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八五四章 侵门踏户
    牛有道也没指望灵剑山那边能对自己客气,人家没直接对自己动手都是好的,全当没听见就好,笑问其他人,“不知皇帝陛下人在何处?”

    紫金洞长老申报春回了句,“在早朝。怎么,你是来找皇帝的?”

    牛有道:“身在燕国,一直无缘得见,今朝来京,颇想见上一见。”

    申报春警告道:“你不要乱来,这里不是你乱来的地方。”

    牛有道:“申长老多虑了,只是想见见,有诸位在,牛某也不敢乱来。”

    他目光看向了一旁,只见尕淼水带了几名太监过来,停步在不远处盯着这边。

    “见到了熟人,我去打个招呼。”牛有道指了一下尕淼水,走了过去,管、巫二人相随。

    三大派的人也没多说什么,包括骆名剑也没过分讥讽,因为都知道,现在宗门正在四处找这位,为何而找也是心知肚明,事关三大派的巨大利益,这边也是接到了消息的,一旦发现立刻上报。

    如今已确认的确是牛有道本人,三大派迅速吩咐弟子传消息回各自宗门。

    在没有得到宗门确切回复前,这里怕是不会让牛有道跑掉。

    与尕淼水见面客气了几句后,牛有道与之边走边聊,说着些没营养的话。

    两人不知不觉就走到了正宫大殿外,牛有道倒是不客气,抬脚就要往玉阶上去,看他那样子,似乎要直接闯入朝堂。

    尕淼水脸色微变,迅速闪身上前,伸手一拦,“牛兄弟,此地不得擅闯!”

    玉阶两旁的守卫,手中刀枪剑戟已全部提起,对准了这边,高度戒备着。

    见这边情况不对,三大派的长老也闪身过来,陆续拦在了台阶上,他们是坐镇皇宫维护秩序的人,岂能容人乱来。

    逍遥宫长老席遥沉声道:“你想干什么?”

    牛有道:“想进去看看,不行吗?”他一副很奇怪的样子。

    席遥不知他有什么好奇怪的,警告道:“百官正在朝议,任何人不得擅自打扰。”

    牛有道:“朝议?燕国被他们给弄成这样,一群混账东西有什么好议的。”

    紫金洞长老申报春沉声道:“混账也好,好账也罢,每个地方都有每个地方的规矩,不能轻易扰乱,否则就要出乱子,你最好不要乱来。真想进去看,待散朝后,可以让你进去看看,现在不行!”

    规矩,牛有道懂,这里是燕国秩序的中枢。

    三大派维护这里的规矩就是在维护他们自己在燕国的稳定利益,就如同缥缈阁一样,维护天下的规矩也是为了稳定的利益输送,一旦搞的乱七八糟了,打破了利益规则,九大至尊怕是都要亲自跳出来打打杀杀抢掠个不停。

    这里正说着,“当!”一声金玉敲击声从朝堂内传出,玉阶下的人抬头看去,知道的人晓得,早朝结束了。

    稍后,朝堂内领先出来了几人后,后面才陆续跟出一大群官员。

    领先三人正是童陌、商永忠和高见成。

    玉阶下剑拔弩张的情形引起了散朝朝臣们的注意。

    高见成是认识牛有道的,一眼认出牛有道后,愣了一下,有些意外,这位怎么跑这里来了?

    他现在大概有点明白了皇帝早朝时为何有点不正常,原来是这位来了。

    牛有道目光在他脸上略作停顿,之后定格在了高见成和商永忠左右陪同在中间的老头身上。

    童陌不认识牛有道,布下台阶之余,左右低声问了问,“怎么回事?”

    商永忠摇头,高见成认识牛有道也不会说,也跟着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

    待朝臣们从玉阶左右属道下来了,牛有道出声了,冷冷问了句,“哪个是童陌?”

    没称呼什么大司空,也没称呼什么相爷,而是直呼其名。

    众臣讶异,这位什么人?看着年纪不大,口气倒不小。

    童陌?高见成暗暗讶异,难道是冲童陌来的?

    童陌怔了一下,目光先在三大派三位长老脸上扫了一下,步下台阶的他,最终不疾不徐地走了过来,气度和威仪不输在场任何人,盯着牛有道徐徐道:“正是老夫,尊驾何人?”

    台阶上,台阶下的朝臣皆忍不住止步,都想看看是怎么回事。

    牛有道平平静静吐出名字,“牛有道!”

    此名报出,许多人悚然一惊,这位就是庸亲王背后的那个牛有道?

    久闻其名,大家今天算是认识了,认真打量着。

    南州和朝廷的恩怨纠葛,对这些朝臣来说不是什么秘密。

    童陌心中一惊,目光仅是略闪烁了一下,表面上几乎看不出任何变化,颔首道:“原来是法师,老夫久仰大名,不知找老夫何事?”

    神经虽已高度紧绷了起来,但当着三大派的人的面,他倒也不会怕牛有道。

    牛有道:“有点问题,特意来问问童相!”

