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八零七章 举世皆敌
    听到牛有道的招呼,等候已久的芙花等人露面了,皆面带狐疑神色观察着牛有道的身后方向,招呼他们现在露面,不怕后面跟来的眼线发现?

    见牛有道身上的包裹没了,抱着一截圆木,口角还有血迹,芙花问道:“怎么回事?”

    牛有道手上挖空的圆木爆开,紫闪闪的灵种落了一地,“没诱成,途中碰上了打劫的,差点把灵种给抢了,幸好抢了回来。”

    红盖天惊疑道:“你身上有天剑符,什么人敢轻易动你?”

    牛有道摇头:“我也不认识,没事了,只是一路追打把时间耽搁了,我受了点伤,今天没办法再诱,明天吧。”

    他没有说出途中发生了什么,也的确是自作自受搞的受了点伤,需要调养。

    次日,休整好了的牛有道再次出发。

    这次很顺利,韩国修士确实巴不得弄死牛有道,一个凝聚力强悍的南州所带动的燕国对韩国来说威胁太大了。

    更重要的是,利欲熏心,见到牛有道手上有不少的灵种,发现了牛有道踪迹的天女教人马想独吞,同样没告诉另两家,悄悄派了一队人马追杀牛有道,结果是覆没。

    没等到消息的天女教主事长老亲自带了一批人手赶来查看情况。

    这次没像对付燕国一样动了一次就撤,四海一帮人等候着伏击,果然候到敌人落网,一场激烈围攻之下,以天女教主事长老为首的人员全军覆没。

    包括一些韩国其他门派和散修在内,前后两次遭遇伏击,共损失三百来号人。

    就这么两此伏击,利欲熏心之下的天女教弟子,此来天都秘境的人员一个不剩,全部被诛灭。

    尽管是占据绝对优势的围攻,在天女教砸出三张天剑符的情况下,四海一帮人还是损失了上百号人。

    芙花也负伤了,但收获是巨大的,天女教收集的上百万粒灵种全部落在了牛有道等人的手上。

    看着一堆紫灿灿的灵种,同样受了点小伤的红盖天兴奋的手舞足蹈,“哇哈哈,捡现成的可比咱们跑断腿到处风里来雨里去强多了。”还忍不住拍了拍牛有道的肩膀,“也得亏有老弟你呀,不是你的话,哪来这么好的诱敌效果。”

    这话倒是没错,不是见牛有道好欺的话,被诱对象也不敢轻易对其他势力的人这样出手。

    总之牛有道身上有太多其他人不具备的最佳诱敌条件。

    断无常阴森森道:“大家抓紧时间休整,回头百川谷和无上宫的人发现天女教的人失踪了搞不好会派出人手找过来。”

    牛有道:“见好就收吧,换下一家。”

    浪惊空皱眉,“韩国总共也就千把人,已经被我们干掉了三百来号,再做几次,将韩国人马全灭不成问题。”

    牛有道:“此战我们已经损失了百多号人,针对一家势力再增加自己的损失没必要。韩国发现天女教遇害,一定会疑神疑鬼防范其他势力,只要暂时遏制住了诸国联合的可能性,我们的目的就达到。”

    “七国势力,我们一家家干下去,倘若都牺牲相当人手的话,回头我们自己也吃不消,拿第一是我们的目的,可若是闹得手上没有了足够脱身离开秘境的实力,现在抢的再多也白搭,最重要的还是我们要活着离开。”

    “再说了,一旦百川谷和无上宫的人找过来,我们还能保证将他们一个不漏给消灭吗?只要走脱一个,我们就有可能暴露。天女教是不知情的情况下藏了私心导致覆灭,想继续在百川谷和无上宫身上重演有风险。”

    “这次的计划对我来说,只能成功不能失败,我担不起任何失败的风险,哪怕有丝毫的风险也要杜绝掉。稳妥起见,已打草惊蛇的韩国不宜再动了,继续找下一家,下一家不知情,还能很容易得手。以此类推下去,只要各国咱们都能得手一家,手上便能掌握到相当数量的灵种,拿第一便有了相当的把握。”

    “而只要各国势力都被我们削弱了,回头他们迟早要遇上晋国的人,晋国那帮人穷横,见到人数少的、实力大减的,一定会忍不住出手抢夺。有晋国帮忙我们消耗诸国,反过来诸国也帮我们消耗了晋国。届时只要我们手上还握有足够的实力,我们便有了安全离开秘境的最大可能性。”

    “这也是我一开始坚持不动晋国的原因,我们必须要逐步将局势导向有利于我们的一面,只要有利于我们的机会越来越多、越来越大,我们最后得胜也就越容易,越到后面我们越轻松,因为势在我们这边。”

