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八六零章 你们这是在逼宫!
    语气虽然还恭敬,但话锋已经是软中带刺,和以前的小心奉承大大不同,变了!

    这态度令有些人无法接受,孟宣勃然欲怒。

    龙休见状迅速抬手打住,没让他把话说绝,怕把话说绝了架得双方都无法下台要死杠到底,现在还不是把事做绝的时候。

    孟宣有所意会,到嘴的话强咽住了。

    管芳仪已是暗暗心惊,发现牛有道真正是越来越强势了。

    龙休岔开了话题,“牛有道,先把你和晓月阁的事情说清楚,你和晓月阁究竟是怎么回事?”

    牛有道:“和晓月阁合作,我也是被逼无奈,当初茅庐山庄是谁在大肆攻打,大家心知肚明,我若非和晓月阁合作了,也活不到现在。谁想到了京城,那位又对我再下毒手!”

    见他老是把话题往商建雄身上扯,龙休不接这茬,继续问晓月阁的事,“他们护你安全,条件就是借南州人马压制赵国助他们起事?”

    不管真相如何,牛有道都认了,“没错。”

    龙休:“他们起兵意欲何为?”

    牛有道:“应该是想将赵国取而代之。”

    孟宣冷笑一声,“笑话,莫非他们认为赵国能乖乖把镇国神器交给他们不成?”

    牛有道漫不经心抛出一句,“商镜在他们手上。”

    商镜?消失已久的商镜在晓月阁手上?众人一惊,三大派掌门面面相觑,看来这晓月阁的野心还真是蓄谋已久。

    这边之前一直担心牛有道会不会是晓月阁的人。

    龙休:“你动用的可不止是南州人马,而是整个燕国的人马,这已经不是你还人情的事,难道要我燕国白白帮他晓月阁的忙不成?”

    牛有道:“自然不会是白帮忙,也自然要给三大派一个交代。晓月阁已经许诺好了,事成后,从赵国领土切割出三州地盘,作为给燕国三大派的谢礼!”

    “才三州?”宫临策很是不满一声。

    孟宣:“我燕国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帮他们,赵国三十三州的地盘,才给三州?这绝对不行!”

    牛有道“他们起事后,凭他们的实力无法全面取代赵国,这点想必他们自己也清楚,此事大有商量的余地,所以不急。总之合作是互惠互利的事情,我不会让燕国吃亏,会给三位掌门一个满意的交代,否则三位掌门也不会放过我!”

    孟宣心中冷哼嘀咕,事成后照样不会放过你!

    ……

    童府,管家童明出门看了看,发现往日里一大早就门庭若市的门口,今早却是一个来拜见的都不见了,平日里一大早就能踏破的门槛竟变得冷冷清清。

    看来昨晚的惊变,令不少人提神醒脑,都是京中的老油条,趋利避害都有一套,没有傻子。

    事情搞的太大了,在不见结果前,怕是不会再有客人来了。

    倘若相爷赢了,不来的人自然又会蜂拥而来,且又有借口,获悉相爷大晚上就进宫了不在家里之类的。

    童明自嘲地笑了笑,转身回了里面。

    ……

    后宫,一群太监正在指挥禁军人马收拾废墟之地。

    朝堂外,汇集了一群大臣窃窃私语,迟迟不见早朝开始。

    都知道昨晚出事了,因此也没人让太监去催,都在那等着消息,不知多少人惴惴不安。

    此时的商建雄的确无心早朝,正与三位重臣商议善后事宜。

    田雨脚步匆匆地从外跑来,急报:“陛下,牛有道没有死!”

    “什么?”君臣四人皆大惊回头。

    田雨满脸忧虑道:“下面来报,牛有道躲过了一劫,就藏身在围攻之地的地下。三大派掌门过去后,他突然钻地而出,如今正在原地与三大派掌门面议商量着什么。”

    商建雄怒回头,盯着童陌怒斥,“你搞什么鬼?动用了那么大的力量,居然让人就在地下轻易躲过了一劫?难道不知道什么叫做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吗?”

    他站着说话不腰疼,目标地点被打成了那样,烈焰冲天,就算有尸体也分辨不出来谁是谁。

    再说了,后面三大派的人赶来控制了现场,也由不得谁再去现场折腾,怎么搜查?

    当然,这种事跟皇帝解释也没用,这个时候的皇帝不关心过程,只关心结果。

    童陌麻木在原地,一脸痛苦,这也不是什么在不在地下躲过一劫的事,从六国使臣在目标地点现身,他就意识到事情麻烦了,牛有道明显早有防备,只怕未必能做掉牛有道,如今果真是不幸,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高见成和商永忠悄悄相视一眼,昨晚动静一出,凭他们两个浸淫京城多年的嗅觉立马就猜到是眼前的人在对牛有道下毒手。之前是自己的判断,眼前却是皇帝气急败坏的自己说了出来。

    “盯紧他们有什么动作!”商建雄回头又朝田雨吼了一声。

    之后本人在现场焦虑的来回走动,不说六国使团,三大派因为这事被弄死了这么多人,他不可能一点都不害怕,三大派若真想弄死他,和捏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他的性命一直是捏在三大派的手中!

