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七九七章 你们这是在为难我
    屋檐下,台阶上,罗照坐那抱着酒壶,喝的酩酊大醉,人也邋遢,胡子拉碴。

    冯官儿一脸尴尬,拉着他胳膊,拉了几次想将他拉起来都没有成功。

    几名宦官站在院子里看着,大内总管莫高就站在台阶前,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罗照,没想到那个意气风发的宋国大都督居然变成了这样。

    这已经是他第三次来了,奉皇帝牧卓真的旨意来的。

    再怎么迫于形势将罗照给贬了,朝中再怎么争斗,心中有数的人还是有的,胜败乃兵家常事,战场上谁敢保证一场败仗都不吃?不能因为一场败仗就否定罗照的能力。

    冻结的战事会有解冻的那一天,谁敢保证换将后就能挡住金爵?罗照当主帅时至少还能抵挡住金爵的兵锋,还能勉强维持住摇摇欲坠的战场局势,新换的主帅还没有和金爵交手,会是个什么样的结果谁也不知道。

    一旦形势不利,就意味着那些主张换将的人错了,就意味着话语权的回归,牧卓真还是要启用罗照去救急的,至少要做这方面的准备。

    莫高第一次来看是如此,第二次来看也是如此,如今第三次来,发现罗照还是这样,意志消沉,一蹶不振的样子。

    想代表皇帝来安抚一下罗照都找不到机会开口,罗照这个样子根本没办法正常交流。

    “大总管,他最近心情不太好。”没能把罗照给唤醒,冯官儿转身走下台阶,有点尴尬地解释了一下。

    莫高直摇头,“何至于如此?等他清醒后,还望夫人好好劝劝他,他还年轻,一时的挫折不算什么。夫人当告诉他知晓,陛下一直还念着他。”

    冯官儿欠身,“是,我记下了。”

    “唉!”莫高转身摇头而去,罗照再这样下去的话,还怎么上战场作战?

    送走了客人,冯官儿回来,见罗照已经半趴在了台阶上,急了,快步过去,直接将他手中酒壶给抢走了,“不要再喝了!”

    罗照醉眼迷离向她伸手,“还给我,贱人,还给我!”

    冯官儿一把抓住了他的手上,蹲在了他的面前,哭了,“再怎么样,你也不能对不起你自己,你的豪情壮志呢?你说过要助大宋一统天下的!大总管说的对,一时的挫折真算不得什么,你振作起来,你还有复出的机会,我一定会尽力帮你的,你不能再继续这样下去了。”

    迷离醉眼睁开了几分,罗照似乎清醒了一点,“你帮我?你是说,没有你,我便什么都不是,是吗?也是,若不是你,我现在只有蹲大牢的份。”

    冯官儿摇头:“没有,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相信你的能力。”

    罗照执着的却是另一个问题,“你究竟去哪了?”

    冯官儿痛苦了,不是不能说,而是不敢说,现在说出来,罗照会死的,这个状态下的罗照一定会不顾一切跑去拼命,现在的情况谁会帮罗照跑到燕国茅庐山庄去搞事?罗照跑去了不是找死吗?

    她不说,罗照又伸手抓住了她手中的酒壶抢夺。

    争夺中,罗照啪一巴掌,又给了她一耳光,顺势一脚将她踹翻在了地上。

    冯官儿抱着酒壶不放,罗照连踢了她几脚。

    “住手!”一名看家护院的凌霄阁弟子闪来,一把将他推开了,“罗照,你别过分了!”

    “我过分?呵呵…”罗照喃喃自语着,一脸自嘲,摇摇晃晃而去。

    究竟发生了什么,就算冯官儿不说,他也猜到了。

    他想知道那个男人是谁,可冯官儿却死死护着那个男人不说,他心中一片凄凉。

    少年得志,意气风发,身居高位,拔剑四顾,豪言壮语,欲与天下英雄试比高,谁想一场大战颠覆了一切,先是遇上蒙山鸣遭受惨败,后又对上金爵而无可奈何。结果一回头,又发现自己女人跟了别的男人,想起曾经对天下英雄评头论足情形,荒唐不荒唐?发现自己其实就是个笑话。

    他犹记得接受审讯时,有人指着他鼻子大骂,说什么兵者凶险,不可轻启国战,说他祸国殃民之类的。

    一辈子从未受过这样的挫折,不来则以,一来则接踵而至,把他给刺激的不轻。

    “怎么会变成这样?怎么会变成这样…”倒在地上的冯官儿抱着酒壶不放,哭的伤心。

    凌霄阁弟子将她扶了起来,一脸不忍,有些欲言又止。

    最近的罗照酗酒不断,一喝醉就打冯官儿,他们这些凌霄阁弟子实在是看不下去了,然而又能怎样?人家是夫妻,清官难断家务事,他们总不能把冯官儿的丈夫给打残了或杀了出气吧?

