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八二七章 回归在即
    “话带到了?”

    一名弟子去了趟牛有道那边后,悄然返回,严立低声而问。

    所问之事正是这边没能干掉颜宝如让颜宝如跑了的事,特意传话给牛有道,也是希望牛有道早做准备。

    弟子低声回:“带到了,他说没关系。他让我转话给师傅,说东西已经到手了。”

    严立眉头一挑,自然知道‘东西’是指什么,晋国那边牛有道已经得手了。

    弟子继续道:“他说他手上的拿第一已经没问题了,说咱们这边的可以自己留着争排名,不用再给他了,他手头上的太多了不合适。”

    严立愕然:“开什么玩笑,要搜身才能出去天谷,这玩意根本带不出天谷。我说了咱们这边没多少灵种,忽然又被搜出来,怎么跟其他人交代?”

    弟子道:“这点他已经想到了,他让弟子提醒师傅,说四海的人是要从咱们这边突围的,咱们拦截时缴获了一点完全是合情合理的事情。”

    严立若有所思,微微点头,忍不住嘀咕着啐了声,“这厮一套接一套的,衔接的天衣无缝,我算是服了他。”

    弟子:“他还让提醒,晋国那条线断了,逍遥宫和灵剑山怕是要考虑与别家联手拿名次。他让师傅答应下来,只要拉住了卫国和齐国,便不可能再有人能动摇他第一的名次!”

    严立略一琢磨,嗯了声,懂意思,燕国三份再加上卫国和齐国的四份,剩下的再怎么联合也不可能威胁到牛有道的名次,燕、卫、齐一旦联合了,就断绝了五国联手的可能性。

    想明白后,又苦笑着摇了摇头,发现牛有道这是要彻底斩断所有可能会对最后结果产生影响的可能性。

    ……

    一天后,褚风平和山海黑着一张脸与严立碰面在一起。

    三家一起派去循着线索跟踪晋国下落的弟子回来了,说一路上留下的标记中断了,找来找去都未能续上,也就是说,这边失去了晋国人员的去向。

    其实晋国那边压根就没留下什么路标,所谓的路标都是牛有道让人留下的,怎么可能找到晋国的人,更何况晋国的人已经被牛有道给做掉了。

    “严立,你不是说没问题吗?线索呢?”褚风平阴沉着一张脸质问。

    “唉!”严立仰天叹了声,“怕是出了意外,很有可能是一路留下记号的人做记号时被晋国的人给发现了,否则不可能中断线索。”

    褚风平:“出口还有两天就开启了,你现在告诉我出了意外?”

    严立两手一摊:“那你说怎么办?总不能要我老命吧!”

    褚风平:“要你老命有屁用!”

    “别吵了!”山海喝斥之后,又沉声道:“晋国手上可是有四份,你紫金洞的份量又拿不出手,我们肯定没晋国的多。”

    最后的结果不出所料,三人商议之下,答应了卫国和齐国那边联手拿名次分奖励。

    ……

    天都秘境即将开启,结果如何,引起了整个修行界的高度关注。

    而受之影响的诸国势力也同样高度关注,天都秘境之事一旦结束,冻结的战事将继续,如何能不关注?

    至于平民百姓才不会管这些,只要自己能吃饱喝足好好活着比什么都强,芸芸众生中的大多普通人压根也不知道有天都秘境这回事。

    就算有听说过的,哪怕想关注也无处关注,一点相关方面的消息都接收不到,还怎么关注?

    韩宋对峙的大军人马正在紧急完善最后的攻防部署。

    亭子里,罗照依旧是烂醉如泥,冯官儿在旁束手而立,默默淌泪。

    “唉!”大内总管莫高一声叹,领着随行太监走了。

    皇帝牧卓真有点焦虑,眼看战事又要开启,对接手战事的主帅他实在是没有把握,一旦情况不利,他还想启用罗照,至少罗照还能抗住!

    然而罗照让他失望了,一蹶不振!

    燕赵前线,双方对峙人马同样在做最后的调整部署。

    商朝宗与前线的蒙山鸣频繁书信往来。

    “王爷心神不宁,是担心即将重新开启的战事吗?若真的担心,就去前线吧。”端上一杯茶水奉上的凤若男柔声宽慰,大腹便便,已有身孕。

    有了身孕,即将为人母,凤若男眉眼间慈和了不少,多了几分女性的柔美,一颗心也终于踏实了下来,与商朝宗的关系也不存在了什么问题,真正的夫妻之间。

    见她大肚子不方便,商朝宗起身搭了把手,扶了她坐下,方叹道:“又岂止是战事,秘境之行即将见结果,道爷若是回不来,南州必定是一场风雨,我想走也不敢走啊!前线之事,暂时也只能是全盘托付给蒙帅了,我要留在这里全力应付南州可能出现的变故。”

