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八四五章 紧急军情
    宋韩两国的人突兀离开,四海的人有些意外,追了这么久就这样离开了?而晋、卫、齐的人却都意识到了点什么。

    不管怎么说,五家一下走了两家,四海的人越发有底气面对了。

    扯来扯去,没一个承认对晋国下了毒手的,太叔飞华干脆直接挑明了,“把那三亿金币交出来,这事就算过去了!”

    他的打算也简单,眼见再怎么扯也不会有结果,不如现实点,先把钱拿到手,这笔帐回头查明了再说。

    西海妖王袖子里摸出了那张天下钱庄的票据,亮给了他们看,嚷声道:“你们三家,这钱给哪家都不合适,既然闹到了这个地步,我四海也不想得罪人。干脆了,大家谁都别想要。”

    众人正疑惑他什么意思,却见他唰唰两下,直接将那票据当众给撕了个粉碎,张口吹口气,雪花般飘落。

    “”

    所有人哑口无言,全部惊呆了,皆犹如冻僵在冰天雪地之中,这可是三亿金币啊!

    北海冥主骤然发出一声尖叫,“你疯啦!”

    东海大圣、南海法王皆一脸震怒,若不是此时要一致对外,两人非出手不可。

    太叔飞华更是黑了一张脸,气得牙都呲了出来。

    敌我一番怒斥免不了,可也只是动动嘴,韩、宋两国的人走了,三亿金币的票据也毁了,再闹起来也占不了便宜。

    双方吵吵一顿,晋、卫、齐的人最终扔下一番恐吓性的话之类的,就此陆续离开了,后续会怎么报复四海这边谁也不知道。

    目送一群大型飞禽腾空远去,待外敌一走光,北海冥主和南海法王立刻与西海妖王对峙在了一块,南海法王铁青着一张脸,厉声道:“这不是你西海一家的钱,你凭什么毁掉?”

    西海妖王唉声叹气道:“我也是情非得已,情况你们都看到了,那三亿金币就是祸根,不毁掉的话,你我四海皆不得安宁,我这样做也是为大家好,我们的实力根本无法抗衡他们,你们要钱还是要弟兄们的性命?难道你们愿意看到四海的弟兄死伤惨重吗?”一副悲天悯人的痛心模样。

    北海冥主声音尖锐道:“不用你来教我们大道理,这是我们四家的钱,毁掉之前是不是该跟我们先打声招呼?”

    一旁的东海大圣目光闪烁地盯着西海妖王的反应,皱着个眉头,“嘘!”忽对下面吹了个口哨,并打了个手势。

    下面驾驭海兽的妖修当中有一人直接跳入了海中,身子在海水中晃动着,双掌在水中轻柔的拍打着,那气氛和动作让人觉得有些诡异。

    这边的异常反应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很快,海面上冒出了大量的鱼群,小小的鱼儿在水上水下翻腾个不停,不时泛白。

    泡在水中的妖修张开着双臂有节奏地轻轻拍打水面,四周的鱼群不断游巡搜索什么之后陆续朝他身边集结,似乎吞吐了什么东西出来,吐出的东西渐渐在他身边浮了一片。

    待到海面鱼群都潜入水底消失了,那妖修水面抓了把东西一个闪身而起,飞身落在了东海大圣的身边,摊开手掌亮出了掌中一堆湿漉漉的东西。

    看清是什么后,西海妖王神情略有抽搐。

    东海大圣捏了那妖修掌中之物细细翻看检查了一阵,之后骤然回头盯向西海妖王,冷笑一声:“玩的一手好把戏,差点被你糊弄了过去。”

    南海法王和北海冥主意识到了什么,迅速凑了过来,手指也拨弄着那捞上来的东西检查了一下。

    如同他们的猜测,假的,西海妖王之前撕毁的钱庄票据是假的!

    两人一个霍然回头、一个慢慢回头,皆冷冷盯向了西海妖王,北海冥主尖声道:“昆保,你什么意思?”

    得亏天下钱庄的票据是特制的,撕毁的碎片明显与之不符,否则还真要被蒙了过去。

    包括东海大圣,若不是觉得西海妖王刚刚那悲天悯人的样子有点不像其风格,也不会引起他的怀疑。

    实在是那票据太像真的了,不拿到手检查的话,完全可以以假乱真,否则也不能轻易把大家给骗了。

    问题的关键是,大家一路同行,基本上未曾分开过,真不知道这老妖怪是什么时候做了手脚弄了个假的出来。

    几人好气又好笑,怪不得这位之前将票据撕毁的那么干脆,和在天谷外从牛有道手中捞这票据时判若两人。

    被发现了,西海妖王心中无比惋惜,差一点,就差那么一点点,可嘴上却是不以为然道:“唉,权宜之策,不这样做怎能轻易将那些烦人的家伙给打发了。干嘛都这样看着我,我想尽办法保住了钱,又为大家省了麻烦,你们应该感谢我才对吧?”

