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八一九章 疑心生暗鬼
    几人面面相觑,不知是不是为难,又不时小心观察四周。

    牛有道:“不用担心,四周有我们的人戒备,有人靠近随时能发现……”怕他们不理解,或者说担心操作有误,他又详细提醒了他们回去后该怎么去做。

    真正弄懂操作方式后,几人暗暗松了口气,这样的话,的确没什么危险,遂纷纷点头应下了。

    季玉德:“我们还得回去复命,不能离开太久,如果没其他吩咐,我们就先走了。”

    牛有道摆了摆手,示意不急,临别前诚恳送上了一番忠告:“我不希望看到你们出事,火烧起来后,不要参与那些打打杀杀,你们立刻脱身来我这边,我会安排人接应,接头方式还是老规矩。你们放心,离开天都秘境时,我会安排人带你们一起出去。也不用担心出去无法面对各方,就借口打打杀杀被追打散了。”

    “还有,经过了这一遭,你们都有暴露的风险,没必要再受那风险,出去后立刻从所在的各自阵营脱身。如果你们愿意的话,可以来我南州!”

    一人苦笑道:“不脱身还能尽量掩饰,一旦真的脱身了,身份可就真的可能会暴露,至少会引起相关方面的追查。组织的规矩,暴露了,上面还能让我们公开乱跑吗?”

    牛有道:“不用担心上面,这事我会为你们出面摆平,这点面子你们上面还是会给我的,小事,不算什么。”

    你们上面?几人相视一眼,似乎都有些讶异,季玉德道:“你不是组织的人?”

    “不是!”牛有道直接挑明了,“我们出去后,你们组织即将有大变,说明白点,你们组织即将浮出水面,需要我南州势力相助,这也是你们上面让你们不惜代价帮我的原因!只要我开口了,你们组织不敢不答应。若是你们谁身上背负有苦神丹的烦恼,解药的事交给我来处理,至于能不能真正彻底化解,以后我再想办法,总之不会断了你们的解药。”

    “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意见,你们怎么决定我不会勉强,愿来我南州者,我欢迎!期间若有什么麻烦,只要是决定了来我南州,只要信得过牛某,所有麻烦我来帮你们处理,不用你们操心!”

    “总之不管你们怎么决定,事成后立刻从现在所处的各自阵营脱身,否则会有危险,我不想误伤你们!”

    “好了,就这些,你们不宜久留,走吧!”

    几人沉默着消化着他的话,同时皆拱了拱手,迅速离去。

    待这些人一走,牛有道挥手招了司徒耀过来,让他安排万洞天府的人负责接应那些人的事宜。

    他不是说着玩的,也不仅仅是宽那些人的心让他们好好办事,而是这些人真的帮了他大忙。

    不管是不是因为晓月阁的原因,不是这些人提着脑袋帮忙,他会很麻烦,至少事情没这么顺利!

    不用再担心被人发现这里的秘密接头后,芙花和浪惊空随后也闪身过来了。

    芙花问了声,“那边什么情况?”

    “事情有点麻烦,七国之间没大打起来,晋、韩、宋联手灭了赵国,如今联手封锁了秘境出口……”牛有道把情况向大家做了介绍,这个时候这种事情不宜再隐瞒。

    众人听的心头一沉,就算赵国没了,哪怕再加上他们灭的那几家,七国仍然保有相当大的实力,这根本不是他们的实力能突出去的。

    芙花银牙咬了咬,“岂止是有点麻烦,麻烦大了去!”

    牛有道:“没你想的那么麻烦!他们不清楚我们的情况,我们了解掌握了他们的情况,他们在明,我们在暗,这就是我们的胜算!”

    芙花:“老弟,你别不死心了,对方联手封锁之下,你那第一别想带出去了!”

    牛有道掷地有声道:“只要不让他们手上的灵种凑到一起,我的第一就还有希望!”

    回头对司徒耀道:“秘境之行已经临近尾声,我相信燕、卫、齐的人也接近了这边,把人手撒出去找,我要见紫金洞长老严立!”

    司徒耀苦着脸,“这漫无目的的,怎么找啊!万一他们还没到呢?”

    牛有道:“放火联系!”

    又放火?几人无语。

    之后才搞明白是怎么回事,牛有道和严立约定了最后的联系方式,也约定了时间,严立一定会在出口开启前的半个月赶到。只要这边把人手撒出去到处点火,不管严立在什么地方,只要见到了三股烟冒起,就会循着留下的记号找来。

    ……

    “太叔兄,我怎么感觉韩国和宋国那边的人有点不对劲?”

