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八一三章 再聚首
    总之别人已经开始抢夺了,而且收获巨大,谁若还想靠搜寻灵种的笨办法去争排名就显得有些白痴了。

    想争第一,除了抢夺,已经没了别的办法。

    谁最想得第一,谁就最危险!

    为了安全起见,韩、宋趁着几方已经碰头的机会,勾搭上了赵国。

    被晋国裹挟的赵国也害怕,虽没有主事长老,态度却出奇的一致,与韩、宋一拍即合,趁着有韩、宋在跟前撑腰,果断甩了晋国与韩、宋结盟了。

    太叔山岳气得哇哇叫,然面对三家联手对抗,一时间也不敢轻举妄动,后悔之前没趁机把赵国手上的灵种给抢了。

    至此,七国当中,燕、卫、齐结盟联手,韩、宋、赵结盟联手,晋国失道者寡助,变成了孤家寡人。

    局势的变化并未按照牛有道预想的去走。

    ……

    一片一望无际的湖泊中,海外一群修士陆续从水中冒出,蹿上了岸。

    一群人站在岸边眺望波光粼粼的湖面,不再跑了,断无常道:“应该甩脱了。”

    之前尽管逃了好久,尽管许久都没有再看到追兵,可一群人还是不放心,直到经由这片水域潜渡之后。

    水域面积很大,追兵应该不太可能再摸清他们的逃逸方向,这时才算是真正放下了心来。

    人数清点,只剩下了七百多人,七国追杀之下,这边有跑的快的,也有跑的慢的。

    “落伍的,怕是回不来了。”红盖天叹了声。

    大家都懂他的意思,当时的情况,面对那么多人追杀,顾不上那些跑的慢的,也没办法跑回去救援,否则大家谁都跑不掉。

    七国一路追杀之下,陆陆续续折损了三百多人。

    追杀的情况下,前方有追赶的目标,被追上的应该不会再有活口。

    “能顺利脱身,应该是牛有道诱敌成功了,也不知那家伙现在怎么样了。”浪惊空也叹了声。

    芙花也沉默了。

    说实话,他们一开始不相信牛有道能牺牲自己为他们诱敌,他们认为情况相反,牛有道很有可能是让他们吸引追兵掩护自己脱身。

    然而当时没得选择,扣着牛有道不走,大家一样完蛋,纯粹是死马当作活马医,左右难逃,只能是试试看。

    没想到牛有道真的说到做到,真的能不顾个人生死帮他们引走了追兵,让他们逃过了一劫。

    尽管还是死了三百多人,可总比全军覆没的好,何况这也怪不得牛有道,能做到这一步,人家牛有道真的是尽力了,谁都指责不了牛有道什么,反倒都有些动容。

    红盖天唏嘘道:“不管他是为了保住这些灵种好拿第一还是怎样,至少证明了一点,他没有耍什么花招,是我们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是我们误会了他,他的确有合作的诚意。”

    浪惊空和断无常皆默默颔首。

    芙花舒出一口气来,“此地不宜久留,走吧,去约好的地方碰头,看他还能不能活着回来。”

    再去诱敌抢夺什么的,他们已经不做指望了,已经玩脱了,一群人浪迹向远方天地间。

    ……

    牛有道也在流浪,一个人独自在这荒古之地流浪,观日出日落星辰坐标,辨别东南西北方向,寻找自己见过的特殊地貌,以辨明该去哪。

    傍晚时分,躲在山间,手中剑插在了地上,脱下了两层外套,里面的剥离搭在了插地的剑柄上,外面的黑色外套穿上,又拿了剑柄上的外套覆穿在了外面。

    穿好衣服,双手捂面,揭下了脸上的假面,卷好塞进了袖子里,整个人恢复了原来的装扮,也吐出了一口气,以缥缈阁的身份逃了这么久,应该不会被人跟踪,应该是安全了。

    转身蹲在溪流边掬水扑了扑面,略作清洗后,喝了点水,站起时,莫名回头看向了两山夹缝间的落日余晖。

    渐渐转身面对,忽慢慢张开了双臂,闭目拥抱状,拥抱那一道光明。

    余晖亦照看着他,将他孤独身影拉出一道长长的斜影,亦令他脸上的水珠熠熠生辉。

    忽又睁开了双眼,不再留恋那道光明,毅然提了剑在手,飞掠向了山顶,落在了一颗大树上。

    观察了一下四周,将树冠上的树枝略作编排,编织的如同一张网床,枕臂躺在了上面,感受着天地间的光亮一点点消失,看着黑暗一点点占领世间。

    时有风来,树冠摇摆,躺在树上的他也在随风摇摆。

    夜幕下躺望星空,感受风动,听那虫鸣,远处偶尔有猛兽啸声传来,他自己却孤静静的。

    内心却无法安静,一直在思索着。

    天一亮,辨明方向后,他又再次出发了。

    一个人苍山野岭荒原、风风雨雨中前行了十几天后,在约好碰头的地点见到了一伙人,万洞天府的一群人。

    见到他来了,万洞天府一群人也很兴奋。

    没有具体时间,只让在这等着,不知要等多久的滋味不好受,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牛有道也没办法,什么意外都有可能发生,他也无法给出具体的碰面时间。

