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八五三章 一日看尽长安花
    燕赵之战的战场烈度下降了。

    起先挺猛烈的,因商朝宗和蒙山鸣不知牛有道的意图,执行其死拼到底的意图。

    战场排兵布阵厮杀的事情,不是纸上看点就能懂的,必须得有实战经验的累积,牛有道对这方面可谓一窍不通,也没那精力浸淫此道,因此全权交由了商朝宗等人去做。

    随着明白了牛有道的意图,商朝宗和蒙山鸣迅速调整了作战部署,没必要付出太大代价和赵军死磕,只需将其东部人马钳制住便可,时机一到,赵军东部战线的人马将不战自败!

    燕军攻势松懈了,现在却是轮到赵军急着交战了,与燕军挑起战事时的情形翻转了过来。

    大都督庞腾急了,急得火烧眉毛,朝廷一个劲的催他,他也想速战速决好腾出手来解决西部田、马叛军。

    他也知道,局势突然变成这样,已经关系到了赵国的生死存亡。

    不但是朝廷,赵国三大派也要命似的催,赵国内部不少人都慌了神。

    当初那么多人反对,说什么兵者凶险,不可轻启战端,说什么宋国的下场就是前车之鉴,可是皇帝不听,大都督庞腾也在那煽风点火,现在弄成了这样,昏君和奸臣的说法都出来了,这君臣二人的压力之大,可想而知。

    庞腾使劲浑身解数解决东部战事。

    奈何蒙山鸣不是吃素的,岂能由他得逞,亲自主持调兵遣将事宜,在赵国大地上你来我往地陪庞腾玩,压根不与庞腾硬碰硬,一旦遇上庞腾被逼急了冒进的时候,立刻挥兵而上狠咬几口。

    大势上,蒙山鸣占据了战略优势,而庞腾则处于劣势,又急于求成,冲动之下的赵军被燕军给狠咬了几口。

    损失惨重之下,庞腾不得不老实了,也不敢再妄动了,知道再冲动的话,只怕不等田、马二人正式发动进攻这边就要先被燕军给打垮了。

    时间在蒙山鸣这边,经过了一年的充分准备,燕军粮草也不紧缺了,燕军有的是耐心慢慢玩,你赵军有本事抽调出大批人马奔赴西线试试。

    庞腾可谓度日如年,整个人处在极度的焦虑中。

    东部战线僵持着,对付西部叛军又没有足够的力量,不时派去的小部袭击人马还不够西部人马塞牙缝的,根本难以撼动,无谓的牺牲没必要,最后也放弃了对叛军的袭扰,可谓眼睁睁看着叛军慢慢整顿妥当。

    赵国朝堂上天天在吵架,吵来吵去也没个解决办法。

    赵国三大派跑去了缥缈阁求协调,缥缈阁在那摆规矩,不轻易介入诸国之争!

    ……

    清晨,大早,燕京城门刚开不久,城门内外进出人员刚多起来,城外官道上三骑踏踏而来。

    牛有道策马在前,管芳仪和巫照行策马左右相随。

    当然,此来并不止他们三人,另有人员在城内城外做了一定的部署。

    三人不疾不徐地来到城门口,被守卫拦下了。

    现在是战时,一切让人觉得可疑的携带武器的陌生人进城按规矩都要下马接受盘查。

    牛有道却没有下马的意思,淡淡一句,“让开!”

    你不下马也行,你得亮出你可以不接受盘查的身份吧?守卫问道:“来者何人,可有通关文书?”

    牛有道公然吐出了自己的名字,“牛有道!”

    说话时略施加了法力发声,声音不大,穿透力却很强,足以让城门内外上下的人都听到。

    管芳仪和巫照行面面相觑,不知道牛有道究竟在搞什么鬼,公然露面也就罢了,还敢公然自报名号,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各国城门可都有修士坐镇把守的。

    不过两人在秘境内外都对牛有道有所了解,知道这厮既然敢这样大咧咧跑来,自然是有放纵的把握。

    果然,城楼上正在喝早茶的修士一听‘牛有道’三字,迅速放下茶盏,闪到了墙垛前探首下看。

    恰好牛有道漫不经心地抬头上看了一眼,与城上下看的修士四目相对上了。

    城上修士不认识牛有道,也不认识巫照行,却认识齐京红娘,早年闻其名在齐京忍不住观望过。

    认出了红娘,也就没了过多的怀疑。

    一行没有下马接受检查,城门守将打了声招呼,直接给放行了。

    城头有金翅飞去了皇宫方向紧急报信……

    牛有道?燕国三大派正到处找这厮呢,这厮竟公然在燕京露面了,真的假的?

    驻守在皇宫内的三大派修士立刻动作了起来,派了见过牛有道的人去验证真伪。

    早上万物苏醒忙碌的时候,生气最足。

    街头贩夫走卒,来往车马络绎不绝,牛有道不疾不徐策马其间,如众生中的过客,察觉到飞掠而来落在屋檐上观望的修士也只是淡淡看了眼。

    随着巍峨皇宫的出现,道路上的行人也少了,牛有道领骑直奔皇宫宫门而去。

    巫照行和管芳仪不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宫内朝堂大殿内,百官汇聚,正在早朝。

    殿后一名太监蹑手蹑脚出现,走到了大总管田雨身边耳语了几句。

    田雨目光急闪,脸色略变,上了几级台阶,在皇帝宝座旁俯身,对商建雄耳语,“陛下,牛有道进京了。”

    商建雄一惊,正早朝,也没太大动作,高坐在上,脑袋不歪注视着朝臣,实则低声与田雨交谈,“他来京城干什么?”

