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八四一章 久别重逢
    “根据情报,两国在和谈,牛有道突然来这么一出,难道不怕燕国三大派收拾他?”

    殿内,齐皇昊云图徘徊着,沉吟着徐徐发问。

    呼延无恨和步寻被紧急召回,也是昊云图想问问呼延无恨对这场战事的看法。

    燕国突然动手是不是有必胜的把握?如果有必胜的把握,又会打多久?

    种种问题得弄清才好及时做决策,而呼延无恨擅长这个。

    在呼延无恨看来,燕军就算能打败赵国,也无力吞并。

    实在是吞并一国不仅仅是打赢那么简单,占领一国的领土将面临许多接踵而来的麻烦,败者余孽必不甘心,还有故土遗老遗少的反抗之类的,燕国哪有那国力和兵力来压制?

    如此大面积的领土控制,在国力不济和兵力分散的情况下,拖久了反而会把燕国自己给拖垮了,外敌随便一击连人马重新集结抵御都困难,根本不现实。

    总之目前的燕国体虚孱弱,压根没有吞并赵国的实力!

    可牛有道的所作所为又实在是令这边费解,昊云图固有此问。

    最可笑的是,牛有道之前还发来消息威胁这边,说秘境内齐国的修士追杀他惹得他不高兴了,欲起雄兵攻齐!

    昊云图好气又好笑,什么玩意,居然敢威胁这边,拿什么来威胁?

    不过有一点不得不承认,当年那个在齐京苟且求全的家伙算是成了气候,翅膀硬了,敢威胁齐国了!

    殿内商量来商量去,也没弄清牛有道一边威胁这边,一边又对赵国用兵的企图。

    待呼延无恨离去后,昊云图走到案前,揭起了一张反扣着的纸张,盯着纸上内容淡淡问了声,“他又上山了?”

    别人也许不懂,步寻却是清楚的,说的是金王昊启,所谓的上山是指去了城外三大派所在地。

    如今的金王和三大派的人来往的比较频繁,亦经常与军中将领接触,后者想回避都难,因其皇帝长子的身份搞的军中一些将领很头疼。

    “是!”步寻应了声。

    “就如此迫不及待吗?”昊云图幽幽一声,手上纸放下了,“寡人忙于国事,他娘又死的早了些,终究是缺了管教,寡人对他…已不做指望了。”

    步寻低头沉默着,似乎没听懂一般,不做任何评价……

    山巍巍,林莽莽,一只大型飞禽贴着山峦飞来,跳下了三人,正是牛有道、云姬和巫照行。

    山林中等候了数日的管芳仪面露笑意,牛有道亦笑着走来,久别重逢。

    见面便是怪话,管芳仪冷哼道:“把我招来,却让我干等了几天。”

    牛有道乐呵呵回道:“有点事耽搁了。”

    管芳仪对云姬微微点头致意,目光落在了巫照行身上,疑惑道:“这位是?”

    牛有道煞有其事的介绍,“丹榜排名第六的高手,以后就是自己人了。”

    “巫照行?”管芳仪讶异,更讶异的是怎么就成了自己人。

    巫照行也很无奈,秘境内一折腾,算是跟着牛有道把人给得罪大了,暗中虽有背景,却不能公开,弄得天大地大不知该往哪去,牛有道又瞅准了机会极力拉拢。

    最后联系上了背后的势力请示,他背后的人也没想到事情会弄成这样,也不知该如何安排他了,目前看来跟着牛有道似乎倒成了唯一的选择。

    既然牛有道自己都不怕被魔教给连累,魔教还能有什么意见,也实在是别无他法,没有明面上的势力庇护的话,巫照行的处境会很危险,于是堂堂丹榜第六高手便投靠了茅庐山庄。

    巫照行自己也腻味,怎么遇上牛有道这厮后就莫名其妙甩不脱了?

    明摆着的,牛有道拉拢他绝对不是吃饱了没事干请个祖宗来供着的,不就是看上了他能打么?

    秘境内当了牛有道的打手,出了秘境还要当牛有道的打手,这算怎么回事?

    巫照行其实有点郁闷,不甘心又没办法,有种上了贼船再难下来的感觉。

    “受伤了?”注意到牛有道左手掌上缠着的白布,管芳仪问了声。

    牛有道淡淡一笑,“小伤。”

    管芳仪留心了一下他的气色,没看出什么端倪来,目光略闪,忽伸手索要,“我给你的天济丹呢?”

    牛有道苦笑,“给了我,还要收回去不成?”

