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八一四章 灭赵
    历届天都秘境之会,自从器云宗崛起参加后,第一名按比例来说,十有七八都是被器云宗给拿了,不能带回第一对他来说有点难堪,可形势比人强,已经弄成了这个样子,总比排名靠后什么都没有的强吧?

    而这个办法也的确是打动了韩国和宋国,两国虽想夺第一,但对夺取第一并未抱太大指望,更多的想法是尽力而为、顺其自然!

    按照往常的惯例,缥缈阁对前三名的奖励分别是:三亿金币、一亿金币、五千万金币。

    前三加在一起是四亿五千万,三家平分的话,每家可得一亿五千万。

    如此一来,虽然没有第一的三亿多,却都比第二的一亿更多,奖励不如第一却好过第二。

    对韩国和宋国来说,拿到这个奖励已经是好于预期,回去也足以交差。

    对太叔山岳来说,这样回去虽然没拿到第一,但也比拿第二强,也是为了回去好交差。

    别人不知道,他却是知道的,晋国穷,又在暗中做开战的准备,晋国需要积蓄财力,已经减少了对器云宗的财力供给,目前器云宗是真的需要这笔钱,全派上下都指望着他带回好消息呢,否则器云宗弟子也不用跑到天都秘境蛮横拼命!

    他也想像万兽门、天行宗和灵宗那样走过场,可器云宗没那条件,那三派是真有钱,不用拿弟子的性命去赚取这个钱,他若是不能带回相当份量的奖金回去,真的难以面对全派上下。

    三家就这样谈妥了,联手抢一二三名,加一起的奖金平分。

    至于赵国,三家密谋后的结果是将其排斥在外了,已经做了联手干掉赵国的准备。

    不过暂时并未动赵国,还要利用赵国的人手一起对付燕、卫、齐。

    表面是上四家结盟联手,实际上是三家一起糊弄赵国,理由是三对三没胜算,四对三大有可为。

    三家一起做了决定,赵国没有拒绝的余地,也不敢拒绝,只能是从了。

    之后,四家全面联手搜寻燕、卫、齐的下落,可搜寻的结果却对不住自己的辛苦。

    ……

    “当时就不该逃,一逃,倒显得咱们做贼心虚了?”

    莽莽山林深处,玄兵宗长老刘兴高嘘长叹短。

    盘腿坐在树下的紫金洞长老严立冷哼,“当时的情况,我们解释有用吗?不让他们搜身的话,他们会信吗?是我能放下那面子给人搜身,还是你能放下那面子让人搜?哪个门派丢的起这个脸?若不及时脱离的话,他们四家肯定要联手干我们,及时脱身了,你应该感到庆幸才对!”

    最近,燕、卫、齐三家一直在介怀之前那事。

    就因那事,三家现在彻底龟缩了起来,生怕被遇见,灵种也不敢撒出人手去找了,一直藏在这里不敢乱跑。

    “我就奇了怪了,当时那地方已经被我们给围了,水上水下查了个底朝天,人怎么就会消失了?”褚风平费解摇头。

    别说他,这事连严立也感到奇怪,牛有道究竟是怎么脱身的,想想都觉得匪夷所思。

    同样想不通的逍遥宫长老山海忽冒出一句,“据下面讲,当时见到一个缥缈阁的人离去,牛有道不会是假冒了缥缈阁的人脱身吧?”

    此话一出,几人齐刷刷回头看向他。

    这倒是给大家提供了一个思路,然而谁也不敢确定,毕竟缥缈阁派出人查探天都秘境内的情况也正常,有人偶尔也见到过。

    守正阁长老迟疑道:“假冒缥缈阁的人可是找死,牛有道能有这么大的胆子?这一转身的工夫,就换装成了缥缈阁的人,有那个可能吗?”

    几人沉默着,谁也没把握。

    严立被他们这个说法给说的心惊肉跳,干咳一声道:“不可能!”

    褚风平回头看来,“我看很有可能,你凭什么说不可能?”

    “你呀,被怨恨迷了心窍。”严立指了指他,又指了指自己脑袋,“你自己好好想一下,咱们每个人进入天都秘境之前,在进入天谷时,缥缈阁就要逐一进行检查,并核实身份,不仅仅是牛有道,没人有办法带入假冒的东西。而且牛有道和我们不一样,他在天谷惹出了事,又被缥缈阁带去审查了一遍,他根本不可能带入假冒的东西。”

    话是他自己说的,虽说是帮牛有道说话,可这理由说出来后,自己都觉得的确是这个理,不由松了口气,心惊肉跳的心绪缓了下来。

    众人闻言基本都微微点头,觉得言之有理。

    褚风平迟疑道:“外面没机会,会不会是进了天都秘境内弄的?”

