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八一六章 死士
    此话一出,几人或相视一眼,或沉默不语,不得不承认,有点道理,让那三派把东西带出去的确最稳妥。

    太叔山岳继续道:“海外那帮人难道不知道出口是一劫?抢再多的东西也得能带出去才行,他们明知道难带出去还做,说明什么?说明他们有把握带出去!哪来这么大把握?有比让那三派把东西带出去更稳妥的把握吗?”

    又抖了抖手中布片,“所以海外那帮人很有可能真的与三派暗中勾结了!你们想想看,三派一旦在出口开启后到来,袒露个彻底,证明自己身上没有灵种,到时候我们怎么办?在那个关头与什么东西都没有的他们拼个你死我活让别人捡便宜吗?只能是放他们走!”

    再晃了晃手中布片,面目狰狞,“相当完美的计划!”

    如果让海外那帮人听到他这番分析,估计得泪流满面,哪来这么完美的计划?

    他们一开始纯粹是觉得牛有道的计划可行,觉得能逐步将七国的人诱杀,消耗掉了七国的力量后自然能带着东西杀出去,谁知计划出了漏子,搞砸了!

    海外那群妖魔鬼怪如今是上了牛有道的贼船下不来了,也可以说是把事情做绝了骑虎难下。

    只能是陪着牛有道一条道走到黑不说,领头的几个还成了牛有道的结拜兄弟,还为牛有道舍命引开追兵感动了一把。

    如今已是吓得龟缩着,不敢冒头,哪来的什么完美计划?

    围着篝火的几人面色凝重,听太叔山岳这么一说,的确像是一场处心积虑的阴谋。

    无上宫长老刀无锋沉声道:“如此说来,这通风报信的消息有可能是真的?”

    凌霄阁长老程满堂狐疑道:“照这样说的话,东西在那中立的三派手上,燕、卫、齐三国根本就没抢到东西,若没抢到,他们跑什么、躲什么?这很不正常,谁能解释一下是怎么回事?”

    此话一出,是啊!燕、卫、赵三国没抢到东西跑什么?众人面面相觑。

    太叔山岳也无语了,两种情况彻底矛盾了,解释不清了。

    岂止是解释不清了,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感觉这天都秘境内的水被彻底搅浑了,已经让人搞不清了方向。

    太叔山岳忽目露凶光,沉声道:“三派的人就在后面,想知道真假很简答,让他们三派自己证明清白!”

    此话一出,几人或皱眉,或沉吟不语。

    程满堂问:“怎么让他们证明?不管有没有,他们都不会承认,肯定说没有这回事。我们还能逼他们乖乖束手接受我们的检查不成?他们也不可能乖乖束手接受检查,真要答应了,三派的脸往哪放?我们还能强迫他们接受检查不成?”

    富居烟颔首:“用强必然要打起来!那三家的财力,联手在一起能用钱砸死人,惹他们是自找麻烦,我们就算能赢也是惨胜!回头实力大损,别说什么抢一二三名,燕、卫、齐见我们好收拾,一准上手把我们给灭了!”

    太叔山岳眉头紧皱,大家说的都有理,这的确是个麻烦事,那三家的确不好惹,忍不住叹了声,“正是因为知道其他人不敢轻易动那三家,所以牛有道那帮人才更有可能借他们的手行事!”

    刀无锋道:“你什么意思?非要给那三派点颜色看看不成?我先代表无上宫表明态度,要找那三派的麻烦,你们去,我不凑这个热闹。”偏头看向一旁的百川谷长老氏如,不冷不热地提醒了一句,“氏如兄,该怎么做,你自己也得好好掂量一下。”

    氏如懂他的意思,他们是韩国这边的,外面韩国和宋国的战事进行到了关键时候,胜利在望,这个时候把那三家给惹火了的话,光万兽门的御兽法门和天行宗的大量符篆支持,就能让战事翻盘,到时候他们担不起责任!

    相对于外面的灭国之战,与这里的利益比起来,他还是希望那三家继续保持中立。

    同样的,这也是牛有道谁都敢抢就是不敢轻易去抢那三家的原因之一,不到万不得已,不会撕破脸去招惹那三派。

    太叔山岳脸颊狠狠抽搐了一下,心里憋火,问:“难道就这样不闻不问当做什么也没发生不成?”

    氏如指了指太叔山岳手中布片,“这密信究竟是谁传来的?若能找到此人,答案自然能解开。我们不妨拿这信过去找三派,试试他们的反应。”

    太叔山岳脸色稍缓,嗯了声,“言之有理!”

