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八二零章 放水?
    太叔山岳回头立喷,“迂腐!燕、卫、齐能躲,咱们不能躲吗?”

    那弟子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得手后立刻跑人,拖到出口封停前杀出去。

    意思虽然懂了,可他怎么想都觉得有点不可靠。

    ……

    久等了,山中久候,终于等到了严立来到。

    严立并未带太多人来,就随行四五。

    这边确认严立等人的后面没什么异常后,牛有道方带着一群人露面了,巫照行三人、司徒耀、芙花、浪惊空、断无常、红盖天,全部都现身了。

    再见牛有道,严立本还怀揣几分欣喜,结果见乱七八糟的人全带了出来与他相见,一张脸顿时垮了几分。

    原因不难猜,他和牛有道是在暗中勾结,把这些外人带出来算怎么回事,岂不是曝光了?万一提前泄露了出去,无论是他,还是紫金洞的面子上都不好看,还容易生变故。

    另就是,你们这么多人,我这里才几个人,有种受到威胁的感觉。

    然而牛有道已经管不得那么多了,管不了严立高兴还是不高兴。

    最后关头,人心所向,便是胜负的关键!

    海外修士这边已经面临生死抉择了,这个时候倘若再鬼鬼祟祟隐瞒什么的话,很难不让人多想,很难不让人再另做打算,海外一帮人又不是他的亲爹娘能无条件信任他。

    左右人心需驾驭,亦需以诚相待!

    已经到了最后的关键时刻,到了需要团结一致的时刻,他不想内部再因任何猜忌而出现任何意外,越是最后生生死死的危急关头,越是容易出现各种打算,他需要给大家坚定站在他这一边的信心,他需要稳住所有人帮他这一把!

    “严长老,精神不错啊!”牛有道笑呵呵拱手见礼。

    严立瞥了眼在场几人,态度有那么点不冷不热,“路有点远,过来一趟不容易,那边我也不宜离开太久,有什么事就快点说。”

    芙花、浪惊空、红盖天、断无常皆仔细观察着,想把一些事情进行确认,不想被人卖了都不知道。

    “好!”牛有道颔首,“出口那边,晋、韩、宋联手封锁了!”

    严立:“这个我知道,我们这边派人进去查探过,发现了。”

    牛有道:“你有把握让燕、卫、齐三方攻破他们的联手封锁吗?”

    严立:“不管有没有把握,我这边终究是要出去的,只要他们一直封锁着,我这边几家肯定要联手冲击。”

    目光又扫了几人一眼,“不过你应该明白,就凭你们干下的那些事情,不可能带上你们,你们一出现就变味了,不管是守方还是攻方都不会放过你们!当然,如果你愿意交出手上的灵种,这边也许会考虑利用你们的人手一起发动攻击。”

    牛有道笑了,“我怎么可能交出手上的灵种,我还要靠那些东西活命!”

    严立摊了摊手,一副既如此那我也无能为力的样子。

    牛有道:“世事无常,因时而变,识时务者方为俊杰,通机变者方为英豪!计划又出现了变化,需要立刻调整应对,还希望严长老能帮我!”

    严立没拒绝,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算想拒绝也不会当众拒绝,因为有点危险,遂问:“你想让我怎么帮?”

    牛有道答非所问,“若晋、韩、宋三家出现内讧,你觉得谁会先对谁动手?”

    严立目光微闪,捻须沉吟道:“器云宗弟子,法力和肉身可谓是内外兼修,战力强悍,也因此而一向蛮横!若说韩、宋会主动招惹晋国,我觉得不太可能,因为讨不到太大便宜!真出现内讧的话,应该是晋国先动手,韩宋则联手对抗!”

    牛有道点头:“英雄所见略同,和我想的一样!晋、韩、宋那边我已经安排了人手做手脚……”他把安排季玉德等人去做的事情向大家坦白了出来,也是为了让大家心里有底。

    芙花等人相视一眼,目光闪烁不已,严立也有些讶异,这边对晋、韩、宋那边的情况掌握的很清楚。

    都意识到了,真要照牛有道这样干的话,那三家怕是很难不起内讧。

    严立忍不住问道:“你那些四处安插的人手究竟是怎么来的?”这事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在各国安插眼线没什么,能在进天都秘境的名单里都有,这未免就有些恐怖了,这厮暗底下得经营有多大的势力才能如此?

    需知控制一个个人卖命,而且还是控制许许多多的人卖命,得需要多长的时间才能做到?而茅庐山庄崛起才几年,哪来那么大的人力和物力做支撑?

    站在他的高度来看,这根本不是这个新秀能做到的,怀疑是不是有什么大的势力在背后支持!