    严立:“你是不是疯了?缥缈阁的衣服都是特制的,一眼便能看出真假,牛有道到哪弄去?你不会认为牛有道能从缥缈阁的人身上硬扒强抢吧?真要出了这种事的话,缥缈阁早就兴师动众严查了。就算秘境内不方便查,大家伙一出秘境立马就能发现缥缈阁的异常动作,事情不查清楚,谁都别想轻易离开天都峰!”

    褚风平慢慢点头,“你说的倒也对,出去看动静便知,缥缈阁那边若真有什么问题的话,十有**和那厮脱不了干系。”

    严立不想这边多事,苦口婆心道:“就下面几个弟子看到了,其他人谁都没看到,我没看到,你们也没看到,你我大家的心里都没底。这种事,没证据还是别乱来的好,一旦惹得缥缈阁较真了,牛有道又倒打一耙的话,说你因为私怨想借缥缈阁的手除掉他,缥缈阁较真查起来,牛有道又把脱身的办法给证明清楚了的话,那你可就是自找麻烦了,你非要跟牛有道过不去的事,可是一大堆人亲眼目睹了!”

    “总之,我的态度是,没证据不乱说,褚兄若非要扯出缥缈阁把事情给搞大,那是褚兄的事。我事先声明,我什么都不知道,有什么事褚兄自己跟缥缈阁扯去,不要扯上我,我什么都没听到、也不知道。”

    其他人相视一眼,什么态度不知,不说话也是一种态度。

    褚风平沉默了。

    ……

    日月如梭,秘境四个来月,等于外界九个月的时间说过去就过去了。

    进来的人手实在是有限,天大地大,一群人真要躲起来的话,没任何线索的情况下想找到无异于大海捞针。

    找不到,也不知燕、卫、齐的人手躲哪去了,另四国人手决定返回,决定扼守秘境出口,等着人来自投罗网,那几家的人总不可能一直躲在秘境不回去。

    决定返回后,赵国立马倒霉了,晋、韩、宋果断对赵国突袭动手了。

    这么久以来都好好的,谁知毒手突然降临,赵国上下修士被杀了个措手不及。

    面对三家联手袭击,毫无准备的赵国修士甚至都没有组织起有效的反击,近乎覆灭,侥幸逃脱者寥寥无几。逃者不知该逃往何方,悲怆而逃。

    晓月阁安插在赵国这边的人手,无一幸存,全部被杀!

    赵国辛辛苦苦收集的灵种落入了他人之手,被晋、韩、宋给瓜分了。

    三家得手后立刻返回,也必须提前返回,跑了好远,途中返回也得花不少时间。

    抵达古老深林后,三家立刻联手守住了出口一带,守株待兔。

    不过在他们抵达之前,已经先有人到了,万兽门、灵宗、天行宗的人都到了,只等着出口开启便出去。

    这三家也没打算靠这个赚钱,不想因此得罪人,本来就是为了完成任务走过场的,也已经联手了,也是三家一贯的行径。

    三家人都不多,每家进来时只有百人,凑一起也就三百人,每届返回时都会联手以应对不测。

    人虽然不多,可三家的财力雄厚,手上的符篆很多,他们人员分散时外人可以偷袭着捞点便宜玩玩,等到这三家联合在一起了,谁都不敢对他们轻举妄动,否则必然会损失惨重。

    晋、韩、宋也没打算招惹他们,也不敢明着招惹,那三家在外面虽然没有经营出什么庞大的势力,但各自的实力都足以影响各国战事,还是让他们保持中立的好。

    丹榜上,排名靠前,进了天都秘境的,基本上也提前回来了,基本也都投靠到了三个联手的中立门派这边,借个光好一起安全离去。三个中立门派也接受了他们,短期内暂时的合作,有些高手做帮衬也能多一分降低风险的可能性,互惠互利的事情。

    西门晴空也回来了,情绪低落的魏多跟在他身边。

    颜宝如也回来了,只是举手投足间似乎失去了往日的挥洒自如,整个人显得异常沉默。

    她实际上是最早回来的,她回来时,这里还没有其他返回的人。

    若是严立见到她在这里必然会很奇怪,因为牛有道向严立那边递了话,一旦见到颜宝如回燕国那边,杀无赦!

    总之不能给颜宝如开口的机会,务必要把颜宝如给吓跑,逼颜宝如提前回到这里。

    这只是牛有道一个以防万一的准备,正常情况下,估摸着这女人和燕国那边的人分开太久后也难有办法再找回去,燕国那边没有为她留下什么寻找的记号。

    而独自一人没有其他耳目助力的情况下,在这天大地大的地方,也很难找到其他势力,其他势力就算看到她也不会主动暴露踪迹。毕竟她又没什么值得抢的,实力又高,人家也没必要找这麻烦。

    最重要的是,这女人的格局有限,当时并不知道他和那群海外修士混在一起要干什么,因此偷偷跟踪而导致暴露。

    牛有道的预判,加之给予了一个诱因,估摸着这女人在四望无助、孤零零一人的情况下,也只有返回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