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八五一章 因果循环
    不求了,她也不想再求了,出生于这样的人家,她太清楚了,话说到了这样的地步,她就算给这个侄子跪下也没用,一堆礼物算是白送了。

    一旁低头而站的大总管田雨,静悄悄的,就像什么都没听到。

    商建雄盯着商幼兰离去的背影,徐徐道:“姑姑,我还是那句话,这个时候,谁掌握住了兵权,谁就掌握住了话语权。您也许可以去找商朝宗试试!”

    他当然不想商朝宗坐大,可是目前的局势下他也没办法,说出这话,倒是希望商幼兰能去试试,看能不能劝服商朝宗,尽管他知道结果不太可能改变。

    因为有些事情商朝宗也做不了主,这天下说到底还是控制在修士的手中。

    商幼兰略止步,显然是听到了这话,之后流着泪走了。

    离开了这里,离开了这个皇宫,离开了这个生她养她、既熟悉又陌生、有过她太多喜怒哀乐的地方,她再也不想回来了,因为她现在清清楚楚明白了,从她嫁出去的那天开始,这里就已经不是她的家了……

    燕赵交战前线,一男三女姗姗来迟,被拦在了燕方军营外。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赵登玄和董金环、安妙儿、林飞燕,几人本是直奔茅庐山庄的,途中风闻两国开战的消息后,又直接改道来了这边。

    此地有逍遥宫弟子,认识赵登玄,但军营有军营的规矩,还是经过了严苛核实后才放入。

    闻听那三个逆徒回来了,正碰头一起的费长流、夏花和郑九霄火冒三丈,命人带过来。

    三人本准备让这三个逆徒好看,谁知跑出个赵登玄出头。

    三派不是牛有道,没那个胆子对逍遥宫的人不敬,反倒忍着火气听了赵登玄一番屁话,毕竟赵登玄不是一般的逍遥宫弟子,其师是逍遥宫的长老。

    三个女人畏缩着低头着,不敢吭声。

    费长流扫了眼董金环,沉声道:“赵先生,不是费某不给你面子,而是此事你我怕是做不了主,还得请牛有道定夺!”

    赵登玄颔首:“费掌门的意思我懂,我也不会让你们难做,这样,牛有道那边交给我来劝说,在此之前,还望三派不要为难她们三个,我自会给三派一个交代,怎样?”

    怎样?还能怎样?答应归答应,等赵登玄一走,三家立马去找了公孙布,向牛有道上报情况。

    回到自己帐内后,灵秀山掌门夏花盯着战战兢兢在内等候的林飞燕,咬牙切齿道:“丢人现眼!”

    林飞燕脸上有一只巴掌印,是她师傅刚才打的,此时噗通跪下了,哭了,“掌门,当时弟子也是被逼无奈,实在是没有活路了……”她哭着把秘境内的情况详细道来。

    她师傅站在一旁,一脸不堪,丢人呐,这种事闹得人尽皆知,而且是她的徒弟,实在是丢人。

    夏花听后呵呵摇头:“没有活路了?万洞天府那么多人,牛有道都把他们保出来了,难道还在乎多你们几个?”

    林飞燕泪流满面,“是弟子愚昧无知,可万洞天府的人当时也背叛了道爷,是他们先背叛了,才逼得弟子没了办法。”她也后悔啊,可当时的情况,她哪知道最后会是这种结果。

    夏花:“与你苟且的那个男人呢?怎么不见他出面保你?你以为那个赵登玄能保住你?他以为他逍遥宫的身份能吓住道爷?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只怕还不知道,逍遥宫长老郭青空都被道爷给宰了,这次道爷强行挑起战事一点都没给三大派面子,三大派又能拿道爷怎样?赵登玄又有什么资格保你们?”

    林飞燕略显惊恐地哽咽着。

    夏花:“你是不是以为师门让你去秘境侍奉牛有道本就存了龌蹉心思?好,这点我承认。可若是不去秘境,而是让你去茅庐山庄,你愿不愿意?别以为我不知道,门中女弟子哪个不想嫁给牛有道,人家年轻单身,又有权有势,一群丫头见了都两眼冒光,只是都没机会攀那高枝而已。”

    “一说去秘境,就都不愿意去了,又想攀高枝,又不想担风险,姑娘们,哪有那么好的好事?牛有道缺女人吗?他若是想要,只要他开口,什么样的女人没有,能看上你这种姿色?他不缺女人,只缺自己人!”

    “去秘境是危险,可机会与危险是并存的,你知不知道你错过了什么?你这次若是陪着牛有道共经风险,有了和他同生共死的经历,哪怕不献身于他,只要出来了,你就是他的人,你再也不是那个他连正眼都不瞧上一眼的灵秀山小弟子了,在他眼里在他身边从此以后就有你这号人了,以后那茅庐山庄你随时都可以进去,以后有什么好处都有你一份!”

    “个人和集体是不一样的,集体要为了大家的利益,个人是要有立场的!集体另做选择不为个人私利怎么都说的过去,个人另做选择就是叛徒!”