    其他人也纷纷点头赞成。

    说做就做,三家招呼上了相应的人手,联袂去找守在出口的万兽门、灵宗和天行宗……

    安静坐在角落里的颜宝如不时看看三个中立门派的人,又不时看看外围的黑暗地带。

    她在等,在等外围三国的人找来,也希望三国的人找来,希望坏了牛有道的事,希望一举将牛有道置于死地!

    想到牛有道,想到牛有道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她心中就有难以遏制的悲愤。

    事发时的一幕幕情形,一直清清楚楚的在她脑海中徘徊,那混蛋就像是个恶魔,令她刺骨难忘。

    她依然记得自己哀求求饶时的情形,自己怎会那样不堪?回过头来回想,她自己都无法原谅自己,自己居然向那么个狗东西屈服了!

    她依然记得自己答应臣服后,牛有道就那么肆无忌惮地摸着她的脖子,如同把玩属于他的禁脔一般,之后突然捏开了她的嘴,摸出了一粒药丸硬塞进了她的嘴里。

    服下后,牛有道告诉她,说她服下的是苦神丹!

    她大惊,问他,你是晓月阁的人?

    牛有道不置可否,没否认,也没承认。

    她有点怀疑自己服下的是不是真的苦神丹,然而牛有道随后便放了她。

    此举让她明白了,自己服下的应该就是苦神丹,牛有道若不是信心十足认为能控制她的话,不可能放了她!

    临别前,牛有道给了她相应时期内的解药,让她服下了,说解药的药量足以坚持到她离开天都秘境,只要她乖乖听话,出了天都秘境后会另行给她解药。

    她问牛有道,你有把握活着离开天都秘境给我解药?

    牛有道似乎对苦神丹的威慑力极为自信,吐露了一些秘密,说早就和万兽门、灵宗和天行宗有合谋,这边会收集到足够的灵种让三派帮忙带出去,他拿下第一活着离开不成问题!

    开始她还不知道牛有道能从哪弄到足够的灵种,直到之前风闻一些消息后,方明白牛有道联合海外那群妖魔鬼怪大肆抢掠了许多灵种,具体抢到了多少灵种她不清楚,不涉及这种事的人也搞不清,不过她终于明白了牛有道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

    两人分别前,牛有道给了封信给她,让她回古老深林出口,等那三派的人到来,把信交给万兽门的某人。

    于是她来了这里,等到三派的人后,她找到了那个人,把信交给了对方。

    信,她偷看过了,是密信,看不懂内容。

    但是从收信人的言行举止上可以看出,也印证了牛有道的话,牛有道果然和三派暗中有勾结!

    若说之前在牛有道的淫威之下,是被牛有道攻破了意志而屈服,可之后她清醒了过来,只有无尽的懊恼。

    她的自尊也不允许自己永远匍匐在牛有道的脚下,若真是那样的话,活着还有什么意义?还不如一死了之!

    想以苦神丹永远控制我?做梦!

    颜宝如心中怨恨着,想捅破牛有道和三派之间的关系,但是当着三派的面不敢,人家和牛有道是一伙的,捅破的话是找死!

    只好忍着,直到等到晋、韩、宋的人来了,她果断出手了,想让人截下牛有道的灵种,想坏了牛有道的好事,想置牛有道于死地!

    那封告密的信似乎有效果了,颜宝如看到人来了,看到晋、韩、宋的人从黑暗中闪来了,她紧张且兴奋,还有报复后的快感。

    “三位,听说你们和海外那帮人的关系不错,听说他们送了一大笔灵种给你们拿第一?”

    两边的人碰头在一起,面对万兽门、灵种和天行宗的主事长老,太叔山岳皮笑肉不笑地大声嚷嚷了一句。

    此话一出,万兽门一群人中的徐火,也就是晁敬的大弟子,也是此来和牛有道联系的人,忍不住眼神古怪地瞥了眼坐在角落里的颜宝如。

    徐火来之前得到了晁敬的秘密嘱咐,他不知道师傅和牛有道之间到底在搞什么鬼,但师傅的话他必须得听。

    颜宝如带来的信,他看到了,颜宝如看不懂,他能看懂。

    信里面,牛有道交代了一些事情让他去办。

    当然,让他亲自去办是万不得已,他操作起来可能会比较麻烦,最好是让一名死士去办,那样事情简单方便许多,也更有说服力!

    ‘死士’牛有道已经给他送来了,就是送信的人。

    牛有道说了,她要是不跳出来则罢,她若是非要跳出来找死,那就由她去吧!

    太叔山岳的话,颜宝如也听到了,明眸目光闪烁连连,知道自己的密信奏效了,期待着!

    凭武力解决不了的问题,她也想凭脑子和手腕来解决掉,以泄心头之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