    ……

    折返,齐聚碰头的四海修士全面拉开了阵线往回扑,兜网似的回拉,寻找诸国势力的下落。

    拉到了这么多的人手帮忙,不再势单力薄,牛有道紧绷的心弦总算是放松了不少,否则就凭他们几个根本不可能拿下这次任务的第一。

    当然,四海这边的损失也不小,被七国那么一折腾,差不多损失了五百名人手,只剩下了一千五百名人手的样子。

    途中暂歇,四海主事暗中交换了个眼色,慢慢溜达到了一旁。

    “鬼鬼祟祟干什么?”红盖天问了声。

    芙花偏头看了眼不远处树下的牛有道,低声道:“先找燕国的人。”

    几人相视一眼,按照牛有道之前的策略,晋国的先不动,晋国的那些刺头必然要抢掠其他人,用来想办法制造七国间的矛盾再合适不过,让他们消耗去,这边也不闲着,也得抓紧时间,先从弱的下手,譬如赵国。

    就凭牛有道和赵国结下的仇,只要牛有道一单独露面,赵国人的必然要追杀,很容易诱入包围。

    用牛有道的话说,这就是和他联合的好处,谁都不会料到这般处境下的牛有道还能弄来一大帮帮手,见到了他必然放心追杀,也必能成功诱敌。

    可听芙花的话,似乎有什么别的想法。

    浪惊空问:“芙花,你什么意思?”

    芙花:“牛有道是燕国人。”

    红盖天:“这个不用你提醒。”

    芙花:“他就算在这里拿到了第一也还是要回燕国的,他不可能扔下燕国那边的基业不顾。”

    断无常阴森森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芙花:“谁敢保证他不是在坑我们,谁敢保证他不是跟燕国一伙的?他说什么我们就听什么不成?回头我们帮他把诸国折腾的差不多了,他要是一转身联合燕国的对我们下手怎么办?”

    几人若有所思,明白了她的意思……

    四海人手返回到一定的位置后,人员开始一线拉开,守株待兔等着,布控准备着,准备先掌握七国势力的位置。

    牛有道与几位结拜兄弟在一起,对拉网寻找目标的情况一无所知,发现了哪部没发现哪部根本不知道,情况都由四海的人控制着。

    一段时日后,撒出去的人手有人返回通报,红盖天随后找到了牛有道,煞有其事道:“老弟,目标出现了。”

    “哦!”牛有道顿时打起了精神,折腾了这么久,终于要开始了。

    一行迅速集结人手扑过去,目标那边有人暗中跟随,同时也是一路留下路标供这边追踪。

    地域太大,找到人不容易,这边找过去也花了不少的时间,足足两天后才找到目标地点。

    接近目标,一群人隐藏在密林中观察了一下目标搜寻灵种的人员后,牛有道发现了情况不对,回头问道:“燕国的人?”

    他不认识才怪了,飞掠来飞掠去搜寻灵种的人正是燕国紫金洞的人,不看人只看门派服饰也能认出。

    红盖天立刻回头斥责领路来的人,“怎么办事的,燕国的人和赵国的人都分不清吗?”

    “是我疏忽,是我疏忽。”领路人立刻连连赔罪。

    红盖天又对牛有道言:“老弟,来回一趟不容易,不如就先从燕国这边下手如何?”

    牛有道皱眉,忽见芙花等人都盯着自己,眉头一展,他似乎明白了点什么,这些人能不知道自己盯的是什么人?紫金洞的服饰如此明显,盯这么久,能看成赵国人?

    不禁冷笑道:“对我不放心,想试探我?”

    巫照行三人立马保持了警惕观察着左右。

    红盖天:“老弟这话说的…”

    芙花抬了下手,示意他不用解释了,接话道:“老弟,你究竟是跟我们一伙的,还是跟燕国一伙的,我们起码得弄个明白吧,你说呢?”

    牛有道:“所以把我带到燕国人马这边?大姐,你们这是在为难我。”

    芙花:“你这话我们就听不懂了,你不是想拿第一吗?我们决定任劳任怨帮你打打杀杀抢东西,怎么就成了为难你?”

    牛有道:“我是燕国的修士,我还要在燕国立足,把事情做的太绝了,我怕是没办法回去了。”

    芙花浅笑嫣然,“你这话不是自相矛盾么?想拿第一,自然是得到的灵种越多越好,你放过了他们的话,你自己的风险可就大了,我们提着脑袋办事,也不能白忙活不是?”

    PS:一连串,这是牵牛花!谢“郑州宾哥”百万赏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