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八百章 这厮还活着?
    闻听此言,浪惊空、芙花、红盖天和断无常神色各异,暗持讽意居多,都被逼成这样了,居然还敢说出这样的大话。

    在他们看来,不说其他人,就算是他们,想弄死你牛有道也就是翻手间的事。

    牛有道又补了一句,“放心,我还不至于找死。”

    巫照行三人相视一眼,不知该说什么好,也不知这家伙哪来的说这种大话的底气。

    见牛有道安抚住了三人,芙花再次挥手示意,又有人上前迅速将三人给制住了。

    三人看向芙花的目光透着厌恶,之前还觉得红盖天是最讨厌的,现在看来,这妖女才是真正令人讨厌的一个,红盖天也就是嘴臭一些而已,这妖女却喜欢掐着人的命脉,有点恶毒!

    牛有道再次目睹了三人因为他受制,一切放在心里,没有多说什么,只对芙花等人叮嘱道:“你们做好准备。”

    芙花笑意盎然,“你放心,只要你做好了没问题,我们这边就不会有问题。”

    牛有道转身,不再多言,众目睽睽之下飞掠而去。

    目送之后,芙花转身,在巫照行三人面前来回踱步一阵,忽笑问:“你们说,他会不会背着我们的灵种跑了?”

    三人没吭声。

    芙花又问:“你们猜,他若是跑了,我们会怎么对你们三个?”

    三人各自扭头看向一边,还是不吭声,不愿跟这妖女废话。

    芙花停步在了巫照行的面前,啧啧有声道:“巫照行,我很好奇,他们母子两个得罪了赵国、身陷燕国南州不得已而帮牛有道我还能理解,可你呢?巫照行,你是个什么情况?你堂堂丹榜排名第六的高手,逍遥自在多好,居然也对牛有道死心塌地的,这让我很不解。说说看,是给了你什么好处,还是拿住了你什么把柄?”

    此话一出,浪惊空、红盖天、断无常皆若有所思。

    云姬母子闻听也一起扭头看向了巫照行,对于这一点,他们母子也感到奇怪。

    巫照行不声不响就是不说话。

    芙花咯咯一笑,“若说是什么好处,不应该,不管什么好处也不值得你在这里为他送死,依我看,你被他抓住了什么把柄的可能性更大。”脸凑近了巫照行,“什么把柄?说出来,也许我们能帮你。”

    巫照行嗅到了这女人身上的危险气息,面无表情道:“离我远一点。”

    “呵呵!”芙花抬手拨弄掉了落在他肩头的草屑,“好,听你的,离你远一点。不过真的,我的话你可以好好考虑一下,若想通了,可以来找我,我随时恭候。”

    ……

    “你去那边山头一带搜寻看看,我去这边…”

    “师兄,你看。”

    山林中,正在搜寻的三名灵剑山弟子碰头后,正欲重新规划三人的各自搜寻方向,其中一人突抬手指去。

    另两人顺势看去,只见远处山中有烟雾升起。

    三人相视一眼,迅速闪身从显眼的树冠中落入林内,避免被发现。三人借着林木遮掩,在林中树杈上起落飞掠前行,欲前去查看动静。

    接近烟雾冒起的地方,三人越发小心了,悄无声息的秘密接近。

    藏身在一处与目标隔了一定距离的树冠中后,三人分别小心拨开了遮挡的树叶,向斜下方位置偷窥。

    只见山坳中坐了一人,似乎饿了,点了堆柴火烤野味,同时正在清点包裹里的收获,阳光照射下,布包里一堆紫闪闪的东西,密密麻麻数不清的灵种。

    “是牛有道!”一人发出微弱声音朝另两人嘀咕了一声。

    另两人点了点头,都认出来了。

    一人微声道:“他哪来这么多灵种?”

    “还用说么,总不能是别人给他的吧?要么是抢来的,要么就是运气好遇上了一大片集中生长的灵树林子。”

    “收获不小啊,看来这家伙为了拿到第一,真够拼命努力的。”

    “蝼蚁尚且贪生,为了活命,换谁都得努力拼命。不过这厮孤零零的,看着倒是挺可怜的。”

    “咦,巫照行他们不是跟他一起的吗?怎么就只剩他一人了?”

    “你也不想想他的处境,跟着他就意味着危险,这么久了,换你,你还能一直跟着他吗?肯定已经跑了。”

    “也是。”

    “师兄,他手上的灵种可不少啊,带回去便是大功一件,咱们要不要…”一人做了个伸手抹脖子的动作,暗示要不要解决掉牛有道进行抢夺。

    “你疯了吗?这家伙在天谷干了什么你没看见?连赵国三大派的长老等人都死在了他的手上。这家伙手上有天剑符,咱们撞上去是找死,你以为他会顾忌我们的身份不敢还手不成?再说了,这家伙在燕国牵涉不小,之前褚长老都放过了他,没得到上面的意思,咱们也不好轻举妄动,弄砸了不是功劳反倒是过错。”

    “那怎么办?就这样放过他,各走各路,当做什么都没看见?”

