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八五九章 我要个公道!
    后宫狼藉一片,整个后宫三分之一的面积几乎都毁于了一旦。

    有些事情,有些人就是要让突兀发生,要弄的像真的似的,事先不会告知被害人,一些宫嫔被殃及池鱼,惨死!

    三大派的人一开始自大,不认为有人敢在他们眼皮子底下怎样,却并不是傻子。

    事情到了这样的地步,岂能不知是怎么回事。

    面对席遥、申报春和骆名剑恼羞成怒的质问,商建雄一系人员包括童陌在内,皆推的一干二净,死不承认不说,还一口咬死是牛有道干的。

    至于牛有道那边遭受围攻的事,这边也一口咬死是接到六国使团的人的求援信号,才派兵去攻打。

    总之全往牛有道身上推,哪怕有难以自圆其说的破绽,就是咬死牛有道不松口。

    席遥等人也拿商建雄没办法,这么大的事,他们无权做主,未经宗门同意也不可能妄杀商建雄等人,再把乱子给搞大了他们担不起责任。

    ……

    天亮了,三只大型飞禽紧急从远方赶来,紫金洞掌门宫临策到了。

    因为距离原因,宫临策是最后一个赶到的,他抵达时,龙休和孟宣已经黑着一张脸站在了宫中的一片废墟中,脸色都很难看。

    本都是接到了这边的消息后赶来的,是冲牛有道来的,谁知人还在途中就接到了惊变的消息,来到后看到的居然是这么一幕。

    根据种种迹象显示,有人就是要赶在三大派的决定出来之前抢着动手,抢着把事给解决了。

    从申报春口中得知了详细情况后,宫临策将申报春骂了个狗血喷头,骂他狂妄自大,骂他无能无知,连这点警觉都没有,事先若有察觉焉能把事情给搞成这样?

    申报春被骂的无言以对,他之前怎么都没想到,这边居然有人敢对三大派的人动手。

    宫临策一声冷哼,甩袖而去,走到了废墟旁的两人身边站了站。

    之后,三位掌门腾空而去,联袂来到了另一处事发之地,眼前的情形更是惨不忍睹。

    建筑、树木统统不见了,漆黑焦黑一片,还有余烟袅袅,四周亦狼藉一片。

    大量烧黑的石头堆积,石头缝隙中遍布烧黑的钢矛之类的,别说活人,连尸体都看不见了。

    “这事怎么弄?”龙休沉声问了句。

    宫临策一脸阴霾道:“我看这个商建雄是活得不耐烦了!”

    孟宣:“他这是笃定了一旦杀了牛有道我们不敢妄动他。牛有道到现在都没露面,怕是已经遭了意外,这么大的动静瞒不住,南州那边很快就会知道消息,两国正在交战,还不知会闹出多大的事来,赵国那块肥肉我们怕是没了机会去享用,为防牛有道余孽狗急跳墙,得想办法紧急控制。”

    “该死的东西!”宫临策有些恼羞成怒。

    不仅仅是赵国那边的利益飞了,牛有道出事,紫金洞将遭受巨大损失,许多事情已经和牛有道敲好了的,南州势力本就是紫金洞嘴上的一块肥肉,牛有道一死就成了泡影,让他如何能不恼怒。

    然而有些事情只能是吃个哑巴亏,不能宣之于众。

    龙休道:“不管牛有道是死是活,都要紧急做两手准备!”

    三人正在商量对策,地底深处的空间内,牛有道也缓缓睁开了双眼。

    几人都在盘膝打坐,实在是下面空气有限,都施法让自己进入了龟息状态,不然空气不够用。

    “差不多应该天亮了。”牛有道话一出口,几人陆续睁开了双眼。

    管芳仪:“现在出去吗?”

    牛有道:“三大派的反应再迟钝也不至于迟钝一整夜,事态应该已经平息了,京城上下应该已经被三大派给控制住了,到了收场的时候了。”

    管芳仪有点担心,“你做出这样的事,就不怕三大派对你下手?”

    牛有道反问:“我做什么了?我什么都没做,突遭毒手,侥幸躲过一劫而已。”

    “……”管芳仪无言以对。

    云姬道:“三大派未必会放过你!”

    牛有道叹道:“是不会放过我,但不是现在。现在赵国倒是巴不得我被燕国给弄死,好看燕国内讧给自己解围。燕国三大派这个时候不敢乱来,现在不是我在秘境的时候,他们没把握在快速且不出乱子的情况下顺利控制住南州势力,内讧一起,赵国必然要趁势而为,只要有机会韩国也不会坐视燕国坐大。”

    “总之有诸多原因掣肘!弄死我也是为了利益,有更大的利益摆在面前,他们舍不得赵国那块到了嘴的肥肉,不会轻易冒险……”

    正在一片焦黑废墟中做商量的龙休、宫临策、孟宣突然一起回头看向了废墟中的某地。

    “下面有人!”

