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八二九章 强行突围
    霎时,四名灵剑山弟子腾空而起,挥剑拦杀,四人联手合击!

    无惊无惧,一往直前,牛有道手中剑光出鞘,刹那寒光纷繁而出的剑罡如妖艳莲影般绽放,出手便是杀招!

    拦截四人低估了来者的实力,措手不及,当空金铁轰鸣声中血肉横飞,夹杂着几声惨叫。

    交手巨大的撞击之力下,牛有道自身借力再起,蹿射向高空,俯冲滑翔,直扑那迷雾缭绕之地。

    “天龙剑阵!”褚风平的声音陡然如惊雷般炸响,充斥着怒不可遏。

    灵剑山弟子,人人随身三支宝剑,称之为天地人三剑。

    三支剑的制式造型不太一样,两剑交叉后背,一剑斜挎腰上,匹配驾驭的方式也不一样。

    天剑联手可布天龙剑阵,地剑联手就是地龙剑阵,人剑联手则是盘龙剑阵!

    随着褚风平一声令下,灵剑山弟子人人挥手释放出了天剑,数十道寒光从林中爆射冲天,凌空布成了穿梭飞舞的剑阵,群剑协同如飞龙在天般翱翔而来,灵巧迅捷,动若奔雷。

    对付一个牛有道,竟让数十名灵剑山弟子联手布出天龙剑阵,可见褚风平欲杀之心。

    不管这剑阵杀伤力多大,牛有道此来不会与之纠缠。

    不管你什么天龙、地龙还是盘龙,牛有道翻指一符在手,抖破,天剑符的磅礴威力狂暴翻涌而出。

    迷雾周围的缥缈阁修士抬头看向了空中,其他方向人员亦现身观望,严立亦在其中。

    只见群剑光芒冲天而起绞杀,牛有道凌空倒射而下,直接与剑芒冲撞,严立看得嘴角直抽搐。

    嗡!一道巨大的天剑罡影爆发而出,犹如破天而来,直贯地面。

    咣!丁零当啷,绞杀而来的剑网被撞了个乱七八糟,牛有道人影咻一声从撕开的缺口一闪而过。

    稍乱翻飞的剑群嗖嗖化作一道道流光,倒射而下,追射的速度更快,这次是从四面八方射来。

    “盘龙剑阵!地龙剑阵!三阵合一!”褚风平声音再起。

    一群御剑的灵剑山弟子挥手挑剑,唰唰甩飞出一道道寒光。

    盘龙剑阵,群剑遨游,蜿蜒盘旋而上,席卷从天而降之人。

    地龙剑阵,一部从盘龙底部兜射而上,并从四面八方嗖嗖急速斜射向盘龙体躯内的人。

    空中倒射而下的剑群,亦从四面八方的空中斜射向卷进了盘龙体躯内的人。

    刹那间,灵动剑光咻咻乱闪,阳光下看得人心神荡漾。

    剑别腰间的牛有道双手飞舞连点,引出一道道天剑罡影轰击四面八方,如巨笋不断瞬间破土而出,轰飞绞杀而来的剑群。

    夹杂着金属震鸣的隆隆声不断,牛有道人如带刺的水晶球一般砸向迷雾之地。

    眼见要被牛有道得逞,眼见要被牛有道遁入迷雾之中,眼见天剑符的威力无人敢硬冲上去阻拦!

    “受死!”怒喝中的褚风平闪身飞掠而来,挥手抖破一符,亦是天剑符。

    一道急促巨型剑罡轰向牛有道。

    牛有道心头发冷发沉,没想到对方令灵剑山弟子联手使用剑阵对付他不说,还不惜对他浪费一枚价值不菲的天剑符。

    眼看就要遁入迷雾出口之中,他不可能放任功亏一篑。

    之前剑罡连破剑阵开路,他驾驭的那道天剑符能量已不多,仓促之下引出了剩余能量中的最后一道剑罡。

    轰!两道巨型剑罡对破,发出惊天动地般的轰鸣震响。

    牛有道趁机蹿向迷雾之中,嗡!褚风平引出的第二道剑罡已经再次轰来。

    已闪入迷雾中的牛有道避之不及,手速飞快,唰!抽出了腰间宝剑,双手横推而出抵御。

    褚风平亦双手齐出,双手连点,连射出一道道剑罡,势要将牛有道绞杀成齑粉一般。

    轰!横推而出的宝剑遭受巨大撞击力弯曲成弧,又绷直了弹起。

    噗!置身迷雾中的牛有道腮帮子一鼓,已是一口鲜血喷出。

    迷雾席卷,气势惊人,牛有道来不及犹豫,再次双掌推剑横挡,再挡第二记剑罡。

    轰!牛有道身影如流星般弹飞了出去,这次是一口鲜血狂喷而出。

    天剑符的威力实在是太过巨大了,他的乾坤化力连化两次巨大冲击,对第二次接踵而至的巨大冲击力有些消化不及,束发崩飞。

    推出的剑身一歪,歪划了一下的剑锋令手掌皮开肉绽,能见骨。

    巨大冲击力震的他双臂后撤之际,剑锋划破了他的手掌,同时也在自己胸口拉出一道血花,胸口同样是皮开肉绽能见骨。震飞中的牛有道只感觉眼前突然一亮……

    天谷中,出口虚空处有紊乱虚波,传来沉闷的轰鸣声,引的谷内所有人投以目光关注。

    突见一支宝剑划出,翻飞着当啷落地。

    紧接着又见一人影呼一下出现,直接砸落在地翻滚,翻滚过的地面留下了一滩滩血迹。

    滚动的人影最终趴在了地上一动不动,衣衫褴褛的样子,看不清脸。

    一直苦苦等候在出口外面的魏多,两眼瞪大了几分,闪身过去,将趴地的人翻转,拨开乱发一看,顿时发出一声惊叫,“道爷!道爷……”

