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八零四章 敬酒不吃吃罚酒
    没发现人影,颜宝如又接连闪落在另几棵大树的树杈上搜寻,还是没见人影,不禁暗骂牛有道的警觉性太高了,狡猾的像只老狐狸,稍有不对就闪躲的没影了。

    她之前一直尾随在牛有道的身后,牛有道在树冠上飞掠,她就在树冠下的林中跟踪。

    按理说,她跟在后面,有什么飞鸟之类的应该会被前面的牛有道给先惊飞了,谁知遇上一窝躲在下面的不知名的傻鸟,被她撞了个正着给惊起了。

    一见牛有道有所察觉坠落林中,她迅速回转在一棵树后隐蔽,谁想牛有道竟然就趁她这回避瞬间、脱离了视线的瞬间快速闪躲的没了人影。

    这时机的把握,颜宝如发现遇上了反跟踪方面的高手。

    殊不知在这方面,牛有道不如袁罡,袁罡才是这方面真正的高手,类似这种反跟踪手法还是袁罡教牛有道的。

    不过有一点她可以肯定,牛有道脱离她视线的时间不长,再有闪动的话,很难避免不被她给发现,所以牛有道人应该就在这一带。

    她想让牛有道误判,以为是野兽惊飞了鸟雀,好继续跟踪,因此潜藏不动。

    谁知等了有半个时辰还不见牛有道现身,她顿时藏不住了,怀疑是不是已经被牛有道给溜了。

    后来一想,暴露就暴露呗,大不了不跟了,反正跟踪不是自己的主要目的,就算牛有道跑了她也不怕,因为她知道牛有道是跟什么人在一起,也知道那些人在什么地方,回头还可以守株待兔!

    结果露面一找,还是没找到,发现这一带地形复杂,还真有可能让牛有道给溜了。

    这样都能让人给跑了?颜宝如暗暗啐了几声。

    不过她仍没有轻易放弃,依旧在这一带搜寻着。

    趁着对方稍远了些没注意到这边的时候,牛有道未必没有机会借着此地复杂的地形之便趁机遁开,但是他没这样做。

    他在想一个问题,还是之前想到的那个问题,真的是巧遇吗?

    他有点后悔没问问司徒耀有关颜宝如的情况,他离开燕国那边后,颜宝如是不是还在燕国那边。

    如果颜宝如后来离开了燕国那边,那这次还真有可能是巧遇。

    若她没有离开,这边刚诱杀了燕国一批人手,这里就遇见了颜宝如,这能是巧遇吗?

    若不是巧遇的话,不可能半途出现在这里跟踪,牛有道的心情有点沉重,他不知道颜宝如知道了多少,是不是已经知道了他和海外那帮人联手了?

    又四处搜寻一阵的颜宝如似乎放弃了搜寻,突然闪身上了树冠似乎要离去。

    藏身暗处的牛有道一回头,迅速伸手捡了一旁的树枝,咔嚓一声折断在手,犹如无意中踩断了枯枝一般。

    幽静山林中这一声脆响,立刻令刚闪上树冠的倩影迅速闪落回林中,歇脚在树杈上的颜宝如目光盯向了这个方向,紧接着飘落而下,凌波微步般落在了林下高过人头的杂草上,大袖连挥。

    法力席卷之处,杂草乱飞。

    颜宝如就以这种方式,一路清除林中杂草,一路向动静方向推进,地毯式的将地面一块块进行搜索。

    眼看就要搜到跟前,牛有道挥臂掀翻了嶙峋乱石站了起来,现身了。

    两人就隔着几丈的距离,面对面对峙着。

    草屑在颜宝如身边飞舞,纷飞的土石也在牛有道身边坠落。

    一切归于宁静,看到牛有道抖掉了肩头攀爬的虫子,颜宝如笑了,冷艳面容露出难得的灿烂笑容,“躲呀,继续躲呀,怎么不躲了?”

    牛有道:“你都快踩到我头上了,实在是躲不下去了,是我运气不好,再沉住一会儿气,应该就过去了。”

    颜宝如冷笑:“的确,差点就被你得逞了。”

    牛有道:“你怎么会知道我在这,巧遇吗?”

    “巧遇?”颜宝如嘴角露出一抹讥讽,“跟了你们好几天,你身边人太多,本以为难有机会接近,谁知你居然独自离群了。本来是想跟着你看看,想看看你和那帮妖魔鬼怪究竟在搞什么阴谋,结果出了点意外被你给发现了。我不得不承认,你还真能够隐忍的,稍有不对居然能躲这么久,差点就被你溜了,也的确如你所说,你运气差了点。”

    她从黎无花口中得知的情况有限,只知灵剑山那边发现了牛有道的踪迹欲追杀,谁也没想到牛有道居然跟那群妖魔鬼怪在一起,灵剑山一伙人自己撞在了刀口上。

    她只知灵剑山那边是无意中发现了牛有道,不知是牛有道故意引诱。

    她没办法接近牛有道一群人,也不知道牛有道等人在搞什么鬼。

    她到现在都没往牛有道在做诱饵上去想,因为不会认为那群妖魔鬼怪敢和七国势力作对。

    所以她发现牛有道单独离群后,很想跟着看看究竟想干什么。

    可她这番话落在牛有道的耳朵里,却很不一样,牛有道心头一沉,这女人果然发现了他和海外那群人是一伙的。

    “露面了也好,鬼鬼祟祟跟在后面挺累的,想知道什么直接问你也一样。”颜宝如冷哼着补了一句。

    牛有道:“我想你只是好奇,对我应该没有歹意吧?”

