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八三零章 贼喊捉贼
    他感觉自己好像打中了牛有道,但是迷雾遮掩下没看见,不能确定。

    倘若打中了,天剑符的攻击威力之下牛有道就算不死也应该遭受了重创,可迷雾笼罩下的情况不明确,遂派出了两名弟子前去杜绝可能出现的可能。

    牛有道拒婚,已经是令他恼羞成怒,如今这么大的阵势未能拿下,还废掉了一张价值千万的天剑符,若再让牛有道跑了,他回去了实在是不好交代。

    两名弟子领命,迅速遁入了迷雾中搜寻。

    其他人大概看出了他的意图。

    褚风平转身环顾四周,目光落在了一名弟子身上,招了招手,示意其过来。

    那弟子满脸的忐忑不安靠近见礼。

    褚风平面无表情地问:“今天的外围是你在负责吗?”

    那弟子懂他的意思,若是早点发现的话,牛有道根本没机会接近此地,不等接近就已经拿下了,哪还能闹成这样。

    他赶紧解释道:“人员网格状分布,有人从外面过来不可能发现不了,他好像是从此不远处突然冒出来的,弟子实在是防不胜防。”

    褚风平:“突然冒出来的?没有过程,能突然冒出来?这就是你的理由?”

    “我…”那弟子无言以对。

    满腔怒火的褚风平终于忍不住了,陡然出手,啪!一记耳光赏了出去,怒斥:“废物!滚!”

    挨了记耳光的弟子低着头默默退下。

    燕、卫、齐的其他人走了过来,姚先定问:“什么情况?怎么让牛有道一路跑到了这个地方?”

    “我也纳闷,按理说是不可能的事情……”褚风平将大概的情况讲了下。

    “怎么会这样?”姚先定嘀咕了一声,且皱着眉头狐疑道:“你四名弟子联手拦截,竟被他一个照面击杀,这牛有道的实力恐怕没我们想的那么简单。”

    天火教长老钱复成,“你以为呢?他的实力本就不一般!”

    他这么一说,众人倒是想起来了,牛有道曾经和天火教的一个弟子交过手,那弟子好像还是天火教的杰出新秀,结果众目睽睽之下被牛有道给打伤了,还差点死在牛有道的手上,那事当时闹出的动静不算小。

    一旁的严立关心的是牛有道的死活,问:“你天剑符一阵乱轰,打中没有?”

    褚风平拧着眉头,“这迷雾诡异的很,难以驱散,我也没看见。”

    严立嘿嘿一声,“褚兄,你在说笑话吧?就算没看到,你亲自出的手,打没打中多少有点感觉吧?”

    褚风平叹道:“实在是无法确定,好像打中了,又好像没打中!”

    众人很是无语,大乐山长老曹兵,“什么叫好像打中了又好像没打中?”

    褚风平摆手,“我懂你们的意思,可那种感觉的确说不清,天剑符好像击中了目标,但是击中目标后的力量反馈却不踏实,似乎击中了,又似乎打空了。”

    众人大概理解了,严立试着问道:“打了个擦边,没有完全打个正着?”

    褚风平似乎不敢肯定,“好像是这样吧。”目光投向迷雾深处,“不知是不是受了这两界出入口的异常干扰而产生了错觉。”

    众人闻言也都看向了那诡谲迷雾,倒也不是没有那可能。

    严立沉吟了一阵,忽摸着胡须冒出一句来,“看来我们可能误会了颜宝如!”

    众人齐刷刷看来,山海问:“什么意思?”

    严立四周指了指,“这一带被我们布网监视着,按褚兄的说法,牛有道不太可能接近后才被发现,很有可能牛有道一开始就在附近!”

    大家伙面面相觑,都没听懂,褚风平:“说人话,说清楚,什么叫一开始就在附近?”

    严立:“这还不清楚吗?牛有道已经和中立三派勾结了,牛有道早就提前隐藏在了附近,譬如藏在了地下,三派一走,他也就立马现身脱身了。”

    玄兵宗刘兴高,“你这道理说不通吧?他们若真有勾结,直接藏这里便可,要走也可以和三大派一起离去,犯得着隔开点距离冒险吗?”

    严立:“怎么一起离开?三派早早就到了,之后又是晋、韩、宋的人在边上,接着又是我们,他能在三派那边露面吗?躲近了不行,近口处都是缥缈阁的人,缥缈阁对牛有道会是个什么态度谁也说不清。问题的关键是,就算三派与他有勾结,在三派没有出去前,三派的人是不会为了他把自己置于险境的,三派的人能让他呆在身边吗?一旦被发现就是惹火上身,有了充足的借口,又让人知道了三派那边有数量庞大的灵种,诱惑足够的话,真当别人不敢动他们不成?”

    “所以牛有道只能在附近躲着!牛有道也不能现身和他们一起走,一旦让人发现了,大家必然要阻拦!所以只能是三派先走,牛有道后走!”

