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八三四章 排名结果
    还有一点希望,她希望牛有道无法拿到第一,那样牛有道就活不了!

    至于那三个男人,她们也没有绝对的把握,自己也知道自己是在什么情况下委身给了那三个男人,也知道自己在别人眼里就是个笑话,生怕别人看不起,自然也担心三个男人会甩了自己不管。

    至于后悔不后悔,她们也谈不上,像牛有道那样冒险杀出来,她们是一点把握都没有的。

    她们不清楚情况,不知道牛有道掩护安排了多少人从秘境内脱身,若知道,怕是肠子都要悔青了。

    眼前,她们也只能把希望寄托在自己委身的男人身上,这也是她们目前唯一能指望的……

    牛有道没注意到三个女人,却注意到了另一个女人,颜宝如!

    似笑非笑地盯着这个女人,也不知严立是怎么回事,这么多人守着出口,居然还让这女人顺利逃出来了!

    颜宝如也看到了他,与他那似笑非笑的目光一碰撞,心弦一颤,心头涌起一股莫名的畏惧感,莫名的惶恐。

    不过很快又镇定了下来,这是天谷,牛有道还敢在天谷乱来不成?然而也说不定,牛有道又不是没在天谷乱来过。

    偏头看向别处时,又看到了另一边崖壁上中立三派的人,明显已经有人冷冷盯住了她。

    一股悲意涌上心头,她知道一旦离开了这里,迎接自己的将会是个什么情况,公然当众坑害三派,三派岂能放过她,一出这里就有可能要面临追杀!

    “师叔!”事先被派出来的两名灵剑山的弟子找到了褚风平。

    得到提醒,褚风平蓦然回首,盯向了崖壁上杵剑而立的牛有道,脸颊狠狠抽搐了几下,眼里有冒出怒火的感觉。

    牛有道也看到了他,神色平静,波澜不惊的与之对视着。

    灵剑山的弟子们陆续看向了山崖上的牛有道,他们的动静引的逍遥宫和紫金洞的人也陆续看去。

    牛有道?众人神色各异。

    总之,无论是燕国还是卫国和齐国,或是韩国和宋国,都对牛有道暗藏几分牙痒痒,四国都有人被牛有道给诱出干掉了一帮。

    “秘境结束了,缥缈阁的人还在等我们清点,走吧走吧。”严立招呼了一声。

    提及了缥缈阁,大家倒是不敢再耽误了,按照说好的,燕、卫、齐的人一起清点灵种。

    正在进行灭国之战的韩国和宋国也抱团在了一起,双方灵种凑数,联合争夺成绩排名。

    天谷出口处,东海大圣、西海妖王、南海法王、北海冥主已经再次出现了,来看结束时的最后结果的,听旁人言,四海的人好像在帮牛有道争取好成绩,四人皆有些讶异,什么情况?

    “咦!晋国的人好像都没出来。”有人发现了异常。

    聚集在出口的一群人闻听细看,咦,还真是如此,晋国不拿第一都是很罕见的事情,这次居然都没能出来,秘境内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众人陆续看向了器云宗掌门太叔飞华,只见他铁青着一张脸,不知有多少人暗暗幸灾乐祸。

    “咦!赵国的人好像也没出来。”有人又有了新的发现。

    不用提醒,赵国落霞山庄的掌门左乘风、归元宗掌门蒋万楼、聚仙教掌门米满,三人一直在关注自己人,早就发现了赵国人没有出来,一个个黑着一张脸。

    龙休、孟宣、宫临策三人内心倒是略有几分不安,已经隐隐察觉到众人的目光不时看向他们,他们自己也注意到了,出来的人当中燕国的人数似乎是最多的。

    这是不是说明燕国是获利最丰的那个,也是对其他门派造成伤害最大的那个?

    他们自己这样猜测着,别人也是这样认为的。

    ……

    半下午的时候,各方从秘境内带出来的灵种全部清点完毕了,主持事务的白玉楼拿着反复核实过的结果飞上了对面的高崖。

    此时众人才发现,莎如来不知什么时候到了现场,正负手站立在山崖上旁观,慢慢伸手接了白玉楼递来的纸张查看。

    万洞天府派到清算点打探消息的人也回来了,将那几家的结算情况秘密报知给牛有道。

    虽不知道几家具体得到了多少灵种,但已经能确定五家没有联手。

    杜绝了最后的可能,牛有道一颗心算是彻底放下了,转身到了芙花等人身边,提醒了一声,“交代下去,晋国那些人的死活全部咬死了当不知道。”

    相关几位相视一眼,芙花道:“我们下的手,此事迟早要暴露出来,根本瞒不住。”

    牛有道:“至少现在还可以瞒一瞒!如今的器云宗很有可能在火头上,你们不会想让器云宗现在就咬着我们不放吧?”

