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八一零章 小鸟依人
    他指责之前却不想想自己都对牛有道干了什么,也不思量是自己先派人去追杀牛有道的。

    山海嘿嘿一声,“褚风平,你可以啊,怪不得瞒着我们不肯说,原来是想独吞肥肉!肉没吃着,磕掉了自己的牙,这滋味不好受吧?”

    严立亦讥笑嘲讽,“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趁机落井下石而已,他是这些人当中清楚事件猫腻的人,落井下石也是为了置身事外不让人怀疑。

    褚风平既然决定说出来,就做好了承受的准备,不理会二人的嘲笑,问齐卫两国的人,“你们怎么看?”

    姚先定等人还能怎么看?褚风平把事情挑明了,两边稍加琢磨就都明白了,木应高和宁无显然如同褚风平一样,都存了吃独食的心思,因此着了同样的道,否则不会瞒着别人去找死。

    姚先定又好气又好笑。

    气在之前见牛有道的时候还好好说话着,并未为难牛有道,谁知牛有道回过头来就能对卫国的人下毒手。早知如此,当初见到牛有道时,就应该直接弄死了当!

    好笑在,这似乎也不能完全怪牛有道,牛有道拿灵种做诱饵,木应高若是不起那歹心的话,也不会撞死路上去,说起来还是木应高不对在先。

    钱复成冷笑,“能怎么看?你们自己找死!”

    褚风平提醒道:“你们这里就有两家了,还有那群妖魔鬼怪手上自己的,他们手上至少集中了四海搜集的还有大丘门和灵虚府手上的灵种,这应该不是一笔小数目!这仅是我们知道的,也许还有我们不知道的。牛有道那厮吃里扒外,勾结海外的妖魔鬼怪对七国的修士下手,焉能放过!”

    之前不说,首先是搞不清楚情况,其次是不想弄的自己难堪。现在则不一样了,有机会找回面子。

    海外那群人,人数不少,不比整个燕国的人员少,靠一家的话他也忌惮,严立和山海也未必会答应他找上去硬碰硬,可眼前多了卫国和齐国的人。

    众人明白了他的意思,要联手解决掉海外那些人,抢夺对方手里的灵种。

    曹兵:“海外那帮人一开始就主动找事,我之前还奇怪胆子不小,如今看来,原来是想拿第一的奖赏。”

    刘兴高:“于是牛有道成了他们最佳的利用对象,谁能想到牛有道能和他们勾结到一块去,这恐怕也是褚长老之前没料到敢于暗派人去对他下杀手的原因。”

    褚风平:“现在说这个没意义,我只问一句,做还是不做?”

    严立出声支持:“吃里扒外的东西,的确是不能放过!”

    山海看了他一眼,见他都支持褚风平了,遂也没有反对。

    得到了燕国其他人的支持,褚风平精神略振。

    最后的结果也不算意外,齐国、卫国、燕国决定了联手解决掉海外那群人,虽然都知道是去抢劫的,但都不说抢劫的事,只说是要清除牛有道那个败类,还要找海外那群妖魔鬼怪算账。

    事情敲定了,严立立刻问那名来报信的弟子,“牛有道人在哪?”

    那弟子道:“当时弟子独自一人,要回来报信,不好跟踪,只见牛有道他们往东北方向去了。”

    有去向就好办,三国当即磋商搜捕计划,有了充足的人手,准备撒开了网一路搜寻。

    人手安排布置之际,见到规模不小,董金环找到了逍遥宫的一名叫赵登玄的弟子,问:“三国的人怎么集结到一起了,这么大动静是要干什么吗?”

    她和赵登玄的关系不一般,说白了,就是已经委身给了赵登玄。

    也不仅仅是她,还有安妙儿和林飞燕,留仙宗、浮云宗、灵秀山的这三名女弟子都各自委身找了个靠山。

    三派就各自派了这么一个女弟子来,这边将牛有道逼走后,她们三个便彻底无依无靠了。短时间内还没什么,时间一长,身为女人在这危险异世界中的那份不安和惶恐可以想象。

    有时候漂亮了的确不是什么好事,留仙宗三派特意遴选出来服侍牛有道的人,姿色自然不会差。

    一群男人在这边寂寞久了,加上她们三个的姿色不错,有人找她们化解寂寞不足为怪。

    起先三人还抗拒,可是由不得三人,反正没人帮她们说话,危险的事、辛苦的事大可以安排她们去做。

    三人被折腾了一阵后,一个个都吃不消了,修为又不高,发现没什么比松开自己裤腰带更容易的,于是都陆续松开了裤腰带,都各自找了个能说上话的三大派弟子做依靠。

    左右都是要松裤腰带,左右都是想攀高枝,自然是想攀最高的。

    她们倒是想委身三大派的主事长老,然而那三位哪怕有那个心,也要注意影响,这种没什么遮拦的地方发生了关系是瞒不住人的,于是三人只能是找了三大派下面比较能说上话的弟子献身讨好。

    有人罩着,结果自然是舒服了,不用再到处辛苦奔波冒险了,跟着燕国的联合中枢干点打杂的事,一路轻松平安了。

    赵登玄:“发现牛有道了……”他把大概情况讲了下。

    董金环大吃一惊,“蔡金奇那百来号人是牛有道杀的?牛有道竟能把灵虚府和大丘门那么多人给灭了?”