    西海一伙人,包括芙花在内,皆有些不忍的回头看向了一旁,捉贼捉赃,自家妖王被捉了个正着,都感觉有点丢人。

    “哼哼!”

    “呵呵!”

    东海大圣和南海法王皆冷笑连连,能信这位的鬼话才怪了,什么权宜之策,明显是蒙的过去就蒙,不仅仅是蒙骗太叔飞华等人,而是在连他们一起蒙,只要蒙过去了,那三亿金币就被这狗贼给独吞了!

    北海冥主阴阳怪气道:“感谢你?你想我们怎么感谢你!”

    “唉,算了,现在正是一致对外的时候,大家都是自己人,感谢的话就不说了。”西海妖王很大方地摆了摆手。

    芙花忽出声道:“可恶,我们怕是上了牛有道的当!”

    场面实在是尴尬,她也是想帮自家妖王岔开话题,免得因票据的事把争执给搞大了,如今在东海大圣的地盘上,还是一家面对三家。

    众人的目光看来,话题转到了牛有道的头上,果然成功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

    浪惊空问:“你是怀疑秘境内我们和七国的纷争是牛有道挑起来的?”

    芙花:“你有此问,难道你不怀疑吗?”

    红盖天狐疑道:“可事实的确是七国的人先对我们动的手。”

    “七国的人还说我们先动手了呢!”芙花环顾众人,“我们当时上了贼船,都被迷惑了。你们现在再想想,牛有道那厮到了最后总是这有安排,那有眼线的,你们不觉得这有问题吗?”

    红盖天还是不解,“能有什么问题?若不是他到处安排有人手,我们这次怕是不能顺利出来。”

    芙花直摇头:“你怎么还没反应过来?这说明他在七国那边安排有内奸,他有机会让七国都误会我们!”

    话点明白到这个地步,大家都不是傻子,都霍然明了过来,都明白了她话里的意思。

    断无常迟疑道:“这只是你的猜测”

    芙花一口打断,“不仅仅是猜测!你们想,他已被莎如来逼入了绝境,当时又被燕国三大派给驱逐了,想拿第一是不可能的事情,我们!各方势力中剩下的只有我们,只有我们是他最佳的合作对象,他只能想尽办法拉拢我们帮忙!”

    红盖天龇牙咧嘴道:“这厮居然还有脸跟我们结拜!”

    西海妖王呵了声,背个手道:“也就是说,秘境内的各方势力基本上都被那家伙给耍了?在天谷外又坑的我们被几国的人穷追不舍追杀至今,你们居然还信他会帮你们摆平诸国?”

    一只大型飞禽从天而降,落入了连营大军中,商朝宗从飞禽背后跳了下来。

    南州那边的事情布置妥当后,他立刻赶赴了前线。

    他才是名正言顺的真正的大军主帅,不可能一直躲在后方,后方统揽后勤补给的事有蓝若亭坐镇。

    “王爷!”蒙山鸣率领成排的将领相迎。

    没有太多客套话,商朝宗请了诸将一起进入中军大帐,详细询问现在的战况。

    战事冻结了一年,赵国虽然一开始被这边突袭打了个措手不及,但这一年的准备,赵国那边可谓集中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在赵国大都督庞腾率众全力反抗之下,战事暂时进入了胶着状态。

    问完战况,屏退了左右,帐内只剩两人时,“唉!”商朝宗面对墙上地图忽仰天轻叹了声。

    蒙山鸣轻轻问道:“王爷可是为道爷的事烦忧?”

    “知我者蒙帅也!”商朝宗慢慢转过了身来,“道爷后面的传话,蒙帅应该都看到了吧?”

    蒙山鸣微微颔首。

    商朝宗:“本王不明白道爷究竟想干什么,本王已经向他解释的很清楚了,局势不比开始,赵国经过一年的全力准备,想攻克很费力,就算打赢了也会对我们造成巨大的损失。可道爷的意思是要我们和赵国死磕到底,他难道不知道我们根本无力吞并赵国?目前将赵国打到恢复原来的局面,还金州给万洞天府为南州险阻便够了,再死拼下去并不明智。”

    “还有,他这样强行和三大派对着干,三大派事后怕是不会轻易放过他,这无论对他还是对我们都是一个巨大的威胁。本王真的不明白,他为什么非要这样干!”

    蒙山鸣内心也充满着巨大的担忧,徐徐道:“也许他另有什么布置也不一定。”

    商朝宗:“这么大的事,若真有布置,是不是应该先告诉我们一声?”

    蒙山鸣苦笑:“道爷就这样的人,许多事情不到最后谁都不知道他想干什么,王爷难道还没习惯吗?”

    商朝宗哭笑不得:“牵涉到这么多人的生死,能不担心吗?能习惯吗?”

    话刚落,外面传讯官跑来急报:“王爷,蒙帅,赵国那边探子传来紧急军情!”

    蒙山鸣神情一凛,“报!”

    传讯官抑扬顿挫道:“探子报,赵国西线守将田正央和马长安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