    站在山壁一处洞口的西门晴空略惊,闪身而来,落地仔细一瞅,发现这披头散发一身是血的人果然是牛有道。

    他正要伸手,闭目中的牛有道突然睁眼,目中透着浓郁杀机,挥手挡住了他的手。

    两人对视了一阵后,牛有道左右看了看环境,又挥臂将把自己搀扶起来的魏多给推开了。

    “道爷!”踉跄一步的魏多极为担心。

    “滚!”披头散发的牛有道喝了一声,转身就走。

    魏多还想跟过去,西门晴空抬手摁在了他的肩头,“这一关,你帮不了他。”

    众目睽睽之下踉跄着脚步的牛有道,不时甩甩头,耳朵里还在嗡嗡响个不停,脑袋还有点发懵。

    踉跄到自己的剑旁,慢悠悠俯身捡起了自己的剑,杵剑当拐歇了歇,之后另一手慢吞吞抽出腰间剑鞘,宝剑归鞘再次杵地,抬手拨了下挡住视线的垂发,将发丝抹出了血迹,目光又落到了自己血淋淋裂开的手掌上。

    看了会儿,又慢慢低头看向了自己血淋淋裂开的胸口,叹气着自言自语的嘀咕了一声,“打打杀杀很危险,不要打打杀杀,还是没能忍住…”

    他在责怪自己不该冒这险,经过前期酝酿明明有更安全的出来办法,明知道刚才的方式有一定的危险,然而面对巨大的利益得失,因为不想放弃南州的掌控权,还是没能忍住,还是去赌命冒了把险。

    “咳咳…”咳了咳,又低头呛出了一口血来,他慢慢吐着喉咙里的堵塞。

    手慢慢放下到腰带上,在腰带里面抠啊抠的,抠出了一粒丹丸,捏碎了蜡丸,一枚灵丹纳入口中咽下了,正是管芳仪为他备下的天济丹。

    继而就在那慢吞吞的施法点穴、止血,一个人孤零零站那“舔”着自己的伤口。

    缥缈阁的人,还有先一步出来的中立的三派弟子,皆怔怔看着他,发现果真是牛有道后,明显都一脸惊讶。

    都没想到牛有道还能活着出来,更没想到他能出来的这么快。

    不过有一点都看出来了,突围闯出时一定是遭遇了截杀。

    白玉楼闪身落在了他的跟前,上下打量着他,心里啧啧惊奇,这厮居然活着出来了。

    “能说话吗?”白玉楼问了声。

    牛有道慢慢抬头看着他,带血而笑,“先生有何指教?”

    白玉楼挥手指了个地方,“带出来的灵种到那边去清点核实。”目光又忍不住上下打量一番,对方身上怎么看都不像是能有多少灵种的样子。

    那边,先出来的中立三派,正好刚刚清点完带出的灵种。

    牛有道回头看了眼,有气无力、颇显虚弱地说道:“我的灵种还在同伙身上,我要等他们出来。”

    对此,白玉楼没什么意见,秘境内拉帮结伙很正常,缥缈阁允许的。

    “那我等你的好消息。”白玉楼扔下话转身而去,这话也不知道是不是反话。

    倒也没苛待,回头就让人送了干净的包扎伤口的白布来。

    牛有道慢慢走到一处山壁下,独自坐下了慢慢处理伤口,狼狈样子像个乞丐……

    秘境内,十二道天剑剑罡往迷雾中一阵乱斩的褚风平收手了。

    纷飞的土石稀里哗啦如雨般落下,被气流轰的乱卷的迷雾动荡后又重新聚集成了原样慢慢涌动着,此处似乎有吸引迷雾的魔力一般。

    褚风平紧握双拳,寒着一张脸盯着那诡谲迷雾,他也不知道天剑符一顿乱轰有没有把牛有道给解决掉。

    齐国那边,站在一棵属下的鬼母怔怔着。

    严立一张脸半僵半抽搐着,这就是所谓的有办法出去?

    他还以为牛有道能有什么好办法脱身,亲眼目睹后才知,牛有道那厮竟然是单枪匹马独自硬杀出去的,简直是疯了不要命了!

    所有目睹了牛有道强行突围壮举的人,皆半晌回不过神来,都想知道褚风平那一阵狂暴乱轰有没有解决掉牛有道。

    一名缥缈阁人员拽起了已经被轰断的对外联系的铁链子,回头看了褚风平一眼,倒也没说什么。

    褚风平挥手招来两名弟子,低声交代道:“你们先出去,迷雾中仔细搜索,倘若发现他重伤在迷雾中未死,立即诛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