    凤若男咬了咬唇,尽管担心,还是坚定道:“道爷的能耐,不会有事的。”

    她是真的不想牛有道出事,她如今能苦尽甘来与丈夫和和美美,都要感谢牛有道,她对牛有道是满怀感恩之情的。

    至于凤家和商家的恩怨,哪怕是商朝宗杀了她哥哥,过去的事情她也只能是放下,出生于那样的家庭有些事情是没得选择的,如今她也即将有自己的儿女,只能是一切向前看。

    某种程度来说,她这里好了,在商朝宗面前说话有份量了,保父母安享晚年还是没问题的。

    商朝宗瞥了她一眼,知道她的心思,目前的局势他也不想牛有道出事,然而有些事情由不得他们一厢情愿,也没多说什么,“你安心养胎,不用操心太多。”

    凤若男叹道:“清儿跑去茅庐山庄等消息也有些日子了,也不知道怎么样了。王爷,这清儿对道爷是动了真情了,若道爷能回来,你就不能想办法撮合撮合吗?”

    一说这事,商朝宗就忍不住抬手捏住了额头,头疼,“道爷若能答应,对我们来说,于情于理都是天大的好事。可是怎么说?道爷明显看不上清儿,明显在回避,还用再说出来自取其辱吗?”

    “唉!”凤若男也头疼,小姑子那张脸确实是,喜欢谁不好,偏偏喜欢上茅庐山庄的那位,眼光未免高的有些离谱。

    什么叫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她现在算是体会到了。

    ……

    茅庐山庄,气氛也越来越压抑,所有人都在惴惴不安中。

    所有人都知道,一旦牛有道回不来,整个茅庐山庄立马要树倒猢狲散。

    商淑清时常在牛有道居住的院子里徘徊着,偶尔会怔怔出神。

    管芳仪时常在高阁上眺望,风吹衣袂裙摆飘荡,面带忧虑。

    袁罡经常红着眼在整个茅庐山庄一带巡视。

    圆方也很少露面了,经常躲在佛堂里日夜诵经,木鱼敲个不停。

    留仙宗、浮云宗、灵秀山的人似乎也不太和茅庐山庄这边来往了,连三派掌门赶去了天都峰都没告诉这边。

    整个茅庐山庄一带人的状况都渐渐变得不正常了……

    天都峰,天谷外,来到的人不止留仙宗三派的掌门,大禅山的皇烈也来了。

    四海之主,诸国各大派掌门都来了,都想第一时间知道结果,都在出口开启前提前赶来了。

    也都带了些人手来,做好了以防万一的准备,都知道天都秘境内打打杀杀的易结仇,得有人手进行震慑,防范相关方面寻仇滋事。

    当然了,也是对财物进行保护,一旦拿了第一,那可是一笔巨资。

    其余一些较小门派的人来的倒是不多,远距离来往也不方便,距离近的来也就来了。

    加上小门派本就是无奈凑场的,好处不多,与其他人也结不下多大的仇,派不派人来接应也无所谓。

    像留仙宗那样的小门派有飞禽坐骑来往方便的毕竟少见,加之牵涉南州的剧变,不第一时间来掌握情况实在是不放心,一旦发现不对,也好立刻赶回去做应对。

    不过没地位的门派就是没地位,只能在外面风吹日晒。

    只有位列缥缈阁的大派,缥缈阁才给予了场所容纳,但也只是容纳各派掌门,余者一律外面呆着去。

    “玉苍,你怎么也跑来了?”轩阁聚集场所,西海妖王拿了个酒杯走到凭栏处独自而坐的玉苍身边乐呵了一声。

    玉苍心中焦虑的很,牛有道所牵涉事情太大,他能不来吗?嘴上自然是另一个说辞,“唉,为牛有道而来,牛有道毕竟是我侄子的老师,我侄子央求之下,我于情于理都要来看看。”

    他和莎如来是所谓的朋友关系,来了这里自然也有一个歇脚的地方。

    “牛有道啊,好像很多人想弄死他,估计是回不来了。”西海妖王嘿嘿着打趣了一声。

    与玉苍略有交情的大丘门掌门三千里沉声道:“你来得,别人就来不得不成?”

    西海妖王耸耸肩,无所谓的样子道:“我四海这边可不指望什么名次,我是来看热闹的,若是下面人不懂事在秘境内有什么小得罪,也好帮忙说说情,一点小事想必大家也不会跟我计较。”

    众人不置可否,玉苍看众人反应,尤其是盯着赵国那三家的掌门打量了一下,心里暗暗嘀咕,看来缥缈阁还没有将牛有道在天谷内干的事给泄露出去。

    西海妖王拿着酒杯又优哉游哉到了器云宗掌门太叔飞华的身旁,“每届的天都秘境之行,器云宗夺魁跟吃饭似的,太叔老儿这次可有把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