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八零五章 穷追不舍
    倾斜大树并未倒下,被其它大树枝丫给架住了。

    颜宝如岂能容牛有道逃脱,挥袖扫开炸来的木屑,蹿身射出追杀。

    剑到手的牛有道人在空中,剑光绞杀出一道道剑气,狂斩向颜宝如。

    颜宝如大袖如流云铁袖一般,飞舞中将绞杀而来的剑气轰隆隆击溃,或侧身避开擦身而过的剑气。

    被剑气劈中的树木咣咣而断。

    两人在林中飞蹿来飞窜去,不时凭空在树干借力,皆来去如影。

    一个追杀,一个倒飞挥剑连斩阻挠。

    追杀中的颜宝如忽飞脚蹬了一脚树干,侧闪而去,落脚的那棵树干被剑气给绞了个稀巴烂。

    哗啦,单手托着的紫晶球散碎了一地。

    躲闪到一旁的颜宝如落地后身子摇晃了一下,一手扶住一旁树干,一手捂了捂胸口,无暇再去顾及那些灵种。

    躲避追杀的牛有道也停止了逃跑,从前面树后闪了出来,嘴角挂血,面无表情,斜剑在手,见到颜宝如的样子,脸上泛起漠然冷笑。

    不再逃,也不急着动手,就这样等着,欲耗到对方倒下。

    两人相隔十几丈距离的样子,扶着树干捂住胸口的颜宝如缓缓抬头,厉声道:“你不是筑基期修为!”

    刚才一交手她就发现了不对,一开始牛有道劈出的剑气威力不大,也就筑基期修为的样子,而刚刚却是威力陡然大增,那根本就不是筑基期修为能释放出的威力,那是实实在在的硬实力,假不了!

    牛有道漠然道:“那又怎样?”

    颜宝如道:“你挨了我一掌居然没事,你没受伤?”

    牛有道:“那重要吗?我说是我自己弄伤的自己、伤的也并不严重,你信吗?”

    颜宝如难以置信,她的修为在金丹期中已经算是拔尖的,哪怕对方是金丹期的修为,结结实实挨了她一掌也不可能没事,对方总不至于是元婴期的修为吧?

    这不可能,若是元婴期的修为哪还会跟她费这劲。

    她明白了,咬牙恨恨道:“牛有道,你这阴险小贼隐藏的可真够深的!”

    那叫一个咬牙切齿,发现自己上了当,对方不惜把自己给弄伤就是为了打她一掌,她已经尝到了这一掌的滋味。

    牛有道:“我隐藏不隐藏那是我自己的事,与你无关。我与你无冤无仇,你偏要跟我过不去,你怨我,似乎没道理。”

    他有的是耐心跟对方慢慢耗下去,总有对方耗不住的时候。

    对方迟迟不动,知道自己身体状况的颜宝如明白了牛有道的意图,突然闪身而出,欲拼尽一身修为置牛有道于死地。

    见对方出手的气势暴增,牛有道亦暗暗心惊,身躯迅速而微微摇曳一动。

    周遭一切皆浑浑噩噩,忘记无视周围一切,也无视自我,只守得一道心意。

    心外皆混沌,我心如莲,出淤泥而不染,谓之混沌青莲意,乃太乙剑诀!

    一道心意即剑意,又名青莲剑意。

    出淤泥而不染,剑意出,势要破开这混沌世界。

    牛有道手腕一抖,刹那便是太乙分光剑招出,一身修为如莲花绽放出最美丽的刹那,一身法力催发出璀璨剑芒。

    林中气流跌宕,道道剑芒似乎要划破虚空一般,似有千百道流光而出,绚丽夺目。

    剑芒速度之快,之急骤,令颜宝如大惊失色,对方密集的剑意攻势她双袖挥舞速度来不及完全化解。

    情急时刻,颜宝如人在空中,双袖如大鹏展翅挥开一推,拼尽全部修为,双手同时施法。

    空气凝滞,道道璀璨剑芒似乎也被凝滞在虚空之中,以极缓慢的速度慢慢推进,直至无法再动。

    牛有道亦感受到了巨大压力,灵动挥剑的手腕亦被迟滞,整个人似乎被凝结在了琥珀胶体中。

    “呀!”面对困境,牛有道陡然一声喝,放弃了以法力硬碰硬,乾坤诀运转,单手拖剑,以肉体奔跑的方式,突然唰唰迈步狂奔而去,拖剑狂奔向对面的颜宝如。

    这怎么可能?颜宝如大惊,自己的大法能借用天地之威施压,居然对牛有道没什么影响?

