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八二六章 无力反抗
    随着秘境出口开启的日子临近,有人安静等待,有人焦虑最后,也有人意图对最后的结果做出努力。

    韩、宋人马跑了,牛有道这边收到了紫金洞那边派人传来的消息,四海这边迅速做出反应,小心戒备警惕防范意外靠近,别到最后还被韩、宋的人敲一闷棍。

    卫国和齐国一起找到燕国,希望能联手拿第一,理由是晋国手上有四份,韩、宋手上各有三份。

    燕国没什么联手的兴趣,紫金洞老神在在,逍遥宫和灵剑山暗中偷乐,只要抢到了晋国手上的,卫国和齐国手上加起来也只有四份,这两家联手也没用。

    燕国最大的损失也就是褚风平贪心之下折损的那上百人,整体来说,燕国的实力是保存的最完整的。

    而卫国和齐国都被牛有道干掉了一大部,人数实力上的对比,比燕国也强不了太多,因此燕国也不怕这两家太过乱来。毕竟对他们来说,古老森林之外还有四海的妖魔鬼怪、晋国残部、跑了的韩、宋,按理卫、齐也不敢拼个损失惨重再把脖子伸别人刀下去。

    与万兽门、灵宗和天行宗人马呆在一起的颜宝如则在极度焦虑中煎熬,时常坐在树下东张西望,心神不宁。

    有人暗中通风报信指责牛有道与中立三派有勾结的事不能让牛有道知道,别人不清楚是谁干的,牛有道一旦知情后肯定能猜出是她干的好事,她休想再拿到苦神丹的解药!

    事已至此,左右如此,她无论如何都不能让牛有道活着离开,否则就凭牛有道身边的势力,出去后连接近都困难。

    从一开始决定报复牛有道,她就做好了玉石俱焚、承受苦神丹后果的准备,若让牛有道跑了,她的罪就白受了。

    她认定了万兽门、灵宗和天行宗的人与牛有道有勾结。

    在徐火的不断试探刺激下,随着出口开启的日子越来越接近,她终于绷不住了,如出一辙,又暗投递了消息给燕、卫、齐。

    晋、韩、宋没有和中立三派较劲,她又寄希望于燕、卫、齐。

    几家是不打算去惹这事的,结果在严立的唆使下,几家最终又拿了块布片找到了中立三派要交代。

    中立三派纳闷了,同时也火冒三丈了,接连两次,不可能是两伙人商量好的,看来这边的确有内鬼。

    中立三派自然是不承认和牛有道有勾结。

    过来要交代的三方本也就是过来问问,没打算怎么样,虽然也觊觎那批灵种,却也担心有人在故意挑拨离间,毕竟没有证据。谁知严立当众警告一番,“牛有道杀了我们不少人,若被我们查实果有此事,休怪我们不客气!”

    燕、卫、齐的其他人面面相觑,发现严立脾气不小。

    缩在一角的颜宝如却是目光一亮。

    灵宗长老梅久开怒了,“那我倒要看看你们怎么个不客气法!”

    一条人影闪出,朗声道:“我可以证明,他们三派的确和牛有道有勾结,我亲耳听到,牛有道的大量灵种要借他们的手送出去。”正是颜宝如。

    人群中的徐火眼神古怪,严立嘴角亦勾起一抹古怪。

    西门晴空和魏多面面相觑,皆奇怪这颜宝如怎么又和牛有道杠上了?

    天行宗长老王天地震怒,“颜宝如!原来接连两次搞鬼的人是你!”

    颜宝如豁出去了,不管,指着徐火,“他!牛有道与他有直接的书信往来,是我亲自转交的书信,你们只要抓住他,我可以配合你们撬开他的嘴巴,一切真相自然会大白于众。”

    众人目光齐刷刷看向徐火,中立三派中一些人可谓惊疑不定,因为有人看到徐火与颜宝如屡有接触。

    闻听此言,三派讶异,他们当然知道自己没有和牛有道勾结,是颜宝如在栽赃陷害,可这徐火是怎么回事?

    万兽门长老孙长浩喝道:“徐火,怎么回事?”

    徐火一脸错愕的样子,“师叔,这女人陷害我!她找到我,是因为我早先和她认识,她担心离开秘境的时候遇到危险,希望从我这借到三派的庇护,怎么就成了弟子勾结牛有道了?”说着拱手道:“是弟子没经住她诱惑,背着人暗底下已经与她有过几次**,弟子甘愿受罚!”

    什么情况?这位和颜宝如睡过了?众人愕然。

    西门晴空和魏多再次面面相觑。

    颜宝如差点没被他这话给呛死,厉声道:“你胡说八道!”

