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八零三章 怎么会遇上这女人?
    简明扼要的解释竟令巫照行再难生出不满。

    云姬亦忍不住多看了牛有道两眼,这心胸令她暗暗叹了声,又回头看了眼自己儿子,都是男人,怎么差别就这么大?

    仅这一番话,她就明白了自己儿子和牛有道的差距有多大,难怪一个在南州崛起,一个则寄人篱下,她服了也认了。

    没走多远的牛有道却又停步转身了,似乎想起了什么,回到了司徒耀等人身边,问:“你们万洞天府进来了五十人,怎么只来了二十人?”

    司徒耀:“人员四处搜寻灵种,一时间难以集齐,还有三十人没过来。我们刚才也在商量这事,蔡金齐等灵剑山弟子死了个干净,我们丝毫无损的回去了,任谁都要怀疑我们与你合谋了什么,褚风平不会放过我们,我们不回去,又担心那三十人的会遭遇不测。”

    “这个简单,不用担心,回头再处理……”牛有道又问及了一行过来的详细过程。

    将想掌握的情况摸清后,牛有道点了点头,正要转身离开,司徒耀喊住他,有点不放心地问了一句,“你怎么和他们搅和在了一起?”

    “他们是我结拜兄弟。”牛有道指了指崖上盯着下面的芙花等人,简短回了句便转身走了。

    结拜兄弟?他们?几个?是在这里结拜的还是在天都秘境之外结拜的?司徒耀愣怔无语,他亲眼见过牛有道和惠清萍、全泰峰结拜时的情形。

    牛有道上了山崖,与芙花几人碰面了。

    断无常瞥了眼山谷里的人,“就这样放过他们?”

    牛有道:“他们本就是我的人,迫于无奈背弃了我,有机会拉回来是好事。”

    浪惊空:“我生平最恨叛徒!”

    芙花亦笑吟吟道:“老弟,你又杀又不杀的,和你自己定下的策略似乎有冲突吧?你这样反反复复的,让我们该如何信你?”

    牛有道:“我一向认为,能好好说话就没必要打打杀杀,一味杀人解决不了问题。对于定下的策略也并无任何冲突,他们是什么人?原赵国金州的地主,手上还有一批修士和几十万人马与我南州势力并肩对赵国作战。我们不但要在这里力争,出去后还要和燕国三大派争夺战场的掌控权。目光要放长远,拉住了他们,就拉住了他们在外面的那批势力。”

    芙花笑道:“你们争权夺利的事和我们有什么关系?那是你们的事,我们只知道有潜在威胁的人越少,我们安全离开的可能性越大。”

    牛有道直接顶了回去,“这不是简单的修行界打打杀杀,和你们一贯的玩法不一样,没你们想的那么简单。拉住了金州的势力,就意味着对战场更大的话语权,只有左右战场的决定权掌握在我的手上,能威胁到各方的利益,各方才会给我面子。只有我牢牢掌控住了话语权,现在对各国下杀手的事,出去后我才能镇的住,否则我内部出了乱子自顾不暇,又如何能帮你们钳制住七国?你们现在痛快了,考虑过后果没有?”

    这倒是几人想都没想过的事情,闻听后皆沉默了。

    等了一阵后,清扫现场的战果出来了,红盖天很是不满地呸了声,“一万粒灵种不到,这么多人,才这么点,白忙了。”

    牛有道:“意料之中的事情,他们每天都要将搜寻来的灵种上缴集中。”

    芙花:“那看来老弟你还要继续努力去诱敌。”

    牛有道懂她的意思,要逐步攻破到燕国势力的联合中枢才能拿到那些灵种,“大姐,杀了燕国这么多人,证明了我的诚意就行了,燕国的人暂时不宜再动了。”

    芙花:“人是死了一些,说少不少,说多也不多,我怎么知道你们是不是联手演给我们看的?”

    牛有道沉默了一阵,最终徐徐道:“在燕国内部,我的势力已经发展到了尽头,已无法再回避正面面对燕国三大派。”

    芙花:“你又来什么理了不成?你这扯来扯去的我们心里没底。”

    “大姐,你赢了,我实话告诉你吧,燕国三大派我必须要选一家投靠,我和紫金洞暗中有准备……”

    有些事情牛有道现在是不想透露的,可哪怕他对燕国的人下了杀手,这边依然是咬着不放,这个坎他绕不过去了,只好把自己要加入紫金洞的事给暴露了出来。

    把当时由于形势所迫,紫金洞一家保不住他,不得不放弃了他的事阐明了。也把之前再次联系上严立达成了约定的事给说穿了。芙花等人听的面面相觑,没想到这暗底下还藏了这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几人终于明白了牛有道不肯吐露实情总在那绕的原因,有些事情的确不好暴露,不能让逍遥宫和灵剑山知道。

