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八一七章 冲撞
    眼看太叔山岳等人带了群人来,万兽门长老孙长浩、灵宗长老梅久开、天行宗长老王天地亦有所戒备,纷纷招呼上了人面对。

    太叔山岳突然砸出这么一句话来,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皆有些疑惑,不知太叔山岳这话是什么意思。

    灵宗梅久开出声道:“太叔老儿,叽里呱啦个什么东西?”

    太叔山岳冷哼哼道:“装糊涂就没意思了吧,我们也没别的意思,就是想把事情给弄个清楚。”

    天行宗王天地,“你自己先把话给说清楚。”

    太叔山岳:“难道海外那群妖魔鬼怪不是和你们一伙的吗?”

    万兽门孙长浩:“你胡说个什么玩意?想故意找事是不是?”

    “诶!”太叔山岳推掌打住,“言重了!”另一手甩出一块布片,“你们自己看去。”

    孙长浩抓了布片抖开了,看后有些无语,又转手给了另两人看。

    另两位看后皆皱眉,梅久开两指挑起布片,问:“什么意思?”

    无上宫长老刀无锋沉声道:“这上面写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什么意思还用问我们吗?”

    梅久开:“想找事也犯不着玩这么低劣的手段,随便拿块写几个字的破布来,就想兴师问罪不成?”

    百川谷长老氏如摆手道:“梅兄,你误会了。这东西就在刚刚不久前,有人偷偷摸摸从你们这边投递到我们那边去的,这边除了你们的人就是缥缈阁的人,总不可能是缥缈阁干的吧?我们只是希望问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边人投递的?被质问的三人惊疑不定,眼神交汇碰撞后,梅久开拎着布片环顾左右,喝道:“谁干的,自己老老实实站出来!”

    万兽门、灵宗、天行宗的弟子们一个个沉默着,没人吭声,也不可能有人站出来承认。

    连问了几遍,都没人答话,梅久开也没有深究,反而对跑来质问的人道:“诸位都看到了,此事和我们这边无关!”

    太叔山岳呵呵一笑,“希望这上面说的都不是真的,若是有人非要耍我们玩,那就别怪我把丑话说在前面,我们也要给我们死去的弟子一个交代,谁要是帮我们的仇人,那就是摆明了在和我们作对!”点到为止,没有多话,转身走了。

    没办法,不到逼不得已,他也不敢太过招惹这边,否则哪有这么好说话。

    其他人也陆续转身而去。

    就这样走了?旁观的颜宝如愕然,没看到希望的事情发生,令她大失所望!

    殊不知,这些帮派势力之间的玩法和她这个单枪匹马的散修玩法不一样,不是她有实力能做掉对方就能直接动手了事的,背后牵扯的事情和利益纠葛很复杂,不能像她那样快意恩仇!

    她差点蹦出来指证,然而又不敢,否则也不用偷偷摸摸通风报信。

    真要直接跳出来的话,那就是公然和万兽门、灵宗、天行宗作对,一个丹榜排名第二的散修虽然有点份量,但还没资格和三派这样的庞然大物作对。

    待找事的人走了,孙长浩、梅久开、王天地三人碰头交流了一阵。

    当着太叔山岳等人的面,三人不会太过深究而导致搞乱了自己这边给人可趁之机,人一走却是要弄清楚的。

    “是谁干的最好自己站出来,只要老实承认,我们三个可以保证,只要把原因讲清楚了,我们可以当做什么也没发生过,保证不追究!反之,若是等我们查出来了,再承认可就晚了!”梅久开厉声警告了一番。

    然而还是没人站出来承认。

    话已至此,没有看到希望看到的结果,三派当即展开了审查,查来查去凭一块布片很难查出什么来。

    从头到尾没人承认,也不会有人承认,颜宝如也不敢承认是自己在坑他们,那明摆着是找死!

    事情只能是这样不了了之。

    当然,三派也怀疑是不是晋、韩、宋的人想故意找借口找事,不得不让三派弟子暗做防备。

    人员布置戒备之际,晁敬的大弟子徐火从颜宝如身边经过时,又点了一把火,轻轻给了一句,“是你做的吧?”

    颜宝如一惊,不等她辩解,徐火已经与她错身而过。

    这也是牛有道的意思,对于不受控制的人,就没了再控制的必要。

    颜宝如不跳出来则罢,一旦跳出来了,就得逼她把事做完!

    ……

    卫国皇宫,亭台楼阁拐角处,玄薇刚转弯,刚好撞上一个同样刚拐弯的人影。

    啪嗒!托盘撞翻,杯盏碎了一地,汤水也泼了玄薇一身。

    “大胆!”尾随的侍卫一声喝,差点直接拔刀。

    一妩媚佳人见误撞的人是玄薇,吓得惊慌失措,慌忙跪在了地上连连赔罪。

    她身后的两名丫鬟见状更是吓得脸色惨白,一个个噗通跟着跪下。

    见到误撞者是谁后,随行侍卫欲拔的刀也拔不出来了,是皇帝的女人,不是谁都能处置的。

    玄薇抖了抖裙子上的汤水,瞅了眼跪在地上的佳人,只见云鬓黛眉,肌肤娇嫩胜雪,真正是闭月羞花之貌,连女人见了都忍不住会怜惜。

    皇帝的新宠,常贵妃!