    他很清楚,如今的势在牛有道那边,牛有道不死,他就处于下风。

    而牛有道一死,他就占在了上风。

    两边相斗,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

    如今牛有道没死!

    如今,整个燕国大部分兵权又控制在了南州一伙人的手上,燕国周边势力又受到了各种掣肘,三大派真要对他动手的话,不会有任何的顾忌!

    “陛下!”刚跑出没一会儿的田雨又匆匆回来了,急报:“三大派掌门和牛有道朝皇宫这边来了。”

    闻听此言,童陌一张老脸上浮现惨然,他已经察觉到了,三大派掌门和牛有道一起奔皇宫来就是个信号。

    “去迎!”商建雄有些慌乱的挥了下手,情况不明之前,他不敢再摆高姿态了。

    一行快速出了后宫。

    朝堂外云集的大臣纷纷回头,都注意到了,一群修士从宫外腾空飞掠而来,直接闯入了宫中,一群人不疾不徐地朝后宫方向走去。

    很快,皇帝商建雄又领着一群人出来了,双方在通往后宫的大门前撞在了一起。

    商建雄等人对三大派掌门行礼,后者冷冷盯着他,气氛有些凝重。

    牛有道手中剑放在了地上,杵在身前,微笑着打破了平静,“陛下之前不愿见我,我这人脸皮厚,只好主动来见陛下,希望陛下不要见怪。”

    商建雄脸颊狠狠抽搐了一下,没吭声,没理他,也没看他。

    他心里很清楚,他自己的生死是捏在三大派的手上,只要三大派不想杀他,牛有道也奈何不了他,所以他也没必要给牛有道面子。

    牛有道目光瞥到沉着一张脸的童陌后,又笑道:“三位掌门,差点忘了件事,昨晚行刺我的刺客当中有一批人偷逃出城,已经被我的人拿下了。如今正在城外,怕有人与刺客勾结会出意外,不敢轻易进城,希望三位掌门派人去接应一下带过来,也好对质!”

    三大派掌门多少一愣,这厮还抓了一批刺客?你还敢说不是你预设的陷阱?

    宫临策挥手对下面弟子示意了一下,“去把人带来。”

    牛有道:“老六,你去带路。”

    “好!”许老六应下,陪了紫金洞的弟子一起离去。

    牛有道再看向童陌时,发现童陌眼中浮现出惊恐神色,并紧绷着腮帮子死死盯着他,似乎猜到了所谓的‘刺客’是怎么回事。

    牛有道似笑非笑地对他报以微笑,可这微笑在童陌看来,无比的狠毒!

    宫临策又出声了,“我有话问陛下,除了皇帝陛下,其他人全部退开!”

    哪有什么退开,闻听此言,田雨等宫中太监反而手握剑柄靠紧了点商建雄,一副玉石俱焚的样子。

    唰唰!一群紫金洞弟子当场拔剑,掌门发话,这边居然不听话,反了,当即持剑逼了过去。

    “都退下!”商建雄回头左右喝了声,他知道,三大派要杀自己的话,这些人也保不住自己。

    那些人只能慢慢退开了,站开了的童陌等人紧盯这边。

    宫临策:“陛下,昨晚那些负责保护陛下的三大派弟子死了那么多,还有六国使团的人皆遇难,这事陛下必须给我们一个交代!”

    商建雄:“此事是歹人所为,三大派应该严惩那个歹人!”说到‘歹人’时,直接看向了牛有道,分明是在说牛有道就是那个歹人。

    牛有道似笑非笑,无所谓。

    宫临策:“是非大家心知肚明,拐弯抹角没有任何意义。我们也不为难陛下,免得陛下脸上难看,给陛下一个选择,陛下或退位谢罪传位给太子,或另给我们一个满意交代!”

    商建雄满脸悲愤,“寡人无罪,为何要谢罪?你们这是在逼宫!”

    难道不是在逼宫吗?牛有道一脸玩味。

    龙休冷冷道:“敢做就要敢挡,胆大妄为时就该想到要承担后果的准备,我三大派弟子保护你,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竟敢对他们下毒手,是可忍孰不可忍,我们也必须给全派上下一个交代!”

    牛有道在旁冷不丁冒出一句,“三位掌门太有风度了,说的话他可能听不懂。皇帝,直接挑明了吧,你和童陌之间必须要死一个,你死还是童陌死,你自己做选择!”