    底兜了出来,结果自然也坦然告知了,“杀了这些人,诚意我已经证明了,真没必要再在燕国身上浪费精力和实力。有紫金洞做内应,只要我们手上有实力配合,在我们需要的情况下,燕国手上的灵种很容易夺到手。现在让他们去多搜寻一些灵种,其结果其实是在帮我们,必要的时候还能让紫金洞帮忙操作消耗其他势力减轻我们的压力……”

    事情说开了,怀疑、猜忌、症结都解开了,大家都轻松了,之后的事情也好办了。

    ……

    傍晚时分,夕阳很美,天空那颗布满坑坑洼洼的巨大球影已能看到,仿佛随时会掉下来。

    燕国人员奔波搜寻了一天,正在集结回来休整,面对夕阳的褚风平在等候。

    黎无花也在焦虑等候之际,一名万洞天府弟子悄悄靠近,低声禀报:“掌门派人摸到了我搜寻的方向,捎来了密信。”

    一块布片上的内容看过后,黎无花迅速打量了一下四周,之后悄然销毁了那块布片。

    天黑了,褚风平还在等,依然没有等到蔡金齐等人回来。

    山谷中,山海和严立一起走到了一堆篝火前,坐在篝火旁的褚风平抬头,见二人盯着自己,问道:“干什么?”

    山海:“听其他门派的人说,你的徒弟蔡金齐带走了他们门中的一些人,为什么人到现在还没回来?”

    褚风平:“我也想知道为什么还没回来。”

    严立:“司徒耀等人也没回来,颜宝如也没回来,褚兄,你不准备解释一下吗?”

    颜宝如什么情况?褚风平心里也在嘀咕,他不想解释,随便啰嗦了几句糊弄了一下,山海和严立拿他也没脾气。

    把两人打发走了后,褚风平心中满是忧虑,担心是不是出事了,又觉得不可能出事,就凭一个牛有道?就算加上巫照行几个再不济也不可能让这边一个人都回不来。

    没消息也许是好事,他只能这样自我安慰,希望是因为牛有道跑的太远,这边也追的太远了,一时间赶不回来。

    直到次日清晨,依然不见蔡金齐等人中的任何一人回来,褚风平预感是出事了,他那徒弟再不济也该明白这边的担心,追的太远一时间回不来肯定也要派人回来通报一声,不可能半点音讯也不传回来。

    再次出发搜寻灵种之际,褚风平暗中派了人返回,命人沿着蔡金齐等人的去向寻找……

    目前的情况对牛有道来说,找到下一个动手目标不难,得亏联合了海外一帮人,这边之前派出的人手一直盯着诸国势力的去向,一路留有记号。

    甩开燕国势力七八天后,直扑韩国势力的牛有道等人顺利找到了最近的目标。

    计划还是原来的计划,由牛有道出面诱敌。

    别人诱敌也许根本没用,其他人基本上都有势力归属,韩国不会冒然招惹其他势力,但牛有道不一样,如今基本上都知道他被燕国三大派驱逐了,势单力薄好欺负。

    而对有些势力来说,弄死了牛有道可以让燕国三大派争夺南州产生内乱。

    目送牛有道一个人离去冒险诱敌,司徒耀看的直摇头,发现这位为了活着离开,还真是不折手段,上蹿下跳到处奔波也的确是不容易,让人唏嘘。

    犹如蛮荒之地的山林中,背着个包裹独自潜行的牛有道翻身越岭,心如铁石般坚毅前行。

    一阵异常动静传来,他突然刹停,猛然回头,看着林中的一群鸟雀惊飞,人在树冠上随着树枝起伏,冷眼警惕着环顾四周。

    观察了一阵不见异样,他忽又坠落树冠,在密林中一阵迅捷急闪,快速躲藏在了一处偏僻之地,暗中观察着四周。

    也许是林子里的什么野兽惊动了飞禽,可他不敢疏忽大意,隐忍着,静悄悄观察着。

    足足半个时辰后,这么久不见动静,有人沉不住气了,一道婀娜倩影闪出,在树枝上闪跳搜寻着什么。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颜宝如。

    暗中观察到的牛有道皱眉,心里中狐疑,怎么会遇上这女人?难道是巧合遇见了?

    他越发不敢轻举妄动,屏气凝神,压制住了气息静悄悄潜伏着。

    林中飘荡的裙袂停下,颜宝如落在了一棵树杈上,满眼的狐疑之色,明眸中闪烁的目光一寸寸仔细搜寻着视力能及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