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八三八章 道爷回来了
    人差不多走光了,董金环抱着赵登玄痛哭,没想到赵登玄能为了她当众跪下,一时间感动的不行。

    赵登玄则一个劲地安抚董金环,“没事,没事的,不会有事。”

    安妙儿和林飞燕很难过,同时也很羡慕董金环,她们委身的那两个男人根本没赵登玄那么大的勇气,或者话说她们不敢肯定那两个男人最后会是个什么态度,居然扔下她们就跑了。

    既然逍遥宫扔下了赵登玄让赵登玄自己擦干净屁股,事情倒是好办了,董金环一个人不敢回留仙宗,赵登玄亲自陪她去。

    有逍遥宫的人陪同,董金环心安不少。

    安妙儿和林飞燕能怎么办?除非能躲的别人永远找不到,否则不可能不回去,出了秘境不回留仙宗说不过去的。

    天下各门各派不管有什么不同,有一点是相同的,对待叛徒都不会客气!

    这是天下各派赖以维系的根基,一旦背负上了背叛师门的名声,就会寸步难行,除非你自身有足够的实力自立。

    真要按那两个灵剑山弟子说的先找个地方躲起来不回师门复命,一旦被弄成了叛徒,就更别指望那两个男人,灵剑山那样的门派能纵容门中弟子与背叛师门的人相好?

    有赵登玄一起回茅庐山庄,再搬出灵剑山的名头来,兴许能躲过一劫。

    否则很有可能要面临师门的追杀,不仅仅是师门,凭牛有道的势力,一旦发了狠要找她们的话,她们会很麻烦。

    若仅仅是她们师门还好点,凭她们师门的势力,也很难遍天下找寻到她们。

    可牛有道不一样,那是在七国都有重大影响力的人物,只要牛有道愿意让利,天下各门各派和各地州府怕是都会帮忙留心一下。她们不是男人,这世道,两个单身女人不管在世俗哪个地方久留都会引起注意。

    她们没有自保的实力,又失去了震慑的势力背景,又没有什么利用价值,面对牛有道的重赏连那些乱七八糟的散修也敢动她们。

    也许躲到海外去是个办法,犯了事的人不敢在陆地上立足,躲到海外去的事常有,可牛有道和四海那伙头脑的关系她们也看到了,海外怕是也容不下她们。

    当然,也许可以在深山老林隐姓埋名,可是在希望没有断绝的情况下,两个年轻女人又难以下这个决心。

    隐居山野大多是男人干的事,有几个女人能割舍世间繁华的?

    见赵登玄信心满满的样子,两个女人也觉得凭燕国三大派的庞大实力,牛有道不可能不忌惮,遂跟着一起走了,一起回茅庐山庄那边面对……

    三只大型飞禽并头齐飞,途中,费长流等人闹了个没趣。

    三位掌门总想打听秘境内的事,云欢却没告诉他们的兴趣,牛有道干的一些事情也不好张扬。

    “唉,我们三派派去侍奉道爷的弟子,怕是已经遇难了吧?”与云欢同乘一只飞禽的费长流问了声。

    牛有道不在,担心牛有道回不来,三派为了给自己准备后路,多少干了点对不起牛有道的事,此时提及三派的弟子,是想起个由头,三派也是为道爷做出了牺牲的,想让云欢帮忙说说话。

    不提这事还好,一提这事,云欢顿时一脸古怪,左右看了看并排飞行的,嘿嘿一声,“你们三派还真是调教的好徒弟啊,吃里扒外玩的一套一套的。”

    三位掌门神色一僵,夏花追问道:“云兄,何出此言?”

    云欢反问:“你们没看到你们那三个好弟子跟谁在一起吗?”

    三人面面相觑,他们并未看到董金环等人,也是因为三女做贼心虚有心躲着他们,闹的他们还以为那三个弟子已经牺牲了。

    郑九霄:“云兄,有话还请直言。”

    云欢估计那三个女人要倒霉了,冷笑道:“进了秘境没多久,你们那三个弟子就背弃了牛有道……”他把牛有道与褚风平翻脸被驱逐时的情形有省有略的讲了下,重点讲了三女如何背弃牛有道的经过。“你们是真没看见还是假没看见,那三个贱人出来的时候还和三大派的人混在一起呢。”

    “孽徒!”夏花怒斥一声。

    三位掌门做梦也没想到居然会出现这样的事,虽能理解三女为何能做出那样的抉择,也是为了自保,可现在牛有道活着出来了,让他们如何对牛有道交代?

    三位掌门可谓瞬间一脸阴霾……

    同样一脸阴霾的还有正在返回海外的四海之主,途中已经问清了在秘境内发生了什么事。

    此时西海妖王才知自己这手上的三亿金币有多烫手,烫的他脸颊抽搐个不停。

    不仅仅是抢了一家的,而是抢了好几家的,若仅仅是这样也还罢了,七国的人大不了回头找他们麻烦,可现在他们手上还捏着一笔巨资。

    惹人眼红的同时,又给了人家那么好的借口,他已经能想象到后面很有可能已有一大帮人追杀而来。

    “你怎么不早说?”西海妖王有些气急败坏地吼了芙花一声。

    芙花哭笑不得,“大王,你让我怎么说,一时间说的清吗?众目睽睽之下,难道拒收这笔钱?拒绝了就没我们什么事了,这可是三亿金币啊!”