    管芳仪瞪圆了明眸道:“那可是价值百万的灵丹,是给你备用的,既然是小伤用不上,自然要收回来。”

    “你呀!”牛有道摇头晃脑很无奈的样子,也没多说什么,伸手在腰带上抠出一颗装有天济丹的蜡丸,抛给了她。

    管芳仪接到手检查了一下,确认是天济丹后信了牛有道的话,应该没受什么重伤,否则不会保留这颗天济丹不用,眼前这家伙就不是省钱的人,有好的从不将就差的。

    巫照行和云姬相视一眼,两人是知道牛有道是受了重伤的,经过了几日的调养才恢复了气色。

    两人也知道西海妖王送了一颗天济丹给牛有道。

    收起丹丸的管芳仪又问:“秘境内究竟什么情况?”

    牛有道苦笑,“有点危险,事情也复杂,一时也说不清,以后再说吧。”

    他能说什么?说自己多英明、多有手腕耍的各方势力团团转?他有必要自吹自擂这些吗?

    见他不愿多说,管芳仪翻了个白眼,还用再问么,这人就这德性,不愿多说的事情问也是白问。

    之后牛有道问了一下茅庐山庄那边的情况,大致都在他的意料之中。

    说完大概情况后,管芳仪很是不满道:“都是墙头草,一个个见风使舵,不可靠,你准备怎么处置?”

    牛有道平静道:“人都有选择,总有遇上岔路的时候,都不想前路太坎坷,迟疑伫足,考虑一下走哪条路是人之常情,只要还在一条路上就行,计较太多没意义。”

    管芳仪没好气道:“就知道你是这德性。过来一下,有点事跟你说。”伸手拉了牛有道胳膊拽着就走。

    “什么事拉拉扯扯的?”

    “红脸猴子的事。”

    一听是袁罡的事,牛有道立马老老实实跟了她去一旁。

    到了一旁,管芳仪叹道:“有些事情当其他人面不好说,那个苏照是什么身份只怕你做梦也想不到。”

    牛有道安静着,看着她,等她后话。

    管芳仪唉声叹气一阵,一字一句地公布了答案,“宋国大都督罗照的夫人,名叫冯官儿!”

    牛有道眉头跳了一下,皱眉道:“如此说来不是晓月阁的人,是我想多了,既如此,那就放了吧,已经放了吗?”

    “现在不是放不放的事,关键是我按你的意思去办了,猴子与那冯官儿酒后乱性睡一起了……”管芳仪把事发经过讲了一下,最后特委屈道:“老娘这辈子头回干这么缺德的事,就为这事,我还挨了猴子一耳光,凭什么呀?要打也是打你!我告诉你,看你面子,我可是没还手的,生挨了一耳光!”

    猴子把罗照的老婆给睡了?牛有道脸颊狠狠抽搐了一下,这事的确是他做梦也想不到的,那女人居然会是罗照的老婆,谁又能想到?遂问:“宋国那边后来没什么反应吧?”

    管芳仪摇头:“一点动静都没有。”

    “哦!”牛有道倒是有点意外,出了这种事,宋国居然没一点反应,似乎有些不正常,据说罗照的老婆是凌霄阁的人,这个消息应该不会有误,无论是凌霄阁还是罗照按理说都不会忍下这奇耻大辱才对!

    沉默了一阵后,牛有道叹道:“这事怕是搞大了。通知五梁山,让齐京那边的眼线想办法摸摸冯官儿那边的情况。”

    管芳仪:“既然没事就算了,你还没事找事作甚,又不是什么光彩事,事情过去了就让他过去吧。”

    牛有道苦笑:“红娘啊,猴子那人,我比你更了解,说的难听点是一根筋,说的好听点是重情重义、是个负责任的男人。若是那女人过的好好的,猴子也许会保持沉默,不会去打扰,若是那女人出了事的话,猴子是不会不管的。你不关注,只怕猴子已经动用了五梁山的眼线去关注。若真有什么事,猴子目前没反应是因为我还没回来,不想茅庐山庄有失,如今我回来了…赶紧搞清那女人的处境,好预知猴子的举动,别让他干出什么蠢事来。”

    管芳仪懂了,立刻抬手招了许老六过来,把事情吩咐了下去。

    许老六离开后,她又极为担忧道:“燕赵正在和谈,你强行挑起战事,玩的太出格了,三大派那边怕是已经震怒!”

    牛有道:“我在天谷杀了赵国三大派的长老,这不是得罪了一家,而是已经把赵国三大派全部给得罪了,赵国进入天都秘境的人覆灭也可以说与此有关,我与他们结下了死仇,整个赵国的力量对我威胁太大,留着的话以后会带来很多的麻烦,还是趁机将赵国灭掉、彻底铲除掉那三派的生存土壤稳妥些!”

    灭国?管芳仪蓦然心惊,跟了牛有道这么久,直到这一刻她方意识到牛有道不知不觉中积蓄出了多大的能量!

    思绪百转后,叹了声:“看来真是要便宜了晓月阁!”

    牛有道平静道:“谈不上什么便宜,他们隐藏的太深,浮出了水面才好连根拔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