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八四零章 牛有道果真是守信之人
    本届天都秘境的结束虽意味着诸国战事解冻,但燕国如此迫不及待的动手,还是出乎了很多人的意料。

    赵国尤其愤怒,谈判?谈判什么?这像是有谈判的诚意吗?

    愤怒之余也有不安和惶恐,燕国莫非对这场战事志在必得?否则怎会轻启战端!

    逍遥宫和灵剑山率先沉不住了气,联袂赶到了紫金洞,比较能沉住气的自然是坐在家里。

    “牛有道想干什么?未经我们同意,居然擅自开战!”

    岩险之上,青松华盖之下,可饱览云涛奇景,三大派掌门碰头,孟宣见人便痛斥。

    龙休亦沉声道:“这个牛有道胆大妄为,眼里哪还有我们三大派的存在,已经彻底不受控制了!”

    宫临策沉吟,燕国如今的国力根本吞不下赵国,死磕到底就算能赢也会把燕国自身给耗的够呛,只能是让别人捡便宜,如今赵国那边有谈判的诚意,愿意一起联手打压韩国,牛有道却不管不顾的动手了,这厮到底想干什么?

    “不至于如此鲁莽吧?这事会不会有什么误会,要不要先找到他谈谈?”宫临策迟疑着问了声。

    “误会?”孟宣瞪眼道:“前线已经打的轰轰烈烈的,是蒙山鸣率先挑起的战事,能是误会吗?”

    龙休冷笑:“找他谈?茅庐山庄那边传来消息,牛有道又跑的没影了,等找到他,仗还不知道打成了什么样。”

    宫临策也头疼,也不怪这两位发火,燕国修士可以说是不敢不听三大派,燕国修士已经将蒙山鸣的大军给控制住了,本以为要开战不经过这边同意是打不起来的,谁知蒙山鸣竟然避开燕国修士令金州那边挑起了战事。

    谁又能想到,没有燕国的同意,金州居然敢擅自对赵国发动进攻!

    等到这边的人找到蒙山鸣,蒙山鸣一副任由处置的样子。

    蒙山鸣下手狠稳准,一出手突袭就把赵国给打痛了,面临赵国震怒之下的反扑,战火已是熊熊燃烧。

    燕国三大派已然是拿蒙山鸣没了脾气,蒙山鸣在军中本就有巨大的威信,加之复出后掌握兵权这么久,更何况各路主帅几乎都是蒙山鸣的旧部,谁敢妄杀蒙山鸣?一个不测燕军就要大乱!

    退一步说,赵国已经反扑,这个时候撤换掉蒙山鸣的话,一旦燕军战败,赵国可不会客气,必然要再续早先的战略目的继续攻入燕国境内,三大派谁敢冒这个险?

    火烧起来了,只能是支持蒙山鸣继续打下去,哪怕想继续和赵国谈判,也得先打赢了才好谈。

    话又说回来,燕国率先挑起战事,只要能打赢,三大派倒不会很生气,真正生气的是,燕国大军已经失控了,不听他们的,居然被牛有道牵着鼻子走,这是三大派绝对无法忍受的!

    “那你们是什么意思?”宫临策问了声。

    孟宣:“那个牛有道不能留了,必须要解决掉,还有商朝宗那伙人,必须要清洗个干净!”

    宫临策懂他的意思,三大派不能容忍这样的事情继续下去,南州那伙人已经彻底践踏了三大派的底线,他迟疑道:“这个时候动手不合适吧?”

    龙休:“现在自然是不能动手,先不要打草惊蛇,先让他们打,等打的差不多了,赵国不敢再轻举妄动了,韩国那边又在跟宋国较劲,到时候外部的环境也稳定了,暂无外患,我们有充裕的空间对南州势力进行清洗!”

    孟宣:“有些事情大家心知肚明,这般将南州这个刺头给解决了也好,咱们三派也省得你抢我夺,也能继续保有燕国的稳定框架。”

    这就是二人此来的目的,要开始谋划清洗南州的势力,只要三派自己不内讧互相掣肘,燕国境内还没哪方势力有实力跟三大派抗衡,凭三派对燕国的控制力,联手解决此事根本不成问题,

    宫临策能说什么?反对吗?找不出反对的理由,总不能说紫金洞在暗中勾结牛有道吧?

    事情就这么定了,目送龙休和孟宣离去后,宫临策站在山顶青松下皱眉不语,也有点火大,换了以前的牛有道肯定不敢这样做,也不知是不是以为有了紫金洞撑腰!

    他没猜错,若不是做出了加入紫金洞的决定,牛有道根本不敢这样干,自从做出那个决定后,可谓放开了手脚,连逍遥宫派去南州密谈的长老都敢下毒手就可见一斑!