    台阶上,大殿外,商建雄没有从后殿离开,获悉了外面的情况后从正门出来了,居高临下看着下面,大总管田雨陪在一旁。

    不知下面在说些什么,不过商建雄的脸色不太好看,以前到处找这厮找不到,如今这厮竟然侵门踏户找上了门,想干什么?

    做为对燕国形势了然于胸的人,他大概猜到了牛有道这次敢来可能没什么好事,现在的局势正是朝廷对三大派影响力最弱的时候。

    童陌微笑:“不知何事要问老夫?”

    牛有道杵剑而立,“颜宝如,童相可认得?”

    颜宝如?这个时候提颜宝如作甚?世俗的人不清楚,一群修士多少却有些耳闻,据传颜宝如在秘境内好像和牛有道有点过不去,跑来问童陌是几个意思?

    一群修士疑惑着,目光看向了童陌。

    童陌略微思索了一下,“这个名字似乎耳熟。”他回头左右看了看。

    立刻有一名官员凑上前来禀报,“相爷,是丹榜排名第二的高手。”

    “哦!”童陌恍然大悟一般,颔首道:“原来是那位女中豪杰,久闻其名,无缘得见,不认得。”

    “是吗?”牛有道淡淡一笑,“这个颜宝如在秘境内找我麻烦,被我给抓了,严刑审讯后,她说自己和童相的关系匪浅,说这些年一直是童相在供养她。她说她跑到秘境内来杀我,是受了童相的指使,不知童相怎么看这事?”

    此话一出,众人皆惊,居然还有这等隐秘。

    管芳仪和巫照行相视一眼,

    真假不论,众人却知道,童陌派人对牛有道下杀手是完全有可能的事情,凭童陌的势力,有这驱使能力也并不让人意外。

    这是找童陌算账来了?三大派的人心头触动,近前的三大派长老目光骤然盯在了牛有道扶剑的手上,只见其搭在剑柄上的十指有节奏的起落不停,给人蠢蠢欲动的感觉。

    三大派的人顿时高度警惕了起来,不会让牛有道在这里对一国重臣乱来。

    童陌却是波澜不惊的笑了,“法师说笑了,老夫在燕国也许有些地位,但还左右不了缥缈阁拟定的进入天都秘境的名单,那个什么颜宝如进不进天都秘境和老夫没有任何关系,说什么让她进秘境杀法师,是抬举老夫了。法师说的,老夫不清楚怎么回事,若真有这事,必然是那个颜宝如在诬陷老夫。老夫为陛下经营大燕总会让人有得失,也许是老夫不知什么时候得罪了她或什么人吧。”

    牛有道哦了声,反问:“是吗?”

    童陌颔首:“句句属实。”

    牛有道:“童相现在若承认,罪在童相一人,若不承认却被我查实了,童府满门上下我一个都不会放过,必斩草除根,牛某说到做到,从不食言!”

    朝中百官,一个个听的心惊肉跳。

    三大派的人却有不少人皱眉,这厮居然跑到皇宫内、朝堂门口威胁上了朝中重臣,未免有点太放肆了。

    “清者自清,浊者自浊。”童陌不以为意的样子,也反问了一句:“法师还有别的吩咐吗?”

    牛有道:“看来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我来了,这事就必须要有个了结,不容宵小一直在牛某背后作乱,此事是含糊不过去的。还望童相三思而行,请便!”抬手做了个伸手相请的手势。

    童陌略点头,气度威仪不改,不疾不徐地踱步而去。

    众臣亦逐渐散去,表面看似没什么事,实则牛有道抛下的话对众人来说已宛若一石激起千层浪,不知这话中深浅几何,牛有道亲自跑来了,是不是真能如他自己所言做到?

    若没把握,焉敢前来?

    那些从属于童陌的官僚,更是犹如经历了一场惊涛骇浪一般,心中起了惶恐,大早上的朝阳照身竟让人不寒而栗。

    “那位高高在上者是皇帝陛下?”牛有道目光看向了台阶之上的人,说罢就要登上台阶,却被三大派的人拦住了。

    灵剑山长老骆名剑沉声道:“这里轮不到你放肆!”

    已经看他吓唬了一顿燕国大司空,岂能再让他跑去吓唬皇帝,让他们这些镇守的修士脸往哪放?

    牛有道:“麻烦通禀一声,我想和皇帝陛下聊聊。”话是对尕淼水说的。

    尕淼水立刻闪身到了商建雄身边禀报,商建雄一声冷哼,抬袖指向了下方台阶,厉声道:“敢僭越一步者,杀无赦!”说罢甩袖而去,压根不给牛有道一点面子。

    随着他一声令下,左右冲来一群身兼法力修为的太监,拦在了当场。

    “申长老,你不是说散朝后我可以进朝堂里去看看吗?”牛有道问紫金洞长老。

    申报春摇头:“皇帝下令了,你进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