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八五七章 不死不休
    诸国使臣一照面,都有同一个念头,陷阱!这绝对是牛有道布置的圈套!

    然而想不通牛有道为何要杀他们?脑袋里进了水还是装了粪,杀了他们不但没好处,还得惹一屁股麻烦,活得不耐烦了吗?

    “妈的!王八蛋,专和使臣过不去!”不知谁骂了声,也不知在骂谁。

    咻!一支报信的响箭冲天而起。

    咻咻咻……

    一支支报信的响箭冲天而起。

    眼见刺客众多,眼见形势危急,各国纷纷发出了救援信号。

    各国出使人员绝不仅仅是几个人,驻扎另一国是有许多事情要办的,哪是一点点人手能吃得消的,那是整整一个出使团队。护卫力量也不是吃素的,否则经不住别有用心的敌国折腾。

    各方虽然都想找到牛有道,也遵了牛有道的嘱咐少带人秘密前来碰头,可并不意味着不会做准备。

    防范意外的准备不可能没有。

    救援信号一出,不说千军万马来相见,顷刻间数百号人还是有的,闻讯不顾一切朝这边腾空飞掠而来。

    遭受围攻的庄院顿时乱成了一团,来援者拼命杀入重围解救本国使臣。

    刺客在大开杀戒,各国使团的人也在大开杀戒,顾不上是不是在燕国的都城,刺客行刺难道还不许他们反抗不成?

    只要能活下来,这理到哪都讲的通。

    这么多修士,这么大的厮杀阵仗,外界的百姓吓得惊慌而逃,乱势渐波及整个京城。

    而被围攻之地,六国使团开始抱团联手抵抗,不停传来咒骂牛有道的话语。

    嗡!一旁屋顶上突然出现法眼能见的极光异彩。

    “天剑符!”六国使团中有人大吃一惊,有人迅速抖出一张天剑符施法应急。

    一道巨大剑形罡影从一旁屋顶狂轰而来,地面随后爆出一道巨大剑形罡影迎击。

    咣咣咣!

    一连串轰鸣,双方相继释放出十二道天剑罡影硬碰硬,那叫一个罡气四溢、狂风席卷、土石崩飞。

    诸国使臣差点都被吹飞了,被护卫修士施法死死护住。

    轰鸣声刚停,又见极光异彩冒出,刺客当中又有天剑符出。

    六国使团也不是吃素的,赵国的天剑符用掉了,韩国那边又冒出一张天剑符抵御。

    双方以天剑符硬碰硬,一方狂轰滥炸,一方拼命抵御。

    双方天剑符威力耗尽,刺客那边又现极光异彩,还有天剑符!

    卫国那边也爆出了极光异彩,也施展出了天剑符抵御。

    双方简直是疯了一般,天剑符似乎层出不穷似的,彼此狂轰。

    连爆几张天剑符后,刺客那边的首领都惊呆了,为了刺杀牛有道,幕后的人可谓是不惜代价下了血本的。

    因为知道牛有道手上可能有天剑符,因为知道牛有道身边有丹榜排名第六的高手巫照行保护,幕后主使者志在必得不惜代价之下竟直接调用了十张天剑符给他。

    连一般大门派都难拿出这么多天剑符,幕后主使者却一下动用了这么多,这可不是一般人的手笔,幕后主使者的能量可想而知。

    总之目的只有一个,无论如何,必须杀了牛有道,否则将要威胁到幕后主使者的身家性命!

    幕后主使者这回真的是急眼了,真正是不惜代价!

    六国那边的修士也惊呆了,至于么?为了杀他们,牛有道竟然不惜动用这么多天剑符,这是挖了你家祖坟还是怎的,天剑符不要钱的吗?一张天剑符可是价值千万呐!

    幸好,出现过燕使被杀的事,又出现了宋使遇刺的事后,各国大派都调集了天剑符以防万一,免得堂堂大派连个使臣都保不住脸上也挂不住。

    当然,都知道不太可能经常出现刺杀使臣的事,天剑符也真的是备着以防万一,使用掉的可能性不大。

    六国使团都各自备有一张天剑符,谁知今天就派上用场了,还不止一家派上了用场,而是大家都派上了用场!

    如此奢侈也正常,一国使团肩负重大责任,配备一向豪华,天剑符是其次,一旦有重要情况,还能紧急调遣大型飞禽接应,想当初邵平波在齐国就是被晋国使团的人那样弄走了。

    地下深处,牛有道等人抬头,看着沙石像下雨似的沙沙落下,被震下来的。

    牛有道奇怪,“躲这么深还能震感如此强烈,打的这么激烈,难道用上了天剑符?”

    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云姬手摁壁上施法处理,否则要被活埋了。

    震感激烈而持续,巫照行冒出一句,“是天剑符吗?这得动用了多少天剑符?”

