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八四九章 四处碰壁
    紫金洞,龙休和孟宣又来了。

    晓月阁起兵后,三方只是书信紧急联系,可有些事情书信里无法详尽,重大决策还得是三派掌门会面商议。

    若说之前担心燕国的实力,对赵之战只想打到一定的战略目的为止,那么现在,三大派的态度却是变了。

    之前因牛有道挑起战事而恼怒,如今三大派却是想全力支持打这一仗!

    原因无他,利益!看到了巨大的利益。

    明显的,燕军和晓月阁联手之下,赵国已成灭国之势,周围态势也极为有利,没有掣肘。

    此乃从赵国获取巨大利益的大好良机,这种机会可谓千载难逢,错过了真正是万分可惜!

    三家统一了意见,谈完了正事后,端茶的龙休忽问出一句,“这牛有道又躲哪去了,你们两家有消息吗?”

    宫临策也纳闷这事,让严立去找,也没能找上,不知藏哪了,不撒开网动用相当势力怕是很难找到,现在燕赵正在打仗,也难以抽出那么多力量去找人。

    若说之前想找到牛有道是想弄清牛有道挑起战事的目的,那么现在,目的已经很清楚了,在和晓月阁联手行动。

    他摇了摇头,“暂时没消息。”

    孟宣:“还在找,要想办法找到他。”

    宫临策暗暗好笑,嘴上却淡定道:“他躲着也正常,逍遥宫郭长老等人的死和他脱不了干系,灵剑山在天都秘境内又被他弄死一批,换了我也担心你们报复,肯定要躲着。说到底,是给你们吓跑的,咱们这样找来找去,他怕是会吓得越发不敢露面。”

    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龙休和孟宣忍不住同时举杯慢饮,心里别提有多腻味。

    他们之前是想弄死牛有道,可现在谁若敢对牛有道轻举妄动,他们怕是还得保护。

    还是那句话,利益,巨大的利益!

    之前反对燕国主动挑起战事,是因为燕国无力吞并赵国,可现在不需要吞并了,只需狠狠切一块肥肉到手便可。

    之前的态势若切赵国一块肥肉,赵国非跟你死磕到底不可,可现在的发展态势似乎不需要担心了,若赵国灭亡了,还用担心什么?

    现在真正担心的是晓月阁那边,涉及到战后的利益划分,双方得划好底线,不然还得出大事!

    这边看到战后的苗头,立刻派了人去接触晓月阁,然而晓月阁根本就不鸟他们。

    也别想着怎么威胁人家,燕国自己体虚,没那实力怪不得别人,没人家帮衬你也无法狼吞虎咽。

    重要的是还有某人从中作梗!

    跟晓月阁那边,谁去出面最合适?

    弄来弄去,逍遥宫和灵剑山都意识到了,不但现在不能动牛有道,战事结束后怕是也不好动。

    看这两位的反应,暗暗好笑的宫临策心中一声叹,犯不着为某人担心秋后算账的事,人家谋定而后动,早就预设好了后手应对。

    “秘境之事绝对是牛有道在背后挑拨离间,我们有办法证明,只要贵派找出当时说是我们先动手的修士,与其他方面同样说辞的修士碰面对质,自然能发现端倪!”

    宋国京城的皇宫内,面对关极泰、瞿翻、吴承雨这三位在宋京坐镇的三大派掌门,浪惊空侃侃而谈。

    四海的人硬的时候硬,软的时候也要摆出软的姿态来,掌控那么大的海域不至于不知道什么叫做能屈能伸。

    四海不想真的惹来诸国的联手报复,已经反复被牛有道给坑过,也不相信牛有道所谓的帮他们压制诸国什么的,准备撇清这事,证明他们也是受害者,只要理说通了,相信诸国不至于非要耗时耗力跟四海过不去。

    三位掌门神色各异,当时海上对峙时话都说到那般地步了,这边也怀疑上了牛有道,回来后就安排了人去找那指证四海的修士,人早就没了,也越发印证了他们的猜测。

    找归找,只是想找出内奸来,不可能让内奸一直留在自己这边,但绝没有找牛有道算账的意思。

    牛有道撇开燕国三大派和燕国朝廷主动挑起了燕赵之战,已经证明了他对燕**方的影响力。宋国已经都这般处境了,求牛有道出兵都来不及,退一万步说,也不希望牛有道阻止燕国出兵,还去找牛有道算账?

    三位掌门也不知道四海的人是怎么想的,还是安了什么别的心思。

    关极泰冷冷一句,“说完了?”

    “呃”浪惊空愣了愣,继续道:“我所言句句属实,只要各方人员对质,事情真相必然会水落石出,我”

    话未说完,关极泰陡然喝道:“滚!”

    “”浪惊空两眼略睁大了几分。

    裂天宫掌门吴承雨:“让你滚没听见?想敬酒不吃吃罚酒不成?”

