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七九九章 除了缥缈阁,没人能杀我!
    由此可见牛有道加入紫金洞的诚意并未改变,不希望和紫金洞结仇。

    不过严立也能理解牛有道这样做的不得已,燕国三大派牛有道必须要获得一家的支持以维持局势,全部翻脸了,就算能活着回去,牛有道在南州的累积也完蛋了。

    可严立还是相当的不解,“海外那帮人从未拿到过第一,这次居然敢和七国作对,胆子倒是不小。”

    牛有道:“这不是因为我得罪的人多,方便小股诱敌嘛,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第一的奖励丰厚,有这机会忍不住了也可以理解。”

    严立似有所悟,嘿嘿一声,“之前遇见过其他势力,有过交流。你可能不知道,那帮家伙早就对包括燕国在内的七国动手了,一开始我们就追杀过他们。我之前还奇怪,海外那帮人也不知吃错了什么药,居然敢主动找七国的麻烦,现在总算明白了,还真是利欲熏心不知死活。”

    牛有道嘴角略动,诧异道:“早就对七国动手了?”

    严立嗯了声,“不过对你来说不是什么坏事,至少给了你一个机会。”

    牛有道立问:“严长老的意思是,答应了帮我?”

    严立略显沉默,平常不管三派怎么竞争,到了这里都要抱成一团,否则独木难支,如今要他暗中背弃另两家,这事不太好做决定。琢磨再三道:“紫金洞的弟子回避就可以了吗?”

    牛有道:“自然是要回避的,不过还要做些配合,让我掌握其他两家的人员部署方位,不然搞错了去向,很容易误伤紫金洞弟子。”

    严立:“你这是要我出卖另两家,向你通风报信啊!”

    牛有道:“不仅仅是如此,如果可能的话,万一,我是说万一,万一我这边手头上的灵种最后不够的话,希望严长老能把燕国手上的交给我。”

    严立眉头皱起,“给了你的话,紫金洞怎么向另两家交代?”

    牛有道:“只要另两家的实力受损,紫金洞这边配合我出点意外还不容易吗?”

    “这…”严立摇头,相当为难道:“牛有道,不是我不肯帮你,而是这样做的确不合适,拿个倒数第一回去的话,燕国的脸面上难看。而且你要明白一点,就算不拿第一,只要名次相对好一点,缥缈阁给予的奖励也还算丰厚,你让我放弃这笔丰厚利益,回去后我在门派内部怎么交代?你不是三岁小儿,到了你这个层次应该明白,有人的地方就有纷争,一个偌大的门派内部总有一些不好说话的人。”

    牛有道:“我是说万一,如果不够才从你这边凑,如果够拿下第一的话,就不动你这边的,你们该拿第几拿第几。”

    严立:“我若是配合了你,燕国这边的实力大损,所获名次自然要下降…”

    “严长老,你听我说完。”牛有道抬手打断了一下,“是,没错,燕国实力受损是会影响燕国的名次,也等于影响了紫金洞获奖的利益,可只要我能活着回去,我就是紫金洞的人,南州的利益难道不能弥补这份损失吗?而且我可以向严长老承诺一点,一旦逼不得已非要拿燕国手上的灵种来凑第一的名次的话,我也不会让严长老回去难以交差,我愿献上酒水的秘方给紫金洞,有了这个说辞,严长老回去后能交差否?”

    “这样嘛…”严立沉吟着,目光闪烁着,斟酌一番后,最终颔首道:“老弟既然有如此诚意,我若再不答应的话,未免太过刻薄,好,就这么定了!”

    牛有道笑了,两人遂交头接耳着密谋着详细合作事宜。

    待一切敲定妥当了,牛有道又恳求道:“严长老,若有机会不妨尽量多弄点灵种,以备我这边有不测。必要的情况下,可煽风点火,挑拨燕国这边和其他势力厮杀,多消耗一点诸国实力,也好给我这边动手减轻压力。”

    这也是他拉拢到海外势力后不想动燕国这边的原因,燕国就是他的后备,他有说服紫金洞做他内应的把握,既然迟早是他的东西,他就没必要硬来,只是被海外那帮人打乱了他预谋的节奏。

    这话说的太直白了,严立苦笑:“你还真是一点都不客气。”

    牛有道:“我倒是想客气,奈何没有任何客气的资本,我已是孤注一掷,没有了退路,还望严长老助我,只要我能活着回去加入紫金洞,以后紫金洞内,我必然站在严长老这边,只要是严长老的事,我必大力支持!”