    “是啊,师兄,这么多灵种啊,错过了未免可惜,要不要回去通报一声?”

    “正有此意。你们两个盯住他,我回去禀报,看上面如何定夺。”

    “好,师兄速去速回。”

    “记住,千万小心,不能让他发现,不要打草惊蛇。他若离去,不要跟的太紧了,记得留下追踪记号。”

    “明白。”

    两人点头应下,另一人悄然离去……

    约莫半个时辰后,山坳里饱餐了一顿的牛有道起身,背起了扎的严密的包裹,站起东张西望了一阵,之后朝一个方向飞掠而去。

    躲藏在暗处的两人相视一眼,待牛有道离远了些,两人方闪身而出在密林中潜行跟踪,不时从树冠中冒头观察,紧跟不放,不时在路上留下灵剑山的指路标识。

    ……

    聚集了几十号人的燕国三大派联合中枢,一路边搜寻周围,边向前推进。

    附近一条人影掠来,正是褚风平的大弟子蔡金齐。

    接到暗示的褚风平暂时从逍遥宫长老山海和紫金洞长老严立的身边脱离。

    一伙人同行搜寻灵种,远远近近的相隔也很正常,山海没当回事,严立却斜眼多瞄了瞄褚风平那边的反应。

    “什么事?”到了弟子身边的褚风平问了声。

    蔡金齐回:“范师弟有事向您禀报,说发现了牛有道。”

    褚风平有点意外,“这厮还活着?居然活到了现在还没死?”

    蔡金齐回:“是,没死,不但活的好好的,范师弟那一组还发现牛有道身上有大量灵种。”

    “大量?”褚风平刻意强调着问了声。

    蔡金齐颔首,褚风平挥手示意后,立刻领了褚风平去见那位暂时没露面的范师弟。

    两人抵达附近的山谷中后,那位范师弟迅速过来见礼。

    褚风平手一摆,示意不必多礼,“把情况说说。”

    “是!回长老,我们是无意中遇见的牛有道……”范师弟把遇见的情况详细说了一下。

    褚风平听后皱眉道:“就他一人,没有其他人?”

    范师弟:“是,我们悄悄观察过,就他一人,并没有发现其他人。”

    褚风平又问:“依你们所见,他手上大概有多少灵种?”

    “这个…”范师弟琢磨了一下,伸手比划了个大概,“肯定不少,这么一大包,估计得有个几十万粒吧。”

    “嘶…”褚风平倒嗤了口气,捻着胡须嘀咕自语道:“这家伙,也不知是自己运气好还是抢来的。不过不管怎么说,看的出来,这厮倒是并非浪得虚名,哪哪都混的开,的确能耐不小,一个人居然搞了这么多灵种。”

    范师弟低头抬眼瞅着他,试探着问道:“长老,两位师弟还在盯着他,要不要把人撤回来?”

    褚风平回头问自己弟子,“你怎么看?”

    蔡金齐道:“牛有道显然在努力寻找灵种,不过就算再努力,拿第一似乎难有希望,若只为解决掉他,我们不动手他也未必能过缥缈阁那一关,犯不着费那事。可就怕各方势力都是这样想的,都懒得亲自动手麻烦,反而有可能让他钻了空子。而这家伙一个人居然能弄到这么多灵种,可见并未放弃求生,凭这家伙的能耐,事情的最后结果还真说不清楚。若要现在动他的话,这家伙手中有天剑符,想不费力拿下怕是有点难度。”

    他没说要不要去抢牛有道手中的灵种,只是分析了一下各种可能性。

    褚风平捻着胡须琢磨了一阵,目光一闪,似乎做出了决定,“去,把司徒耀叫过来,不要惊动另两家。”

    蔡金齐立马明白了师傅的意图,还是下了动手的决心。

    三派虽然是联手抢名次,但拿到名次奖励后,奖励的分配却是根据各派贡献的灵种数量来划分的,不惊动另两家,这是想独吞了。

    但又顾忌牛有道手上的天剑符,这边不想付出太大代价,因此想利用万洞天府的人手去消耗,好捡便宜。

    明白虽明白,蔡金齐却有顾虑,提醒道:“师傅,万洞天府和牛有道的关系,会不会坏事?”

    褚风平不屑嗤声道:“他们敢吗?真有这种也不会甩了他,虚情假意的关系,笑话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