    “三位掌门,事情就是这么回事,我们已经派人去邀请相关各方当面对质,以证明我四海修士绝无主动招惹诸国的意思,还请三位掌门去做个见证!”

    同样面对在赵国京城坐镇的三大派掌门侃侃而谈的芙花拱手,诚恳邀请。

    赵国人员在秘境内覆灭,和四海的人无关,四海的人也并未招惹赵国的人,不过这边的三位主事长老被牛有道给杀了,四海希望拉这边过去借助这边对牛有道的怒火,以便顺利达到化解的目的。

    三位掌门一个个绷着脸,落霞山庄的掌门左乘风冷冷道:“我们没兴趣掺和这事,请回吧!”

    芙花不肯放弃:“牛有道这厮最擅长挑拨离间,据我所知,这次燕国对赵国开战,就是牛有道挑起来的,难道三位掌门不想将此獠诛之?”

    不提这事还好,一提这事三人肚子里冒火,三人当然想弄死牛有道,可现在不是时候。

    如今三派已经在派人找牛有道,但不是找牛有道算账,而是准备赔礼道歉。

    面对赵国的生死存亡,也是赵国三大派的生死存亡,三大派这么多年的基业不能毁于一旦,准备服软了,准备承认是三大派的主事长老找事在先、有错在先。

    如果有必要,三大派可以在修行界公开承认。

    只要牛有道停战,万事好商量!

    晓月阁那边他们也找了,只要田、马停止动乱,赵国愿意让他们在占领地上拥兵自重,并保证不追究任何后果。

    然而晓月阁只是听听,压根连谈都懒得跟他们谈,动手的态度很坚决,没有任何退让的余地。

    这个时候了,还找牛有道算账?算屁的账,难道要把自己最后的一丝希望断绝了,逼得牛有道和赵国死磕到底吗?

    你都要弄死人家了,人家还不得豁出去先把你给弄死了,还谈什么谈?

    现在为了保住赵国,连赵国的太后商幼兰都出山了,一老太婆千里迢迢赶赴燕国说情。

    聚仙教掌门米满,黑着一张脸,突兀一喝,“滚!”

    “”芙花哑口无言,这什么态度?

    燕国境内,深山老林中,一座被藤蔓和植被覆盖的残垣断壁地,能看出原本是一座寺庙。

    浪惊空、芙花、断无常,三人已经先到一步,残垣断壁内或站或坐。

    “来了。”浪惊空忽提醒一声,另两人回头看去,只见一只飞禽从空中掠过,一人纵身而下,正是红盖天。

    此地正是他们约定碰头的地方。

    秘境内搞出的事,他们四个领头的有眼无珠被人蒙骗了,有脱不了的责任,出面为此奔波的责任他们是义不容辞。

    四人到齐了,断无常一见红盖天便问,“你那边情况怎么样?”

    红盖天摆手,“先说说你们所去之地的情况。”

    浪惊空先把去到宋国那边的遭遇说了说,之后提到去往韩国同样不顺的情况后,补了一句,“咱们明明在帮他们找出罪魁祸首,百川谷掌门阴如术不领情不说,居然还问我怀的是什么鬼心思,说我们四海的人是不是收了宋国什么好处。”

    断无常也提到了自己去晋国和齐国的情况,芙花也提及了自己去卫国和赵国的遭遇,总之都不顺利。

    断无常道:“这帮家伙怎么回事?他们难道不想弄清害死他们那么多人的罪魁祸首是谁?”

    红盖天呵呵自嘲一声,“看来还真被严立给说中了。”

    芙花:“什么意思?”

    红盖天叹道:“我一去,刚好撞上燕国三大派的掌门在紫金洞碰头,心想刚好省事了,面见三人把事情一提,结果被轰了出来。后来严立露面送了送我,说我这个牛有道的结拜兄弟不讲义气,说牛有道已经守约把燕、赵、韩、宋给摁住了,已经让他们无暇找我们四海的麻烦,而我们反倒要落井下石”

    他把严立给他分析的四国情况讲了下,提及了牛有道挑起战事后四国都有求于牛有道的因果关系。

    另三人听的面面相觑,发现大家伙常居海外对陆地上的情况的确有些脱节了。

    “严立找我的意思就是想说服我们不要再去找晋、卫、齐,希望事情就此打住,不希望我们继续找牛有道的麻烦。看那样子,他还是挺担心晋、卫、齐会被我们说服的,可听你们这意思,晋、卫、齐难道也被摁住了?”

    芙花狐疑道:“你这么一说,燕、赵、宋、韩四国有求于牛有道,可晋、卫、齐又不用求牛有道,这三方也不太愿意找牛有道算账了又是怎么回事?”

    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想不明白。

    他们哪知道牛有道一回来就给晋、卫、齐各送了封信过去,作用各异,妙用无穷,晓月阁一起事,那支所谓的雄兵一出,立刻把三家给稳住了。

    晋国想合作实现自己的图谋,卫、齐现在倒是担心牛有道真会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