    此话有理,众人琢磨着,山海徐徐道:“之前我还奇怪,颜宝如吃错了什么药,居然敢跳出来得罪那三派,看来的确是事出有因。现在回过头来想想,没有把握颜宝如的确不太可能乱说!”

    严立补充道:“还有!牛有道脱身的时候,大家都看到了,身上根本不可能携带大量灵种。牛有道拿不到第一,拿不到足够的灵种出去的话,跑出去了也是找死!在不能保证拿第一的情况下,牛有道犯得着这样孤身冒险脱身吗?按照之前了解的情况,他应该是和那群妖魔鬼怪在一起的,若灵种在四海那帮人身上,他扔下四海的人独自跑掉算怎么回事?”

    褚风平咬牙切齿道:“只有一个可能,颜宝如说的是真的,那中立三派的确暗中帮牛有道携带了大量的灵种出去,我们都被三派给糊弄了!”

    众人面色沉重,真要这样的话,他们想拿第一岂非有点危险?

    姚先定迟疑道:“你们说的虽有理,可我想不明白,三派为什么要帮他?”

    严立立刻反问:“那我请教一下,谁能告诉我,四海那群妖魔鬼怪为什么要帮他?”

    众人无言以对,是很奇怪,皆不知是怎么回事,也从另一个角度佐证了三派有帮牛有道的可能,肯定有什么大家不知道的什么原因。

    严立默默观察着众人的反应,心中暗暗叹息,他也不知道牛有道面对褚风平的狂暴攻击是死是活,在不能确定的情况下,只要牛有道还有活着离开的可能,他就只能是继续按原计划行事。

    待人员各归各位后,严立拉着山海找到了褚风平。

    严立见面便问,“褚兄,外人面前的话是说给外人听的,牛有道突然从你们那边冒出脱身,是真没发现,还是故意放纵?”

    此话一出,山海顿时警觉起来,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冷冷盯着褚风平。

    褚风平怒了,“你什么意思?”

    严立贼喊捉贼,“你说我什么意思?你不会是背着我们和牛有道达成了什么约定,不会是在联手演戏吧?”

    褚风平火冒三丈道:“放屁!我犯得着用价值千万的天剑符演戏吗?”

    ……

    次日,负责接应四海那帮人的紫金洞弟子迅速来到,凑近了严立秘密禀报:“师傅,人来了。”

    严立当即小声警告:“注意四周,不要让那几伙人发现。”

    弟子嗯了声,“已经安排了人警戒。”

    他也不知师傅背地里搞这些鬼名堂是什么意思,但搞这么大的事不是师傅能扛的,肯定是宗门在秘密策划什么,因此也打起了十二分精神来应对。

    “还有,一旦开始动手,对落后的那些可痛下杀手,无须留情!”严立冷冷冒出一句。

    “啊!”弟子吃惊不小,“不是跟那边说好了演戏不来真的吗?”

    严立冷笑:“跟那边说是跟那边说,具体该怎么做需要我们自己把握好分寸,怎么可能不死人,不死人我们怎么跟其他几家交代?”有些事情,他和牛有道瞒了四海那边。

    那弟子默默点头,懂了。

    很快,在紫金洞弟子的引领下,四海数百号人连同万洞天府和巫照行等人从紫金洞防守的方位一路潜行而来。

    双方配合默契,逼近出口地带时,四海人马开始冲击,开始演戏,打斗声起!

    芙花、断无常、浪惊空、红盖天、司徒耀、巫照行和云姬母子等主力冲击在前开路。

    燕、卫、齐三家只有部分人马封锁出口,没想到会突然冒出人杀到这里,面临突如其来的大量高手强攻,根本挡不住,出口封锁当即被撕破。

    一群妖魔鬼怪连同万洞天府的人拼命往缺口内冲去。

    芙花等高手背靠出口,为下面一群人拼命阻拦断后,抵挡闻讯赶来的三国高手。

    四海的人很快发现了不对,发现紫金洞那边变成了假戏真做,在朝他们的人下毒手!

    “严立,你这出尔反尔的卑鄙小人!”浪惊空怒吼一声,似乎要故意吼给其他人知道,好让人知道严立和他们有勾结。

    严立暗自冷哼一声,嘴角是一抹漠然冷笑。

    随着大部分人已经从出口冲了出去,而三国闻讯赶来的人也越来越多,芙花等人也扛不住了。

    “撤!”芙花一声悲吼,守在出口的一群高手放弃了硬抗,闪身遁入了迷雾之中,至于后面剩下的百来号人还能冲出多少已经顾不上了。

    多少还是有个二三十人冒死杀出去了,至于其他被断了出路又没了后路的人来说,下场可想而知。

    当打斗声停歇了下来,严立一脚踩在还在喘息的一名伤者身上,手中剑带出一抹血花,不留活口!

    一颗滚开的人头斩下后化作了狼头,失首的身躯也现形成了狼的身躯。

    “怎么回事?”三国主事长老赶来,面对严立兴师问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