    “现在不能因为得手容易就昏了头,该见好就收的时候必须见好就收,不要舍不得,也不要因小失大。现在咱们有不少人都受了伤,连大姐也伤的不轻,当尽快撤离,边脱身休整疗伤恢复,边赶往下一家。”

    面对他一番利弊分析,众人沉默着认真听着,最后都深以为然。

    都被他说服了,没有一个有反对意见的,一致同意见好就收撤离。

    之后迅速打扫战场,清理了痕迹,避免被人发现和海外修士有关,做完迅速遁离。

    而韩国那边的百川谷和无上宫突然发现天女教的人不见了,久等不来,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至此,一群海外修士连同牛有道四处转战,面对诸国势力,一路采取同样的方式,不断诱敌,伏击。

    采取的方式虽一样,然而面对各种情况时,牛有道也一直在将计划作出各种审时度势的调整。

    譬如对韩国动手后,一群人就扑向了赵国,可赵国的情况出现了意外。

    的确也诱使了赵国的人来追杀抢夺,可这伙人胆小了,居然不敢独吞,居然是三家联合派出了一队人马来追杀。

    牛有道果断放弃了对赵国人员动手,让人做掉了后面盯梢的后,迅速领着一群人转移撤离了。

    原因很简单,赵国几家都知道了派出的人是来追杀他牛有道的,在不能将所有人都解决掉的情况下,只对一部人马动手的话,会让赵国惊觉到牛有道身边有其他势力,一旦走漏消息,这边的计划会破灭。

    至于杀掉两个跟梢的倒没什么,被他牛有道发现了而做掉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他和赵国之间的恩怨,多杀两个和少杀两个并无任何区别。

    之后一群人又扑向了卫国,诱出了灵虚府人马,将其尽灭,抢夺了一批灵种到手。

    接着又对宋国的血神殿下了毒手,再后又是齐国的大丘门。

    对于齐国和卫国,牛有道本抱了一丝侥幸,希望这两家能放自己一马,目前来说和齐、卫两国的关系还算可以。

    尤其是卫国灵虚府的长老木应高,早先见面时并未为难自己,对他还算宽容。

    然而见到他手上大量的灵种后,见他好欺,两国居然都没有放过他,于是牛有道也没客气,痛下杀手!

    打扫战场时,司徒耀站在牛有道身边叹了声,“老弟,燕国内部的波折就不说了,宋国、韩国、赵国、晋国都恨不得弄死你,如今你又把齐卫两国也给得罪了,你麻烦大了!”

    站在山腰树下杵剑而立的牛有道打量着搜刮尸首身上物品的人员,面色清冷道:“只是得罪了诸国内部的个别而已,没你说的那么严重。”

    司徒耀:“还不严重啊?你就算出去了,怎么面对啊!”

    牛有道:“他们先对我动手的,还有理了不成?至少他们只能记仇,讲不出理来。事情到了这个地步,结仇就结仇,只要出去了,只要咱们手上还握有左右局势的实力,那都是些私仇,没什么大不了的,总比我们死在这里强吧?”

    司徒耀苦笑:“私仇?把大家都给得罪了个遍,引起了众怒,那就不是私仇的事了,很有可能会联手对付你,你想过那个后果没有?”

    牛有道抬手拍了拍这位掌门的后背,“你放心,此一时彼一时,各派都识相的很,联手对付我是不可能的,我不会给他们机会的。”

    见他如此有把握,司徒耀哦了声,问道:“怎讲?”

    “天机不可泄露!”牛有道指了指天,嘴角一抹诡笑,脑海中浮现的是玉苍。

    只要他活着出去了,晓月阁就要起兵,赵国将面临灭国之忧,天下局势将出现大变,他手握的势力也不是吃素的,只怕有人求他都来不及,哪还来的心思联手对付他?

    见他不说,司徒耀也没办法,但仍好意提醒,“老弟,再这样下去,举世皆敌啊!”

    牛有道感慨道:“司徒掌门,走到这一步,亦非我所愿。既然来了这里逼到了这一步,举世皆敌也并非是坏事,有些人面对上还有回旋的余地,有些人无法抗拒。”

    司徒耀没听懂,狐疑道:“老弟这话是什么意思?”

    牛有道摇了摇头,没有细说,也不好说,有些担忧只有他心里最清楚,他不怕与人同在规则下较量,只怕那些手握规则随时能左右规则的人。

    倘若这样都没能弄死他?他怕自己活着出去了会扫了莎如来的面子,会让莎如来不高兴,举世皆敌继续在死路上作死,也许能搏莎如来一乐,目前没什么比躲过莎如来这一劫更危险的。

    也没人能感同身受到他这次死里求生的压力有多大,只有他一个人在默默承受。

    PS: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谢“厂花厂花得第一”赠小红花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