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八五八章 生死尽在此一搏
    童明懂了。

    只有牛有道死了,才能打破南州势力的平衡,至于是不是战时,会不会影响燕国在赵国那边的巨大利益格局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三大派不可能让赵国那边的战事和燕国内部同时出乱子。

    只要牛有道死了,只要事情已经发生了,只要木已成舟,三大派就必须去面对那个局面。

    牛有道一死,南州势力一乱,三大派需要一个稳定的后方,一起收拾控制住南州的乱象,不会再跟朝廷过不去,对内对外交代的责任自然是由牛有道那个死人去扛。

    攻打皇宫,三大派弟子的死伤,还有杀害六国使团人员的责任,都可以推到牛有道头上去。

    诸国目前的情况,受到利益掣肘,谁也奈何不了燕国,只要能给出交代,事情自然会慢慢淡化。

    “是!”童明应下后跑了。

    待童明回来复命后,童陌已经冷静了下来,慢慢坐下了,“家里安排一下,带多了人不合适,太惹眼,直系的先安排出城,去预备好的地方避一避。若事情能过去,再让他们回来,若我没有再联系他们,就让他们隐姓埋名,切断与‘童’姓的所有关系,忘记这京城曾经的一切,不准再提及半个字,或许能躲过这一劫。”

    童明心弦一颤,这是在安排家眷撤离,这已经是在准备后事了,已经在为失败做准备了。

    六国使臣在围攻之地的出现,让主仆二人都意识到了,那就是牛有道布置好的陷阱,还能不能诛杀牛有道,都没有了把握,得安排后事了。

    “老爷,一旦有变,您什么时候撤?”童明颤声问道。

    童陌叹道:“我走不了,也不能走,我若是逃了,就坐实了杀六国使臣的罪名,一旦戴实了这个帽子,就算我能逃出燕国,又能逃到哪去?把六国使臣给拉进了死局,这就是牛有道手段歹毒的地方,已经彻底断了我的后路,我若跑,天下之大也再无我容身之地。”

    “一个得罪了六国、失去了权势、又没有了用处的老骨头,到哪都活不下去。目前的局势没人能奈何燕国,几方和稀泥,就只能是拿我顶罪了事,一国大司空的份量,够顶罪的!”

    “所以童明呐,我不能走,我一逃就彻底输了。我留在这里就还有机会,一跑就没了任何机会,七国会对我追杀到底,届时还会连累家小。我在这里,哪怕事败,已经抓到了我,各方已经有了交代,诸国就没了再兴师动众的必要,家小兴许还有一条活路。我一跑,谁都跑不了。”

    “相爷…”童明颤声哽咽,明白,生死尽在此一搏!

    可他有点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昨天还好好的,怎么一转眼,在这燕京权势滔天的童家就被逼入了绝境?

    这场针对童家的狂风暴雨竟然来的毫无征兆,那个一直不敢在京城现身的人突然就进京了,突然就直闯皇宫了,事情突然急剧发展到了这个地步,速度之快,之突兀,搞的所有人措手不及。

    凭童家的势力,之前一点征兆和迹象都未捕捉到,以至于之前连点预防和准备都没有,方方面面无法顾及周全,短时间内仓促应对。

    很明显,三大派那边也是所料不及。

    童陌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再说了。

    ……

    六国使团只有六张天剑符,而刺客却有十张天剑符,六张天剑符告罄之后面临的危险可想而知。

    然而就在双方交战的最险要关头,一支大军出现了,浩浩荡荡奔赴交战点的四周抢占位置进行紧急部署。

    随同出现的是大量的攻城器械,大量的攻城弩,大量的抛石器,火速推占到位。

    一看这么多人马精准到位的节奏,便知是事先做了精心准备的,至少作战计划已经熟稔于心。

    发生变故的宅院本就离一方军营不远,该做的准备早就在军营内做妥当了,时机一到直接推占到位便可。

    攻城弩火速上弦,调整了射角,大量抛石器做好了发射准备,数不清的弓箭手拉弓上弦。

    京畿四大统领之一的王横,也是牛有道曾经在上清宗的师兄宋衍青的前岳父,此时拔剑怒喝:“竟敢在京城作乱,不留活口,进攻!”

