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八二三章 你们得感谢我才对
    观战中的万兽门、灵宗、天行宗亲眼目睹了这戏剧性翻转的惨烈一幕,不知多少人暗暗唏嘘摇头,算是领教了这群争权夺利豪强的血腥,也庆幸自己这边不用这样。

    树上,缥缈阁的人亦在冷眼旁观,真正是置身事外看热闹一般。

    他们的实力未必比得上眼前交战的这群人,然而却给人一种俯视一群蝼蚁的感觉。

    “九叔!”一名器云宗弟子大声呼喊了一句,语气中满是悲凉。

    懂的!太叔山岳懂他意思,扛不住了,再赌气也没用,再凭血性硬扛下去的话,只能是覆灭!

    “走!”太叔山岳一声悲吼,终于下达了撤退的指令。

    右手虚空一握,一只无形巨锤出现,挥舞出雷霆之声,逼退了围攻之人后,迅速闪身而出。

    所剩不多的晋国修士仓惶而退逃离,自然是哪边的阻力小就往哪边逃,紫金洞方向的阻力小。

    晋国只剩下个百来人,眼见就要得手,围攻之人岂能放他们跑了,当即有人大喊,“追!”

    眼看众人追出,严立却没有追的意思,反而大喊一声,“穷寇莫追!”

    他挥手打了个手势,下面的紫金洞弟子在知情的有心人引领下发出了此起彼伏的呐喊。

    “穷寇莫追!”

    “穷寇莫追!”

    呐喊声一层层传递而来,已经追出的人下意识放缓了追击速度不时回头看。

    见是紫金洞的人让不要追,逍遥宫和灵剑山的人先停下了,他们本来就是联手一伙的。

    接着,齐国和卫国的人也莫名其妙停下了,莫名其妙打了一架还搞不清情况的人不知紫金洞什么意思,但都知道紫金洞肯定是最清楚的,这样喊肯定有原因。

    这么一耽误,也不用再追了,晋国残部已经抓住机会逃远了。

    说实话,隐隐听到声音回头看的太叔山岳也有点搞不懂状况,眼看就能把他们给灭了,眼看就能抢到他们手上的东西,居然就这样放过了他们,几个意思?

    莫名其妙跟着跑来,莫名其妙跟着打了一架,莫名其妙又把人给放跑了。

    现在打完了,终于有闲心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了,逍遥宫长老山海第一个过来质问严立,“严立,你什么意思?”

    严立满不在乎的样子,“什么什么意思?”

    几国主事的人都围了过来目露询问意图,山海指了一下晋国人员逃逸的方向,“别装糊涂,已经要得手了,你不让追了是什么意思?”

    严立诧异道:“你们要追的话,我又拦不住你们!我还觉得奇怪了,我让我紫金洞的人别追,又没让你们别追,你们干嘛也停了?”

    此话一出,众人集体哑口无言了,别说,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

    严立一脸戏谑地啧啧道:“没看出来,我严立居然有了号令诸位的威信。”

    “少在这里扯!”卫国的守正阁长老姚先定喝斥了一声,“别当我们是瞎子,别以为我们没看出来,刚才你们紫金洞的人压根就没想阻拦他们,反而有意放松了口子,你分明是故意让他们逃掉的!严立,你到底在搞什么鬼?”

    严立冷笑一声,招了下手,一名背着包裹的弟子过来转身背对。

    严立手中剑光一闪,划破了那只包裹,只见裂开的包裹中稀里哗啦漏出一堆土来。

    都以为这包裹里装的是灵种,谁想居然是泥土!众人面面相觑,越发搞不懂了严立的意思。

    宝剑归鞘,严立呵呵道:“如今已经占了这个地方,出口开启后已经随时可以出去了,我也不瞒诸位了,这回我紫金洞走霉运,辛苦折腾了这么久,压根就没什么灵种收获。这第一的奖励啊,我是不指望了,既然没什么好处,我也没必要再让紫金洞的弟子白白去送死。阻拦,拼命阻拦?我有病还差不多!”

    众人明白了,天火教长老钱复成沉声道:“既然不多,就更应该拦下他们多获取才对!”

    严立嘿嘿道:“多获取有屁用,你们能让我独吞吗?大家这么一分,结果还不是一样!”

    此话一出,众人懂了,这老王八蛋,自己没指望了,也不想别人得好!

    逍遥宫的山海突然出手,一把撕破了紫金洞另一名弟子身后的包裹,哗啦淌出的也是泥土。

    严立斜了眼,警告道:“干嘛,别对我的人动手动脚,否则别怪我翻脸!”

    山海和褚风平的脸色都沉了下来,他们和严立是一伙的,是要联手拿成绩的,紫金洞收获甚微的话,就意味着会拉低整个燕国的名次,他们心情能好才怪了!