    牛有道:“这个不重要,不需要多问,总之我会给紫金洞一个交代!”

    既如此,严立也就不多问了,话回正题:“你的意思是,等那边三家消耗的差不多了,然后我这边再杀过去?”

    牛有道:“错了,不需要等到消耗的差不多,而是内讧一起,你立刻鼓捣燕、卫、齐的人杀过去!”

    严立:“开什么玩笑?我答应,其他人也不会答应在他们实力饱满的时候跑去硬碰硬,那样付出的代价太大了,你当他们都是我手下不成?你以为我说什么他们就会做什么不成?我没办法说服他们!”

    牛有道:“说服?说服个屁!都这个时候了,有简单的办法你不用,还费那口舌作甚?你别管他们,你只管带上紫金洞的人直接往那边去,他们发现你们鬼鬼祟祟的自然会跟去,还需要说服吗?至于怎么操作,堂堂严长老不会连这点驾驭能力都没有吧?”

    “……”严立哑口无言,脑子终于转过了弯来,只是这弯转的有点大,神还没回过来。

    芙花等人亦面面相觑,发现牛有道这方法还真有够简单粗暴的。

    巫照行木讷无言,云姬嘴角露出一抹莞尔。

    严立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哭笑不得道:“这还不是要跑去硬碰硬,卫国和齐国去了也未必会干,我也得对紫金洞的弟子负责,不能拿弟子们的命胡乱去堆!”

    牛有道:“怎么会是胡乱去堆?你怎么还没明白?不是让你们去硬拼,是让你们去帮忙的,晋国和韩、宋干起来了,你们去帮韩、宋打晋国!你们关键时刻出现,喊上一嗓子,说只要答应事后把晋国的灵种给你们,你们就帮他们。他们已经翻脸了,无法联手对抗你们,韩、宋也被晋国惹火了,危急关头只要你们开口,他们肯定答应,没理由不答应!五国打晋国一家,还能算硬碰硬吗?这是捡便宜好不好!”

    严立愣愣道:“瓜分晋国手上的灵种?”

    牛有道有点怀疑这家伙是不是老糊涂,稀奇道:“你还真想抢晋国手上的灵种不成?”

    严立狐疑:“你几个意思?不是你说抢吗?”

    牛有道:“这只是给燕、卫、齐关键时刻能跟你一起动手的诱因,或者说是关键时刻吓跑晋国的声势!打的差不多了就行了,你紫金洞不能玩太狠,不能把晋国给弄死了,你得放水,得给出一条活路让晋国跑掉!”

    芙花等人相视一眼,貌似在说,接连放火的又变放水了!

    严立有点傻眼,“放水?让晋国跑掉?”

    牛有道叹了声,很无奈的样子说道:“我若想拿第一,先决条件是不能让别人拿第一!现在的情况是,各方势力集结在了一起,我这边的人手已经没有能力去抢其他人手上的灵种,你紫金洞也不可能帮着我们公然去抢,就算你一家帮我们去抢也照样够呛!既然我们抢不到,别人也休想得到,我必须保持我手上灵种数量的优势!”

    “之所以不等他们内讧消耗的差不多了再出手,就是要让诸国手上的灵种分散,不能让灵种过于集中,那三国的都被你们抢了的话,我还拿什么给莎如来交代?”

    严立大概明白了他的意思,迟疑道:“剩下的五家凑在了一起,你就不怕当中有人联手拿名次?”

    牛有道一惊一乍道:“所以我才要让你想办法对晋国放水啊!”

    严立又被绕糊涂了,“你到底什么意思?”

    牛有道一手扶剑,一手摊出手掌,貌似痛心道:“晋国手上的灵种差不多是四份的量啊!你们不把晋国打残了,你不放水让晋国逃出来,我怎么捡便宜?我这边怎么抢劫晋国手上的?”

    我草!严立心中的脏话差点没直接从嘴里蹦出来,震惊的哑口无言,敢情这厮乱七八糟的绕了一圈是想让诸国帮他把晋国给弄残了好仗势欺人捡便宜!

    巫行者三人,芙花等人,也一个个哑口无言,皆没想到绕来绕去绕出这么一个结果来!

    严立神情抽搐着指了一下牛有道,“你小子真狠!打打杀杀拼死拼活的事让我们去干,你躲后面捡好处!”

    牛有道叹道:“话不能这样说,我们最后不也还是要和晋国交手么,谁先谁后而已!”

    实际上他一贯认为,不能真正解决问题的话,就没必要一直打打杀杀个没完,不能避免是没办法,能避免尽量避免,需要的时候意思一下就够了,一样有效果!

    PS:飞奔扑抱!谢新盟主“巴斗腰”捧场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