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八一五章 通风报信
    在他的左右下,颜宝如的确回到了这里,等来了万兽门、灵宗和天行宗。

    如今又等到了晋、韩、宋三国的到来。

    对于万兽门、灵宗和天行宗,颜宝如显得深沉。对于晋、韩、宋的到来,她目光闪烁,显得有些蠢蠢欲动……

    魏多对晋、韩、宋人马的到来也显得有些蠢蠢欲动,却又不敢靠近,因为不熟,不好冒然找过去。

    西门晴空知道他在想什么,想打探牛有道的情况,之前见到万兽门这三个中立门派时就打听过,然而三派都没什么牛有道的消息。

    “在这里等我。”西门晴空交代了一声,去了刚来的三国人马那边,那边他多少还是有个把熟人的。

    询问打听一番后,西门晴空回来了,也带回了牛有道的消息,“牛有道和海外那帮修士联手了,死活还不能确定,有可能逃了,也有可能死在了燕、卫、齐的联手围剿之下……”把打听来的消息大概说了一下。

    “谢谢!”魏多喜忧参半地谢过他的帮忙。

    喜的是牛有道居然找到了大量的帮手有可能还活着。

    忧的是就算牛有道还活着,不说别的,眼前这一关,牛有道怕是过不了,他帮不上,只怕就算西门晴空出手也无法护送牛有道安全出去。

    他也的确该谢谢西门晴空。

    搜寻灵种不是西门晴空的目的,西门晴空有的是空闲时间,魏多跟在西门晴空身边这么久以来,西门晴空下了番工夫,帮他改掉了口吃的毛病。

    当然,并未彻底,连着说话还是有些生硬,毕竟是多年下的毛病,一时也难以完全彻底。

    西门晴空不在乎他谢不谢,愿意帮他而已,不愿意的话,魏多跪着求他也没用。

    获悉牛有道在秘境内折腾了这么久,还搞出那么多的事来,西门晴空自己也很意外,发现牛有道的生命力有够顽强的,被摁在地上蹭来蹭去就是赖着不死,竟还逆势而为和那群妖魔鬼怪混在了一起主动抢劫七国的灵种,显然是不甘心伏诛!

    其实有些事情也不用去打听,晋、韩、宋和这边的万兽门、灵宗和器云宗都有来往,来往交流之际这边的三个门派自然而然也就风闻了牛有道和海外那帮人鬼混的事。

    当然,晋、韩、宋的人没透露自己联手灭了赵国人马的事。

    听着身边灵宗弟子在那议论牛有道的事,颜宝如思绪万千,她早就知道牛有道和海外那帮人勾结到了一块,只是没想到牛有道居然是海外那帮人的诱饵,在诱使七国的人钻入圈套伏击。

    有些事情不知道还好,知道后,颜宝如悔恨的不行,恨自己太笨,当初见到蔡金奇等人被伏击应该就能想到才对!

    这么简单的道理,自己居然到现在才明白过来?

    如果一开始反应过来了,自己就能及时提醒燕国那边,也能及时扼杀牛有道的图谋,便能将牛有道置于死地,自己也就不会因为跟踪而导致受辱,奇耻大辱!

    想到自己狼狈求饶的情形,真可谓是越想越懊恼。

    殊不知后知后觉之下,纯粹是想多了,许多事情局外人是难以做出准确判断的。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哪怕真相摆在你面前,你也未必能看懂。

