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八三一章 只可远观
    严立不以为然,“什么怎么回事?”

    姚先定厉声道:“四海这么多人从你那边而来,你千万别说紫金洞的眼睛瞎的快看不到了,快到出口处才发现!”

    “你想说我为何不阻拦?”严立呵呵一声,自问自答道:“人家好几百号人,我犯得着让紫金洞弟子去拼命吗?”

    姚先定:“所以你就放行?你准备这样解释吗?”

    严立:“我想怎么做那是我的事,需要你来教我吗?”

    曹兵:“我们不想教你什么?但要是惹得我们不高兴了,我们不会坐视不管!”

    褚风平亦寒声道:“浪惊空说你出尔反尔是怎么回事?”

    严立大咧咧道:“我是出尔反尔,那又怎样?”

    不怕外患,就怕内贼,众人又惊又怒,山海怒道:“严立,你想干什么?”

    严立没管他们,扭头转身就走,并扔下一句话,“跟我来。”

    众人相视一眼,不知什么意思,跟了他去。

    没走多远的林中,一群紫金洞弟子正聚在一起,在解开一只只包裹,只见一包包紫闪闪的灵种露出,紫金洞弟子正在清点灵种数量。

    紫金洞之前暗藏的灵种,现在又全部拿出来了打包整理。

    然而外人却不知道是这回事,只知眼前的灵种明显多过紫金洞手上应该有的,这一幕让跟来的几家狐疑不定。

    “这是四海那些人的灵种?”山海问了声。

    严立大言不惭道:“现在是我紫金洞的灵种。”

    事情起起伏伏的,令众人似懂非懂,褚风平皱眉道:“严老鬼,你到底在干什么?”

    还能干什么?四海的人想借个道,希望这边高抬贵手。

    借道可以,要付出代价!

    四海的人答应了交出手上灵种做买路费用,可严立拿到灵种后觉得数目不对,想知道他们身上是不是还有,也可以说是出尔反尔了。

    这便是严立的交代。

    钱复成沉声道:“既如此,你大可以事先通知我们一声,我们大可以联手灭了他们!”

    “联手?我紫金洞自己能摆平的就不麻烦大家了!”严立呵呵一声,对弟子们挥了挥手,示意先不用清点了,先把灵种给收好,接着脸色一变,“诸位,奖励平分的事似乎有点不公平,依我看,还是得按贡献多少来划分更合理一些!”

    突然变卦,众人一愣,齐、卫两国主事人员的脸色沉了下来,终于明白了这位为何私下和那群妖魔鬼怪勾结!

    这老王八蛋不想和大家分享,想一家独吞这批灵种,而且人家已经得逞了,已经到了人家手上,抢吗?

    这变故令褚风平和山海面面相觑,齐、卫加起来只有四份,现在看情况,燕国一家应该有了三份,三国再平分的话,燕国好像是有点吃亏……

    几国主事人员在议事,有些人见到牛有道出去了却是吓得腿软,留仙宗的董金环、浮云宗的安妙儿、灵秀山的林飞燕,这三个女人可谓是吓慌了神。

    董金环一直想找赵登玄,然而赵登玄一直有事,她最后实在是绷不住了,忍不住去找。

    负责一块区域值守的赵登玄见董金环走来,“你擅自跑来干嘛?”

    董金环二话不说,投怀送抱,面对面将他搂了个紧,“赵郎,一直没见你过来!”

    赵登玄被她蹭的有些冲动,但还不至于失去理智,四周看了看,拍了拍她后背,“现在不合适,我正当值,让人看到了不好。”

    董金环只是希望他在乎自己,忐忑道:“赵郎,牛有道出去了,我怕。”

    赵登玄知道她担心什么,“有什么好怕的,褚风平用天剑符一顿狂轰,牛有道死活还不知道呢,再说了第一是那么好拿的吗?”

    董金环:“万一他还活着、真拿了第一呢?”

    赵登玄苦笑摇头,“不用担心,牛有道不敢不给逍遥宫面子。”

    董金环双臂环了他脖子,满眼期待道:“他若还活着,你真的会出面为我找他吗?赵郎,我清白身子给了你,我已经是你的女人了,你千万不能扔下我不管呐!”

    赵登玄叹道:“事情我已经跟你讲的很清楚了,身为逍遥宫弟子,娶外面的女子进门有难度,有苛刻的甄别条件,娶你进门我不敢保证,但保你平安还是没问题的。金环,你放心,只要出去了,只要牛有道能活着过关,我立刻去找牛有道,不但找牛有道,我还要亲自去一趟留仙宗,跟你们掌门打个招呼。你若不放心…”

    顿了一下,一脸正色道:“我赵登玄向天发誓,若违此言,必遭天谴!”

    见他发了毒誓,董金环虽然还有些紧张害怕,却也放心了不少,深情的看着他,“赵郎,我想给你生个孩子!”

