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八四四章 牛有道亲口告诉我们的!
    碧海晴空,远处一座海岛出现在海平线上,一群大型飞禽临近后逐渐降低了高度冲去。

    这一行不是别人,正是离开天都峰后一路追杀四海人马的各国修士。

    七国中除了燕国和赵国外,余者皆在。

    一行追出陆地,一路追到了东海海域,眼看就要追上了,结果一群妖魔鬼怪往海里一钻,失去了踪迹。

    五国追杀人员不肯罢休,在东海大开杀戒,一个岛陆一个岛陆的清剿,见到海外修士就杀,摆明了是要逼四海的人出来。

    前方的海岛,俨然是他们下一个动手的目标地。

    轰!海面上忽炸起一道道浪柱冲天,直击空中的一群大型飞禽。

    飞禽们吓得惊叫不已,一阵乱飞,幸好驾驭它们的人也不是吃素的,劈出一道道法力击溃了袭击的浪柱。

    “嗷”

    一声震天咆哮滚滚向天,音波震的人头昏脑涨耳膜发痛。

    修士可以施法抵御,尖叫的大型飞禽却吃不消,五国修士立刻放了一群大型飞禽升空远去,自身纷纷从天而降,凌空飞舞,大幅度盘旋着滑翔向海面。

    在他们围绕盘旋的中间,一头巨大的狰狞海兽浮出了水面,那庞大身躯犹如一座海岛,颈项如山立,獠牙根根如石笋,扯开着血盆大口嘶吼,正是海中巨无霸,名曰翻海兽!

    水流从海兽顶出海面的头颅上哗啦流淌,而在狰狞海兽的头上站了一群人,正是被追杀的四海之人。

    此地虽是东海大圣的地盘,但追杀之下分开行动怕不安全,尤其是面临五国联手,因此西海妖王、南海法王、北海冥主等人亦在场。

    不仅仅是这些人,海面上各种巨大的鱼兽纷纷破浪而出,背上皆站有人。

    东海海域临时召集的数千妖修露面了,也算是被五国的人给逼出来了。

    没办法,五国的人跑到东海地面上见人就杀,东海大圣若不敢露面吭声的话,让东海上下的人怎么看?

    五国人员浑然不惧,纷纷落在了海面上,踏波而立,昂头看着站在狰狞巨兽头上的一群人。

    “休要欺人太甚!别忘了这是什么地方,这里轮不到你们撒野!”东海大圣居高临下指着下面的人怒斥。

    “呸,一群妖魔鬼怪也配称人!”太叔飞华啐了声,指着对方厉声道:“想跟我们比人多是不是?你信不信我们七国联手调集大批人马移居海上,把你们赖以生存的岛陆全给占了!”

    玄兵宗掌门北玄冷笑道:“太叔老儿,这海上大大小小的岛屿无数,说全部占了未免夸张。应该这样说,小岛全给轰没入海里去,中等一点的岛屿也全给毁掉,适合生存的岛陆再给占了,将他们全部赶到海里长鱼鳞去!”

    东海大圣怒喝:“大言不惭!你们有本事试试看!”

    天女教教主池清丽衣袖一挥,指去向了芙花等人,“少废话!把杀我天女教弟子的人交出来!牛有道的那三亿金币当做赔罪之用,做到了这些,我们可以既往不咎!”

    西海妖王面露狰狞,不过转瞬又哈哈仰天大笑三声,一手叉腰,一手指着池清丽道:“好,我答应你,交给你!”

    此话一出,左右众人皆看向他,没想到他服软的这么干脆。

    谁知他话锋一变,“但我只答应交给你天女教,你让其他人退下,人和钱我只给你天女教,你敢不敢应下来?”

    池清丽被这话噎了噎,立马还击,“你们杀的可不止我天女教的弟子,我答应,其他人也不会答应!”

    太叔飞华出声道:“别欺负女人,你大可以交给我!”

    什么意思?池清丽猛回头看向他,眼中有怒意。

    西海妖王喷了回去,“老子喜欢女人,就喜欢给女人,我对你这臭老头没兴趣!”

    太叔飞华怒道:“少在这里练嘴,没时间跟你啰嗦,我只问一句,我晋国的人是谁杀的!”

    西海妖王顿时乐了,指了指其他几家,“太叔老儿,他们难道没告诉你吗?我还奇怪了,燕、韩、卫、齐、宋这五家联手灭了你晋国的参会人马,你居然还能和他们联手跑来找我们麻烦,搞了半天你还不知情啊!”

    不但是他,东海大圣等人也意识到这事热闹了。

    太叔飞华立刻扭头怒视左右,厉声道:“他们说的可是真的!”

    百川谷掌门阴如术道:“太叔飞华,你别听他放屁,五家联手和你们晋国打了一场是真,但也只是把人给赶跑了,不存在什么灭不灭的事,这事大家都可以作证!”

    西海妖王哈哈大笑,“五家联手只为把人给赶跑?我赌太叔老儿一定会信你们的鬼话!”