    咣!攻城弩砸响,数不清的钢矛嗡嗡破空而去,飞过前方的屋顶,犹如钢铁飞雨般嗖嗖贯入交战的宅院内。

    街头巷尾,甚至是别人家的院子里,弓弦骤响,箭矢如瓢泼大雨般压向交战地,甚至有火箭。

    呼呼翻滚的大石层出不穷的腾空砸入目标地点,甚至有抛出的火油罐。

    推出的小车架着圆木,从四面八方冲撞向宅院的围墙,墙倒则攻城弩迅速推上来补位,挥锤砸射出的钢矛,平角射出,横扫一切。

    还在深宅大院内做最后胜负一搏的敌我双方,皆猛然抬头看向空中,瞬间乱成了一团。

    穿金裂石之威的钢矛,击中园中假山,假山崩裂垮塌,遇大树直接贯穿。

    呼啸砸落的大石,砸塌园子里的屋梁,摧毁园子里的所有建筑。

    箭雨哚哚而下,侵占园子里的每一寸土地一般。

    火箭点燃了抛入的火油,瞬间燃起烈焰,浓烟滚滚,火光渐冲天。

    “啊!”刺客首领悲愤怒吼,手上仅剩的天剑符毫不吝啬的施展了出来抵御。

    威力巨大,虽能摧毁瓢泼而来的攻击,效果却犹如大锤砸蚊子,能轻易摧毁眼前,对绵密而来的进攻却无丝毫影响。

    围攻大军是成体系的进攻方式,有人负责进攻,有人负责进攻物的接连补给,持续进攻半个时辰不成问题。

    大军远攻体系持续运作不歇,疯狂发动进攻,无差别进攻。

    如此庞大的进攻体系,又将进攻威力集中在了区区一点,破坏力是惊人的,摧枯拉朽!

    从四面八方同时进攻,覆盖攻击之下,等到反应过来,连给人破地躲藏的时间都没有,只能拼尽全力抵御,否则稍有迟缓就能被打成筛子。

    天剑符有利也有弊,使用时威力巨大,可能量一旦释放出来,腾空或左右挪移的速度也将受到巨大能量的约束。

    浓烟和火光中,天剑符耗尽的刺客首领突围失败,身上插了几根钢矛从空中落下,人还未落地便被箭雨唰唰打成了刺猬一般。

    不管目标地点还有没有动静,大军的进攻依然在持续,目标地点火光冲天,浓烟滚滚,似乎要焚毁一切。

    从军营车拉马拽而来的钢矛箭矢之类的物品源源不断补充到位。

    乔装打扮后的吴老二等人,远远看着这疯狂的一幕,汗毛都竖了起来,庆幸及早脱身了,否则估计地道都得给轰塌了……

    高府,获悉了下面打探来的情况,获悉了大军疯狂进攻的情况,高见成神情抽搐,“连大军都动用上了,还在京城内用上了攻城器械,狗急跳墙,疯了!”

    范专:“童家有一群人悄悄分批出了城,已经通知了牛有道的人。”

    高见成微微颔首。

    ……

    德亲王府内,站在阁楼上的燕国大司马商永忠看着火光冲天的地方,脸颊紧绷。

    “王爷,外面突然兵荒马乱的,出什么事了?王爷,妾身害怕……”

    一年轻貌美宠妾在旁啰嗦个没完,终于把商永忠给惹火了,转身就是一巴掌,“滚!”

    踉跄倒地的美妾惊呆了。

    不知多少人在这夜幕下惴惴不安,整个京城陷入了一片巨大的惶恐之中。

    ……

    宫内叛乱平灭了,席遥、申报春、骆名剑却不敢轻易离开商建雄身边,只调派了一部弟子紧急赶往另一处事发地。

    待到这些人赶到,牛有道落脚的园子几乎夷为平地,哪还能看到一栋建筑,连棵树都看不到了,在烈焰中焚烧着,估计地下几丈深都能烤熟了,看不到活人!

    三大派弟子的强行约束下,进攻大军撤回了军营。

    身穿战甲的王横一进自己房间,便见到了一个背对的黑袍人,拱手道:“韩公公,事情已经办妥了,末将保证那处园子里不会再有活人。”

    “很好,我这就回去复命。”蒙在黑斗篷里的人转身而去,经过王横身边时,斗篷里突然闪出一道寒光。

    王横脖子上喷血,双手捂着脖子却发不出声来,慢慢倒下了。

    蒙在黑斗篷里的人走了,而倒在地上的王横却拔出了自己的佩剑,剑上有血,拔剑自刎状。

    ……

    “相爷,整个园子夷为了平地,烈焰不熄,不太可能再有活人。”

    管家童明入内,对端坐在案后闭目养神的童陌禀报了一声。

    童陌徐徐睁眼道:“也就是说,并未亲眼见到牛有道伏诛。”

    童明一脸为难。

    童陌:“家里人都出城了吗?”

    童明:“都已经安然离开了,会尽快远离这是非之地。”

    童陌起身了,“更衣,进宫!”

    宫门,大军严密封锁。

    几辆马车陆续来到,状况一平息,童陌、商永忠、高见成都赶来了。

    出了这么大的事三人不能当做什么都不知道,都连夜赶来了。

    下了马车的三人互相打量了一眼,没人吭声。

    宫门开出一条道,放了抬头挺胸的三人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