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八一八章 有点麻烦
    “歇一下吧!”

    “现在?”芙花看了看天色,又看了看一旁的牛有道,才半下午的样子,现在就歇?

    海外一行也不可能一直躲着不出,返回的距离很远,路上要花不少时间,还要预防突发状况,必须要提前一些,已经在返回的路上。

    “我总感觉哪里不对,先派人前去查探一下四周吧。”牛有道给了个理由。

    他这样一说,倒是让一伙人警惕了起来,对于一个判断敏锐的人来说,感觉到了不对肯定有什么诱因,自然是小心一点的好,谨慎点没大错。

    当即照牛有道说的办,派出了一批人手四处查探。

    而牛有道本人亦去了四周查看。

    一阵寻找后,牛有道摸索到了一条峡谷边,眼前这条纵容激流奔腾的峡谷正是他之前摆脱诸国追杀时脱身的地方。

    观察了一下四周,牛有道又纵身遁入了激流中,在激流中摸索着重新做手脚。

    没办法,他之前在这里逃脱追杀换穿缥缈阁的服饰时,有人看到了他这个缥缈阁的人出现。

    按理说,诸国的人不会盯着缥缈阁的人不放,可他必须得以防万一,真要出了什么问题的话,他自然是打死也不会承认自己假冒了缥缈阁的人,没证据的事情除非硬栽在他头上,否则谁也奈何不了他。

    可问题的关键是,一旦追查起来,他必须能给出解释,既然没有冒充缥缈阁的人,你又是怎么脱身的?你自己总不会连你自己是怎么脱身的也不知道吧?

    诱使得一行人走这一条路线,就是为了回来做手脚,为自己准备一个以防万一且能解释的过去的原因。

    这也是他让一行在附近一带停留歇脚的原因。

    当天四处查探的人并未发现什么异常,但已经折腾到了天黑,只能就地夜宿。

    次日,一行再次出发。

    长达近两个月的回归路程,终于抵达了离出口古老森林不远的地方。

    对一般人来说,离出口位置也不算近,足足还有一天的路程。

    一行躲了太久,为了安全起见,和其他各方断了联系,对各方的情况一无所知,也不敢太靠近了。

    “怎么办?离出口开启还有半个月的样子,应该有人已经抵达了古老森林内埋伏,那一带很有可能被人给控制了,人一过去就有可能被发现,不宜再派人过去打探情况。你确认我们真能过这最后一关?”站在山顶眺望的芙花有些头疼地摸着脑门,计划不如变化,现在怎么离开成了大问题。

    可是又能怎么办?事情已经做了,该得罪的都得罪了,想不面对都不行。

    牛有道:“过不去也得过去!不宜派人过去打探情况,那就让那边派人过来报知情况。”

    芙花:“什么意思?抓舌头?”

    牛有道直接跟她挑明了,“各方势力中都有我的人手,我有约定好的办法联系他们。”

    各方势力中都有你的人手?芙花等人面面相觑。

    牛有道没有多解释,“大姐,浪大哥,你们点些人手,跟我一起走一趟吧。”

    到了这个时候,也没什么好讲究的,芙花和浪惊空依了他,各点了几十名好手。

    牛有道把巫照行三人也带上了,又让司徒耀点了些人随行。

    安全第一,他不喜欢打打杀杀,打打杀杀有风险,身边多带些人,万一遇上打打杀杀的事情还是让别人去做吧。

    一行撒出眼线在前面探路,一路小心翼翼推进到了古老森林外围,牛有道找了处山头,让人多准备柴火。

    一行照做,浪惊空还是忍不住问了声,“干什么?”

    牛有道:“放火烧山!”不等对方再发问,指了指天上,“我跟我的人约好了,正午时分烟起,他们便会来找我。”

    浪惊空等人顿时明白了,古老森林面积太大,怕距离远了看不到烟,只能把火给烧大点,而见到烟火,相关方自然会派人来查探动静,到时候牛有道的人手便可趁着查探动静的机会过来寻找……

    几十人大面积同时点火,火想不大都难,估计这一带的山林是保不住了,可对一大帮人的生死来说,谁还会在乎这个。

    火起了,牛有道一招手,一伙人迅速撤离,直奔几里外的一座最高的山头。

    抵达这座山头时,牛有道留下了让人寻找的记号,继续往远处撤……

    “起火了!”