    天火教掌门宇文烟冷冷道:“太叔飞华,这厮明显在挑拨离间。你想想看,就凭他们也能拿第一?我怀疑你们晋国的人就是遭了他们的毒手。”

    西海妖王:“你们联手也只能是将晋国的人赶跑了,四海当时那点人却能把晋国的人给灭了,太叔老儿,你信吗?”

    联手干了晋国的几家竟有些无言以对,因不好说当时把晋国杀的只剩百人。

    问了无人答,西海妖王紧接着上话,“宇文烟,你这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你我都清楚,我四海的人的确有伏击你们,但对晋国,却是从头到尾都没碰过一下。”

    宇文烟:“笑话,没抢晋国的,你们第一的灵种哪来的?”

    西海妖王:“清清楚楚得来的,我们四海两千号人参会,自己采集了大部分,后又抢了四家的,拿第一怎么了?”

    宇文烟:“你们四海的人从一开始就在捣乱,压根就没有好好去采集灵种。

    说到这个,四海这边有点恼火,西海妖王冷笑:“谁一开始就在捣乱谁心里有数,有些人出于不可告人的目的,一开始就对我们的人痛下杀手,还不许我们的人还手不成?”

    血神殿掌门瞿翻出声道:“妖怪一张嘴,满口的胡说八道,明明是你们四海的人一进秘境就开始偷袭,众目睽睽之下还敢倒打一耙!”

    “耶!你把话说清楚,究竟是谁倒打一耙”

    互相指责,又互不承认,双方激烈抨击对方,可谓动嘴不动手,实在是双方都有些忌惮。

    五国这边知道,来的人手不多,对方已经兴师动众,在人家的地盘上硬拼起来占不了多大的便宜。

    四海的人也知道,七国那边的势力比四海的势力大的多,真要搞的七国兴师动众的话,那就不是说说了。

    这扯来扯去的,两边参会的当事人也纷纷跳了出来指责。

    四海这边非说诸国出于不可告人的目的要在秘境消灭他们,诸国这边让他们拿出证据来。

    “牛有道亲口告诉我们的!”

    此话一出,莫名的,争辩双方忽然都安静了下来,连说出这话的四海这边的人都静了下来。

    有些事情是当局者迷,当时的时候糊涂,此时跳出了秘境那个局面,再提此事则有些醒脑。

    芙花、浪惊空、红盖天、断无常,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眼神皆在惊疑不定闪烁。

    守正阁长老姚先定道:“牛有道说了,你们就信了?”

    芙花:“你们确实在追杀我们!”

    姚先定:“那是你们先杀了我们的人!”

    芙花:“你们亲眼见到了吗?”

    姚先定:“我们这边有人亲眼见到。”

    芙花:“我们一进秘境就杀你们的人,你们觉得可能吗?”

    几国人员相视一眼,皆有些狐疑,现在回过头来想想,芙花的话不是没道理,就算是想抢夺灵种,也不该在一开始大家手上还没什么灵种的时候就下手,那样未免也太不正常了。

    其实这个不正常,大家在秘境的时候不是没怀疑过,然而当局者迷,尤其是当时的情况下注定要打打杀杀,有了借口巴不得杀人越货。

    跳出了那个局面再回想,想法的确是不一样了。

    芙花:“那些说我们杀了你们的人的人呢?有没有说清是我们这边谁动的手?若有,指出来,双方都把人找出来当面对质!”

    闻听此言,诸国掌门默默的眼神皆盯向了自己这边的参会主事长老。

    正这时,一只金翅从天而降,落入了宋国那边。

    信到后,只见宋国凌霄阁、裂天宫、血神殿的人碰头在一起嘀咕了一阵,之后没有二话,也没有跟众人打什么招呼,招集上自己的人,迅速掠空而起,空中扑来的大型飞禽接了他们直接振翅远去。

    宋国三大派的人接到了家里面的传讯,两则消息并一发来,首先是燕国挑起了对赵国的战事,其次是韩国发动了对宋国的进攻。

    战事冻结的局面打破,宋国再次面临岌岌可危的局面,宋国三大派哪还有闲心在这里搞下去,得紧急赶回去坐镇。

    宋国的人突然这样急急忙忙的跑了,韩国这边的人似乎有些心神不宁了,天女教掌门池清丽、百川谷掌门阴如术、无上宫掌门虚迎广,亦到一旁碰头嘀咕了一阵。

    三人都怀疑是不是两国战场上出现了什么变化,按理说又觉得不应该,没他们首肯,韩国不会轻易发动进攻才对,宋国处于弱势,应该也没胆子主动进攻。

    他们从缥缈阁一路追人追到这边,最近一直在海上兜风,还不知牛有道发了信警告韩国那边,以致于韩国主帅金爵决定趁燕赵互相缠住、趁这没有后患的机会先解决掉宋国。

    不管怎么说,宋国三大派的异常都值得他们几个高度警惕,之后也没多话,韩国这边的人也是说走就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