能,面色凝重道:“我请法师为郡主好好检查一下。”

    商朝宗点了点头,忽又提醒,“不要刺激她,不要让她知道是在给她看病。”

    蓝若亭嗯道:“王爷放心,我会安排好,不会引起郡主的怀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