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八二一章,这一次,我真的输不起!
    谁先谁后而已?严立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捡便宜就是捡便宜,粉饰的过去吗?

    当然,这边也是为了紫金洞的利益,谁先谁后的已经不重要了,只要能达到目的就行,他也没必要争论出个结果来。

    而对芙花等人来说,这话却是听的心情舒畅,他们乐见牛有道的这个办法,能减少他们的损失。

    不争论这个了,严立摆了摆手,挺无奈道:“你捡便宜我没话说,我也可以放水。可真要把晋国给打残了,我能放水,其他人怕是不肯放过,很有可能会继续追杀,未必会让你捡那便宜!再说了,在他们眼皮子底下放水是不是太明显了一点,让我怎么交代?”

    “这个好办,我这里有个办法可供严长老参考参考……”牛有道勾了一下手掌,示意了严立附耳过来,在他耳边嘀嘀咕咕了一阵。

    旁观者皆皱眉,不知牛有道跟严立说了些什么,总之严立的眼神和表情都显得有些精彩。

    嘀咕完毕后,身子侧倾凝听的严立慢慢站直了,上下打量着牛有道,满脸的古怪道:“这样做是不是太无耻了点?”

    “诶!”牛有道摇头,“这和无耻无关,兵不厌诈而已!”

    “呵呵,兵不厌诈?反正不用你去做,无耻不无耻无所谓是吧?”严立神情和语气都充满了鄙视。

    牛有道唉声叹气道:“我不勉强,也勉强不了,说了只是提供给你参考,你若是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可以自行决定。”

    严立:“不扯了。你先想清楚了,这一切的前提都是建立在他们起内讧的基础上,若是他们没发生内讧怎么办?”

    牛有道:“没发生内讧你们就躲着不出,随着出口开启的时间临近,器云宗那帮人迟迟拿不到自己想要的是憋不住的,迟早要和韩、宋干起来,大不了我再下点药,由不得他们不翻脸!总之你回去后就立刻做好准备,等我消息,等我这边消息一到,你就立刻带人扑过去!只要我们彼此配合好,就不会有什么问题!”

    严立:“你自己怎么办?你想过没有,赶走了晋国,守在那边的三国就变成了五国。韩国你干掉了天女教,宋国你干掉了血神殿,卫国你干掉了灵虚府,齐国你干掉了大丘门,就连咱们自己这边的燕国你也没放过,灵剑山那边褚风平可是恨不得扒了你的皮!”

    “守住出口的五国,你没一个没得罪的!另外,我们几家一碰头后,灵种还在你们身上的事就要暴露,他们岂能放过你?我就算想帮你,也扛不住这么多人拦截,你跑的掉吗?”

    “不需要你帮我脱身!”牛有道挥手指向芙花等人,“这边还有七百多人手,你想办法帮我把他们送出去就行!”

    严立挑眉道:“连你一个人我都放不过去,这好几百人的我就更没有办法了!”

    牛有道:“放水!”

    “放水?”严立愣怔,又放水?

    牛有道点头:“把晋国赶走,让你们鸠占鹊巢在出口占据一席之地的目的就是为了把他们送出去。你们五国占据出口后,紫金洞务必要争取到一方方位,只有这样,他们从你们那边冲出去的阻碍才会最小,才有机会冲出去!”

    严立若有所思,明白了,沉吟道:“若是如此的话,你的确有机会跟他们一起冲出去!”

    “不!”牛有道摇头:“我不会跟他们一起出去,我会一个人先行离开。只要出口一开启,万兽门、灵宗和天行宗立刻会离开,他们一走,我随后就会出去!”偏头看向了芙花等人,“我先走,你们之后从紫金洞接应的那边冲出去!”

    众人惊讶,严立更是吃惊不小:“你一个人先走?”

    牛有道刚点头,芙花立刻反对道:“不行!你一旦先露面了,就打草惊蛇了,其他人会注意到紫金洞这边,我们再想从紫金洞那边脱身会有很大的阻力。”

    牛有道:“你放心,我不会从紫金洞那边走。”

    众人面面相觑,严立皱眉道:“你一个人走的了吗?”

    牛有道:“这个不用你们担心,我自有办法脱身。”

    严立很不理解,“能一起走,为什么要分个先后?”

    牛有道看向四海众人,“为了他们更好的脱身,为了他们更好的帮我把灵种带出去。出口那边,我已经制造了假象,尽量让人误以为这边的灵种都在万兽门他们身上,三派一走,我随后就跟了出去,更能坐实这种假象。”

    严立不耐烦道:“什么乱七八糟的?”

    牛有道回头看向他,“我不能跟四海的人一起走!只有让五国的人以为东西在中立的三派身上,只有让他们信以为我跟中立的三派勾结在了一起,以为东西已经出去了,再跟四海的人拼命已经抢不到了什么,才能让四海的人出去时少一点阻力!”