    确切地说,她是害怕了,她没想到牛有道落到这般境况还能有这么大的能耐。

    干掉这些大派这么多人,在她看来,那是她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后背阵阵发凉,一想起牛有道杵剑站在茅庐山庄外唯我独尊的身影,心头便涌起难以遏制的恐惧感。

    赵登玄左右看了看,伸手搂了她腰肢,摸着她的臀捏了一把,戏谑道:“怎么?怕了?”

    董金环主动搂住了他,温柔依偎在他怀中,委屈道:“赵郎,你也许不知道,在南州,牛有道那真正是权势滔天,无论是修行界还是俗世权贵,没人敢和他对着干,连我们掌门见了他都要规规矩矩称呼一声‘道爷’,他一旦活着出去了,只需半句话,我便要死无葬身之地!到时候还不知道他要怎么折磨我,你说我如何能不怕?”

    赵登玄享受着怀中的温香软玉感,呵呵道:“多虑了,如今三国正是要联手收拾他,你以为他还能活着出去吗?”

    董金环:“可妾身心里实在是不安和害怕,之前不也以为他走投无路了吗?他能成为南州一霸,手段定不寻常,妾身真怕会出什么意外!”

    赵登玄拍了拍她后腰,“就算他出去了又如何?你现在是我的女人,有我逍遥宫罩着你,他敢动你吗?出了这里,他在南州权势滔天又如何?还不是要看我逍遥宫的脸色行事!退一万步说,真要被他侥幸出去了,你放心,我出面打个招呼,牛有道他也得乖乖给我几分面子。你师门就更不敢动你了!”

    听他这么一说,得了他这个保证,董金环一颗悬着的心放下了,满脸欢喜地温柔道:“赵郎,妾身是你的人了,此生就全凭你照应了。”

    “知道是我的人就对了,你放心,就算我娶你有些麻烦,给你师门递个话让你在你们门中做个人上人还是没问题的。”赵登玄呵呵笑语着,又抬手拨了一下她的粉嫩下巴,“现在不是卿卿我我的时候,快收拾一下,准备出发吧,回头若有机会,我争取一下,让你亲自给牛有道收尸,你回去后也好对师门有个交代。”

    “嗯!”董金环连连点头,很是小鸟依人的听话模样。

    闻讯惶恐的不仅仅是她,安妙儿和林飞燕也紧张了,当然也都找到了安抚的人。

    ……

    三国人马联手行动搜寻,途中没找到牛有道和海外那帮人,倒是陆续遇见了韩国和宋国的人。

    想不遇见也难,韩宋两国也是遇见了万洞天府四处托人寻找掌门的人,得了万洞天府弟子指点方位后,特意来找燕国的。

    燕、卫、齐三方联手的人马这才知晓,海外那帮人得手的不止卫、齐两国,还抢劫了韩国的天女教和宋国的血神殿,手上获得的灵种数量超过他们的想象。

    联手的三国顿时按捺不住了心头的火热,找到海外那帮人的念头越发强烈了,至于牛有道那条海外修士的走狗倒成了其次。

    燕、卫、齐对韩、宋两国做了隐瞒,没告诉他们真相,因为有三家联手足以解决海外那帮人,犯不着再容多出的两家来分一杯羹。

    然而事态已不是他们能左右的,有人在暗中做手脚,于是很不巧,燕、卫、齐当中恰好有搜寻的人落在了韩、宋手上,令两国知道了真相。

    在外面战场打个你死我活的韩、宋立刻联手了,准备尾随找机会来个渔翁得利。

    “海外那帮人把天女教、血神殿、灵虚府、大丘门手上的灵种都给抢了?”

    很不巧,燕、卫、齐派出来的搜寻人手中也有人落在了晋国的手上,闻听弟子来报,器云宗长老太叔山岳立刻让把人给带过来,亲自问话确认。

    凑巧被抓的修士连连哀求,“不敢蒙骗长老!长老,我只是个散修,算不上哪方的人,跑腿奔波也是情非得已,还请长老高抬贵手饶过我!”

    “好,只要确定了你说的是实话,老夫说话算话,饶你不死!”太叔山岳给了句承诺,一挥手,让把人给押了下去,之后挑着眉头,手捋白胡子,两眼放光着嘿嘿冷笑个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