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八四二章 连条狗都看不住
    连根拔除?管芳仪脑海中浮现出茅庐山庄外的那座坟墓,问:“难道晓月阁在秘境内没能帮上你?”

    牛有道:“就事论事,一码归一码,若我没有利用价值他们会帮我吗?着眼一隅是帮了我,着眼全局是合作,互相利用而已,谈不上什么帮不帮,真正帮了我的人,我自会记得!”

    管芳仪叹道:“看来黑牡丹是怎么死的你一直没有忘记。道爷,你一向挺大度的,这次为何就放不下?”

    牛有道语气中不带任何情绪,“红娘,我是男人,有个女人为了救我,死了,这情我是没办法再还了,只能给死人一个交代。我也不是凡事都揪着不放的人,能过去的自然还是过去的好。可是能过去吗?晓月阁现在能与我合作,不代表永远能合作下去,他们不会只限于起事成功后就打住,南州又岂敢堕落,双方迟早要发生冲突。”

    ……

    宋京朝堂,针对燕国向赵国开战之事议论纷纷。

    宋皇牧卓真高坐在上听政,神色恍惚,似乎有些心不在焉,心思却在琢磨之前御书房内与几位大臣的商讨。

    真正的机密事宜不会放在朝堂上议论,太容易失密。

    之前接到燕国茅庐山庄的传讯,他与几名大臣商议时还有些犹豫,你牛有道说的算?真当燕国三大派是摆设不成?随之而来的燕国对赵不宣而战,完全是不受燕国三大派控制的情况下发生的,令这边意识到了,牛有道在燕**事上掌握着很大的话语权!

    牛有道的提醒摆明了在说,你们求其他人没用,得来求我!

    得到开战消息后,牧卓真与几位大臣秘密拟定了人选,已经第一时间派往茅庐山庄那边找牛有道商谈。

    说商谈是给自己脸上贴金,实际上就是去求人家的,派去的秘使给予了相当份量的权限。

    美色、美女、美人只要是宋国有的,只要是牛有道想要的,秘使皆可做主答应下来!

    钱财等物,一定数额内的,牛有道想要的也可以答应下来。

    当然,前提是要确定牛有道能让燕国北州出兵攻打晋国,逼迫晋国撤兵,减轻宋国这边的压力。

    ……

    “开战了?确认开战了?”

    韩宋大军僵持的前线,中军大帐内,获悉燕赵开战的消息,金爵连连发问。

    确认情况属实,不是做戏,而是真的打了起来,金爵松了口气,当即面对诸将下令,“命前沿将士紧备,听我军令随时对宋军发动进攻!”

    “是!”诸将拱手领命。

    其实有不少人心里是感到好笑的,因为金爵之前被牛有道的一封警告信给吓唬住了。

    牛有道居然勒令韩国停止攻打宋国,简直是开天大的玩笑,什么玩意!

    大家都说不必理会,可金爵却相当谨慎,说牛有道此人不可小觑,对商系势力的影响力很大,此人直接跳了出来,意味着要直接与此人交手,马虎不得,竟然还真的抽调人马去防范燕国北州人马。

    如今燕赵开战的消息一出,果然证明了大家的猜测,牛有道就是在吓唬这边,燕国不可能有两线同时与两国交战的实力,找死还差不多!

    偏偏这位稳当司马还真的就被吓唬住了,现在发现是个笑话了吧?

    众人虽笑,殊不知金爵心中依然保持有谨慎,依然担心牛有道跟他玩真的,果断发出进攻的准备号令,是决定趁燕赵开战之际加快攻宋节奏,争取在燕赵战事停下之前把宋国给解决掉。

    诸将散去,金爵对帐内文书道:“拟信上奏,让朝廷联系三大派督促吴公岭配合我军攻势,争取早日解决掉宋国。建议朝廷,吴公岭的一些苛刻条件不妨先答应下来,以后再算账也不迟!”

    说到这个吴公岭,他也头疼,打雁的居然被雁给啄了眼,本以为是随意摆布的对象,谁知是豺狼虎豹!

    吴公岭突然异军突起搞了这边一个措手不及,偏偏还拿吴公岭没脾气。人家有天女教撑腰,韩国的兵力隔着宋国和燕国,也威胁不了吴公岭,眼睁睁看着吴公岭占了宋国南部还经营的像模像样。

    之前谁都觉得吴公岭难以长久,因为人心不在吴公岭那边,谁知吴公岭居然迅速将所占地盘的人心给稳住了,并渐成了气候,乱了韩国这边的打算,也慌了宋国这边的神。

    据说吴公岭还四处巡查,为民做主,一个拿刀砍人的大老粗竟然玩起了公开审案的把戏,为不少平民伸冤做了主,获得了不少欢呼。

    巡查所到之处离开时,百姓敲锣打鼓欢送,吴公岭热泪盈眶地收下了不少‘青天大老爷’的匾额。

    更甚至因某事面对百姓哭的一塌糊涂,当众向百姓跪下了赔礼道歉,说是自己管教无方,将一群百姓给感动的也跪下了,跪请他快起来。

    有人就奇怪了,这刚占的地方,四方流民重新凑合在的一起,有点抢掠的乱子可以理解,哪来那么多冤案?