    田雨:“不知道,刚刚得到消息,刚刚从城门而入,三大派已经派人去盯了。”

    商建雄:“三大派不可靠,派自己人去盯一盯,弄清他来干什么再做决定!”

    “是!”田雨退下。

    朝堂上鬼精的人不少,注意到了帝王宝座上的异常反应,都知道没什么特殊事情时,田雨不会有这样急于一时上报的动作。

    童陌自然也发现了,明显注意到商建雄朝他多看了两眼。

    他熟悉商建雄的神色反应,一看这眼神就知道商建雄似乎有什么事情想和他做商量。

    没等多久,离开了一会儿的田雨又出现了,脚步似乎有些急促,再次登上台阶,俯身对商建雄耳语道:“牛有道直接冲皇宫来了。”

    商建雄有点端不住了,直接回头了,有点神经紧绷道:“来了多少人?”

    “就三个人。谍报司的人报,牛有道、齐京红娘,还有一个是丹榜排名第六的高手巫照行!”

    “通知宫中人手防范。”

    群臣渐渐意识到了,皇帝早朝明显有些心不在焉了……

    皇宫正门外,守卫刚拦了一下牛有道等人,便被宫内的传话给约束住了,直接放行了。

    初起的朝阳下,踏踏的马蹄声在石板上清脆悦耳。

    牛有道人不下马,手持缰绳,摇晃在马背,不疾不徐地骑马过了宫门外的拱桥,领着管、巫二人直接骑马进宫。

    两边守卫关注三人的目光既警惕,又好奇,好奇来的人是谁。

    按照规矩,皇宫重地,除了宫内的车马,还有一些特许的大臣外,余者临近宫门时,文官下车,武官下马。

    这规矩连一般的修士也是要遵守的,而眼前三人,就这样嚣张的骑马进宫了。

    尤其是为首那个面无表情的人,完全是目中无人的样子,似乎根本不把这皇宫给放在眼里。

    巫照行和管芳仪在马背上东张西望地跟入,两人这辈子还是头次直接骑马闯入皇宫,跟着嚣张了一回,只是这感觉怪怪的。

    宫城楼上有将领问旁人,“来的什么人?”

    旁人回:“不知道啊,三大派的守护人员让放行的,他们开口了,我们不敢不从啊!”

    宫门甬道略显阴暗,硬石板地面上有马车长期滚过轧出的车辙印。

    马蹄声穿过长长的宫门甬道,一见光明,便见到了一群修士在内等着他们。

    三大派的修士,为首三人正是三大派的长老,逍遥宫席遥、紫金洞申报春、灵剑山骆名剑。

    旁有弟子在几位长老耳边对着牛有道指指点点,在指认为首者就是牛有道。

    一路进宫的马蹄声到此不得不停下了,被拦住了。

    坐在马背的牛有道居高临下慢慢端详了众人一阵,忽露出灿烂笑意,翻身跳下了马,巫照行和管芳仪照办。

    “敢问可是席遥、申报春、骆名剑三位长老?”牛有道抱拳有礼,没见过三人,但他的消息渠道不至于连三大派目前坐镇皇宫的人是谁都不知道。

    紫金洞长老申报春颔首,算是给了他答复。

    逍遥宫长老席遥沉声道:“牛有道,一个地方有一个地方的规矩,此地乃燕国中枢,你直接骑马闯进来,未免太过分了些吧?”

    牛有道故意一脸不屑地四处看了看,道:“这里算是什么燕国中枢,在我看来,紫金洞、逍遥宫和灵剑山的宗门之地才算是燕国中枢。”

    这话倒是让席遥有些无言以对,夸他逍遥宫比这皇宫更高高在上自然是没错的。

    灵剑山长老骆名剑出言怼他,“你还是头回进京吧?听说之前一直躲着不敢来,这次倒是胆子不小。”

    话里明显有嘲讽他以前是缩头乌龟的意思,如今有所倚仗了就这样,有骂他小人得志的味道。

    牛有道倒是不以为意,慢腾腾双手杵剑在地,笑了,客客气气地颔首致意道:“昔日龌龊不足夸,今朝放荡思无涯。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

    居然还吟起诗来了?众人一愣,管、巫二人面面相觑。

    众人稍加品味,‘长安’二字令大家多琢磨了一下,估摸着是夸这燕京是长居久安之地。

    大家渐渐都琢磨出了他话中意思,是在说以前的窘境不足一提,如今不是春风得意的来了么?过往的遗憾皆在‘一日看尽长安花’的弥补中烟消云散,不计一时之得失,思量之下倒是好胸怀!

    “春风得意马蹄疾?”骆名剑嗤声讥笑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