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八零二章 有埋伏
    见到了牛有道本人,司徒耀最后一丝侥幸破灭,心中哀叹,牛有道啊牛有道,你怎么就这么不小心,老弟呀,你也不要怨我,我也是逼不得已!

    果然,蔡金齐一回头就找上他了,“司徒掌门,是敌是友你自己看着办。”

    司徒耀苦笑:“他手上有天剑符。”

    蔡金齐:“司徒掌门手上没有吗?万洞天府高层倾巢而出,凭万洞天府的财力,我相信不会没有一点准备。”

    司徒耀手上的确有一张天剑符,是为了以防万一时用的,没想到竟要用到牛有道的身上,就算不是用在牛有道的身上,他也心疼。

    蔡金齐似乎猜到了他的想法,“司徒掌门,有我三大派的庇护,胜过天剑符,还有金州归属的利益,很难抉择吗?”

    司徒耀叹了声,“你想怎么做吧?”

    蔡金齐:“正面交给你们了,其他人合围,这次绝不能让他逃脱。”

    司徒耀神情凝重,一声叹后一挥手,万洞天府二十人一起闪身而出,落在了山谷中。

    蔡金齐亦挥手,“围起来!谁若敢让牛有道跑了,我就拿谁的脑袋来顶!”

    随着他一声令下,此来的百人全部出动,当即将牛有道藏身的山谷给围了。

    “老弟,出来吧,我知道你在里面。”站在山谷中的司徒耀抬头对着崖壁上的山洞呐喊。

    稍候,牛有道从山洞中现身了,背着个包裹,站在洞口,杵剑而立,居高临下,冷冷盯着下面,“司徒耀,你来作甚?”

    这是他没想到的,没想到居然会把司徒耀给引来,没想到褚风平居然会让万洞天府来对付他。

    司徒耀:“老弟,你的行踪已经暴露了,我也是身不由己。”

    牛有道:“身不由己?你想干什么?”

    司徒耀:“老弟,听我一句,只要你束手就擒,灵剑山那边有什么条件你就答应,只要你愿意通力配合,未必没有退路,南州毕竟在你手上,完全可以好好商量,没必要闹个你死我活!”

    藏身中的蔡金齐闻听怒了,事情都已经搞砸了,还配合个屁,现在回头,当逍遥宫和紫金洞是傻子吗?没那两家同意,拿不下第一的牛有道和死人没什么区别,要来何用?

    牛有道面无表情道:“若是我不答应,你想怎样?”

    司徒耀:“你这又是何苦?老弟,你这是不给我退路啊,你若非要固执的话,那老哥哥我只好对不住了。”

    对面的山崖上,蔡金齐闪身而出,喝道:“司徒耀,啰嗦什么,此时不动手,更待何时?”

    司徒耀回头看了眼,又回头对牛有道苦笑,“老弟,你都看到了,你已经被围了,只能是对不起了。”

    牛有道出声喝斥,“司徒耀,你还有选择的余地,不想找死就老老实实呆着,这里没你什么事。”

    司徒耀摇了摇头,无奈叹息着拔剑了,然却在这当口一愣,只见牛有道身后的洞口又出现了几人。

    不是别人,正是巫照行和云姬母子。

    蔡金齐亦怔住,不是说只有牛有道一人吗?

    他刚才问了一路跟踪的同门,也确认了,这一路上都只见牛有道一人,一路人上都没有再见到其他人。

    巫照行三人的出现,虽然在他看来似乎改变不了什么,但令他隐隐感觉有些不对劲,当即喝道:“司徒耀,还不动手?”

    牛有道陡然施法大喝一声,“不留活口,动手!”

    现场异样气氛令人还来不及品味,一名灵剑山弟子已发出惊呼,“蔡师兄,埋伏,有埋伏!”

    蔡金齐霍然回头,身旁突然嗖一声,一旁攀附在山岩上的花藤突如鞭子般抽出一枝,如利刃般贯穿了他肋下,直入他肺腑,溅出血花。

    刚才看着还娇艳灿烂的花藤,瞬间已是妖气弥漫。

    惊恐神色的蔡金齐双目欲裂,欲闪身脱离,体内却如同一把钩子似的钩住了自己,遂一把抓住刺入自己体内的藤枝,似乎想扼制住,另一手拔剑欲斩,却被接连蔓延而来的藤枝缠住。

    藤枝暴涨,枝蔓如发丝般抖动而来,将他手脚缠了个严密。

    “呃啊…”蔡金齐梗着脖子,脖子上的青筋暴起,仰天发出悲吼。

    后方立刻有人冲来急救,蔓延出的花枝壮大到皮开肉绽,爆出一支支兵刃,挥舞着上百支兵刃同时轰隆隆抵御杀来的援手,妖气弥漫。

    四方同时响起了剧烈厮杀声。

    碎石不断从崖顶翻飞而下,山谷中的司徒耀等人震惊,只见洞口杵剑而立的牛有道无视落下的石头,站那一动不动,云姬母子不时挥舞衣袖击飞落下的山石,为牛有道护法。

    后方轰隆一声,司徒耀等人猛回头看去,只见后方崖顶经不住太多人同时打斗,轰隆垮塌。

    那千百根触手的花藤却未落下,根须延展刺入了后方未垮塌的地方固定,整团花藤虚浮在空中,那被藤枝缠绕的蔡金齐也被藤枝托在了空中。

    很快,成团的花藤浮空摇晃着,快速现出了人形,变成了一个妖艳的女人,正是芙花。

    但从她体内延伸至体外的无数藤枝仍在,活生生一只长满了触手的妖魔,妖艳而恐怖。

    她的人已经杀过来了,为她拦下了蔡金齐的援手,而她也有了闲心,一脸魅笑地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