    徐火大声辩解道:“弟子没胡说,她胸口还有颗不起眼的红痣,不信可以让她拉下胸口的衣服验证。”

    不少人神色古怪,甚至是精彩,目光瞅向了颜宝如的胸部,似乎都想验证一下。

    “你…你与牛有道联手坑我!”颜宝如羞愤难耐怒斥,她此时感觉自己好像中了什么圈套。

    因为她清楚,自己被牛有道折腾的衣衫褴褛之际,牛有道扯着自己衣襟时可能看到了自己胸口的痣。

    但徐火是怎么知道的?显然是牛有道告诉的!牛有道为什么要告诉徐火这个?

    她意识到了,这是个圈套!

    可她不明白了,要害自己的话,牛有道早就可以下手,犯得着绕这个圈子吗?

    她感觉这事自己有点解释不清了!

    徐火:“贱人!敢做为何不敢承认?之前献上温柔时,还对我种种甜言蜜语,原来是故意勾引我,原来是故意陷害我,你有本事就脱了衣服给大家验证!”

    “你…无耻!”颜宝如涨的一脸通红,她怎么可能拉下胸口的衣服给大家欣赏春光,这让她的骄傲和自尊往哪放?

    若是胸口没那红痣还罢了,偏偏真的有,脱了衣服反而解释不清了。

    “哈哈!”严立忽仰天哈哈大笑一番,之后朝三派主事者拱手道:“孙兄,梅兄,王兄,不要生气!老夫刚才乃戏言,只是觉得奇怪,是什么人在暗中挑拨离间?遂故意激言,如今,幕后宵小现身矣,岂能放过?”

    孙长浩冷着一张脸,大手一挥道:“拿下!”

    颜宝如悲愤不已,她岂能束手就擒!

    面对如此搞事之人,这是想故意坑死这边,中立三派岂能放过!

    顷刻间,双方就是一番激斗,三派高手联手擒拿,围攻!

    急剧轰隆声起,土石崩飞,双方瞬间从地上打到树上,又从树上打到空中,夜幕星空下颜宝如双臂一挥,四周空气似乎都凝滞冻结了,压制住了所有围攻者的反应速度,而颜宝如自己却火速远飞而去。

    途中但凡阻拦者,不是被她打翻了,就是受到了她的法力压制。

    硬拼起来,她不是众人联手的对手,脱身逃命,在场诸人中却没人拦的住她。

    最终,追杀的一群人就这样眼睁睁看着她遁入了黑夜中跑了。

    “不愧是丹榜排名第二的高手!”跟着追击一番的严立站在树梢上啧啧赞叹了一声。

    他现在大概领悟到了牛有道的用意,之前还奇怪,要收拾这女人,他直接蛊惑上一批人直接做掉不就完了,用得着在中立三派面前啰嗦吗?

    如今看来,还是牛有道办事稳妥,不管能不能得手都把这女人先给逼上了死路,这次这无权无势的女人公然得罪了中立三派,就算出了秘境,万兽门、灵宗、天行宗这三个庞然大物也不会放过她,离开了秘境也将寸步难行。

    这才是真正的杀人不见血啊!严立暗暗感慨。

    陆续停下追杀的人也多少都有些感慨,这么多人围攻,居然还让这女人给跑了,丹榜第二果然不是吃素的……

    夜幕下,远逃的颜宝如停下了,藏身在了一棵大树的树冠中,透过树间缝隙仰望那夜空中的星光。

    慢慢的,她靠着树干,屈膝坐在了树杈上,双臂抱膝,眼中浮现泪光,泪水淌下了,慢慢埋头在了膝间暗暗啜泣。

    她好恨!她不明白,牛有道明明可以杀了她,为何还要这样对她,为何还要把她像猴一样耍?

    魔鬼!从直接面对牛有道撕破脸后,她感觉自己就像是遇上了一个恶魔一般,陷入了梦魇中一般!

    苦神丹的后果积压在她心中,又公然得罪了那三家庞然大物,今后怎么办?

    这样还不算,牛有道明显是故意的,故意把她名声给搞臭了,故意让她成为了天下人的笑话!

    她感觉自己的那份骄傲已经被撕碎的不堪!

    那抓着她头发一把将她脑袋摁入蚁穴的情形,那把玩着她白皙颈项时的温和诡异笑容,徐火肆意胡说指证她的情形,严立哈哈大笑时的情形,一幕幕在她脑海中挥之不散,反反复复的。

    此时她的心情就如同她所处的环境一般,被树冠枝叶包围着,她感觉自己就像是陷入了一张大网之中,被一张大网给缠住了,想玉石俱焚也好、想鱼死网破也好,却是有心无力,空有一身的修为却无力反抗!

    她发现自己曾经拥有的骄傲就是个笑话,被人肆意凌虐、蹂躏和摧残!

    如今哪还有什么骄傲可言,满心的彷徨和对未来的迷惘,孤苦无依!。

    殊不知对牛有道来说,和她无冤无仇,她却要跑来杀自己,而自己已经给了她机会,她还要不知死活跳出来,既然如此,牛有道自然要把她往死里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