    西海妖王咬牙道:“去的时候就叮嘱过你,缥缈阁没安好心,尽量自保,你倒好。”

    芙花:“我也是没办法,我们不动手,七国的人马也要消灭我们给缥缈阁交代,我们总不能等死吧?”

    “牛有道那孙子没安好心,妈的,这种人你们居然还跟他结拜?现在天下人都知道你们和他是结拜兄弟!”西海妖王破口大骂。

    “……”芙花也很无语,现在回头想想,那场结拜似乎的确没什么道理。

    “后面有人来了。”东海大圣突然大喊一声。

    众人回头看去,只见远处果然出现了一群影影绰绰的人影。

    想也能想到来的可能是什么人,这边当即将飞禽的速度驾驭到了最快。

    到手的钱想让他们吐出来也没那么容易,关键一旦被追上了,只怕不是把钱吐出来那么简单。

    ……

    茅庐山庄,三只飞禽掠来,低空盘旋着,云欢从天而降,落入了山庄内。

    费长流等人因为三个弟子的事有点尴尬,没落下,操控飞禽去了另一地碰头,商议怎么办。

    见到云欢,管芳仪等人闪身而来,商淑清是提着裙子从内院跑出来的。

    只见云欢不见牛有道,管芳仪红了眼,顾不得男女有别,拉了云欢急问:“道爷呢?”

    袁罡紧绷着脸颊,紧握双拳。

    跑来的商淑清银牙咬着嘴唇,眼中已浮现泪光。

    云欢道:“不用担心,他有事,暂时不宜回来,另去他处回避了。”

    此话一出,商淑清破涕为笑。

    袁罡仰天,长呼出一口气来。

    管芳仪喜出望外道:“道爷活着回来了?”

    说到活着回来,云欢回想起来实在是感慨,忍不住叹了声,“实在是惊险,也只能是他了,换了别人怕是再也回不来了。不过你们放心,没事了,他安全出来了。”

    拭泪后的商淑清问道:“既然已经安全出来了,道爷为何不直接回来,为何还要另去他处回避?”

    没人理解她此时的心情,她现在真的很想见到牛有道,无比的心切想见。

    云欢叹道:“郡主,事情有点复杂,我现在想想都后怕。还没进秘境,还在天谷集结的时候,他就惹出了事,当场用天剑符杀了赵国三派的主事长老……”把当时被莎如来逼得拿第一的经过大致讲了下。

    众人听的心惊肉跳,缥缈阁是什么地方,竟敢在缥缈阁动手,简直是疯了!

    管芳仪和牛有道相视一眼,终于明白了牛有道为何要准备后事,终于明白了玉苍为何吞吞吐吐,这消息要是出来了,南州立马就是一场大变,这不是晓月阁希望看到的!

    回头,管芳仪试着问了声,“道爷没事了,也就是说,道爷拿了本届的第一?”

    云欢苦笑,颔首道:“没错!本届的天都秘境之行,道爷一人力压群雄,夺得了第一!”

    尽管闻听前言已经了这方面的心里准备,可确认了结果后,还是把众人给震的不轻,第一?

    商淑清咬唇不语,内心竟有几分隐隐的骄傲,她就知道,没什么事情能难住道爷的!

    袁罡如释重负道:“道爷不愧是我知道的那个纵横黑白两道的道爷!”

    众人没细想他话中深意,管芳仪目光闪烁着,问:“秘境内的情况究竟如何?”

    “这…”云欢看了看众人,有点为难道:“事情不是三言两语能说清的,牵涉到的一些事情实在是不好说,我也不知道该不该对你们说。你们不要问我,还是问他自己吧,他说了,会尽快联系你们的。”

    话刚落,便见公孙布飞掠而来,手里拿着一封密信,欣喜道:“信!道爷的信,给袁兄的信。”

    什么袁兄不袁兄,管芳仪一把先抢到了手上看,不看还好,一看,脸一沉,又是那些她看不懂的怪字,当即没好气地砸给了袁罡。

    袁罡斜睨她一眼,捧了信看。

    管芳仪问公孙布,“道爷才刚从秘境出来,你怎么会这么快收到道爷的信?”

    公孙布:“我也不清楚,道爷在赵国那边亲自找到了五梁山的秘密据点,让据点的人把信紧急传来了。”

    管芳仪若有所思,看来牛有道离开秘境后就直奔了就近的五梁山据点,回头问:“红脸猴子,信里写了什么?”

    看完信的袁罡慢慢抬头,看向商淑清,“郡主,此地不宜久留,要送你回府城了。顺便劳烦郡主带话给王爷,道爷已经通过五梁山弟子风闻了赵国找朝廷和王爷谈判的事,道爷说了,不管朝廷,也无需顾虑三大派,大军立刻对赵国发动进攻,仗不管王爷怎么打,总之先把战事挑起来!以战事向南州、向天下宣告,道爷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