    霎时,刺入蔡金齐体内的藤枝似乎在吸收什么,枝条有鼓包导向浮空的她。

    鼓包一输入她体内,她立刻眯眼扭动着身子,满脸享受意味。

    而蔡金齐却在缠绕中哆嗦着,已无法再发出声音,整个人正在以可见的速度快速干瘪下去。

    当缠绕的藤枝松开后,蔡金齐已变成了一具身形严重萎缩的干尸,砸向了下方的山谷。

    浮空须张的藤枝触手快速收缩,在芙花身后编织成了一双翅膀,藤枝上霎时开出千百多娇艳鲜花。

    鲜花翅膀振翅扇动,扎根在崖壁上的根须脱离,芙花冲天飞起,犹如一只拖着尾须的美丽蝴蝶。

    在空中振翅翱翔,在山谷上空来回盘旋着,异常美丽,但目睹过她刚才吸干蔡金齐一幕的人却能感受到这美丽背后的恐怖。

    牛有道抬头看着空中翱翔的她,尽管早知道芙花是妖修,是一只花妖,不过也第一次见到她妖化出原形的一幕。

    山谷中的司徒耀等人也抬头看着,同时也看向四周,打斗声已渐渐消停,很快全部消停。

    一场突如其来的袭击,来的快,去的也快。

    司徒耀等人很快找到了原因,只见山谷四周出现了大量的人手,估计得有一两千人。

    尴尬、紧张的万洞天府诸人背靠背在了一起戒备着,终于明白了,一行落入了陷阱,百号人被一两千号人给围攻了。

    不用说,肯定是牛有道的手笔,可司徒耀等人难以置信,牛有道怎能拉出这么多人手来?进入天都秘境的人总共也不过万把人。

    见是一群妖魔鬼怪,他们已有猜测,待见到浪惊空、红盖天等人陆续现身,确认了,这是海外那群人。

    再看看站在洞口面无表情杵剑而立的牛有道,司徒耀有点抓狂,依旧难以置信,这厮怎能拉来这伙人?

    空中的美艳蝴蝶收了翅膀,变成了一个正常人,衣袂飘飘的从天而降,落在了山崖上,手一挥,“有什么好啰嗦的,动手!”

    山崖上众人正要扑下,牛有道及时喝了声,“住手!”

    欲动的人群愣住,回头看向芙花。

    芙花笑靥如花,“兄弟,他们可是来杀你的,他们一点情面都不念,你莫非还要放过他们不成?”

    红盖天亦大声道:“老弟,不要妇人之仁!”

    浪惊空道:“老弟,你好话说尽,他们不听劝,你没必要热脸贴人家冷屁股。”

    断无常阴森森道:“老弟,你不会是想放了他们吧?那可就暴露了。”

    高度紧张的司徒耀等人惊疑不定,称兄道弟上了,什么情况?

    牛有道提剑朝他们拱了拱手谢过,之后俯视山谷中人,冷冷道:“司徒耀,想死还是想活?”

    司徒耀苦笑:“自然是想活!”

    牛有道一个闪身,飘落进了山谷中,巫照行三人亦跟着飞落下去。

    站在了司徒耀面前,牛有道缓缓摇头道:“司徒掌门,我可没做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你摸着良心说说,牛某对你万洞天府怎样?”

    司徒耀:“生死抉择,换了是你,你又该如何抉择?”

    牛有道掷地有声道:“有所为,有所不为!褚风平逼我,你也知道,我完全可以选择一条顺途,可我宁愿把自己逼上死路,你说我会如何抉择?”

    此话一出,人家堂堂正正令人无言以对,司徒耀等人一脸羞愧。

    牛有道:“愿走还是愿留?”

    司徒耀左右看了看同门的反应,最终汗颜拱手道:“之前是我对不住老弟,愿投老弟!”

    “愿司徒掌门不会再有反复!”牛有道说罢转身而去。

    巫照行三人冷冷瞥了眼万洞天府诸人,之后也转身而去。

    跟上牛有道后,巫照行提醒:“这帮反复小人,难保日后不再背叛。”

    牛有道:“计较这个没意义,势不在我们这边的时候就别指望外人会为你逆流而上。他们坐视灵剑山弟子覆灭,已经回不去了。我们在这群妖魔鬼怪当中,身边需要一些人手。身处险境,你死我活的斗争,自己人越多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