    红盖天迟疑着提醒道:“你手上的灵种数量怕是很难不引起怀疑。”

    牛有道:“除了我们自己,谁也不能确定四海自己到底采集了多少灵种,除了抢来的,其他的一口咬死是你们自己采集的。现在公开知道的,是燕、卫、齐、韩、宋联手将晋国折腾了个下落不明,让器云宗找他们五家要交代去。不管器云宗敢不敢咬他们五家,都能减轻我们这边的压力。”

    几人若有所思地微微点头,芙花问:“紫金洞那边不会说漏嘴吧?”

    牛有道:“这个你放心,紫金洞暂时还不会暴露我和他们的关系。只要过了这个关口,等我把局势稳定了下来,器云宗气头上的火气也消了,会冷静的,也由不得他们乱来。”

    几人微微点头,明白了他的意思,迅速交代身边人传达下去,让大家伙统一口径……

    第一名是牛有道?

    接到名单一看的莎如来眉头皱起,这个结果很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前他知道牛有道出来了,但是没想到牛有道能拿第一。

    竟敢在天谷擅自动手,不管有理没理,他逼牛有道拿第一,其实是想把牛有道往死路上逼,以为牛有道死定了,没想到牛有道果真拿了个第一来,这是要让他好看吗?

    目光下挪,将排序名单细细审视了一遍后,目光又落在第一名的名字上定格了一阵,徐徐问道:“他怎么可能拿第一,确定没错?”

    白玉楼拱手道:“不会有错,反复核实过。他的确不可能拿第一,但是从观察到的一些迹象显示,是四海那群人帮了他,基本可以肯定他是和四海的人联手夺取了这个第一!”

    “四海…”莎如来嘀咕了一声。

    他亲自干预之下,居然还让牛有道躲过一劫,说实话,这份名单多少让他有些恼火,可他当众说出的话不可能言而无信反悔。真要这样干了,以后人家都要怀疑缥缈阁布置下来的事情说话还能不能算话,随时可以反悔的,以后让大家怎么面对,还有何规矩可言?

    沉默了一阵后,徐徐道:“四海自己都没拿过第一,就算与他联手…这家伙能拿下这个第一还是有点能耐的。”目光忽远眺,“幻丽的年纪也不小了,你怎么看?”

    此话一出,白玉楼意识到了什么,做父母的心情可以理解,都想给自己女儿找个好的,遇上了合适的忍不住动了那念头也可以理解,加上年纪相差不大。

    明白了对方话里的意思后,他暗暗心惊,犹豫再三,不知该如何回复。

    “嗯?”莎如来质疑一声,目光落在了他的脸上,略显威压,貌似在问,我问你话,你没听见?

    白玉楼忙道:“儿女的事,自然是父母做主。我个人来看,此事自然是先生说的算。但是按规矩的话,牛有道卷入天下利益纷争太深,突然将他抽离的话,会让天下格局大变。若不抽离,先生继续坚持的话,影响则会更大,先生的人,以后谁还敢与他争锋?有些人必然不会坐视,势必会引得九位圣尊的势力撕毁约定纷纷出手亲自介入利益之争。这种事影响太大了,九位圣尊之间好不容易立下规矩相安无事了这么多年,上面怕是也不会同意,不愿冒然改变什么!”

    说完又补了一句,“先生,牛有道的确卷入的太深了。”

    莎如来沉默了,良久后轻叹了一声,“出身于我们这样的人家,也许是害了她!”

    白玉楼明白他的意思,这等背景人家的女儿,让与一般的平庸之辈又不甘心,在固定的圈子里挑选的话,又不容易挑到满意的,总之这背后牵涉到太多的利益,一嫁一娶的最后结果怕是都难逃身不由己,最后只怕也难逃指婚的下场,莎如来扛不住太久的!

    他之前一直在摘星城那边,对有些事情也略知一二,莎幻丽不是没有遇上过自己喜欢的男人,然而对方身子骨太弱了,承受不起那么大的福气,最后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有资格想娶莎幻丽的人,那都是些什么人?岂容其他男人随意染指,一般男人哪经得起那些人的毒手!

    不说别人,就说莎如来自己,白玉楼隐约也知道点,这位同样为自己曾经的任性付出过代价,该娶的不娶却娶了一个不该娶的女人,也就是莎幻丽的母亲,结果莎如来的那个妻子至今下落不明。

    为此,父女两个之间一直不太愉快,有点老死不相往来的味道。

    许多事情,外人只看得到表面的风光,又岂知这风光背后的黯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