    如今终于见到人了,万洞天府诸人总算是心里有底了。

    “你没事吧?”司徒耀见面便问。

    牛有道摇了摇头,目测了一下人数,笑了,“看来你们也还好。”

    司徒耀:“我们这里没事,就是等人的滋味不好受。”

    牛有道对黎无花颔首笑了笑,没多话,“走吧。”

    “去哪?”司徒耀问。

    “去和四海的人碰头。”牛有道指了个方向,“一直朝那边走,三天之内应该就能碰面了。”

    司徒耀奇怪,“你们怎么分开了?”

    “一言难尽。”人多嘴杂,牛有道不想多说什么,一句话带了过去……

    不到三天,两天后一座云雾缭绕的山脉出现了,万洞天府诸人不知这是哪,牛有道却是第二次来。

    此地正是四海修士进入天都秘境之后碰头的地方,也是牛有道与海外众人分别时约定再见的地方。

    进入山中,找到了那座来过的洞府,却不见一个人影,牛有道顿时心情沉重了,难道海外那群人未能及时脱身?

    又不对,他当时躲在远处观察过,发现七国势力都折返到了他逃离的地方搜查,难道是后来又出事了?

    事情不是他想的那样,没多久,红盖天的手下苏公爷出现了,请了牛有道等人跟他走。

    一行绕到山脉深处的另一地才见到了四海一群人。

    再见面,红盖天分外热情,连连叫好,走来就在牛有道胸口捶了一拳,接着又是一个熊抱,“老弟,好样的!”

    松开后,牛有道问了声,“怎么躲这来了?”

    芙花笑道:“被七国追杀时,落下了一些弟兄,他们知道地方,怕他们落在七国手中后管不住嘴,因此转移了地方。”

    这是托辞,一路追杀的情况下,他们才是目标,紧追不放才是正事,没人有心思抓那些没用的俘虏,落后的被追上就是一个死。

    其实防备的还是牛有道,怕牛有道落入了七国的手中嘴不牢,不敢留在原地等。

    见到牛有道等人来了,确认了后面没有异常,才让人露面把人带过来的。

    牛有道稍一琢磨也明白了,不过没有捅破,捅破了证明自己聪明也没任何意义,反而有可能会闹得不愉快,遂笑着点了点头。

    见牛有道不但安然回来了,还把万洞天府一群人给带来了,芙花实在是讶异,问:“老弟,七国那么多人追拿你,你是怎么脱身的?”

    牛有道:“我也是被追的狗急跳墙了,跳入了一条河中,水底下的情况复杂,让我侥幸躲过了一劫。你们是没看到,当时的情况实在是惊险,只能说是天不亡我!”

    四海一群人唏嘘,想也能想到,那么多人围追堵截,怎么可能不惊险。

    红盖天拍了拍牛有道肩膀,算是安慰,也算是帮他压惊。

    断无常面对众人摊手道:“现在咱们已经碰头了,接下来该怎么办?”

    牛有道接话道:“之前的那一劫虽然惊险,却也不是什么坏事。七国的人因为我们聚在了一起,一群人各怀鬼胎,晋国穷横渴求第一,不可能与其他人和平相处,想不出事都难,闹起来了谁都没心思再把力量分散了去搜寻灵种。咱们现在要做的就是不让他们找到我们,让他们自相残杀去,咱们安心在这里等着便可,等到秘境出口开启前赶回去便可。”

    司徒耀闻言,目中闪过古怪神色,默默打量一群妖魔鬼怪认真思忖的模样。

    芙花沉吟道:“抢夺到最后,灵种向部分人集中后,咱们手上的只怕未必还能拿到第一。”

    牛有道:“只要总数不再增长,起起落落的差距只要不是太大,我们就占了优势,到时候再看情况做应对,燕国那边还有我们的内应,我们还有很大的操作空间。”

    ……

    愤怒中的太叔山岳咬上了韩、宋、赵不放,像头饿狼一样,死跟着不放。

    冷静下来后,太叔山岳也不得不面对现实,燕卫齐结盟了,韩宋赵也结盟了,他一家去干哪一帮都吃亏,就算能赢也必然是损失惨重,只会让另一伙人捡便宜。

    面对如此形势,他想出了折中的办法,暗中联系上了韩国和宋国,劝两家共夺一二三名,三家联手包揽一二三名的奖金后,总数再平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