    他们也越发理解了严立的想法,联手拿到的成绩也是按各自收获来划分奖励比例的,贡献多自然就多得,而抢了晋国的灵种平分后也提升不了紫金洞的获得比例,人家没必要再死人成全其他人,也不想成全他们两家。

    韩国和宋国那边的人黑下了脸,暗咒严立不得好死,他们被晋国弄这么惨,损失这么大,眼看就能报仇雪恨了,结果被严立把晋国给放跑了!

    玄兵宗长老刘兴高沉声道:“严立,你怎么知道这里打起来了?”

    严立呵呵道:“这边刚好有我安插的眼线,是谁你们就不要问了,我也不会说。”

    大乐山长老曹兵咬牙道:“你不想抢灵种,还带着我们跑来打个屁,白白牺牲那些弟子有意义吗?这就是你所谓的大好事?”

    严立立马喷了回去,“曹兵,你脑子有病吧,你自己看看你自己现在在哪?”

    在哪?什么在哪?众人左右回头看了看,这不是在古老森林么…渐渐的,大家似乎都明白了点什么。

    曹兵有些无语,严立却指着他鼻子数落,“出口!现在出口这个地方被我们扼守了,出口一旦开启,我们随时可以离开,不用再缩在外面看别人的脸色,有这么好的机会,我不尽快争取还坐失良机不成?这不是大好事是什么?居然还怪我,我看你们得感谢我才对!”

    众人明白了,这厮之前火急火燎赶来就是冲这事来的,这的确是好事,不是什么坏事,让大家度过了之前心里没底的煎熬。

    严立又回头看向了韩国和宋国那边,“氏如兄,程兄,你们更应该感谢我是不是?”还愉快地朝他们眨了下眼睛。

    韩、宋两国的人起先还没反应过来,只以为他在说因为他及时出手救了他们。

    待看到他那个暧昧眨眼后,立马反应了过来,也可谓是惊出了一身冷汗。

    严立老儿完全可以等到他们三家耗的差不多了再出手,一举将他们全部给歼灭,并轻易抢了他们手上的灵种。

    试问如此之下,可不是得感谢人家吗?

    之前怨恨严立坏事的心情顿时没了,若不是人家存心坏事,他们两家哪还能站在这里。

    燕、卫、齐的人却几乎是同时黑下了脸,也明白了严立的意思,这老混蛋分明就是自己不得好也不想别人得好!

    接下来,出口一带有少有补的情况下基本上换了人来守株待兔。

    海外那群妖魔鬼怪,还有逃走的晋国残部,这边依然对那两方手上的灵种抱有指望。

    韩、宋最是不安,经过此战消耗,人员再次折损过半,一旦燕、卫、齐联手对付他们的话,后果可想而知。

    这两个在秘境之外打个你死我活的双方,此时却坚决抱团在了一块防范风险。

    紫金洞不少弟子解下了身上的包裹,抖出了包裹里的泥土,所剩的似乎装有灵种的包裹不多了。

    观察四周反应之余,严立对一旁的亲信弟子嘀咕了一声,“东西都给我藏好了,不要露出马脚!”

    弟子低声回,“都分散了贴身藏着,没那么容易发现。”

    严立点了点头,也很是感慨地叹了口气,总算是办成了。

    他手上的灵种遮遮掩掩也是没办法,之前的一系列行为正是牛有道授意的无耻办法。

    如今事成,他也算是服了牛有道,他还是头回干这种从头坑蒙拐骗到尾的事,而且是一环接一环的头回玩的这么顺溜,竟将这么多人全部玩弄于股掌之间!

    当然,遮掩手上的灵种数量,是为了证明自己手上没什么灵种,也正是为了在不引起怀疑的情况下方便事后交给牛有道。

    正这时,山海和褚风平联袂到来。

    一见面,褚风平劈头便问,“严立,我怎么觉得你藏了什么猫腻?”

    严立笑道:“此话怎讲?”

    褚风平:“你手上灵种就算再不多,灭了晋、韩、宋,抢到了他们手上的,前三名笃定了有我们一席,你多少能分到一笔,这样搅局未免也太不合理了!”

    严立不屑道:“什么前三名?能拿第一的话,我何须在乎什么前三名?”

    两人面面相觑,山海试探着问道:“你什么意思?”

    “我手上是没有什么灵种!”严立说话间伸出一只手掌,五指一握,“若是我有办法拿到晋国手上的,第一名的奖励二位可愿与我紫金洞平分?”

    两人再次相视一眼,有些惊疑不定,褚风平:“别说那虚的,来点干的!”

    严立诡笑道:“我之前说了,我在这边安插有眼线!”

    两人齐齐向四周看了看,有点不懂什么意思。

    “别到处瞎看了,眼线已不在这里,跟晋国的人走了。”严立忽抖出一句。

    两人一愣,猛然间都明白了过来,皆精神一振。

    褚风平目现异彩,急切道:“老家伙,你的意思是说,你能找到晋国那群残部的下落?”

    严立微微颔首,“借他们的手,已经把晋国给打残了,咱们自己就可以轻而易举收拾掉…咱们自己能独吞,干嘛要跟他们平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