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八零一章 死马当作活马医
    司徒耀去了又回,脸色还不太好看。

    在场的几名长老都看到了,也就他们几个,其他人都撒出去了寻找灵种,有人问:“掌门,褚风平找你什么事?”

    司徒耀:“他们发现了牛有道的下落,目前的牛有道孤身一人,已经被他们给盯上了。”

    几人相视一眼,很是意外的样子。

    黎无花试着问道:“和我们有关系吗?”

    司徒耀:“姓褚的逼我们跟他们一起去对牛有道下毒手。”

    “啊!”几人吃了一惊,有人道:“何至于怨恨如此,已经把牛有道给驱逐了,已经等于是将牛有道给逼上了绝路,为何还要自找麻烦揪住不放,让牛有道自生自灭不好吗?”

    司徒耀摇头,表示不知道,“不能拖,在等我们,要求我们出二十个人,去召集人手吧。”

    黎无花:“掌门,牛有道手上有天剑符,而且你我都知道,那家伙能活到今天绝不是吃素的,燕国朝廷出动了那么大的力量也未能把他给怎么样,一旦被他侥幸逃脱了,我们这次可就是把他给往死里得罪了,你想过他回去后我们万洞天府将会面临什么后果吗?他随时能把我们给整垮掉!”

    这些人当中,他是最不愿意伤害牛有道,牛有道对他有无以为报的大恩。

    司徒耀:“正因为他手上有天剑符,正因为担心他没那么好对付,担心会出什么漏子,所以才会出动这么多人,所以才会招呼上我们。一旦让牛有道逃脱的后果我自然是知道,可是我们能怎么办?不听从,他们现在就能收拾我们,你以为山海和严立会为了我们得罪褚风平?”

    黎无花:“这也是他们两家的意思?”

    司徒耀:“不是,他们两家应该还不知道,褚风平让瞒着他们两家。”

    黎无花立刻说道:“掌门,不妨暗中泄露给那两家知道,倘若那两家能介入的话,也省得我们左右为难。”

    司徒耀皱眉,“师弟,你是不是糊涂了?消息一走漏,褚风平第一个怀疑的就是我们!再说了,那两家若想保牛有道也不会等到现在。”

    黎无花缄默不语。

    “你留在这里!”司徒耀不冷不热地交代了一声,他也看出来了,黎无花想阻止这边对牛有道下毒手。

    至于为何,不但是他,其他长老也略知一二,黎无花坐镇金州时,与牛有道是正儿八经有交情的。

    之后,召集了人手的司徒耀亲自带队出发了,没办法,褚风平示意的,逼他选择站队。

    一边是牛有道一个人,一边是灵剑山这个庞然大物,该如何抉择几乎不用多想。

    为了万洞天府,为了这些人能活着回去,司徒耀也没得选择,与牛有道的交情只能是抛之脑后,这也是断定了牛有道不可能活着回去。

    目送司徒耀等人离去,黎无花心情极为纠结,他真的不想牛有道出事。

    老来得子,对那个儿子的感情可想而知,牛有道救了他儿子的命啊!

    退一万步来说,代表金州那边与牛有道打交道多年,牛有道的为人值得他信任。

    他和牛有道,或者说牛有道和他,经由时间的积淀和一件件事情的考验建立了非常不错的关系,双方保持着长期的友好联系,只要牛有道支持他,万洞天府就不好轻易置换坐镇金州的人。

    因为他和海如月的关系,还搞出了一个儿子,万洞天府内部已经是颇有说辞,指责他黎无花是不是想把金州给搞成黎家的家天下,换人的呼声一直都在,然而面对牛有道代表南州势力的支持,万洞天府内部也不好动他。

    之前金州虽然被赵国朝廷攻占,可如今燕国大军反攻,战况有利,夺回金州已是指日可待。

    牛有道已经答应了他,不会霸着金州不放,依然会支持海如月坐拥金州,换句话说,就是支持他黎无花。

    没错,他就是想把金州搞成自己的家天下,以前不会这样想,可如今不一样了,他必须为自己儿子考虑,必须为自己子孙考虑,希望能像之前的萧家一样,在金州历经个几代,保子孙几代的富贵。

    他的年纪已经不小了,突破元婴期是不指望了,他的寿限是顾全不了儿子这一代了,但是牛有道还很年轻。

    总之,南州那边倘若换了其他人掌权的话,对他不是好事。

    可事情发展到了这一步,他也无可奈何,目光环顾四周时,触及一人,愣了一下,颜宝如!