    为了保命,她觉得有了赵登玄的骨血也许才是最稳妥的,有点后悔没早在这方面做准备,关键是之前没想到牛有道还能逃出秘境。

    赵登玄却被这话吓一跳,逍遥宫虽不要求门中弟子禁欲,可随便跟外面人搞出骨肉来那不是扯吗?那和随便娶个人进逍遥宫有什么区别吗?性质甚至更严重,娶的随时可以断,骨肉怎么割断?

    真要出了这事,那就有点过头了,他没办法交差的,当即沉声道:“金环,你别乱来,触犯了门规,你我都吃不消!”下意识看了眼她肚子,甚至已经在施法查探。

    见他如此紧张,董金环多少有点失望,排除牛有道的原因,这位毕竟是她第一个男人,既然已经委身于他,而且对方的身份地位又对自己有好处,她还是很想栓住他的。

    强颜欢笑道:“嗯,都听你的,等你把逍遥宫那边打理好了再说。”说罢踮起了脚尖,主动送上了朱唇激烈索吻。

    确认只是说说,并未真的播种成功,赵登玄松了口气,也被她撩拨的差点宽衣解带。

    可此时毕竟不同,他在当值,当值时乱来追究起来可轻可重,很有可能会被严惩,随便敷衍了两口,赶紧推开了她,有些紧张地四处看了看,怕被同门发现告状。“金环,现在不合适,你先回去,我回头再找你。”

    董金环温柔的“嗯”了声,一步三回头,依依不舍地离去了。

    ……

    牛有道居然活着出来了?

    龙休、孟宣、宫临策都亲眼看到了被打的飞出来的牛有道,虽然很惨的样子,但毕竟是活着出来了,都很讶异。

    心情也都很复杂。

    宫临策的心情则比较别样,既兴奋又担忧,还不知道莎如来那所谓的第一,否则看到牛有道很光棍的出来了,必然兴奋不起来。至于担忧,是牛有道都出来了,负责保护牛有道的严立他们怎么没有一起出来,牛有道伤成这样被打飞出来难道是严立他们出事了?

    在秘境之事没有正式宣告结束前,只可远观不可进入天谷,亦不可打扰,只能站在天谷入口外面远远看着里面的情形,任何人不得喧哗或干扰!

    在正式宣告结束前,在对结果甄别无误前,里面的人也不能出来。

    大家只看到先是万兽门、灵宗、天行宗的人出来了,之后看到牛有道明显是被人打出来的,伤的够呛的样子。

    牛有道居然没死?大禅山掌门皇烈很失望,知道大禅山的企图要落空了。

    留仙宗三派的掌门,费长流、郑九霄、夏花则松了口气,只要这位回来了,南州的局面就算是稳住了。

    对三派来说,改旗易帜只是不得已的选择,其中存在太大的变数,新主将来会怎么对他们谁也说不清楚,真不如继续跟着牛有道稳妥。

    赵国、宋国、韩国、晋国的人看到牛有道竟然出来了,也很意外,这么好的机会,这么多人想弄死的家伙,居然没弄死成,居然还让他活着出来了?

    玉苍一直在盯着坐在山壁下疗伤的牛有道观望。

    小半天后,牛有道起身消失在了大家的视线当中,走向了天谷内的内凹处,不知去了哪。

    从头到尾都没看出牛有道有任何携带了大量灵种出来的迹象,玉苍很紧张,这里的其他人不清楚,他却是知道莎如来那致命要求的!

    ……

    次日,等候在天谷外面的人群中一阵骚动,四海的人陆陆续续冲出来了。

    见到自己人出来了,东海大圣、西海妖王、南海法王、北海冥主皆松了口气。

    东海大圣沉声道:“似乎只剩个五六百人,看来损失不小。”

    边上的器云宗掌门太叔飞华呵呵了一声,“不见什么包裹,不会是空着手出来的吧?”有调侃的味道。

    西海妖王叹道:“你们七国人多势众,抢不赢你们,我们也不抱什么指望,有则罢,没有也不会失望。”

    “咦,他们干什么?”北海冥主忽奇怪一声,只见天谷内四海的人出来后一阵东张西望,最后也一窝蜂似的消失在了天谷内的内凹处。

    “算了,总算是出来了一部分,我们也没必要在这里干等了。”南海法王招呼了一声。

    在这里守了一两天的四海之主见到了自己人,算是心里有底了,没了干等到三天期满的必要,当众退场。

    西海妖王边走边向众人打趣,“诸位慢慢等着,我们喝酒去了,明天结束时再过来看诸位的排名胜负如何,得了重赏的可不能小气啊!得请客,得好酒!”

    万兽门、灵宗和天行宗的人走的更早,见到自己人安然无恙出来了就退场了,名次这东西他们不在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