    严立眉头略挑,似笑非笑地抬手拍了拍牛有道的胳膊……

    回来了,牛有道返回找到海外那帮人时,天已经黑了。

    双方碰面,芙花笑吟吟道:“老弟终于回来了,去了这么久,干什么去了?”

    牛有道目光先搜寻到了巫照行三人,见三人没事,松了口气,先过去解开了三人身上的禁制,确认三人没什么问题后,他方回头答话,“大姐,我说了我要去做点安排。”

    芙花笑容中似乎藏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你是燕国修士,跑去燕国那边做安排,再对燕国的人下手,合适吗?”

    牛有道:“我知道你们担心什么,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我毕竟出身燕国,他们那边多少还有点我的人,我此去找了一下内应,便于咱们摸清情况,免得有什么闪失。”

    芙花意味深长地哦了声,“原来如此。”

    信没信不知道,估计持怀疑的成分居多。

    牛有道也不在乎她的阴阳怪气,把四海主事的一起请到了一旁,让他们安排人去接收消息,严立会安排人留下情况。

    当然,牛有道不会告诉这边是他和严立合谋的。

    天黑了,诱敌的计划不好执行,只好等到天亮再说。

    次日,芙花派去的人带回了严立留下的信息,信是密信,牛有道见信立刻领着众人朝严立提醒的方向摸去。

    不出意料,这边事先在某个方位埋伏好了后,撒出去的探子果然发现了燕国的修士,灵剑山的修士。

    紫金洞本就要回避这一出,严立自然不会告知这边紫金洞弟子的去向,牛有道对灵剑山的人也比较有兴趣,谁让褚风平把他往死里逼。

    情况确认后,芙花笑道:“老弟,现在就看你的了。”

    诱敌的事有讲究,即要方便敌方发现牛有道便于及时找来人手,又不能因打斗动静惊动敌方大批人手跑来硬碰硬,真要是那样的话,无法集中优势力量歼灭敌方,这样硬碰上几次,这边自己先得完蛋,根本玩不下去。

    所以牛有道亲自现身诱敌,还要把敌人给诱远一点,过程是有相当危险的。

    牛有道:“你们身上的灵种集中一下,给我用用。”

    断无常沉声道:“我们的灵种给你?”

    牛有道:“你们现在动燕国人马本就是错误的打算,我是燕国的修士,在燕国牵涉众多,他们虽然驱逐了我,却未必会追杀我,否则驱逐我时就动手了,不会等到现在,有灵种能加强诱敌的效果。”

    听他这么一说似乎有些道理,只是把灵种给他似乎有点不妥。

    还是芙花出声帮了忙,“按他说的办,给他!”她自己先让身边人把搜寻集中的灵种拿了出来。

    有她带头,浪惊空、红盖天、断无常相视一眼后,也都照办了。

    当然,也没有全部给完,他们自身多少要留点防身,这鬼地方没了灵种活不下去。

    集中的灵种打包成了包裹,牛有道背在了身上。

    巫照行三人正要随同一起离去,又是芙花出声阻止了,她指向了三人,“你们留下!”

    巫照行沉声道:“你们不会让他一个人去诱敌吧?一旦被对方的高手追杀,他会很危险。”

    “如果他需要人保护,我们这边可以安排人。”芙花冷冷给了一句,又对牛有道笑道:“老弟,我们的灵种给了你,万一你们带着东西跑了,我们找谁去?不管你乐意不乐意,他们三个必须留下做人质。”

    她倒是一点都不含蓄,直接挑明了说。

    “你们留下吧。”牛有道劝了巫照行三人一声,又对芙花道:“我一个人去便可,不需要保护。”

    云姬当即反对,“不行,太危险了!”

    牛有道沉声道:“就算遇上麻烦,我也必须一个人逃命,无论如何也要把人给引诱过来,一旦这边跳出人来干预,那就暴露了,带不带人的结果都一样,多了人还容易被对方察觉。”

    三人懂他的意思,到了这个地步必须小心再小心,容不得任何失误,一旦计划暴露了,他就算能躲过眼前,也躲不过莎如来那一劫,所以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云姬还想说什么,牛有道抬手打住,“你们放心,我身上有天剑符,没有绝对的把握,对方不敢轻举妄动。”

    巫照行:“诸国来之前应该大肆采购了符篆,对方手上肯定也有天剑符!”

    牛有道突然霸气十足地砸出一句话来安抚:“在这里,除了缥缈阁,没人能杀我!我既然敢去,就有去的把握,不会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