    “你去之前是不是还觉得师门这样做是委屈了你?丫头啊,没挑别人而是挑了你,是委屈了你,但也是把大好的机会给了你,可你却错过了,你错过了成为了牛有道心腹的机会,这样的机会以后不会再有了,糊涂啊!”

    林飞燕叩头在地,哭的一塌糊涂,懂了,明白了,后悔了,真后悔了。

    ……

    天高地阔,山山水水,随四季而变,枯荣顺其自然,从不强求改变什么,于是依旧在,喜欢强求改变的是徜徉在山水间的人。

    湖畔,牛有道和玉苍并行漫步,看四周山山水水,相谈甚欢。

    尽管晓月阁诸事繁忙,可玉苍还是非要与牛有道见面,实在是不见面不放心,事情到了这个关口,怕牛有道有变。

    一旦出现了变故,让赵国腾出了手来,这个时候刚起事的晓月阁那边根本挡不住赵国的反扑。

    谈的差不多了,也未久留,就此告辞。

    离去前,玉苍回头朝不远处的管芳仪和巫照行点头致意,目光在巫照行脸上多停顿了一下,心里有点纳闷,有些事情多少有些想不通。

    赖在齐京扶芳园多年的红娘死心塌地的跟了牛有道也就罢了,这个巫照行又是怎么回事,堂堂丹榜排名第六的高手,怎么也变成了牛有道的手下似的?

    目送玉苍腾空而去后,管芳仪走了过来,问道:“好好的,干嘛吓唬他?”

    她所言的吓唬是指牛有道最近与玉苍保持着书信往来时,突然在给玉苍的书信中来了一句‘压力颇大’,惊的玉苍死活要跑来跟牛有道见面。

    牛有道双手都搭在了杵地的剑柄上,淡然道:“该吓唬的时候还是要吓唬,他得明白,一切都不是白来的,我不能让燕国三大派掌控和晓月阁之间的谈判权。”

    管芳仪若有所思,明白了,要让晓月阁坚定站在这边,免得晓月阁觉得燕国三大派势大可以撇开这边直接谈合作,得敲打敲打晓月阁,让晓月阁时刻警醒记着南州势力是操控在谁的手上,这边随时能坏晓月阁的事,譬如燕军出现了内乱让赵国得以抽出力量来!

    “唉!”管芳仪忍不住叹了声,感觉这边现在是越玩越大了,大到了步步惊心的地步,一船人好像一直在惊涛骇浪中,随时会翻船覆灭似的,幸好这位一直能稳稳掌舵住。

    回想起以前在齐京的那些烦恼,发现那些烦恼跟现在比起来都不是事,这里一个不测就能要命。

    “唉声叹气什么?”牛有道朝她手上的纸张抬了抬下巴,“又是前线发来的?”

    管芳仪:“是,还是找你的人,联系不上你,都找到王爷那边去了。”

    牛有道:“没什么特别的就先不管了。”

    管芳仪翻出一张纸来,“有两个特别点的消息。留仙宗三派转来了消息,说是那三个背叛你的弟子回来了……”把纸上内容大概说了下后,问:“问你怎么处置。”

    不说这事的话,牛有道还真没惦记这事,说起来了,他沉默思索了一阵,道:“回复,给那个赵登玄的面子,不要为难她们。”

    管芳仪瞪眼道:“这三个叛徒你就这样放过?”

    牛有道淡然道:“成人之美是好事,告诉费长流他们,善待那三个女弟子,待眼前事了后,我亲自为她们向三大派提亲,成全她们!”

    “呃…”管芳仪哭笑不得道:“三大派好歹自诩名门正派,这种叛徒,怕是不会让娶进门。”

    牛有道哼哼一声,“那可由不得他们,睡都睡了,不娶怎么行,我茅庐山庄的人岂能任人随意玩弄,必须得负责任!”

    管芳仪感觉有蹊跷,狐疑道:“你又想干什么?”

    牛有道没有多话,“让费长流他们照办就是。还有什么事?”

    管芳仪瞄了他两眼,总感觉牛有道帮忙提亲没安什么好心,他不说,她也就没再多问,翻出另一张纸道:“这是齐京那边传来的消息,颜宝如投奔了鬼医弟子无心。”

    “哦!”牛有道伸手要了纸张到手亲眼过目,把详细情况看过后,还真有点意外,发现这人被逼入绝境后,还真是什么办法都能想出来。

    情报上说的清楚明白,那个无心已经验明了颜宝如并未中毒。

    这事超出了他的预料,他还真没想到颜宝如能找到鬼医弟子头上去,更没想到的是鬼医弟子居然轻易就收下了颜宝如,而颜宝如也颇有点卖身为奴的味道,算是跟在了那鬼医弟子的身边,寻求了一方庇护。

    “不牵涉到我,这个无心怕也不会收容,还真是因果循环…”牛有道自言自语嘀咕了一声。

    管芳仪:“齐国刚好要找你,要不要向齐国那边递个话,逼他们把颜宝如处理掉?”

    牛有道:“你呀,不要总想着打打杀杀,得学会为人着想。无心行为孤僻,身边缺人手,有人才好办事,好不容易有他看上眼的,就给他留着吧!”

    为人着想?管芳仪翻了个白眼,能信你这鬼话才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