    玄薇皱了皱眉,暗叹了声,若是西门晴空在的话,也不会发生这样的误会,几丈外有人靠近就会引起西门晴空的警觉,哪能让人撞到她。

    “算了。”玄薇对左右围上来的侍卫摆了下手,皇帝的女人,也是她弟弟的女人,她也不好做的太过,亲自俯身伸手,将惶恐中的常贵人扶了起来,仔细端详了一下对方的容貌,心中暗叹,好一个美貌佳人,难怪能让皇帝迷恋!

    她问:“端端送送的事情有下人去办,怎劳常贵妃亲自动手?”

    常贵人貌似战战兢兢道:“陛下所用,妾身能自己做的尽量自己做,不想假他人之手。”

    玄薇哦了声,又扯了扯自己弄脏的裙子,“没事!”说罢便绕开对方走了。

    走远后,玄薇招了下手,卫国最大的情报组织雾府的掌令姜石姬快步走近了拱手。

    “那两个贵人深得陛下宠爱,来历真的没什么问题吗?”玄薇边走边问道。

    下面新进了两个美色给皇帝,获得了皇帝的欢心,一开始就引起了她的注意,也自然有人会去查底细,查过说没事,她也就没在意。今天出了这档子事,触及心思,不免再次询问。

    姜石姬回道:“反复详查过,把她们家祖孙三代都查了个清清楚楚,确实没什么问题。”

    玄薇:“皇帝身边的人,可出不得岔子!”

    姜石姬道:“雾府对她们家人也一直保持着关注,不会放过任何异常。”

    ……

    胖乎乎的卫君玄承天乐呵呵模样,怀里亲自抱了只紫色的小猫咪,亲临后宫一院,见一屋门紧闭,丫鬟都在门外,不由问道:“你们主子呢?”

    丫鬟们见礼,告知在屋里,不知什么原因把她们都赶了出来。

    “爱妃,开门呐,朕给你带了礼物来……”玄承天连连敲门没反应,忽听里面咣当一声,愣了一下,察觉到了不对,人在屋内知道自己来了不出来迎接的事还是头一回,遂肩膀一顶,直接把门给撞开了。

    进屋一看,吓了他一跳,怀抱的猫咪也被他给扔飞了。

    屋梁下的白绫上挂着一人,正是他的常贵妃!

    “来人呐,救人呐!”玄承天发出一声尖叫。

    立刻有人闪入救人,丫鬟们很快哭哭啼啼成一团。

    为什么寻短见,缓过劲来的常贵妃不肯说,玄承天一直陪着她。

    直到大晚上,缩在玄承天怀里的常贵妃才冒出一句来,“臣妾害怕!”

    玄承天搂着她安抚道:“不怕不怕,有朕在,爱妃什么都不用怕。”

    “臣妾今天不小心冲撞了天薇府的相公!”常贵妃嘤嘤啜泣了起来。

    “……”玄承天一阵无语,“这事朕听说了,就为这事?爱妃,你不会就因为这事而寻短见吧?”

    常贵妃垂泪抬头,“陛下,那可是卫国的相公啊,冲撞了相公是天大的事啊,臣妾如何能不害怕?与其受罚,不如…”

    玄承天一根手指摁了她的朱唇,“你未免也太小心眼了,那是朕的皇姐,一场误会有什么好怕的。放心,改天皇姐来了,朕亲自帮你说说,不会有事的。”

    常贵妃顿时慌了神的模样,连忙爬起,跪在榻上连连磕头道:“陛下,你若告诉相公,还不如直接杀了臣妾!一旦让相公知道我在陛下面前告状,臣妾怕是要死无葬身之地,只怕连臣妾的家人及九族也要全部遭殃!”

    玄承天嘴角抽了一下,坐了起来,“说什么呢?朕的皇姐有你说的那么可怕吗?”

    常贵妃泪眼婆娑地跪那摇头,“卫国军政大权皆在相公手上,天下人人皆知,只有陛下一人不知而已!”

    玄承天尴尬道:“哪能不知,这事朕多少知道一些,只是这国事着实累人,是朕不愿打理,有皇姐代劳,轻松自在…没你说的那么严重。”

    常贵妃哽咽道:“我听闻,宫中有妃子曾惹得相公不高兴了,被相公给处置了。臣妾斗胆问陛下一句,可有此事?”

    玄承天又尴尬了,摸了摸鼻子,“有些事不怪皇姐,回头想想,可能是朕做的过于荒唐了,才惹得皇姐不高兴了。”

    常贵妃抬头,“臣妾再斗胆问陛下一句,倘若有一天相公要杀臣妾和桑姐姐,陛下能保住臣妾和桑姐姐否?”

    “……”玄承天凝噎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