    “哪不对劲了?”

    “总感觉那两家有点鬼鬼祟祟的盯着我们,压根不像是和我们联手,反倒像是防着我们。你觉得他们真能和我们联手夺名次?我怎么感觉他们对名次的事压根不上心,更像是拖着我们等到出口开启好跑人。如果只是利用,倒不算什么,真要等到有人冲击的时候,他们扔下我们跑了,或和别人联手对付上了我们,那我们可就麻烦了。”

    “你想多了。”

    “不是我想多了。太叔兄,那边,你留心一下。”

    季玉德拉了一名器云宗的弟子嘀嘀咕咕,手指了个方向,后者顺势看去,留心观察……

    “韦兄,晋国那边真靠的住吗?”

    “怎么了?”

    “器云宗是什么货色,大家都知道,和他们联手,我怎么有种与虎谋皮的感觉?我发现晋国那边的人总是鬼鬼祟祟的打探我们,他们不会为了争第一对我们下手吧?”

    韩国那边,同样有人拉着百川谷的弟子指点怀疑之处。

    都是牛有道指使的晓月阁的人在暗中搞事,关键身在各方阵营的人互相配合着,这边配合着做出让人生疑的举动给那边看,那边又配合着做出生疑的举动给这边看。

    安插在三方阵营的人,逮住机会就向身边人嘀咕自己的怀疑,有些东西是会人传人的。

    碰上内部有人这样作祟,想不引起三方的紧张气氛都难。

    若是三方铁板一块倒好化解,关键是三方谁又能相信谁?

    疑心生暗鬼,有了怀疑自然就有所警惕,人员布置上的防备变化免不了,一边有所动作,就会刺激另一方有所反应。

    互相刺激下,三方间的气氛越来越诡异,彼此打量对方时似乎都能看出彼此眼神中的不善。

    “氏如兄,刀兄,程兄,富兄,都在呢?”

    下面人观察到这四人在碰头后,太叔山岳立刻从自己那边赶了过来,乐呵呵地打招呼。

    “太叔兄!”四人也都乐呵呵拱手回应。

    氏如笑问:“太叔兄有事?”

    “怎么?没事就不能来看你?难道你们四个在一起有什么事瞒着我不成?”太叔山岳似有所指的刺了一句,转瞬又换了笑脸乐呵道:“的确有点事,上次那通风报信的密信,中立的那三家至今没给我们一个交代,我们是不是一起去问问?”

    富居烟叹道:“有什么好问的,该交代自然会给我们交代,不给我们交代,我们去问也没用。”

    总之,不管太叔山岳怎么说,韩国和宋国这边都觉得没这必要去招惹那中立的三派。

    好不容易把太叔山岳给打发走了,刀无锋沉声道:“追问那三派有意义吗?这老家伙不会是还想对那三家下手吧?”

    程满堂:“没我们两国配合,他一家怕是不敢轻举妄动。我现在担心的是我们自己,器云宗什么德性大家都知道,若是燕、卫、齐迟迟不出现,非要拖到出口关闭前再出来的话…这老家伙若觉得没了指望,搞不好要对我们下手!”

    氏如:“难说!我们提议退而求其次,把三家的灵种集合在一起拿名次,他都死活不答应,可见这家伙拿第一的心有多急切,真要是急了眼的话,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干的出来。三位,不得不防啊!”

    另一头,回到晋国那边的太叔山岳“咚”一拳砸在了树干上。

    一名器云宗弟子小心翼翼问道:“九叔,试探的情况如何?”

    太叔山岳满脸阴霾道:“之前推三阻四,早就觉得这帮人不可靠!刚才,邀他们去问问都不肯,他们压根就不想惹任何麻烦,指望他们联手怕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那弟子皱眉道:“那两家的情况是有些不对,人手明显在暗中调整,在针对我们部署。燕、卫、齐真要是手上有了占优势的灵种,怕是要拖到最后关头才会露面。哪怕拖到出口开启,那两家一旦跑了的话,我们一家别说从燕、卫、齐的手上抢东西,只怕连想把他们拦截下来都困难。”

    太叔山岳面露愤恨,“我诚心相待,和他们均分了赵国的灵种!我们手上的灵种比他们多,依然主动愿意和他们均分缥缈阁的奖赏!我如此厚待他们,他们居然还想阴我,是可忍孰不可忍!”

    那弟子忙劝道:“九叔,不可冲动,他们两家明显联手防着我们,一旦动起手来,我们也将损失惨重,只会是便宜了别人!”

    PS:加一更,谢谢大家,五一节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