    不查还好,一查才发现,什么狗屁冤案全都是吴公岭一手炮制的,怪不得一个提刀的武将能断案如神!

    什么青天大老爷的匾额,也是吴公岭让人暗中唆使去办的。

    知道吴公岭的谁不知他以前抢掠民女之类的烧杀抢掠事没少干,居然玩起了对百姓下跪的把戏。

    总之是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偏偏这厚颜无耻的家伙一点都不脸红,还就是什么不要脸的事情都能干出来,一点都不怕人笑话,继续厚颜无耻的造个不停,对干这种事乐此不疲。

    明知他在收买人心,然而韩、宋都拿吴公岭没办法,韩国是鞭长莫及,宋国则不想双线作战、腹背受敌,干瞪眼坐视着吴公岭坐大。

    对宋国来说,更可气的是,原本的宋国子民,尤其是那些豪门大户,充分发挥了自己的优势,竟在敌占区内不辞辛劳的帮吴公岭大力安抚人心,真正是帮了吴公岭大忙,帮吴公岭快速在占领区内站住了脚,把宋国朝廷给气了个吐血。

    ……

    燕国皇宫,童陌、商永忠、高见成三人神情凝重地从御书房内走了出来。

    南州那边甩开朝廷,悍然对赵国发动战事,皇帝陛下震怒,甚至辱骂上了三大派,骂三大派是废物,连条狗都看不住,反倒被狗给咬了!

    燕赵和谈,童陌出力不小。

    一年前的战事显示,赵国那边似乎挡不住南州的兵锋,这让他童陌很害怕。

    与宋国一战已经是让南州在燕国的气势如日中天,各州府无人敢惹,压的朝廷喘不过气来,再让南州这样打下去,一旦地盘扩张了,势力再次扩大了,后果实在是难料。

    与宁王商建伯之间延续下来的仇恨让他惶恐难安,真要让商朝宗得势了,就算朝廷不垮,他童陌也没了退路。一旦商朝宗记仇,他童陌随时可能会成为商朝宗与朝廷的妥协条件,一个‘清君侧’的理由就能弄死他!

    眼看冻结的战事即将解冻,童陌不能坐视,同样的理由随便一鼓捣便挑起了商建雄的心病。

    于是暗中联系了赵国那边。

    赵国在战场上的形势不妙,攻势被打败成了守势,首先挑起的战事也弄得自己下不了台,丢掉的国土怎么办?

    如今燕国主动求和,双方自然是一拍即合。

    主动求和自然是比较吃亏,停战的条件是燕国人马回撤,将占领的赵国土地还给赵国。

    多少燕国将士抛头颅洒热血才得来的东西,对商建雄和童陌来说并不重要。

    朝廷极力劝说下,燕国三大派也不得不面对了现实,燕国无力吞并赵国,打下去也是得不偿失,打到赵国不敢再侵犯了就已经达到了目的,归还赵国的土地联手遏制住韩国化解燕国北部的威胁是个不错的选择。

    眼看就要成了,结果牛有道回来了。

    童陌心中悲愤,那贼子怎么就活着回来了呢?那贼子一回来,一切都乱了套,直接甩开和谈、甩开朝廷,甚至是甩开了三大派,直接对赵国开战了!

    赵国一怒之下抖出了燕国朝廷这边苟且让步的内幕,令燕京臣民哗然不已!

    当然,这边可以用敌国扰乱人心的理由来平息众怒,可皇帝的愤怒可想而知。

    商永忠一路唉声叹气之余,安抚道:“相爷不必担心,这次的南州必然惹怒了三大派,他们未必有好果子吃。”

    童陌寒着脸不吭声,他当然也希望这样,可南州真的是一时冲动吗?

    高见成亦皱着个眉头,牛有道不但从天都秘境回来了,还拿了个第一,他刚松口气,谁知牛有道又搞出这事来。

    他也不知道牛有道究竟是怎么想的,如此明目张胆地跟三大派对着干合适吗?

    牛有道一回来就变得如此强势,似乎强势的有点过头了,令他很是担忧。

    他也希望牛有道不是一时冲动,可遍览诸国情况,实在看不出这般局势下强行对赵国开战有什么好处,燕国三大派秋后算账的势头反倒是有点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