    “来人,请严长老过来一趟!”宫临策回头喝了一声。

    严立很快来到,见礼后问道:“那两位跑来,可是为了牛有道的事?”

    “惹出这么大的事来,不为这事还能因为什么事?”宫临策把那二位的来意大概说了下,之后叮嘱道:“你跟牛有道熟悉,想办法联系上他问明白情况!这事他若是敢乱来,那就休怪我紫金洞对他不客气!”

    严立摇头:“掌门,依我看,这事应该没那么简单,他难道不知道这样做是犯了大忌是找死?您觉得他是找死的人吗?据我对他的了解,那厮可不是乱来的人,手段非比寻常,我可是亲身领教过的,他敢这样做,十有**是留有后手的,咱们三派未必能轻易把他给收拾了,这厮可没那么容易弄死!”

    宫临策略默之后,徐徐道:“先找到他再说!”

    ……

    齐京城外,一队马车从城门鱼贯而出,一路东行。

    行至茫茫大草原之际,后方突然蹄声滚滚雷动,马车内的庄虹母子相视一眼。

    另一辆马车内的玉苍神情一绷,迅速给了弟子独孤静一个眼色。

    独孤静立刻钻出车门,站在车辕上向随行护卫下达了戒备指示。

    “玉苍先生,玉苍先生,请留步!”一名将领飞骑率先赶到,对车窗内微笑的玉苍朗声道:“获悉先生离去,上将军和步寻总管前来送行!”

    玉苍哦了声,只见车门外站在车辕上的独孤静俯身朝他点了点头,表示对方说的没错,的确是呼延无恨和步寻来了。

    “停车!”玉苍当即下令。

    车队停下了,玉苍钻出马车时,大量骑兵已经分列车队左右勒停,呼延无恨和步寻并骑踏踏而来。

    玉苍跳下了马车,呼延无恨等人亦跳下了坐骑。

    呼延府的管家查虎警惕着四周,亦步亦趋地跟在呼延无恨身边,冷目审视着玉苍一行的人员。

    “怎敢有劳上将军和大总管来送。”玉苍客气着拱手。

    呼延无恨拱手回礼,“先生何故不辞而别?”

    玉苍:“上将军和大总管都是大忙人,我四方游走,来来回回的,没必要打扰。”

    “先生倒是洒脱。”步寻笑了笑,朝后面招了下手,“陛下获悉先生离去,特命老奴前来代为送行,这是陛下的一点小小心意。”

    后面有人捧来一只匣子赠送,玉苍连连客气一番,盛情难却之下只好让弟子接手了。

    独孤静接了匣子打开查看,发现是一匣子的金票,当即给师傅看。

    玉苍看后讶异不已,“陛下何故送这么多财物?”

    步寻笑道:“并非赠送,而本该是先生的。获悉先生找人出手扶芳园,陛下买了下来。陛下说了,扶芳园为先生留着,先生改日有空回来,直接入住扶芳园便可。”

    玉苍自然是连连谢过,心中颇有些哭笑不得。

    他出手扶芳园,是因为赵国那边即将起兵,需要大量花钱,多准备点钱财没有坏处。另就是事情迟早要暴露,到时候这扶芳园肯定要被齐国给没收了,与其如此,不如兑换成钱财带走,没想到居然被昊云图给买了下来。

    双方寒暄,呼延无恨问何时归来时,后方有人接了金翅传讯,快步到步寻身边嘀咕耳语了几句。

    步寻挥手示意其人退下后,说道:“玉苍先生,怕是不能再远送了。刚接到消息,燕国对赵国开战了,陛下急招上将军和老奴回去。”这也不是什么秘密,迟早天下人都会知道,说出来也没什么。

    玉苍哦了声,目光连连闪烁一阵,忙道:“已经送的够远了,无须再送,国事要紧,国事要紧!”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铁骑隆隆而去,玉苍捻须目送之际,这边也有一只金翅从天而降。

    独孤静接手金翅传讯看后,到其身边,低声道:“没错,燕国的确对赵国开战了,金州那边先挑起的战事!”

    玉苍如释重负的仰天而望,颇有些激动道:“牛有道果真是守信之人,没有辜负老夫厚望,不枉我们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值了!”

    独孤静能理解师傅为何会激动,他也很振奋。

    之前这边也收到了消息,燕国正在与赵国和谈,没有燕国三大派的同意,燕国朝廷肯定做不了这个主。这边很是担心,因为燕国三大派毕竟控制着燕国大军,谁知战事还是不受三大派的控制发生了,如今看来,牛有道果然没让他们失望!

    没有再逗留,一行加快速度行进,为了防止出现意外,行至无人烟之地时,几只飞禽从天而降,把玉苍等要员先给接送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