    龙休话刚落,轰,只见一地土石乱飞,翻涌飞灰中冲出了三道人影落地。

    正是牛有道、管芳仪和巫照行。至于云姬,自行从地下走了,带了人有了累赘遁离不便,自行遁地很容易。

    见牛有道还活着,三位掌门一愣。

    牛有道见这三人在现场也愣了愣,再看看四周,嚯,完全面目全非,让人怀疑自己还在不在京城。

    三位掌门闪身过来,都忍不住第一时间看了下他们躲藏的地方,之后面面相觑,还以为这家伙死定了,没想到那么大阵仗,听说光天剑符都用了十几张,就这么躲躲就躲过了一劫?

    “太惊险了,差点见不着了三位掌门。”牛有道惊呼连连,一脸庆幸模样。

    没死?宫临策回头看向他,可谓惊喜交加,控制住情绪道:“没事就好!”

    牛有道愤慨道:“究竟是何人下此毒手?”

    龙休怒声道:“你何须明知故问,事情摆明了就是你挑起来的。”

    牛有道哪能认这账,郑重提醒道:“我没有杀人,是有人在对我痛下杀手!”

    三位掌门相视一眼。

    正这时,被修士和兵马联手控制警戒的外围略有骚动,许老六露面被拦下了。

    牛有道招呼了一声,“自己人。”

    他说话没用,直到宫临策挥手示意了一下,才将许老六给放行了。

    牛有道闪身迎了过去,有意不让三大派的人听到,低声问了句,“昨夜这边什么情况?”

    “动静闹的很大,双方用天剑符拼了好一阵……”许老六把昨晚在外面观察到的情况说了下。

    事情经过听的牛有道心惊肉跳,规模远超他的想象,他以为只会给六国使团的人造成损失,没想到六国使团的人竟全部被干掉了。

    许老六最后补充道:“童家的人,昨晚的确有出逃,及时拦下了,都控制住了,现在在城外秘密看管着,童陌在这边的势力太大,进城怕是不方便……”

    听完情况后,牛有道心中有数了,转身回了另一边。

    许多事情大家心知肚明,这里也没其他人,没什么好遮掩的,他直接开门见山道:“昨晚的事,我要个公道!”

    “公道?”孟宣冷笑,“这明明就是你设下的陷阱,你若有公道,怕是没天理了!”

    牛有道:“孟掌门抬举我了,不存在什么陷阱,我没想到商建雄的胆子这么大,连三大派的人也敢下毒手!”

    孟宣:“还说不是陷阱,六国使团的人你怎么解释?”

    牛有道:“不瞒诸位,六国的人一直在通过王爷那边找我,我这次来就是要和他们碰头的,没想到会出这样的事。”

    六国的人找他不是什么秘密,这边都知道,但不会信他的鬼话,只是这位做下的事没落下任何可供人抓住的把柄,让人无法以证据说话。孟宣冷哼:“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你心知肚明!”

    宫临策干咳一声,问了句,“你想要什么公道?”

    牛有道:“京城的兵权掌握在谁的手里大家都知道,能出动京城驻军围攻,还能动用那么多天剑符,在这京城除了商建雄也没别人,我看这昏君的位置可以换人坐了。”

    龙休哦了声,“你想换谁坐?”

    牛有道:“庸亲王为大燕呕心沥血,立下汗马功劳,军政能力不知道比商建雄强多少倍,又是商氏皇族,没第二个人比他坐这皇位更合适的。”

    就知道他想推商朝宗上位,龙休冷笑连连,“这不可能!”

    这边不可能再让牛有道的人把持燕国,现在已经有点控制不住了他,哪还能给他更大的施展空间,在南州的问题没解决之前,留有制衡的力量是必然的。

    宫临策皱眉,也觉得牛有道有点操之过急了。

    牛有道:“公然杀害三大派的弟子,如何对三大派上下交代,难道要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还有六国使团,这事闹的太大了,不给出个满意交代,六国怕是不会罢休!”

    龙休:“这事轮不到你来做主,我等自会处理!”

    牛有道手中剑放下了,杵在脚下乱石上,“是轮不到我来做主!可是有人三番两次对我下毒手,屡教不改,可以想象,我这次若轻轻放下,必然还有下次!三位掌门非要坚持的事情,我不敢不从,但这口气,我咽不下,这世上没有光挨打不还手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