    退一步说,她和牛有道根本不是同一类人,牛有道是那种能不动手解决问题就尽量不去动手的人。

    她在没有吃亏之前,能直接靠自己武力解决的问题,就不会跑回去以告状的方式慢慢等牛有道走上死路,只要有机会照样还是会跟上去伺机动手……

    古老森林,缥缈阁把持着核心的出口位置。

    至于其他人,先到的先得,先抵达的万兽门、灵宗和天行宗则占据着最有利的位置,占据了离出口最近的位置,一旦出口开启,能第一时间脱身。

    后到的晋、韩、宋则占据了比较外围的地方。

    他们人多,也不需要全部挤在出口那一小块地方,也没必要去跟中立的三派抢位置。

    他们的人手布置在了外围守株待兔,做好了拦截、抢夺、开战的准备。

    一群人等在这里心怀不轨,缥缈阁的人冷眼旁观,没有干预。

    天黑了,出口一带燃起了堆堆篝火,游荡中的颜宝如趁人不注意,隐没在了黑暗中,悄悄接近了外围晋、韩、宋的人员。

    在黑暗中的犄角旮旯里躲藏了一阵,找到了机会,颜宝如屈指弹出一样东西之后,迅速借由来时摸清的地形悄然遁离,快速脱离了此地。

    “谁!”一名韩国弟子察觉到动静,法力紧急护体,将射来的东西陷停在了虚空中,同时厉声一喝,

    几只月蝶闪出,掠向了东西射来的地方,同时有几名韩国弟子扑了过去,却没发现什么。

    后面同时有其他人闻听警讯赶了过来戒备,那名法力护体的韩国弟子发现眼前迟滞在空中的是一块布片,伸手如摘花一般,将布片摘到了手中,借着月蝶的光辉查看。

    不看则以,一看心惊,布片上有字迹,字迹内容证明有人在暗中向这边通风报信。

    布片迅速团入手中,那弟子紧急离去,向门中长老报信……

    晋、韩、宋联合中枢,几人围坐在一堆篝火旁。

    晋国的器云宗长老太叔山岳、韩国的百川谷长老氏如和无上宫长老刀无锋、宋国的凌霄阁长老程满堂和裂天宫长老富居烟,几人正在篝火前商量以防万一之策。

    万一不能包揽一二三名怎么办?商量着是不是要退而居其次,把三方的灵种集中给一方去拿下名次,然后三方再平分奖励。

    意见是宋国这边提出的。韩国不置可否,表示可以考虑。太叔山岳则坚决反对。

    反对的理由是,各方势力手中的灵种数量是可以预估的,就算不准确,也不会差的太离谱。

    将中立的三个门派排除在外的话,七国各自分三家,海外那帮人可以算做两家,灵种总数等于分成了二十三份。

    晋、韩、宋手上本来有九份,被海外修士抢走了两份,剩七份,反过来联手抢了赵国的,又得了三份,这边手上等于掌握了十份。

    燕、卫、齐手上本也有九份,也被海外修士抢走了两份剩七份,之后海外修士手上抢夺的四份很有可能又落在了燕、卫、齐的手中,对方手中很有可能已经拿到了十一份,已经比这边多了一份。

    若是海外修士手上本有的两份也在那次一起落入了对方手中的话,对方可能已经拿到了十三份。

    问题的争执点在于,当时的情况,海外修士能把自身的两份也给牛有道带走吗?何况也不能确定东西是不是真的落在了燕、卫、齐的手上。还有,那一伙人未必会联手拿名次,所以这边集中灵种拿第一还是有希望的。

    不管怎么样,太叔山岳死活不答应!

    他知道韩、宋的小心思,必要的情况下安全第一,只要他一退让,韩、宋就不会再卖力去陪他去抢夺了,这怎么行?

    晋国拿不下第一,他已经很难堪了。

    他手上的灵种没被海外的人抢走过,比韩、宋都多,按理话说分配奖励要多得一些,却要低下头来与两家平分奖励,已经觉得够委屈了,哪还能再做退让?真要答应了,回去很难交差,让器云宗上下怎么看自己?

    再说了,晋国来的人不止器云宗一家,器云宗不能吃相太难看,得到了奖励还要分一些给其他人,一退再退的奖励最终到器云宗手上还能剩多少?打发要饭的吗?

    争论来争论去,太叔山岳心里正憋火时,韩国的弟子来到了,呈上了那块暗中通风报信的布片给百川谷长老氏如。

    氏如看后脸色略沉,主动把布片给了其他几位查看,自己询问那弟子事发时的情况。

    其他人看过布片上的内容后,一个个神色各异。

    通风报信的内容上说,牛有道已经暗中和万兽门、灵宗、器云宗勾结,为了避免带出灵种时受到阻挠,已将抢来的灵种还有海外修士的灵种都交给了中立的三派,意图利用三派的便利将灵种顺利带出秘境,好助牛有道拿下第一保命!

    不知是什么人暗中通风报信,那弟子也说不清楚,氏如挥手让那弟子退下了,回头问诸人,“此事,诸位怎么看?”

    太叔山岳抖着手中布片,“上面说大量的灵种,足以拿下第一的灵种,究竟是多少敢笃定能拿第一?难道牛有道那边的收获远远超出了我们的预估?”

    裂天宫长老富居烟道:“太叔老儿,你不会真信了吧?传递消息的人鬼鬼祟祟不敢露面,这很有可能是挑拨离间,那三派一向中立,怎么可能帮牛有道干这事?”

    太叔山岳抬眼看来,面露一丝狰狞道:“你别忘了,一开始谁能想到海外那群妖魔鬼怪能帮牛有道?可现实是,牛有道的确和那群妖魔鬼怪勾结在了一起。”

    凌霄阁长老程满堂道:“这只是你想当然而已,这个时候突然冒出这信来,你不觉得蹊跷吗?”

    太叔山岳:“是蹊跷,但不是没有可能!你们想过没有,这出口谁都知道是一劫,牛有道就算抢到了大量的灵种也难以顺利带出。”挥手指向出口方向,“让那三派把灵种带出去,那绝对是再稳妥不过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