    古老森林的树冠上,警戒四周的人发现了异常,招呼之下,不少人飞上了树冠眺望。

    看了看远处升腾起的烟雾,季玉德抬头看向正当空的烈日,嘴角牵动了一下。

    “去些人看看是怎么回事,小心点!”下面有人喝了声。

    季玉德立刻闪身而下,主动请缨,加入了前去查探的人手之中。

    随众一路飞掠出了古老森林,来到了熊熊烈焰燃烧的山火地带,人员四处查看之际,他目光四寻,直接锁定了周围最高的一座山头而去。

    抵达最高山头,找到了路标,四处看了看,确认没有跟踪后,立刻闪身循着路标去了。

    飞身纵落在一处隐蔽山谷,看到了终点标记,却不见人,季玉德四处环顾。

    躲在暗处的牛有道看向对面的山头,待那边发出无人跟踪确认安全的信号后,他方闪身而出与季玉德碰了面。

    没什么好客气的,牛有道直接问情况。

    不问不知道,一问才知晓,事态的发展在他假冒缥缈阁的人脱身后就偏离了他的预估方向,几方势力并未追杀燕、卫、齐的人,并未大打出手干起来。

    也就是说,他想让那些人彼此残杀消耗的图谋并未达成。

    如此一来,事情真的是麻烦了,面对大量人手对出口的封锁,这边几乎没有冲破封锁的可能。关键他不是一个人脱身,而是要带大量灵种出去!

    抵达的人不止季玉德一人,之后陆续又来了五个。

    暗中带领人手戒备四周的芙花多次打量这边,心里嘀咕,这厮在各方势力中果然安插有人手,各方势力?也不知道自己这边有没有。

    季玉德等人彼此打量,他们并不知道彼此的存在,此时一碰面,大概猜到了,大家估计是一样的身份。

    不惜让他们彼此暴露,他们也意识到了,事情到了最后的关键时刻,牛有道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

    看着眼前的六人,牛有道心情说不上沉重不沉重,倒是显得有些沉默。

    他知道,有些人是不在这一边没看到他发出的信号,有些人则可能是永远都不会再出现了。

    听大家一说,他方知道赵国被晋、韩、宋联手给灭了,晓月阁安插在赵国那边的人手怕是跟着一起遭了殃。

    从几人口中获悉有人暗中通风报信,指证他和那中立的三个门派有勾结后,牛有道嘴角泛起一抹冷笑,甚至是冷哼了一声,“我已手下留情,你却要自己找死,那就怨不得我了!”

    他一听便知是谁干的好事,除了颜宝如不会有其他人!

    若是徐火按他布置好的计划干的,事态不是那种发展状况。

    他没有什么苦神丹,连苦神丹长什么样的都没见过,只是采取手段唬住了颜宝如而已。

    尽管用了所谓的苦神丹震慑,但他一开始就知道颜宝如未必可靠。

    原因很简单,颜宝如并未尝过苦神丹真正的痛苦滋味。

    那女人有自己的骄傲,一旦从失态中清醒过来后,没被苦神丹折磨过,不真正畏惧苦神丹的话,未必甘心永远屈服于他。

    但他当时对情况重新判断后,还是抱了一丝希望的,希望传说中的苦神丹能震慑住这女人,如此高手他还是希望能收为己用的。

    所以他还是给了颜宝如一次机会的,只要颜宝如乖乖听话,剩下的事情自然有别人去做,颜宝如自身不会有什么危险,出去后为了苦神丹的解药自然会来找他。

    如今看来,收服这女人的希望破灭了,这女人还是不甘心,还是蹦了出来!

    几人不知他在说谁,不过几人都懂事,知道规矩,不该问的不会多问。

    有人提到了正题:“目前的状况,那几家联手封锁之下,只怕连燕、卫、齐三国的人也难以顺利闯过,你想带着第一的名次过关,希望怕是不大!”

    牛有道不屑道:“联手封锁?一群各怀鬼胎的人是挡不住我离开的!你们回去后,立刻采取行动,暗中挑拨离间,我要那三家自相残杀打起来!”

    “这…”几人相视一眼,季玉德沉声道:“挑拨离间太明显了,我们很容易暴露!”

    牛有道:“注意方式!不是让你们直接去挑拨离间,而是要间接的制造气氛!晋、韩、宋三方根本不是一条心,那就是堆在一起的干柴,一点火星就能烧起来!制造的气氛要让晋国感觉韩、宋只想自保,根本不想配合他拿什么名次。韩、宋这边则要感觉到晋国在迟迟没有收获的情况下想抢他们的。你们几个已经见面了,可以在各方阵营中互相配合一下,让火烧起来!”

    PS:继续写,今天有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