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八四三章 回来了就好
    晋国,大步进入皇宫内的邵平波心情很沉重,牛有道居然没死?

    到了这边后,彻底依附在了太叔雄的身边,也是为了让太叔雄放心,更是因为知道自己与外界的联系都有人盯着,几乎没有了修行界的来往,所以天都秘境的事结果如何也不太清楚。

    直到刚刚之前,接到了太叔雄的召见,说是收到了牛有道发来的联手攻打卫、齐的消息,太叔雄要询问他意见。

    多问了几句才知道牛有道不但活着从秘境出来了,还力压群雄拿下了本届天都秘境的第一。

    不说其他人,晋国这边进入天都秘境的人都接到了指示,要在秘境内弄死牛有道的,怎么还让牛有道活着出来了?

    这样都没能弄死牛有道,他的心情很糟糕。

    进入一间殿内之前,邵平波脸色恢复了平静,入内向坐在案后的太叔雄行礼拜见。

    话开了头,邵平波直接进入正题,“牛有道欲联手陛下攻打卫、齐,这事可靠吗?”

    太叔雄指了指桌上两张纸,大总管陶略取了转交给邵平波看。

    “之前也是想问问你可靠不可靠,谁知刚刚又接到奏报,牛有道破坏了燕赵和谈,强行对赵国挑起了战事,你一起看看吧。”太叔雄兴致不太高的提了句。

    邵平波将两张纸上的内容逐一看过后,很是惊疑不定,反问:“陛下,他哪来的雄兵与陛下联手攻打卫、齐?如今他又挑起了和赵国的战事,怎么可能再攻打卫、齐,同时和三国交战不是开玩笑吗?”

    太叔雄也纳闷这事,“那他这是什么意思?拿这种事胡闹未免有些不合常理。”

    邵平波上前将两张纸放回了案上,“不顾燕国三大派的压制强行挑动战事,又发信联手陛下,牛有道刚从天都秘境出来就如此反常,定是之前发生了什么才促使他做出了这样的决定。陛下可知秘境内出了什么事?”

    太叔雄叹道:“就知道你要问这个,之前没告诉你,是因为这边也不清楚情况,也在向器云宗了解情况。”

    邵平波追问:“情况如何?”

    太叔雄摇头:“器云宗目前也不清楚。”

    邵平波诧异,“器云宗身当其会,身在秘境之中,怎么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太叔雄低眉垂眼道:“本届天都秘境之行,器云宗损失惨重,全军覆没,没有一个活口出来,故而器云宗也不清楚。”

    “啊!”邵平波大吃一惊,终于明白了对方的兴致为何不高,从往届的情况来看,器云宗在天都秘境居然能遭遇如此惨败简直是不可思议,忙道:“那为何不向其他出来的人了解其中情况?”

    太叔雄:“正在了解,为了这事,掌门亲自出马,率领器云宗高手赶赴海外,至今未归,还在四海之地奔波找那群妖魔鬼怪。”

    “找四海的妖魔鬼怪?”邵平波不解。

    太叔雄又亲自从案卷中翻出一份扔给了他,“这是器云宗那边传来的已知的一点点有关秘境的事,你看看吧。”

    邵平波迫不及待地接到手看,越看越吃惊,那厮竟敢在缥缈阁动手杀人,而且杀的还是赵国参会的三位主事长老!

    之前还奇怪牛有道为何会那般高调力压群雄夺那第一,有点不像是他了解的那个长期隐居在南州幕后的牛有道的风格,此时才明白是不得不夺那第一,不拿第一的话牛有道连命都保不住!

    也明白了器云宗掌门为何会跑去找海外的那群妖魔鬼怪,牛有道夺了第一却把巨额奖励给了海外的人,这第一明显是和海外的人联手所得,一个发财,一个保命!

    但许多事情仍透着蹊跷,他很想知道秘境内究竟发生了什么,然而情报有限,器云宗传来的基本上也就是出了天谷后获悉的一些消息。

    没有情报,他根本无法做出准确判断。

    尽管如此,这点消息依然让他心情异常沉重,莎如来无异于将牛有道逼上了死路,这样居然还让牛有道逃过了一劫。

    越是凶险的情况让牛有道脱身了,他心里越不是滋味。

    留心到了他的神色变化,太叔雄也忍不住叹了声,“这样都能让他死里逃生,还能拿上第一,绝非侥幸,看来你说的没错,这个牛有道的确很危险!”

    现在说这个有什么用?邵平波合上东西放回了案上,“赵国这次怕是危险了!”

    太叔雄哦了声,“怎讲?因为他杀了赵国三大派的主事长老?”

    邵平波颔首:“他这种人很理智,别指望他会冲动。南州就在赵国边上,这次把赵国得罪狠了,若不是感觉到了来自赵国的威胁,他不太可能如此顶撞燕国三大派。为了对赵国动手,不惜如此践踏燕国三大派的底线,他这是对赵国下了狠心!”

    太叔雄若有所思之余反问:“你莫非觉得如今的燕军有实力灭掉赵国?会不会是以打促谈?”