    显然对是不是在用天剑符打斗表示怀疑,牛有道也有点怀疑,不用怀疑的是,如此大的动静,厮杀的激烈程度可以想象。

    管芳仪听的心惊肉跳,“看来要杀你的人是铁了心要置你于死地啊!”

    ……

    京城百姓不知多少人惊慌,许多人只能是装作没听见,门窗紧闭吓得瑟瑟发抖。

    有权有势的人家则加强了护卫。

    一队官方人马匆匆跑来,将高府给团团围住了保护。

    范专跑进内宅向站在了屋檐下的高见成禀报,“老爷,府衙的人马已经到了。”

    高见成看的却是动静更激烈的方向,“是牛有道落脚的地方吗?”

    范专道:“是的,已经动手了。这么大动静,地都要震塌了似的,看来童陌是不惜代价啊!”面露忧虑。

    高见成徐徐道:“正因为这么大的动静,我反倒是不是太担心了,牛有道果真是有备而来!”

    范专愣了一下,旋即明悟,也是,不然牛有道身边的那点人手无法持续激烈反抗到这种程度,这只能说明牛有道做了充分的准备。

    高见成:“两人在京城公然直接交上了手,彻底撕破了脸,这是要不死不休!”

    范专:“看情形,秘境刺杀的事真的是惹恼了牛有道,牛有道这回就是来找童陌算账的!”

    高见成轻叹:“一方是过江龙,前来兴风作浪。一方是地头蛇,树大根深风吹雨打不动。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鹿死谁手尚未知。牛有道若败了,南州派系的顶梁柱就倒了。童陌若败了,也将万劫不复。”

    范专:“宫里那位肯定也插手了,否则童陌不敢弄出这么大的动静,牛有道若赢了,会不会连累到宫里那位?”

    高见成摇头:“没有宫里那位点头,不会出这样的事,童陌只不过是宫里那位顺水推舟出去的死士,不成功便成仁。不管最后结果如何,宫里那位都不会有事。哪怕再不喜欢他,三大派也必然是要保他的。南州已经让三大派很头疼了,岂会让南州的势力再把持住整个燕国?”

    范专若有所思。

    “二人不死不休,闹到这一步,今晚的结果怕是注定要倒下一个…今夜,恐无人能入眠!”

    ……

    “怎么回事?”

    宫中,三大派长老已经率领一些人护在了商建雄等人的周围。

    起先因为这里的厮杀声太大,没听到远处的厮杀声,直到远处动用了天剑符,这里才察觉到了明显的异常,故而有此一问。

    怎么回事?目前无人能答!

    三大派长老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皆惊疑不定。

    眼前厮杀未停,不知刺客是否还藏有什么后招,令这边忌惮,不敢轻易分出人马,倘若三大派联手保护的皇帝都被杀了,那就成了天大的笑话!

    被保护中的商建雄目光闪烁着。

    ……

    童府,一只金翅扑入庭院中,接收人迅速从脚筒里取出信交给管家童明。

    情况紧急,为求方便,信是明信,公然撕破了脸,连所谓的什么密信保密都不用了。

    一看信中内容,童明大惊失色,慌不迭地跑进了屋里,也顾不上脚下了,直接践踏了童陌的墨宝,“相爷,不好了!”

    “慌什么?”童陌骤然抬头一喝,须发略荡,一股久居人上的气势慑人。

    童明指向外面某个方向,“晋、卫、齐、宋、韩、赵,六国的使臣皆在被围攻的宅子里,正在帮牛有道拼死反抗!”

    啪嗒!童陌手中悬着的笔落,在白纸上砸出了一团乌黑,两眼瞬间红了,“六国使臣怎么会同时出现在他那里?”

    童明快急哭了,“老奴不知啊!”

    童明呲牙咧嘴道:“你不是保证那宅院里没有其他人进去吗?”

    “我…”童明颤声道:“老奴也搞不明白,那宅院没有问题,不存在密道,也不可能现挖,现挖的话大量土石倒腾,不可能不被发现的。”

    童陌腮帮子抖了几下,面部扭曲狰狞,一字一句道:“杀了三大派的人,又杀了六国使团的人,内外交困,内外同时施压,不给三大派退路,也不给朝廷退路,好个奸诈贼子,小贼这是想彻底断绝老夫的活路!”

    童明:“相爷,围攻的人要下令撤退吗?”

    “放屁!怎么撤?你敢保证三大派和六国使团没死人吗?”童陌一声怒喝后,又迅速冷静了下来,“确定牛有道还在那宅院里吗?”

    “这…”童明不知该如何确定,六国使团的人蹊跷出现后,肯定是有这边没掌握的密道存在,他没办法再保证了。

    咚!童陌一拳捶在了桌上,“没有退路了,牛有道必须死,他死了,责任才有人去扛,懂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