    一株奇异花朵前,颜宝如手指勾了花枝轻嗅花团,身段婀娜妩媚。

    她跟着燕国的人,如同摆设一般,不会去跑腿搜寻灵种,一直跟着燕国一行的中枢,燕国这边也不会叫她去做什么。

    似乎如同她一开始加入时所言,灵种对她没什么用处,她加入这边只是图个自在,以此换取需要她帮忙的时候出手。

    享受芬芳迷醉之际,颜宝如略偏头,看向了接近到自己身边的黎无花,明眸眨了眨,不像是无意中从自己身边经过。

    黎无花左右看了看,问了声:“你和巫照行是怎么回事?”

    颜宝如懂他的意思,她和巫照行前后脚加入这边,用的却是同样的理由。

    “轮不到你来过问。”颜宝如不予理会,继续眯眼享受那奇异芬芳。

    黎无花:“我记得你当时想跟牛有道走,但却被牛有道给拒绝了。”

    颜宝如不屑一笑,“你操心的还真多。”

    黎无花:“你如果真有心去保牛有道的话,我倒是知道牛有道的下落。”说罢观察着对方的反应。

    颜宝如一怔,纤指松开了扳着的花枝,转头正式看向了他,问:“你想说什么?”

    黎无花再次观察了一下四周,低声道:“灵剑山那边发现了牛有道的下落,褚风平想对他下毒手,你如果不想牛有道出事,跟着灵剑山的人走,应该能找到牛有道,想想办法应该可以报信预警。”

    颜宝如盯着他,目光闪烁不定。

    黎无花点到为止,说完便已转身而去,对方若真想保牛有道自然会去,不想保就不会多事。

    他也是没了办法,死马当作活马医!

    灵剑山那边,是褚风平的大弟子蔡金齐亲自带队,不但召集了二十名万洞天府的人手,还暗中下令集结了一批其他小门派的人手和一些散修,为了一举将牛有道给拿下,一次出动了足足上百人,摆明了不给牛有道脱身的机会。

    出动这么多人手,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对牛有道能力的肯定,不敢小视,怕出意外。

    这么多人也不用担心惊动另两家,因为所去方向正是灵剑山人手负责的那个方向。

    途中略作休整的燕国中枢再次向前推进,同行的严立瞥了眼好像没发生过任何事的褚风平,左顾右盼之际,忽冒出一句,“司徒耀怎么不见了?”

    众人闻言四处看了看。

    严立又似有所指道:“褚兄,司徒耀之前好像和你见过面吧,他去哪了你应该知道吧?”

    闻听此言,逍遥宫长老山海立刻警觉了起来,迅速四顾查看。

    褚风平道:“腿长他身上,四周跑动不是很正常吗?黎无花,你们掌门去哪了?”

    黎无花闻声过来,“掌门去哪不会向我报备,我也不清楚。”

    观察四周的山海皱着眉头道:“颜宝如,那女人一直跟着我们,怎么也突然不见了?”

    黎无花下意识看了看四周,心中嘀咕,看来自己猜的没错,那女人应该是不知什么原因心向牛有道那边,希望那女人能及时通风报信助牛有道脱险吧。

    目前来说,他也无能为力,能做的也只有这些。

    严立道:“褚兄,你不会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吧?”

    褚风平:“有事瞒着你们不是很正常吗?难道你们还能把什么事都对我交代了不成?只要不影响咱们的合作,我爱干什么就干什么,需要事事向你们打招呼吗?”

    ……

    在人带路之下,蔡金齐率人赶到了发现牛有道的位置,烧烤过的灰烬就在眼前。

    看着那堆灰烬,司徒耀心情复杂,他也希望牛有道能摆脱跟踪,这样他也能省事省心,否则真要面对上了牛有道也实在是难堪。

    灵剑山的弟子正在四周搜寻,那位范师弟在蔡金齐耳边嘀咕,讲述牛有道当时在这里的情形。

    “这边!”左前方林中有人闪出,发出了提醒,表示在那边找到了灵剑山弟子留下的标记。

    “走!”蔡金齐大手一挥,一群人腾空而起,直奔标记方向而去。

    足足两个时辰后,一行终于停下,与之前跟踪牛有道的两名弟子会面了。

    “人呢?”

    “就在前面。”

    两名跟踪的弟子悄悄领了蔡金齐等人逼近一座山谷,一人指着山谷崖壁上的一个山洞道:“蔡师兄,人钻进了那个山洞中。”

    “确认人还在里面?”

    “我们两个轮流盯着,没见他出来过,应该还在里面。”

    说话间,崖壁上的山洞内有动静,只见一个人鬼鬼祟祟露了下面,正朝四周打量,不是别人,正是牛有道。

    没发现什么异常后,牛有道又缩回了山洞内。

    “哼哼,这厮还挺小心。”蔡金齐冷笑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