    颜宝如:“你这厮奸诈的很,几个月前的试探你不会这么快就忘记了吧?我对你是什么意思,你应该心知肚明才对。”

    牛有道:“我跟你无冤无仇,我猜针对我应该不是你自己的意思,人之将死,是不是也该让我死个明白,谁派你来的?”

    颜宝如:“那不重要。说吧,你跟那群妖魔鬼怪混在一起干什么?答案让我满意了,我兴许会给你一条活路。”

    牛有道:“人在这个地方,还能干什么,无非是寻找灵种。”

    颜宝如:“如果在此之前,我也许就信了你的鬼话,也没理由不信,除了结伴寻找灵种还能是干什么?可你单独离开,像是在搜寻灵种吗?我跟了你们这么多天,除了歇脚就是在赶路,没见你们有任何搜寻灵种的意思。牛有道,你这个答案让我很不满意,我劝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等到我动手撬开你嘴巴的话,那滋味可就不好受了。我这人爱干净,我是真不想弄脏了我的手。”抬手自怜着抚摸自己的如玉纤指。

    “我看你是自身难保!”牛有道说话间看向了她的身后。

    颜宝如心弦一紧,霍然回头看去,空空如也,哪有什么人,察觉到不对再回头,牛有道剑已出鞘,一道寒芒连劈出几道剑气,人影趁机迅速逃离。

    颜宝如大袖连甩,轰隆几声震响,衣袖挥击的威力竟直接击溃了劈来的几道剑气,如铁袖一般。

    竟敢以这种小伎俩戏耍自己,颜宝如大怒,人嗖一声射出,追向了林中快速逃窜的牛有道。

    衣袖翻飞,如苍鹰捕猎逃窜的野兔一般,快速追到目标。

    颜宝如人在空中,玉掌旋转一推。

    牛有道突然发现四周空气似乎凝滞了一般,充满了不可思议的巨大张力,令他如陷透明粘液中一般难以飞动。

    颜宝如玉掌又是一拉。

    牛有道立刻又感觉到四周气流猛然将要落地借力的他给拽的倒飘了回去,这一方空间似乎已被颜宝如的法力掌控了一般。

    紧接着颜宝如迅捷一掌拍出。

    翻腾回吸的气流又猛然如排山倒海一般倒拍,轰然拍在了牛有道的后背,咣一声震响,直接将牛有道给拍飞了出去。

    包裹破碎,紫闪闪的灵种顿时纷飞如雨。

    噗!一口鲜血狂喷而出的牛有道撞在了一棵大树上,砸落在地。

    人影一闪,颜宝如已站在了牛有道的跟前,左右环顾那纷飞的紫雨,有点讶异。

    她忽又双袖连翻,周身旋风起,地面上的杂草乱石忽忽旋转飞舞起来。

    身在旋风中心的她,单手一伸,一粒粒紫光从旋风杂碎中射来,汇聚于她的掌心。

    很快,一大团灵种汇集的紫晶球体托在了她的掌中。

    刚刚散落的灵种居然在顷刻间就被她捡了回来。

    她另一手衣袖轻甩,旋转的杂碎旋风骤然扩散,将四周荡涤了个干净,风势远去四周后渐渐偃息。

    颜宝如居高临下,冷眼瞅着倒在地上喘息着的脸色惨白、口角挂血,貌似奄奄一息的牛有道,单掌托送出那一大团紫晶,“你身上居然有这么多的灵种,说,你们到底在预谋什么?”

    “我们…”牛有道含糊了一声,后面的话咕噜着听不清了。

    一手托着紫晶,一手凌空虚抓,颜宝如一把将倒地的牛有道给虚提了起来。

    她正要一把抓向牛有道胸口衣襟好提住问话之际,牛有道虚弱双眼陡然睁开,崭露冷厉,顺势就是一掌拍出。

    “找死!”突变生,颜宝如一声厉喝,近距离偷袭措手不及之下五爪化掌,轰,顺势硬挡了牛有道一掌。

    牛有道身后那棵大树,他另一手摁住的大树,轰隆一声,树干中段当场炸的四分五裂。

    颜宝如一惊,只感觉自己一掌的威力没完全打在牛有道身上,而是大部分打在了那棵大树上。

    剧烈摇晃的大树上半截当即轰然而倾,受了一掌的牛有道已倒射而出,从身后炸开的纷飞木屑中倒蹿了出去,迅速从颜宝如身前脱身,凌空虚抓出一手,之前震飞的宝剑从地面倒射归来,落入他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