    严立:“有没有阻力不在乎这么一点减轻的可能性!”

    “严长老!”牛有道声音忽大了几分,继而又放缓了,“这一次,我输不起,但凡能增加一丝的成功可能性,我都要利用上,不能忽视!”

    严立还想说什么,牛有道抬手打住,“不仅仅如此!因为从四海手上抢不到什么东西,紫金洞的人才没有拼命阻拦…这也是我送给你们的借口!”

    严立:“到了那一步还用得着这种借口吗?”

    “必须用!”牛有道声音又大了几分反对,继而又放缓了,“这一次,我真的输不起!我不但要晋国手上的灵种,还要紫金洞手上的灵种!不排除有人会暗中结盟凑数去抢第一的可能性,在我不能把各方都做掉的情况下,我必须掌握近半数的灵种,才能稳拿第一!”

    “只有遮掩了过去,你们才能悄悄把灵种交给我而不引起怀疑!”

    不引起怀疑?严立明白了,明白了他刚刚授以自己那无耻办法的原因。

    “严长老,外面的战事只是冻结,天都秘境之会结束后,还要继续开战的,为了不影响战事,我和紫金洞的关系现在还不能让逍遥宫和灵剑山知道,否则各种不可预测的后果都有可能会出现!”

    “所以绝不能引起他们的怀疑,所以这个借口你必须要用!”

    现场突然一片静默,诸人心中皆莫名震撼,没想到牛有道谋划的如此深远!

    “你这家伙…”严立嘟囔了半句,神情相当复杂,实在是不知道该说牛有道什么好。

    至少有一点他是明白的,如此方方面面都要顾全的思虑,不但要顾及眼前,还要顾及以后的战事和南州的局势,应该不是临时起意的,之前也不知这家伙花了多少心思来谋划这次的脱身,怕是耗尽了心血吧!

    他现在有种错觉,紫金洞把这厮给特招进门内,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双手杵剑而立,牛有道攸地看向远方的深沉目光中闪过一瞬不宜察觉的疲惫,目光慢慢收回,打破沉默,“严长老,四海的人出去后,紫金洞也不要久留,谁也不敢保证其他四国会不会因为什么诱发贪念对你们下手,尽快离开秘境!”

    严立琢磨着什么似的,嗯了声,“知道了。”

    他目光一抬,看向了四海众人,道:“你们要冲出去,多少会面临一些拦截,不如把你们身上的灵种交给我们紫金洞,灵种由我紫金洞带出去也要安全些。”

    他是为牛有道着想,一旦这些妖魔鬼怪反悔,出了秘境不肯交给牛有道的话,那牛有道的心血可就白费了。

    “不行!”芙花立刻尖声拒绝,毫不犹豫地反对,也直接挑明了,“这些灵种是我们脱身的最后倚仗!我们交出了灵种就没了利用价值,谁知道你们会干出什么来。只要我们出去了,自然会遵守承诺。若是我们出不去的话,这些灵种不如就直接撒在路上算了,几国各自能捡多少算多少!”

    她朝牛有道露出诡异一笑,“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嘛!”

    说的是结拜中的誓词,牛有道懂她的意思,我们活不了,你也别想活!

    严立脸色一沉,牛有道抬一手打住,“不用那么麻烦,灵种就放他们身上!牛某江湖走马,走的是路,交的是朋友,只要有诚心愿做朋友的,牛某自然仁义在先,从不苛待!”

    芙花顿时笑靥如花,竖起一根大拇指给他,“说的好,老弟这话我喜欢!”

    他们目前的处境很危险,不剥夺她最后的倚仗,她当然喜欢了。

    严立眉头皱了一阵,也没再多说什么,抬手拍了拍牛有道的肩膀,示意去一边聊聊。

    牛有道跟他走到了一旁,笑问:“有什么吩咐?”

    严立问:“你一个人先走,准备怎么脱身?”

    牛有道:“看情况而定,现在也说不准,人是死的,办法是活的,总会有办法的。”

    严立又问:“那条峡谷的河流中,你是怎么脱身的?”

    牛有道波澜不惊道:“侥幸!本来还想从紫金洞这边借力脱身的,谁知水底下发现了个隐秘暗洞,等我从暗洞出来,你们已经走了,就这样脱身了。”

    严立哦了声,“搜查的人当中有人发现现场有个缥缈阁的人离去,褚风平有点怀疑是你假扮的,他出去后可能会在这方面留心。”说这话时,斜睨观察的眼神颇有些意味深长。

    牛有道平静道:“随他,身正不怕影子斜!”

    “那就好!”严立颔首,见他没什么异常,略松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