    邵平波懂他的意思,略摇头道:“情报有限,微臣也难以琢磨,只是凭着对他的了解而判断。”

    “等等看吧,迟早会露出端倪!他们打起来对我们也不是坏事。”太叔雄摆手将此事搁置,说及另一事,“听说卫国那边的进展不错?”

    ……

    天薇府,西门晴空回来了。

    玄薇闻讯快步而出,走出轩阁,撞见了迎面走来的西门晴空,两人同时止步,彼此凝视!

    西门晴空有上去搂住这女人的冲动,最终还是因为众目睽睽之下的场合遏制住了心中的冲动,平静道了声,“玄薇!”

    玄薇含笑致意,“回来了就好。”转身伸手相请,“准备了酒水为你接风洗尘!”

    西门晴空上前,两人并肩沿着回廊而去,途中玄薇絮叨了两句,“听说你把那个上清宗弟子送回去了,唐仪闻讯立刻赶了回去。一个上清宗弟子,怎劳你亲自送上门?”

    西门晴空:“那人不错,我喜欢。”

    “哦!”玄薇意外,她没记错的话那个上清宗参会的人是个男人,能让西门晴空说出不错和喜欢来,倒是引起了她的好奇,琢磨着有机会要见上一见。

    两人上了楼阁,许久不见有许多话说,入席后屏退了左右,玄薇亲自为他斟酒。

    西门晴空一时情难自禁,四周通透的情况下竟忍不住抓住了她斟酒的柔荑。

    玄薇娇躯略颤,心中亦一片荡漾,脸颊略红,迅速看了下四周,略挣扎了一下,“晴空,让人看到了不好。”

    西门晴空再次摁奈下了冲动,放开了她的手。

    两人对坐,互敬之后,荡漾的情绪似乎稳定了下来,玄薇问道:“派了飞禽去接你,为何不受,反而拖到现在归来?”

    西门晴空:“我一个人无所谓,遇上情况脱身容易,身边带了个人。那些人在秘境内没找到机会对我下手,我怕外面出意外,避了避。”

    “小心点也好。”玄薇微微颔首,“你也是,秘境内凶险,我说过,你顾好你自己就行了。”

    话没说明,但西门晴空懂她的意思,指带着魏多那个累赘,“我本以为很凶险,结果这次有点意外,有可能是沾了牛有道的光。”

    玄薇讶异,“怎讲?”

    西门晴空:“我也说不清楚,只是看到最后的情况有所猜测。一进秘境没多久,四海那群妖魔鬼怪就在捣乱,不知是不是和牛有道有关,总之把七国的人搞成了惊弓之鸟,后来双方又干起来了,某些人没了闲心顾及我,倒是让我从头到尾顺顺利利的,未遇上任何刁难。不仅是我,也许丹榜上的其他一些人也都沾了牛有道的光。这次丹榜靠前的人几乎没有损失,损失大的都是七国的人。”

    玄薇哦了声,明眸里的眸光闪烁,“秘境内怎么回事,怎么会让牛有道拿了第一?”

    “一开始就没和其他人合群,不太清楚……”西门晴空是真的不清楚,既然对方问到了,他也就原原本本把自己知道的给说了,最后总结道:“逆境求生,还能拿下第一,牛有道这家伙的确有本事,换了我的话,我不可能做到!一开始说什么让我保护他,真的是小看他了。”

    玄薇举杯唇边久久未动,消化了一下对方提供的消息,朱唇方抿了口酒水,放杯道:“这厮一出秘境就搞出了大事,硬顶燕国三大派,破坏了燕赵和谈,强行挑起了对赵国的战事!”

    西门晴空端坐着颔首,“来的路上听说了,这家伙和我果然不是一种人,太能折腾了。”

    玄薇:“还有你没听说的,他从秘境一出来就发了消息给我这里,竟然威胁到了我头上,说我卫国在秘境内招惹了他,要起兵攻打卫国!简直是笑话,我倒要看看他哪来的雄兵威胁我卫国!”

    西门晴空皱眉,“我接触过牛有道后,凭直觉认为,他不像是夸夸其谈的人,他这样说了,你怕是要小心点。”

    玄薇自信微笑道:“多虑了,这点我有把握,他根本没那个动手的条件。”

    西门晴空:“玄薇,你们这些事情我搞不懂,你说过等我回来的。”

    玄薇略带羞涩道:“再等等,陛下已经在接手朝政了,我不能直接就全部甩手,给他点适应的时间。”

    西门晴空听了很高兴,“是我想多了,原来你已经着手安排了。”

    玄薇摇头:“倒也不是我安排了,陛下的性子似乎有些改变,开始上朝了,也开始过问朝政了,既然他主动问政,我也高兴。容我一些逐步交权的时间。”

    西门晴空有点疑惑,接触了这么多年,卫君玄承天是个什么德性他太清楚了,居然能主动过问政事?

    虽然他希望玄薇跟他远走高飞,可也不希望出乱子让玄薇难以心安,试着问道:“你是说我离开的期间,陛下突然转了性子,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玄薇笑了,“他愿意处理朝政了,是好事,我在边上看着,能有什么问题?”

    既然她这样说,西门晴空也就不作声了,可能真是自己多虑了,只要她没事就好,其他的他也不愿管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