    她能感觉到,在这方受自己法力控制的空间内,牛有道的身形畅快自如。

    如果说她施法控制的这方空间是压力巨大的深海的话,那牛有道就是深海中的一条鱼,身形连闪躲避开那一道道凝固在虚空中的剑芒,。

    颜宝如不信这个邪,拼命催加压力,欲限制住牛有道。

    “乾坤护体,大江东去,破!”牛有道怒喝提气,人纵身跳起,拖在手中的剑出,一道惊芒瑰丽,如惊鸿一瞥般闪出。

    虚浮空中的颜宝如魂惊,迅速扭身闪躲,躲过了这致命一击。

    一剑落空,瞬间双手握剑的牛有道迎空扭腰划出了第二剑。

    一道血花飞溅,剑锋划开了颜宝如后背的衣裳,刹那皮开肉绽,差一点点就斜劈开了她的脊椎。

    咣咣咣……

    凝固在虚空中的剑芒突然松绑,也失去了迸发而出的驾驭力,瞬间密集接连炸开。

    土石崩飞,炸开的弥漫烟尘中,差点吓得魂飞魄散的颜宝如闪身而出,落地后欲重新再战,可身子却不由自主地哆嗦了一下,双手同时捂住了自己胸口。

    自己体内如今是个什么情况只有她自己最清楚,好恨!

    之后二话不说,急速闪身遁往密林深处,顾不上后背血淋淋的剑伤。

    紧接着从炸开烟尘中闪出的牛有道冷目一扫,看到了前方地上那一堆紫闪闪的灵种。

    什么灵种不灵种的,他也不管不顾了,拖剑在林中唰唰追去,全速追赶。

    哪怕是双方之间的距离越追越远,牛有道亦穷追不舍。

    没办法,颜宝如知道了这边的秘密,知道了他和海外那般人联手在一起了,这威胁到了他的计划,也等于是威胁到了他活命的机会,他焉能放过她!

    之前有脱身的机会不顾,反而故意弄出声响来是为了什么?

    之前故意弄伤自己假意被对方给打伤了,又是为的什么?

    因为不管他有没有隐藏自己的实力,修为上和颜宝如比起来确实有不小的差距,一旦让颜宝如跑了,他根本追不上。

    颜宝如知道的太多了,他决不能让颜宝如逃脱,必须灭口!

    急逃中的颜宝如不时回头后看,看到了牛有道在对自己穷追不舍,这是不杀了她誓不罢休啊!

    她顾不得后背的伤,也顾不上体内越来越糟糕的异变,全速逃命。

    她心中的悲愤之情难以言喻,不管丹榜是不是笑话,她好歹是丹榜上排名第二的高手,没想到这次在阴沟里翻了船,居然遇上个扮猪吃老虎的!

    不是筑基期修为吗?整个修行界居然没人知道那王八蛋的真实修为?进入天谷前的身份核实和检查难道也没查出这厮的修为不成?

    有这能耐居然还在那犄角旮旯里躲那么久,居然还在那装被打伤,知道这世上可能有深藏不露的,但在修行界深陷恩恩怨怨纠缠中那么久的人还能隐藏的这么深的人,她还是头回见到。

    话又说回来,若不是隐藏的深,稍有一丁点怀疑,她也不会上这种当。

    大意之下被坑这么惨,颜宝如越想越窝囊,有气得吐血的冲动,肠子都悔青了。

    她知道自己现在的身体状况最好是找个地方赶紧疗伤,施法化解体内的异变。

    然而她不敢再和牛有道纠缠下去,她知道落入了对方的手中会是个什么下场,不得硬着头皮咬牙逃离。

    林中闪来闪去逃跑,她越来越吃不消了,突然升空蹿到了树冠之上,急速飞掠。

    牛有道亦追出,拖剑在手,狂追不舍!

    一开始,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拉越开,渐渐的,颜宝如的飞掠速度越来越慢了,两人之间的距离也是越拉越近了。

    飞掠中,颜宝如身子不时会颤抖一下,脸上肤色一边红,一边白。

    偶尔回头看一下,看到越来越近的人,颜宝如心中涌起绝望。

    一追,一跑,出了山林,一前一后冲向了一片旷野。

    两人在草上飞掠着,身后的山林越来越远。

    突然,颜宝如脚下一虚,踩向草浪借力的脚踩了个实,失足踉跄翻倒在了草丛中。

    唰!一道剑气劈波斩浪般嗤飞出一条草道,颜宝如扑身避开了。

    待她再踉踉跄跄爬起,半边头发上居然有寒霜,抬头,看到了斜剑在手的牛有道。

    狼狈不堪的颜宝如不跑了,也跑不动了,一脸悲愤。

    牛有道嘴角也挂着血迹,神情冷漠道:“跑啊,怎么不跑了?跑不动了就说,谁让你来杀我的?老实交代,我饶你不死!”

    颜宝如捂着胸口喘息道:“要杀便杀,废什么话!”

    牛有道一个闪身上前,挥臂就是一记耳光。

    啪!一声脆响,颜宝如整个人被抽的翻转了一圈倒地,口鼻皆甩出了血来。

    之后,她又在牛有道脚下慢慢爬了起来,颇有几分宁死不屈的味道,口中呛血含糊道:“狡诈小贼,若非用那卑鄙无耻手段,你焉能是我对手。”

    漠然冷眼的牛有道毫不留情,没一点怜香惜玉的意思,抬腿就是一脚。

    砰!正中腹部的颜宝如倒飞出两丈远砸落在地,口中又一口血喷出,能听到肋骨嘎嘣而断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